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鼎記》 最新章節: 第二十五章九鼎輪回(大結局下)(12-12)      第二十四章白馬湖上(大結局中)(12-12)      第二十三章把酒夜談(大結局上)(12-12)     

第四章江寧歸元宗

(就上文學93wx)當達到虛境后,“神融天地”非常容易只需好費點時間即可。就上文學而“神融天地”難度略高,不過一般虛境強者耗費些時間也能達到!一旦達到“身融天地”的層次,即可化為一道天地之間之力流光。 最快的輕功身法,并非用天地之力輔助。 而是“身融天地”,成為天地之力的一部分,才能達到最快的速度。 “身融天地,我的土行之術,就是遁入天地之力中,才能一步一兩里地。”滕青山道,:不過,如今我“土行之道”還未功成。要身融天地,只能選擇金行之力或者火行之力。“ 有著土行之術的經驗,滕青山在身融天地上下斷提升。 九月初六清晨、 南星郡郡城,李府練武場上。 和諧把仙人摁在地上,瀾叔傷心地站在一旁無奈地嘆息,當初就應該選擇痕的,后悔啊。 滕青山正一招一式演練著《金行之拳》,拳法猶如一柄巨斧大開大合,凌厲無比,雖然滕青山未曾使用多大力量,可是單單滕青山的拳法,已經蘊含了“金行之道”,甚至足以撼動人的精神,讓人的“神”陷入金行之道的幻境當中。 “呼!” 滕青山長呼一口氣,氣息如利劍,收勢! 一旁趴在那一眨不眨觀看的龐大妖獸“六足刀箎”,那雙凸顯的好似車的眼睛有些迷茫,似乎在想些什么。至于在六足刀箎巢穴之上搭建的屋頂上的那頭狂風鷹,則是眨巴眨巴眼睛。 顯然它沒看懂滕青山的拳法。 “青山。”李珺端著早茶送來。 “小珺。”滕青山一身寬松青袍,笑著走過去,“我這次去歸元宗,晚上應該就會回來,家里的事,你就幫忙看著吧!” “嗯,不過青山……你要小心!”李珺略擔心道。 “放心,如今我已經達到‘身融天地’。就算遇到虛境大成強者,我也能逃掉。即使他有飛禽妖獸,我也能從地底而走。”滕青山很自信,虛境強者一旦‘神融天地’,那么天下之大,大可去得! 畢竟,天下間有飛禽妖獸的太少!而且,能像‘不死鳳凰’那般,飛禽也能迅速鉆地的更是稀少。 當初端木大陸的‘天風戰神’,只能說他命不好,遇到了不死鳳凰。 ……施展開輕功身法,作為一名虛境強者,從南星郡感到江寧郡城連一個時辰都不需要。百讀就上文學 江寧郡城東城門城外三里,官道旁雜草中一道人影有虛凝實,看似一名富家公子,背負著一條長包裹。上了官道,而后一步步朝東城門走去。 “江寧郡!” “很久很久,沒回來了。”滕青山看著東城門上那大大的‘江寧’二字,似乎看到,當年自己率領黑甲軍諸多騎兵軍士,呼嘯著離開江寧郡去延江城,抵抗青湖島大軍的場景。也看到當初,帶領黑甲軍親衛去大延山救自己親人的一幕。 “快四年了,江寧郡,歸元宗,我再次回來了。” 滕青山交了入城費,沿著東城門,進了歸元宗! 當年最后一次離開歸元宗,那時,滕青山僅僅初達先天。 而如今,滕青山卻已經成為了虛境強者! 走在江寧郡中大街上,中大街左邊就是歸元宗黑甲軍軍營,右邊則是眾多商家店鋪。中大街作為整個江寧郡主干道之一,非常的熱鬧,路上行人往來如織。滕青山這富家公子打扮并不顯眼。 “軍營!”滕青山朝左邊看了看。 “喝!哈!” 彷佛雷鳴的陣陣喝哈聲從歸元宗軍營內傳來。每天上午黑甲軍都會訓練很久。 “是黑甲軍在訓練”滕青山突然表情微變。 因為 領域內。滕青山清晰感覺到點點熟悉的氣息。這氣息中有他的父親滕永凡。有他的母親。有妹妹青雨。還有眾多的滕氏族人。以及師傅諸葛元洪等人。 “爹。娘!”滕青山忍不住眼睛都濕潤了。他多想現在就沖到父母面前。 “還好。爹娘妹妹他們都沒事。”滕青山深吸一口氣。 根據滕青山領域查看。爹娘和妹妹都在歸元宗內。至于滕氏宗族則是在滕青山北方一座經過擴張后的大型府邸內。“外公也活的好好的。永雷叔也在。”滕青山心中有著陣陣的喜悅。 這中大街,騰青山很熟悉 這里的許多人他也很熟悉,過去從騰府去軍營,來回經常路過一些店鋪。 “這就是家鄉!”騰青山默默道。 “好強的氣息,虛境強者的氣息。”騰青山抬頭看著南方。“是在武閣,原來,我歸元宗的虛境強者,竟然是武閣那位喜歡看野史小說的武長老。” 歸元宗,武閣內。 滿頭銀發一般都笑呵呵的武長老,此刻表情鄭重,站在武閣門口遙看北方,眉頭皺起,心中疑惑:“如此強的鋒銳金勁,還有熾熱之極的火焰氣息!這是哪一位虛境強者?我應該從未見過,可是……似乎有點熟悉。” 武長老疑惑。 人的氣息和‘神’有關,可當一個人達到虛境,特別是‘神’融合天地之力的特性后,‘神’會發生變化,氣息也會變化!如果兩者非常熟悉,還能辨認出來。可武長老和滕青山并不熟悉,一時間沒認出。 或許……他就沒敢想,當初那個逃跑的天才青年,能以二十一歲之齡,達到虛境! “嗯,可能是某個路過我江寧郡的虛境強者。” “既然他沒來打擾,就當沒看到。”武長老又走回武閣,回到自己桌前,雖然拿起一本野史小說,可是他的心思卻已經不在野史小說上,而是在遠處的神秘虛境強者上。 畢竟,每一個虛驚強者都非常可怕! 如果一個虛境強者沖入一個宗派,殺了宗派的宗主,之后再逃掉!就算虛境大成強者,恐怕都難攔住。 所以,當發現虛境強者入城,本宗派的虛境強者不敢大意! “咦,他停下來了,是在。。本書開s。。。。運河橋上?”武長老眉頭皺著。 禹揚大運河是從江寧郡內部貫穿而過,中大街上的運河橋上,滕青山正站在橋上,扶著欄桿。 運河河水滔滔,時而有船只從橋下流過,而在橋上正有不少年輕男女們在橋上約會。 “運河……禹揚大運河!”滕青山腦海中卻浮現,當年諸葛青和他一道夜游運河的情景,“青青……”對諸葛青,滕青山是懷著內疚之心的。同時,心中對那青湖島殺心也愈加的重。 “當年的一切,不會就這么算了!” “青湖島,你們當初沒能殺死我,我四年又回來了!這次,我會讓你付出代價!” 滕青山雙眸發寒。 天下間就這個道理,像青湖島當初滅‘鐵衣門’殺光十數萬人,天下只會贊嘆青湖島強大,很少有人說青湖島兇殘。青湖島當初在大延山那等囂張,那般逼迫歸元宗,歸元宗也只能忍著! “師傅!”瀾叔和痕也一起看了過去。 滕青山抬頭看向南方,走到橋下樹蔭處身影一幻就完全消失,而后以驚人的速度,化為一道肉眼幾乎難以分辨的虹光竄向歸元宗內部。 “不好!”武閣內從未敢放松的武長老面色大變,同樣身影一幻消失在了武閣內,以驚人的速度朝宗主‘諸葛元洪’處看去,“這虛境強者,還真是夠陰險,先是在運河橋上一動不動,可現在突然朝元洪修煉之所沖去,元洪,如今距離虛境只差最后一步,碎石可能突破達致虛境。” “恐怕,就是青湖島(仙人)瞎子劍圣請的一位虛境強者來,想殺元洪。”武長老又驚又怒! 在九州歷史上。 一位虛境強者突然沖進一個宗派,連殺數名精英,而后飛速逃掉,這種事情并非沒有過!自從和青湖島交惡,歸元宗一直小心警惕,可今天……還是有一位虛境強者來了! “那死瞎子,還真陰險!”武長老心中咒罵 諸葛元洪的書房內,書房門關閉,窗戶打開,濃郁的檀香香味彌漫整個書房,穿著寬松的白袍,披散著長發的諸葛元洪正盤膝靜丨坐。和4年前相比,如今的他更加沉穩,坐在那仿佛不存在似的。 呼!一道風刮過書房,化為一道人影正式武長老! 武閣就在書房不遠,武長老自然先趕到。 諸葛元洪睜開眼,驚訝道:“師祖?”特別看到武長老手持一柄通體深綠的神劍,不由大驚。武長老乃是虛境強者,什么事情嚇得歸元宗第一強者“武長老”手持兵器迎? ?元洪,大事不好更/新/超/快som,由虛境強者殺來了。“武長老急切道。 :虛境強者?” 諸葛元洪再沉穩。也不由臉色大變,“是青湖島?”諸葛元洪也知道瞎子劍圣的威名。那可是虛境大成的可怕強者。如果真是瞎子劍圣殺過來武長老逃命是有把握。可是想要保護一就難了。 “瞎子劍圣不會如此不智啊!”諸葛元洪心懸起來。 武長老更是站在諸葛元洪身前。謹慎以待。 一道虹光穿過窗戶落在書房內。而后身影凝實。化為一好似富家公子的普通青年。 “這位朋友。不知來我歸元宗作甚?”武長老氣勢如山。凝視滕青山。 這富家公子青年雙眸中隱現激動之色,顫聲道:“武長老!”而后看向諸葛元洪,腦海中浮現當初大延山死去的諸多黑甲軍兄弟還有小青,不由一陣愧疚,砰地一聲跪下:“師傅,不肖徒兒騰青山回來了!” :兩張完畢就上文學93wx 推薦排行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