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鼎記》 最新章節: 第二十五章九鼎輪回(大結局下)(12-11)      第二十四章白馬湖上(大結局中)(12-11)      第二十三章把酒夜談(大結局上)(12-11)     

第五章師徒交談

“師傅,不肖徒兒滕青山回來了!” 聲音回蕩在書房內,可是書房中的諸葛元洪和武長老,聽到這話一時間腦子都懵了。 “這悟通火之道、銳金之道的可怕虛境強者……是當初那個小家伙滕青山?”武長老眼睛都不由瞪得滾圓,死死盯著跪下眼中泛著淚花的青年,“怎么可能?他,他,他……怎么可能是滕青山?” 諸葛元洪即使貴為一宗之主,心中也是掀起滔天巨。 跪下的滕青山,心中滿是愧疚:“當初我為父親、族人報仇,而且自信自己不會暴露……可結果呢?我最后的身份還是被查出,而且還連累了歸元宗!黑甲軍死去那么多兄弟,青青也死了――一切都是因為我的私心,我的瘋狂!” 對師傅‘諸葛元洪’,滕青山只有滿心的歉疚。 若非自己,師傅豈會喪失愛女? “師傅。”滕青山抬頭看向諸葛元洪。 “你,你是青山?”諸葛元洪此刻卻完全處于震驚當中。 滕青山陡然醒悟,自己的模樣乃是偽裝后的樣子,當即一摸臉部,臉型竟然略微變化,原本臉部柔和的曲線變得鋒利不少,雙眼距離也略變。從一個普通富家子弟模樣,變成了冷峻的青年。自從達到罡勁后期,達到人體極限,內外圓滿,滕青山對臉部骨頭肌肉也可以做出細微變化。 易容換貌,不需要使用畫筆等材料了。 “這……”武長老大吃一驚,諸葛元洪也不由吃驚。 如今在他們面前的,正是當.年那個在大延山瘋狂至極,也是歸元宗有史以來最天才的弟子――滕青山! 雖然比四年前,滕青山變得更加.成熟,氣勢也更加內斂。 可是,還是一眼能認出。 “青山。”諸葛元洪激動地走過去,.連拉起滕青山,“快起來,快起來。” 滕青山清晰看到,師傅的雙眼中也隱現淚花。 “你這孩子,快四年了,一點音訊都沒有。”諸葛元洪拉.著滕青山的手,“你爹娘他們也一直很擔心你,就擔心你出什么意外。還好……終于回來了,回來了。回來的好啊!我總算是放心了。” 滕青山能感覺師傅那濃濃的關心,師傅的鬢發上.依然可見根根銀發。 “師傅……”滕青山心底一酸。 諸葛元洪自從要將女兒嫁給滕青山,加上他兒.子又要娶青雨,最重要的是,他當初早準備讓滕青山繼任歸元宗宗主之位。所以,諸葛元洪早就將滕青山當成自己孩子一樣看待,一樣關心! 當再次相見,諸葛元洪是發自內心的激動。 “師傅,弟子對不起師傅。” 滕青山又再次.跪下,雙眸含淚,“當年是弟子肆意妄為,讓師傅為了救弟子才兵發大延山。最后,令黑甲軍眾多弟兄喪命,也令青青她……弟子對不起師傅!”愧疚,滿心的愧疚。 當日在大延山的場景猶在眼前。 “師傅,這青湖島的人,青山殺了,不后悔!青山辜負了師傅的教導……青山不配當師傅弟子。” “各位見證,我滕青山從此,叛出歸元宗!” “我滕青山所做一切,也和歸元宗,再無任何關系!” 當日在大延山一幕幕場景,滕青山一輩子不會忘!這一生他最愧疚的是青青,是死去的諸多弟兄,更是覺得對不起師傅‘諸葛元洪’。不過,當初逃亡路上根本沒機會向師傅訴說。 今日,終于有機會贖罪! “青山。”諸葛元洪搖頭一嘆,“你這孩子……師傅沒怪你。當年你在大延山,說你叛出歸元宗!師傅不但一點不生氣,還很感動,師傅知道你是為了宗派。” “只恨我歸元宗不夠強,只恨我諸葛元洪沒能力……否則,豈能令我諸葛元洪弟子受此屈辱?豈能讓我愛女無辜身死?” “你是弟子,我是師傅。” 諸葛元洪看著滕青山,“天塌下,就該師傅抗!是師傅無能,讓你只能獨自一人承擔,滿天下逃亡!” “師傅……”滕青山聽到這話,淚水都流了下來。 “看你們這樣子,今天是好日子,大喜日子!”旁邊的武長老笑道,“青山安全歸來,而且我歸元宗,如今又多了一個虛境強者!如此好事,你們哭什么哭。” “嗯,青山,你都虛境強者了,還哭。”諸葛元洪也笑著拉起滕青山。 滕青山深吸一口氣,淚水蒸干。 在端木大陸數年,除了為李自己流過眼淚,平常從未流過眼淚。今日見到師父,有回歸的激動、也有歉疚、也有感動,諸多情緒讓滕青山情不自禁。 “青山,坐,坐下來,跟師傅好好說說,到底怎么回事?”諸葛元洪笑道,“我這天才弟子,怎么短短數年,就從當初一個最多算是先天實丹的高手,成為虛境強者了。為師到如今,還未突破呢。” “對,青山,你怎么就,怎么就達到虛境了?”武長老看著滕青山,眼中滿是難以置信,“虛境強者啊,那青湖島那等基業,還是天下八大宗派之一。不也就一個虛境強者而已?青山你……” 最駭人的是,滕青山如今才二十一歲! “師父,武長老。” 滕青山深吸一口氣,“你們聽我說,當年我在禹州鄔城受到追殺,而后暗中一路逃亡,直至那北部大草原……” 書房安靜下來,唯有滕青山敘說聲音。 “什么?天神宮?” 諸葛元洪和武長老都大驚。 “嗯,這天神山的確只是天神宮的一脈,而且,弟子擊敗了那第一神將‘孛日雷穆’后,還被那位天神邀請為天神宮如今三大客卿之一。”滕青山繼續朝下面說,說到出海,說到諸多事情。 一些不該說的事,滕青山就簡略了。 不過,自己橫渡北海,來到端木大陸,而后諸多事情……特別是滕青山和天風戰神一戰,更是聽的諸葛元洪、武長老二人倒吸冷氣。和虛境強者大戰? 很久―― 書房安靜下來。 “就這樣,離開鳳凰之島后,我和小還有我的兩弟子,乘著六足刀篪回到了九州。”滕青山說道。 武長老和諸葛元洪都長噓一口氣。 “端木大陸,世間竟然還有這等地方?”諸葛元洪忍不住驚嘆,隨即看向滕青山,“青山,你這次帶來的消息,對我歸元宗而言,無異于雪中送炭!你說的‘天風水珠’和‘火焰紅蓮蓮子’也罷了,最妙的是那不死鳳凰!” “青山,你竟然能和這等神獸相識成為朋友,真是大幸。”諸葛元洪贊嘆道。 滕青山感嘆道:“也虧是小,否則,根本無法和神流。” “嗯。” 諸葛元洪點頭,“你這次帶來的消息,對我歸元宗實在是大好消息。我歸元宗扭轉局勢,甚至于取代青湖島,成為八大宗派之一。也非不可能。” 滕青山聽得露出一絲笑容,論計謀等等,自己和師傅比的確差不少。號稱‘歸元諸葛’的諸葛元洪,在計謀方面……的確是一等一。而且滕青山是非常信任自己師傅的。當然有些事滕青山沒說。 純粹不想讓端木大陸受難! 比如開山神斧和《開山三十六式》的關系,雖然滕青山帶著開山神斧回來了,可是《開山三十六式》石刻蘊含的各種招式意境,滕青山都記在腦子里,所以,石刻并沒有帶回來。這樣就算開山神斧流傳出去,也不會有人發現,開山神斧和石刻的關系。 畢竟,石刻在端木大陸! “師傅,你說,現在,我們該怎么辦是好?”滕青山追問道。 “我想想,我想想。” 諸葛元洪雙眸放光,顯然處于極度興奮中,畢竟滕青山帶來太多的資源。無論滕青山說的‘火鎏鐵’,還是‘不死草’‘火焰紅蓮蓮子’等,最重要的還是六足刀篪以及將來會來的‘不死鳳凰’。 “要不師傅,我先去看看我爹娘,妹妹他們?”滕青山開口道。 “嗯。” 諸葛元洪笑著點頭,“不過記住,你暫時別讓他們發現你。你現在的身份,還不適宜公開。而你父母,青湖島暗中肯定有監視。一旦你爹娘泄露你回來,那就糟糕了。你到底該怎么辦,我好好想想,等會兒給你個建議。” “知道。”滕青山點頭。 對師傅,滕青山不擔心師傅泄密。也不擔心師傅貪寶……畢竟,就算將這些寶貝都送給師傅,滕青山也不會介意。 畢竟…… 自己對師傅,虧欠太多!而靠師傅的智慧,也能讓自己的資源最大化利用。 滕青山一摸臉,臉骨變化,臉部曲線再度變得柔和,面部也有了細微變化。就這么點變化,令滕青山完全變了一個人。看著滕青山做出這一切,諸葛元洪和武長老忍不住心中贊嘆。 滕青山化為一道虹光,消失在書房內。 “元洪,我到現在都不敢相信,滕青山那小家伙……竟然,竟然達到虛境了。而且領悟的還不止一道。”武長老忍不住搖頭,“我怎么都不敢相信,二十一歲,滕青山他才僅僅二十一歲啊。” 諸葛元洪深吸一口氣,遙看窗外:“我也不敢相信,不過,青山回來了。他還達到了虛境!” “二十一歲的虛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