九鼎記》 最新章節: 第二十五章九鼎輪回(大結局下)(12-16)      第二十四章白馬湖上(大結局中)(12-16)      第二十三章把酒夜談(大結局上)(12-16)     

第八章變數

第八篇虛境之路第九篇青山歸來第八章變數 下載: “當然,這些都是我的看法。到底該怎么做,還是要你自己決定。”諸葛元洪笑道。 滕青山點頭依一笑:“師傅你比我想的全面多了,對了,師傅,那“北海之靈”可否讓我帶走一些?” “這北海之靈當初可是你拼命弄出來的,說吧,你需要多少滴?”諸葛元洪問道,滕青山思考著道:“火鎏鐵甲大概只能有3000余套,泰阿山脈我弄出一支奇兵來,1500人即可。師傅你給我1500滴“北海之靈”就夠了。” 諸葛元紅看向武長老,恭敬道:“師祖,這北海之靈在你那,煩請師祖拿兩瓶來。” “嗯。” 武長老微笑著化作一道殘影而后消失在屋內。 僅僅片刻,武長老就回來了。 “青山。”武長老遞過兩個用木塞塞著的黑色玉瓶,“這一瓶當中有一千滴左右北海之靈,兩瓶一共是兩千滴(和諧爆你們的吧) 旁邊諸葛元洪淡笑道:“如果不夠,再說。” “我手下也就幾人罷了,夠了夠了。” 滕青山笑著接過兩玉瓶放進身后包裹中,“師傅,這‘火焰紅蓮蓮子’,你要幾顆?這蓮子,可讓后天極限高手突破成為先天虛丹,也能讓先天實丹的達到先天金丹!” “果真是神奇靈寶。”武長老忍不住贊嘆。 “三顆足矣。”諸葛元洪點頭。 滕青山將包裹中的玉盒打開,里面還剩下八顆蓮子,從中取出三顆遞給諸葛元洪。寶貝誰不想得到?其實諸葛元洪也想得到很多,可是……諸葛元洪明白。二十一歲的虛境強者,可謂前無古人,可能后也無來者! 將來滕青山達到虛境大成,板上釘頂的事。 達到洞虛,也是十拿九穩。 成為傳說中的至強者,于禹皇。秦嶺天帝等人并列,也并非沒可能!歸元宗想要傳承數千年恐怕就要靠滕青山了,自然許多事情,諸葛元洪只是建議,即使有寶貝……他也不會貪墨。 “師傅。”滕青山聲音忽然有些低沉。 “嗯?什么事?”諸葛元洪詢問道。 “青青她的骨灰,在哪?”滕青山說出這話,隱隱感到心疼。 諸葛元洪表情一變,嘆息一聲:“隨我來吧。” 九州因為殺伐不斷,所以很少有建造墓地的。比如一些大宗派,墓地如果建在城外,擔心被人刨了。可在城內,一個大宗派上千年要多少墓地?根本沒跔的地方建造墓地。所以尸體火化,保護好骨灰盒,天下幾乎所有地方都這么做。 “十一!” 滕青山目光落在前方一座塔樓前,歸元宗歷代死去的同門火化的骨灰盒極多。 “青山,青青她的骨灰盒,就在這第十一塔樓三樓,是用冰凌玉石” 鑄造的骨灰盒,你上去一眼就能看到了。”諸葛元洪雙眸中也有著一絲悲哀之色,天下間最痛苦的莫過于白發人送黑發人。當初諸葛青的死,對諸葛元洪的打擊的確很大。 “是,師傅。” 滕青山拎著一籃子,籃子內有著香燭,酒壺,酒杯等諸多祭拜物品,當即踏入了塔樓內,塔樓雖然有窗戶有陽光照射,可是整個塔樓卻莫名其妙顯得很是陰冷,每一層內都有著一座座高達近三丈的石碑,每一座石碑上都是密密麻麻雕刻著諸多名字。 噠!噠!噠 踩著石質樓梯,塔樓內一陣陣陰冷的寒風吹過。 三樓到了! 三樓內的骨灰盒并不多,顯然還未放滿,雖然足足有十塊豎立著的高打石碑,可僅僅一塊石碑上有著密密麻麻的名字,其他石碑都是空無一片。 “青青。”騰青山在第一塊石碑面前,目光一掃。 第五排,第十七個名字……‘諸葛青’ 當年那個恍若滴仙的少女,如今也只是墓碑上眾多名字中的其中一個罷了。 “快四年了。青青……”騰青山走到墓碑后眾多骨灰盒面前,其中仿佛透明冰塊鑄就的骨灰盒很是明顯,骨灰盒側面還刻著三個字——諸葛青,在這三個紫右側下方,還有著幾個小子——父諸葛元洪留字! “青青,都四年了,不過我感覺,就好像發生在昨天一樣。”騰青山蹲下,放下各種祭拜無偏,又將香燭點燃,也倒下杯杯清酒。 “騰大哥。” “能,能不能,吻,吻我一下。就像丈夫,吻,妻,子!” 那凄婉的場景猶在眼前,滕青山看著眼前這骨灰盒不由陣陣心痛。 手提著酒壺,酒壺中還剩下大半的酒,滕青山仰頭將壺中酒不斷朝嘴里倒,汩汩滕青山不斷地喝著,一口氣幾乎喝光,還有些許酒灑在可衣襟上,熾熱好似一團火焰在胸膛燃燒。 “青青,這么久滕大哥一直沒來看你,今天終于來了。” “終于回來了!” 滕青山輕輕撫摸著骨灰盒,冰凌玉石鑄造的骨灰盒透骨的冰寒,滕青山低頭輕輕吻在骨灰盒上,吻在這個死前,只奢求滕青山一吻,仿佛丈夫吻妻子般一吻的可憐少女的骨灰盒上。 “青青,滕大哥不能為你做什么。” “我只能保證,讓你哥哥,讓你爹娘他們過好……讓歸元宗永久相傳。讓害死你的青湖島煙消云散!” 滕青山輕聲的在青姑娘的骨灰盒前發誓。 當天傍晚時分,滕青山就帶著兩瓶‘北海之靈’回到了南星郡李府。 第二天早晨。 呼呼早晨寒風吹著,練武場上,那頭龐大的六足刀正趴在坑中,一頭巨大的金色凸顯眼睛盯著滕青山練拳,待得滕青山完畢,這龐然大物就開始趴在自己苦思了。 “呼……吸……” 六足刀篪的呼吸有著一股腥氣。 “阿獸,阿冬。”滕青山喝道。 “老師(師傅)!”滕獸和楊冬二人連應道。 滕青山不由瞥了一眼滕獸:“阿獸。” “師兄又忘記該是喊‘師傅’了。”楊冬嬉笑著道,來到九州,滕青山也強令二人改變習慣,不再喊老師而是師傅,門徒也改稱“弟子”。滕獸尷尬地摸摸頭,低沉道:“是,師傅,弟子記住了。” 滕青山點點頭,看向楊冬:“阿冬,拳法練得如何?” “就這樣。”楊冬無奈搖頭道,“還是沒什么感覺。” 旁邊滕獸道:“師傅,阿冬不太適合練內家拳。” 自從收楊冬為弟子后,到如今也過半年了,可在內家拳上楊冬是一點成績都沒有。跟悟性極高的“滕獸”比相差太大。 “適合才是最好的,不該強迫。”騰青山暗自搖頭,他騰青山收的弟子,一開始如果都能練內家拳,將來將內家拳發揚光大,多好。可惜,內家拳對資質要求略微高了一些。 “阿冬,張開嘴。”騰青山吩咐道。 “嗯?”楊冬一怔。 騰青山走到一旁地面上,撿起包裹,將包裹中一玉瓶拿出,輕輕撥開木塞。 “張開嘴。”騰青山眉頭一皺。 “是,老師。”一緊張之下,楊冬也再度喊老師了。 騰青山手中伸出一道水藍色罡勁,在玉瓶中沾了一滴‘北海之靈’,而后用罡勁包裹著送到楊冬嘴邊,釋放開罡勁。 滴答! 一滴北海之靈落入楊冬體內,楊冬臉色陡然變得通紅,而后又發青,全身瑟瑟發抖。 “嗯?”滕青山伸手放在楊冬肩上,一絲水藍色罡勁立即滲入楊冬體內,楊冬體內經脈中一些情景滕青山立即感受到了,令滕青山臉上露出一絲笑容:“不愧是北海之靈,比朱果效果還要好上幾分。” 過了盞茶功夫。 楊冬臉上恢復平靜,而后也睜開眼。 “咦,師傅。”楊冬驚喜看著滕青山,“我,我感到體內內勁好強。” “你現在已經達到后天極限,連經脈都改造過。”滕青山從懷里取出一本秘籍,上面字跡卻是端木大陸字跡,“這是天風家族的上等秘籍——烈風秘典,足以你修煉到先天金丹境界,以后,你就練這本秘籍。” 隨手扔過去,楊冬驚喜接過。卻發現是仙人三十六散手。 當初天風家族藏寶中,中國的秘籍雖然穆家沒在乎,穆家比較有端木天神傳承,可滕青山還是帶著的。 天風家族這么多秘籍,加上搶奪其他家族的秘籍,秘籍數量,比之歸元宗,都要強上數倍。 “從今天開始,我傳你劍法《青蓮49劍》,這《青蓮49劍》論威力,比之那《裂地72式》也相差無幾。你切不可馬虎大意。若你練劍也練不成,以后我也不會再傳你武功。”滕青山正容說道。 “是,師傅。”楊東感到了壓力,再也不敢吊兒郎當,連恭敬應道。 教導楊東練劍的第二天上午,滕青山就雇傭了一些人馬以及離家護衛,護送三大箱“火教導楊東練劍的第二天上午,滕青山就雇傭了一些人馬以及離家護衛,護送三大箱“火鎏鐵”前往江寧郡城。畢竟總不能讓六足刀篪,囂張地降臨歸元宗。六足刀篪太大,容易暴露。 “小珺,我出去一趟,過幾日就回來。”滕青山說道。 “路上小心點。” 李府門口,李珺目送著滕青山和一群護衛帶著火鎏鐵木箱離去。 鐵”前往江寧郡城。畢竟總不能讓六足刀X,囂張地降臨歸元宗。六足刀篪太大,容易暴露(和諧爆你們的吧)。 嗯?二哥,你看那女人。” 在街道不遠處,兩個普通青年正遙看李珺。 “咦,她不是上面要找的人嗎,好像三年前,就開始找這女人了?” “對,就是她,跟畫像上一模一樣。沒想到三年了,被我們找到了。” 這兩青年彼此相視,眼眸中都露出喜色,這次他們發了! PS:兩章完畢…… 舉報:/ 如果您是《九鼎記》作品的者但不愿意我們轉載您的作品,請通知我們刪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