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鼎記》 最新章節: 第二十五章九鼎輪回(大結局下)(12-16)      第二十四章白馬湖上(大結局中)(12-16)      第二十三章把酒夜談(大結局上)(12-16)     

第七章光腳的不怕穿鞋的

“青山。”諸葛元洪露出一絲無奈的苦笑,“這第三條,師傅讓你以另外一種面目和青湖島為敵,也是沒辦法。” “師傅?”滕青山仔細聆聽。 旁邊的武長老開口道:“青山,自從大延山一役,青湖島死了十二名先天高手。如今整個揚州境十三郡,有十二郡都在青湖島控制之內,唯有我歸元宗沒被它消滅。青湖島當然將我們歸元宗當成眼中釘肉中刺!” 諸葛元洪接著道:“要不是師祖成為虛境強者,讓青湖島忌憚,青湖島早滅我歸元宗了。” 滕青山點頭。 當初青湖島的確是大軍逼近,最后卻因為虛境強者,而嚇得退軍。 “不過,青山……青湖島的那個老家伙‘瞎子劍圣’已經接近壽命大限,估摸著只剩下二十年壽命。”諸葛元洪鄭重道,“虛境強者最多活五百年,這無可更改!你應該明白,他只剩下二十年,意味著什么!” 滕青山表情肅穆起來。 “在死亡之前,瞎子劍圣肯定不惜一切代價,除掉威脅,讓他青湖島后輩們更容易保住千年基業。”諸葛元洪鄭重道,“而青湖島最大的威脅……無疑就是我歸元宗!畢竟,揚州境內只有我們兩個宗派,不是你死就是我亡!” 滕青山微微點頭。 “師傅,我明白。” “所以你離開的四年來,我歸元宗一直蟄伏隱忍,就是不想和青湖島來個你死我活!”諸葛元洪無奈道,“論虛境強者,師祖和那瞎子劍圣一比……” 武長老搖頭一笑:“我的確遠不如他。” “而論普通弟子,軍隊數量。”諸葛元洪苦笑,“我歸元宗更是遠遠不如青湖島,青湖島有十二郡為基礎,和我歸元宗廝殺,即使我歸元宗有‘北海之靈’,可是在過百萬大軍面前……真正火拼,我歸元宗還是要完蛋。” “我歸元宗傳承千年,才創下這份基業。” “我不想和他青湖島死拼。”諸葛元洪目光發寒,“也不甘心,讓十數萬弟子們就此喪命。” “所以——” 諸葛元洪看著滕青山,“青山,我希望你以另外一面目和青湖島為敵。你就以閑散,無門無派、無牽無掛的虛境強者身份……跟這青湖島斗上!就算青湖島,招惹上一個無門無派、無牽無掛的虛境強者也會頭疼。宗派內的大人物,也會恐懼!到時候,他們都要防備著你,精力都在你這邊,不會輕易和我歸元宗開戰。” “哈哈……” 武長老大笑,“如今九州大地上,最讓人害怕的,不是大宗派的虛境強者。而是那些無門無派無牽無掛的虛境強者。比如那位號稱‘酒瘋子’的譚蒼,當年跟嬴氏家族惹上。雖然酒瘋子還未虛境大成。可是,這逃命跑路,就是虛境大成也追不上。當初,酒瘋子沖到嬴氏家族,一連殺死九名先天,而后迅速逃逸而去。嬴氏家族,對此根本沒辦法!” “追也追不上。” “而酒瘋子,一個四百多歲的老怪物,親人都死光了。沒親人沒師門,想威脅都沒辦法威脅他。這嬴氏家族,最后退一步,和這酒瘋子談妥了結了仇怨。” 武長老笑看著滕青山:“有門派,就有了牽掛,有了弱點。” “而沒親人沒門派,就沒弱點。這種虛境強者,各大宗派都不愿招惹!”武長老笑了起來,“青山,你師傅,就是讓你當這等人物。” “哈哈……” 滕青山一笑,“師傅,你這一條夠狠!” “光腳的不怕穿鞋的!無門無派的虛境強者,的確令別的宗派頭疼。”滕青山也明白師傅的意思。 “不過青山!” 諸葛元洪連說道,“你和青湖島斗,必須掌握一個度!你要讓青湖島感到威脅,感到害怕……但是,也別逼的它發瘋。一旦青湖島發瘋,他可能就會請射曰神山、雪鷹教那等宗派。比如射曰神山,就有一頭妖狼神獸,陸地奔跑比虛境強者還快,鉆地也是極快。” “哦?”滕青山一驚。 也對,九州懂得獸語的可是有好幾家的,而且一些古老宗派存在了不知道多少年,像射曰神山、禹皇門之類的,擁有一頭虛境妖獸不奇怪。當初在青州滕青山就聽說過,一頭雷電神鷹攻擊逍遙宮。 “師傅,你放心,我有譜。”滕青山一笑,心底則是暗道,“希望小青能早點來,有小青在,欺負他青湖島,青湖島也只能忍著!” “不過還有一年半載,小青才會過來。嗯……六足刀篪,離虛境也是只差一步,而且看樣子,它走的是‘金行之道’。希望六足刀篪,也快點達到虛境。”滕青山心中期盼著,其實現在,坐在六足刀篪背上。 畢竟人類本不會飛行,就算達到虛境大成,飛行速度也不算多快。 而滕青山坐在六足刀篪背上,以六足刀篪驚人速度,加上滕青山用天地之力輔助……六足刀篪速度,將會超過人類虛境大成飛行速度。 而且—— 六足刀篪最擅長的,乃是鉆地! 定下三條計劃,滕青山腦中也有了大概方向。 “師傅,你這前兩條。這第二條,《天榜》中,接近壽命大限的高手,有哪些?我不太清楚。”滕青山說道。 諸葛元洪哈哈一笑:“青山,《天榜》排名前十當中,年齡在一百歲以下的只有四人,年齡在一百五十以上的,也有四人。不過,超過一百九十歲的,卻一個沒有。你可知道……為什么?” “超過一百九的,一個沒有?”滕青山有些疑惑。 達到先天后,一般年紀越大,實力越強。 六十歲的諸葛元洪,和一百九十歲的諸葛元洪,誰強誰弱還用說? “為何沒有?”滕青山疑惑道。 諸葛元洪一笑:“《天榜》中其實有一個沒說出來的規矩……但凡超過一百九十歲,《天榜》就不會收錄了。” “嗯?”滕青山一怔。 “超過一百九十歲的先天金丹,有兩個結果……一是在死亡前達到虛境。二是,老死!當然幾乎所有的超過一百九十歲的先天金丹,在最后十年,心理壓力之下,都會老死。” “其實不管老死,還是達到虛境。《天榜》都不會記載!” “《天榜》不可能讓一個先天金丹,一直占著位置,直至老死。畢竟這點太讓人心酸了……到一百九十歲,會自然而然不再記錄。至于是老死是突破,一步登天達到虛境。就讓后輩子弟想象吧。” 滕青山恍然。 “青山,我這里有一份名單。” 諸葛元洪從旁邊書桌上取出一張紙,“上面一共有五個人,最年輕的一個一百八十六歲,是如今名列《天榜》第二的。其他四人,都超過一百九……這五人,按照我估計,距離虛境都快了。” 滕青山接過這份名單。 “只可惜,這五人中只有一人無門派,其他四人,都是天下八大宗派子弟。”諸葛元洪指著其中第三個人,“就是他——呼延索!你如果要請人,恐怕,也只能請這個呼延索了。” 滕青山也暗自嘆息。 另外四人,最年輕都是一百八十六歲,肯定做夢都想得到‘不死草’。可惜如果這些人服用了不死草,增長兩百年壽命,達到虛境十拿九穩。可是——這些人都是八大宗派的,就算再感激滕青山。 會為滕青山效勞嗎? 說不定將來,還會成為敵人! 所以,無門無派的‘呼延索’是滕青山唯一選擇。 “師傅,你讓我在揚州南部,暗中弄出一支人馬來,在什么地方弄?”滕青山詢問道。 諸葛元洪從書桌上取出一卷軸,而后展開,笑著指著卷軸:“青山,你看……這是整個揚州地圖。揚州范圍內論土匪強盜最多的,無疑是這橫穿三郡之地的‘泰阿山脈’,連綿近六百里。” 滕青山目光也落在那。 “泰阿山脈中馬賊幫派眾多,大型幫派就有足足八家,一些小蟊賊強盜,更是不計其數。”諸葛元洪一笑,“青山,這些強盜雖說太過野蠻,可大多還是很講義氣的,悍勇不怕死的也不少。在這地方拉出一支人馬來,并不難。” 滕青山點頭。 “我們不需要這些蟊賊本身實力多強,需要的是悍勇,需要的是聽命令!” “等到我歸元宗和青湖島大戰之時,南部,讓這一支精英人馬服用‘北海之靈’,再穿上‘火鎏鐵戰甲’,即使是一千鐵騎……也足以沖散十萬大軍。”諸葛元洪非常有信心,“當然……前提是,這‘火鎏鐵戰甲’有青山你說的那般厲害。” 北海之靈,可以造就一個后天極限強者。 一千名一流武者的軍隊,夠可怕了。 再配上堪稱先天戰甲的‘火鎏鐵戰甲’,去殺普通軍隊,根本是屠殺! “行。” 滕青山點頭,“六百里泰阿山脈,賊匪數十萬,從其中弄出一支精英騎兵來,是不難。師傅……我馬上會將火鎏鐵送過來。這火鎏鐵打造成戰甲,必須小心,千萬不能泄露,一旦泄露……那可就糟糕了。” “嗯。”諸葛元洪一回憶起滕青山描述的火鎏鐵神奇之處,不由期待萬分。 (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