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鼎記》 最新章節: 第二十五章九鼎輪回(大結局下)(12-11)      第二十四章白馬湖上(大結局中)(12-11)      第二十三章把酒夜談(大結局上)(12-11)     

九鼎記72 不死鳳凰

第八篇虛境之路第七十二章不死鳳凰 快,我們到城外。” “滕夫人,你們靠這飛禽妖獸趕路吧。” 云夢戰神,大長老,穆妄,直接從三樓窗戶一躍而出,化為兩道殘影奔向天風城城外。李珺也是焦急萬分,背負著大木盒,連道:“小萍,阿冬,我們先走。阿獸你自己趕到城外。”說著,李珺,傅雨萍,楊冬三人就同時上了狂風鷹背部。 狂風鷹身體雖大,可容納三人也差不多了,這還是李珺,傅雨萍身體消瘦,楊冬是少年的緣故。若是滕青山,滕獸這等高大漢子,兩人就占滿背部了。 “呼~~呼~~” 狂風鷹扇動雙翼,也是迅疾地飛入那漫天暴雪中,朝東方飛去。 達到罡勁前期的滕獸,則是一躍竄出酒接,仿佛靈活的猿猴竄動在城內建筑屋頂上,速度極快,他抬頭看看東方:“青鸞飛的真快,只顧去看老師和天風戰神比斗了。” 本想乘坐青鸞,奈何,青鸞已經飛到了扒外。 寬闊的足以讓數十人并列穿過的東城門,在洶涌的人潮面前都顯得太過窄小。天風城許多武者游俠,以及刪些居民們甚至于直接通過之前,滕青山和天風戰神戰斗破壞開的數十丈長的城墻大窟窿趕到城外。 “青山呢?”李珺在狂風鷹背上,努力朝城外地面上俯瞰,大雪漫天,李珺視力遠不如滕青山,一時間根本找不到滕青山和天風戰神在哪戰斗。 “青鸞。”李珺一眼看到半空中,那仿佛一團火焰的青鸞“青鸞在那,青山他和天風戰神,肯定就在下方區域。” 吩咐狂風鷹飛過去,鷹背上的李珺,傳雨萍,楊冬三人都看到了下面駭人場景。 滕青山整個人接如一條泥鰍,不但閃躲的身法猶如泥鰍,就連他的身體也好似泥鰍般滑溜。一個旋身,雙臂就好似兩條大蟒蛇猛地迸發出驚人力道,輪回槍以不可思議的角度直接刺向天風戰神的腰腹。 嗤嗤槍尖旋轉著,足以刺穿一座小山! 鏘~~天風戰神輕易格擋開,而且還借力使得身法更迅疾。 “哼!”天風戰神形如鬼魅,化為十數道殘影同時纏繞滕青山。 “果然和虛境強者廝殺,才能更準確的發現自己的弱點。”滕青讓,心中暗喜“發現自己的優勢,避開自己的弱勢。這樣,才能更好的發揮!”短短片刻廝殺,滕青山已經發現了不少事情。 天風戰神的優勢,速度快且詭異,身法也比自己強,劍法可以瞬間迸發出極強攻擊力。 自己呢,速度不如對方,身法不如對方,輪回槍施展,赤金虎咆,時,能和對方一拼。可是,施展,赤金虎炮,需要的時間略長。 不像,如影隨形”毒龍鉆,等可以瞬間就施展出來。 不過,自己也有優點一身體極強!而且,身體柔韌性達到極致。再加上,火行之道,金行之道功成,水行之道,土行之道也略有成就。 身體強,那么,就不怕正面硬碰硬。每一次硬碰硬,可怕的反震力道,就足以令天風戰神受輕傷。 滕青山身體的柔韌性,彌補了在身法上的不足。 “哈哈,赫連,你踏入虛境也兩百年了。就這么點實力?”滕青讓,便奮力廝殺同時還用語言打擊對方”必須得說,滕青山的話還真的打擊到了天風戰神。 天風戰神臉色陰冷,心底滿是怒火,極度地不甘心:“這滕青山實力提高怎么這么快,這才短短數月不見!數月前,在牛頭山我就算不拔劍也能輕易地玩弄他于股掌之中,可是,這才數月!”他一直以為,滕青山要花費數十年才能威脅他。 “而且,他身體也詭異的很,整個身體有時候好像沒骨頭似的,閃躲詭異,攻擊也詭異!”天風戰神頭疼的很,他從未遇到過,身體如此詭異的“本想今天趁機殺了他,沒想到,連擊敗他都難!” 憤恨! 不甘心! “如果這么下去,滕青山實力勢必更強,他和我天風家族對立。將來,我天風家族”天風戰神愈加焦急。 “哐當!” 二人又是一次交擊。 “哈哈,赫連,再吃我一槍。”滕青山宛如史前怪獸,猛地躍起同時高高舉起手中的輪回槍,仿佛傳說中開天辟地的盤古在舉著開山神斧,全身的勁力乃至天地之力,瞬間洶涌包囊滕青山,令滕青山猶如金焰戰神! 一槍砸下。 “哼!”天風戰神卻陰冷一笑“長槍竟然用槍桿來砸?真是蠢笨,看我斷他槍桿!”長槍槍尖的穿透力自然最強。 天風戰神手中流轉著幽芒的神劍也是迅疾劈出。 “噗噗噗噗噗噗~~~~~~ 輪回槍槍桿砸在劍刃的一瞬間,憑借槍桿本身驚人的韌性,瞬間迸發出強勁迅猛的震動,一股陰柔詭異地力道瞬間沿著神劍傳遞到天風戰神右臂,不自禁地整個右臂一軟,天風戰神臉色大變,一點腳下,立即暴退開,全身銀色、灰色幽芒不斷極速震蕩欲要消除這股勁道! 形意五行槍之金行槍——劈山! 滕青山的五行槍法中,只有‘劈山’這一招運用的是類似于隔山打牛勁,瞬間透過外表防御攻擊臟腑要害,當初對付六足刀篪,滕青山就這么做過。如今金行之道功成,對‘劈山’這一招,滕青山又有所領悟。 天風戰神已經退到百丈外,站在積雪中,天風戰神臉色煞白,“噗!”忍不住噴出一口鮮紅鮮血。 “哈哈,我這一招如何?”滕青山大笑著,同時猶如一道閃電竄向天風戰神,再一次揮起手中輪回槍。 “滕青山,我要你死!!!” 天風戰神憤怒咆哮一聲,天空中無盡的雪花忽然瘋狂朝天風戰神聚集過去,漫天的雪花完全聚集后,竟然令天風戰神周圍百丈范圍變得一片黑暗,雙眸泛紅的天風戰神雙手握劍,灰色幽芒和銀光交替閃爍。 “死吧!” 天風戰神直竄而出。 滕青山臉色一變,論速度他根本不如對手。 “想我死,做夢!”滕青山最不怕的就是硬碰硬! 深吸一口氣,滕青山感到體內力量在激蕩,就仿佛在蓄勢的火山一樣,積蓄著能量,欲要一瞬間完全爆發! 生死時刻,對‘赤虎咆’這一招的運轉,滕青山又有了新的體會。 “死!” 滕青山面色猙獰,一聲怒喝,體內能量瞬間爆發,飛庫網站猶如火山爆發!手中輪回槍猛地扭轉,仿佛生死間掙扎的大蟒蛇,金色、赤色流光瞬間環繞槍桿,只聽得隱隱一聲虎咆聲,滕青山體表衣服都膨脹開,額頭青筋暴突,輪回槍槍尖撕裂天地。直接刺過去! 在滕青山拼命施展‘赤金虎咆’的時候,半空中飛行著一直仔細觀看的青鸞身體微微一震,這些日子以來,它每天都要看滕青山練‘火行之拳’,加上青鸞對火行之道本就非常有悟性。 每天觀看都有些領悟,不知不覺,早已達到最后門檻前。 “嗤嗤” 青鸞整個身體陡然燃燒起來,體表火焰竟然是駭人的紫色,再外層則是黑紫色,再外一層是黑色,整個青鸞體表火焰愈來愈盛,覆蓋的范圍愈來愈大。天空中的暴雪還未靠近她就完全蒸干了。 青鸞的變化并沒有令多少人注意,此刻觀察到滕青山和天風戰神戰斗的人并不多,也就數百人而已,絕大多數都在趕來途中,觀戰的人當中,自然就有云夢戰神、李珺等人,李珺早已經落到地面上。 “不好!”見到天風戰神發狂,云夢戰神臉色一變。 “哈哈。。。。。。 赫連,這一招夠厲害的,可還能再來一次?”藤青山身上染血,卻狂笑著飛去。他身體何等強悍,就算受傷,自身恢復能力也很強。 “還不死!”發此一招,臉色蒼白再次吐出一口血的天風戰神,不由憤怒不已。 就在這時 “恩?”滕青山抬頭望天,震驚地看著半空中 “不對。”天風戰神也感覺到周圍大雪竟然完全停止,看書就來飛庫網站甚至于連溫度都在上升,地面上不少積雪開始緩緩融化,天風戰神也抬頭看天。不單單他們兩個戰神,連遠處已經聚集的近千號人,乃至正在趕路的數萬人都抬頭看天! 幅散足有一里地巨大火團懸在半空當中,周圍雪花盡皆化為虛無。 熾熱的火團,愈是往內,火焰也漸次為白色、黑色、黑紫色,乃至最深處的籠罩在紫色的一頭巨大的神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