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鼎記》 最新章節: 第二十五章九鼎輪回(大結局下)(12-16)      第二十四章白馬湖上(大結局中)(12-16)      第二十三章把酒夜談(大結局上)(12-16)     

第三章李府

九鼎記下載: 九鼎記第九篇青山歸來第三章李府 “大草原!”李珺一時間也是萬般滋味涌上心頭。 “刀篪,走吧。”滕青山一拍六足刀篪。 “吼” 六足刀篪當即興奮吼叫一聲,迅速地拔高,朝高空中飛去。 滕青山在六足刀篪背上,俯瞰著草原上遠處眾多氈包聚集的某個草原部落。當年自己步行穿越大草原,悟得土行之拳,就曾在諸多草原部落討飯吃討水喝。那苦行僧般的生活猶在腦海。 “老師,這是你的家鄉嗎”楊冬也俯瞰著下方,驚嘆道,“這大草原,人這么少。數十億人口,得需要多大的草原啊。九州還真大!” “他可定我還達到先天金丹!” "十八歲的先天金丹!估計,青湖島的島主,還有那位瞎子劍圣,恐怕永遠都不干遺忘我的存在。“滕青山冷聲道,這點不用懷疑,如果自己的敵人,比如青湖島中有一個十八歲的先天金丹。自己同樣無法安心! 如此天才,不殺之,豈能安心”更何況,我現在已經達到虛境!“ 滕青山搖頭道,”如果讓青湖島那臭瞎子,知道我達到虛境!” 現十一歲的虛境強者哈哈……整個九州從古到今都未有過。恐怕,那臭瞎子會嚇得都不敢睡覺,會不顧一切,不惜一切代價消滅我!” 就是其他宗派,知道有一個21歲虛境強者,就算不對付我,怕也不會幫我!” 天才,會令大家稱贊。 可是……如果超越‘天才’的范疇,那就是妖、怪物! “我明白”李珺深吸一口氣。 “所以,我暫時得隱藏身份,只能暗中布置,暗中去見父母,去聯系師傅。”滕青山暗嘆,隨即一笑,“如今我達到虛境,神融金行、火行、氣息大變。就算見過我的天神山天神,恐怕都不敢確認是我。想瞎子劍圣等人,更是從未見過我,更別談認出我了。” 滕青山很自信。 三四年時間,特別是達到虛境后,神融金行、火行,滕青山氣息驟變。至于容貌近四年時間,滕青山容貌本身略有變化。只要滕青山再略施小手段,即可令人再也無法認出他身份。 “我們現在干什么”李珺詢問道。 “第一件事,弄錢!”滕青山低頭看向正文揚州蒼茫大地,“這有錢,才好辦事!” 滕青山獨自一人隨意地在揚州‘徐陽郡’郡城逛了一趟,青湖島在徐陽郡的駐點,正是徐陽郡郡守府。以滕青山手段,不足半個時辰,就將徐陽郡郡守府狠狠搜刮了一通,帶著一包裹悄然離去。 八月三十這一天,上午。 揚州,南星郡郡城。 穿上錦衣華服,容貌略微有些小變化,仿佛一富家公子的滕青山和李珺夫妻2人,正在一座豪華的府邸面前,在他們2人身旁,還有著7個人,其中一個微胖的黃衣老者笑道;“李老爺,我這府邸可都是新的,前年剛剛修繕過,如果不是我生意上急需要銀子周轉,這南星郡這一棟副我還真舍不得賣。” “李老爺,王老爺這府邸,在我們南星郡都算是上登了。”旁邊牙行的人也笑瞇瞇道,“若不是有急事,哪會價格如此低李老爺,這錯過了這次,下次可難找這么好的地兒了。” “你的嘴皮倒是會說。”滕青山淡笑看了一眼牙行的人,“這樣吧,十二萬兩銀子,現銀票,揚鹽的銀票,就這個價了,應了,咱們今天就簽了,我付銀票。” 那黃衣老者哈哈一笑:“李老爺還價可真是夠厲害的,好,李老爺這么爽快,那就這個價,十二萬兩!” 旁邊牙行的人也露出喜色,如此大生意,他雖然要繳大部分給郡守府,可他依舊賺很多了。 就這么的生意做成了。 府邸內的丫鬟,護衛們全部留了下來,不過整個府邸當天晚上則是被滕青山略微修改了以下,將其中一座源自院墻全部拆掉,完全平了,變成大型練武場,并且命令下去——府邸的內院,任何丫鬟,護衛都不可進來。 違者,定斬不饒! “咱們老爺,到底哪里來的” “誰知道,聽說咱們李老爺買下這府邸,眼睛都不眨以下,就付了現銀呢!”兩個護衛在府邸內巡邏著,同時低聲議論著,“就剛才,小翠一時忘了規矩,竟然朝內遠走。在走到內院門口,就被那個跟野獸似的男子一腳踹了出來呢,幸好,小命保住了。” 李府經過滕青山略微修改后,平時滕青山他們幾人生活在內院,而外院則是丫鬟,護衛所在。 滕青山他們平時吃飯,也是去的花園池塘旁一道吃飯。 “呼呼” 李府內院,練武場占地極為寬闊,在練武場的旮旯甚至于有一個大坑,大坑上則是略微搭建,好遮風擋雨,一頭龐大的猙獰妖獸‘六足刀篪’正趴在這大坑里睡著,每天也就滕青山在練武場練拳的時候,它會睜開眼仔細觀看。 練武場旁,靜室內。 李珺和滕青山都盤膝而坐著。 “成了,青山,這火焰紅蓮蓮子太神奇了,我丹田內已經產生第一道先天真元了。”李珺驚喜地睜開眼,和滕青山說道。 滕青山聽了不由露出笑容:“小珺,在端木大陸過去服用蓮子的42人當中,足足有41人都達到先天境界。唯有一人沒達到罷了……也就是說,你的‘神’不是弱的離譜,都能達到先天。 “青山,你達到了“身融天地”了”李珺詢問道。 “快了。”騰青山淡笑回道,“達到“身融天地”,就是我去歸元宗之時!” “恩。”滕獸也點頭。 “阿冬,阿獸。”滕青山遙看南方,淡笑道,“這大草原,只是九州的北方。老師的家鄉……在九州的中央地帶,最繁華的地方——揚州!距離這還有一兩萬里,不過以六足刀篪的速度,明天這個時候就能抵達揚州了。 騰青山轉頭看向李珺:“小珺” “恩”李珺疑惑看向騰青山。 “現在我們是去揚州,還是天神山”騰青山詢問道,這次回來,在心底,騰青山是不想將自己的行蹤給暴露的。不過天神宮乃是妻子的宗派,妻子小珺如果真的想去宗派看看,騰青山也不會阻攔。 雖然不愿暴露行蹤,可是天神宮乃是潛伏著的大宗派,不會將自己的行蹤泄露出去才對。 “不了,去揚州吧。”李珺笑著搖頭,她明白騰青山的意思。 “不看你師傅了”騰青山笑著問道。 “不急。”李珺微微一笑,“我天神宮的核心是在九州內,而不是大草原。天神山,僅僅是我天神宮一個分支而已。天神山“天神”雖然是我長輩,卻并非我師父。我師父是居住在九州青州的。” 騰青山恍然點頭,天神宮中和李珺關系近的,一是救她傳她修煉之法的女師傅,第二個就是教導她獸語的獸王烏候。 呼呼!! 萬丈高空,云層之上。 六足刀篪以驚人的速度不斷朝南方飛行。 八月十二,滕青山和天風戰神一戰。 八月十三,滕青山一群人乘坐不死鳳凰、六足刀篪,出發離開端木大陸。 八月二十八,飛行半月,橫渡十數萬里海域,滕青山一群人乘坐六足刀篪,終于抵達九州大草原北部海岸線。 而后,經歷一天多時間,飛過萬里大草原,中途六足刀篪歇息一個時辰,而后一口氣飛過燕州、禹州,待得第二天下午時分才來到揚州上空。 “人好多,好多。” “剛才看到的禹城真大啊,比我們那南山城都要大。”滕獸和 楊冬二人在云霧中朝下面俯瞰著,嘖嘖感嘆著。 滕青山和李珺卻在談論著。 “青山,已經到揚州了,我們現在怎么做”李珺詢問道。 滕青山俯瞰下方,目光飄渺:“其實我現在最想做的事情,就是去見見我父母,見見我師父,還有我妹妹小雨,以及我滕氏族人們!”歸心似箭,就是描述的滕青山此刻心情,逃亡離開近四年,終于回來了! “不過,我知道,現在不能明著去看他們。” 滕青山雙眸幽深,低沉道,“上一次大延山一役,因為我在其中破壞,令青湖島損失大半先天強者。死去十二個,只剩下九個!這么大損失,青湖島肯定欲殺我而后快!當初滿天下追殺我,就能看出!” “或許時間長,現在不再滿天下追殺。可是……監視歸元宗,監視我滕氏一族,暗中滿天下尋找我蹤跡。他們肯定會做!”滕青山很清楚這一點。 李珺點頭:“嗯,青湖島的確是一直在找你。青山你當初逃到大草原,青湖島依舊在尋找。“青島湖其他人我都沒放在眼里,就只有一人——傳說中那位虛境大成的“瞎子劍圣”!”滕青山目光銳利,鄭重地說,“現在,我還不是這瞎子劍圣的對手。所以,我不能光明正大回歸元宗!” “畢竟,當年在禹州烏城,趙丹塵及禹皇門的3名先天金丹強者同時追殺我,都讓我逃掉了。當時我還和趙丹塵交過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