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鼎記》 最新章節: 第二十五章九鼎輪回(大結局下)(12-10)      第二十四章白馬湖上(大結局中)(12-10)      第二十三章把酒夜談(大結局上)(12-10)     

九鼎記71 巔峰之戰

滕青山話音剛剛在天風城內傳播開,幾乎是一瞬間,整個天風城宛若被引燃爆炸一般,無數的武者或是居民都從暖和的屋內沖到街道上,沖到廊臺上,盡管大雪漫天,可是所有人都仰頭竭力地要看到傳說中的火焰戰神——滕青山! “火焰戰神挑戰天風戰神了?” “在哪呢?看不見。” 雪太大了,天風城中只有靠近赫連府的一些人能看到。 “滕青山,沒想到你還真有膽來挑戰我,既然你自尋其辱,我就成全你!”幽冷卻響徹整個天風城的聲音,也同樣響起,這股入耳就讓人們不由身體一顫的聲音,令天風城內過百萬人瞬間判斷——這是天風戰神的聲音! 天風戰神要和火焰戰神對戰了? “快,赫連府。” “快去赫連府!” 整個天風城,所有人都仿佛發瘋一樣沖向赫連府方向。數百年來,端木大陸都未曾有過兩大戰神巔峰對決!暗地里或許有切磋,可是光明正大的彼此對戰,還讓普通凡人看到的,從未有過! 今生能觀戰神巔峰之戰,死也足矣! 瘋狂了!整個天風城完全瘋狂了! 而赫連府處,赫連府內包括赫連家族數萬族人,以及精英士兵數萬人。以及赫連府周圍四條街道上也聚集了眾多的人,一個個都仰頭看著高空中,那全身騰繞著火焰,在一片雪白世界各位顯眼的火焰神鳥! 火焰神鳥背上,正是一名手持著一桿長槍的冷峻青年。 而在赫連府天風殿頂部,一身黑袍的銀發男子則是仰頭看著,他背后背負著一柄黝黑神劍。兩大虛境強者,一在高空,一在宮殿之頂,目光仿佛實質般在虛空中相撞,二人都有殺對方之心! “戰神大人一定能贏。” “老祖宗,肯定會贏。” 赫連家族數萬族人仰頭看著,一個個默默看著,上至白發老者,下至幼童,乃至被父母抱著懷里的嬰兒,都看著這一戰——戰神巔峰對戰! “要開始了!”旭曰酒樓方向,云夢戰神等人透過窗戶笑看赫連府上空方向。 …… 在成千上萬人注視下,滕青山和天風戰神在各自領域中,都是清晰把握著對方的氣息。 “難怪敢挑戰我,竟然又領悟一道。”天風戰神在自己領域內,清晰感覺到滕青山宛若一團金焰聚集而成的巨大火團,那熾熱的火焰,以及凌厲的金光,讓天風戰神不由心中暗驚。 “這天風戰神,領悟的是什么道?”滕青山也察覺到,天風戰神好似由無盡銀色、灰色厲芒聚集成的幽暗圓球。 二人都觀察了一下對方,隨后—— “鏘!”天風戰神拔出了背后的黝黑神劍,雙目幽芒閃爍。 “哈哈……赫連,先吃我一槍!”滕青山從青鸞背上陡然躍下,從數百丈高空極速朝天風殿方向墜下,同時全身騰繞起金光、火焰,仿佛一顆流星墜向大地,而滕青山自身更是憑借天地之力加速下墜! 轟隆隆~~~ 下墜達到駭人速度,令天地震顫。 “吼~~” 宛如虎吼的一聲咆哮響起,一道纏繞著金焰的長槍仿佛一根巨型電鉆刺破了天地,攜著數百丈下墜之勢,以無可匹敵的氣勢直接刺向天風戰神。這一槍威力,當即讓觀戰的赫連家族數萬族人嚇得臉色慘白。 “唳!”天風戰神面色猙獰,發出一聲怪異高亢刺耳聲音。 一道籠罩在灰色幽芒中的一劍,以欲要撕裂天地之勢,硬抗從天而降的長槍一擊。 “蓬~~~”大地轟鳴。 原本站在天風殿之上的天風戰神,整個人被轟的接連撞碎三層天風殿,而后砸入地底,露出了一個駭人大窟窿。兩大虛境強者可怕的攻擊產生的天地之力余波,瞬間就震碎了整個天風殿,那已然達到武圣巔峰的鐵劍武圣,狼狽地飛速逃竄。 數十丈范圍內一切化為廢墟,院墻在天地之力余波面前,猶如豆腐般脆弱,盡皆崩塌倒下,整個大地都下沉了足足一丈,煙塵彌漫,積雪都被震蕩開去。 滕青山和天風戰神兵器撞擊聲,更是令赫連家族不少族人痛苦地捂住耳朵。 目瞪口呆! 無論是赫連府內的十萬人,還是赫連府外已經聚集地成千上萬人聽得那轟鳴聲,完全驚呆了。 這就是戰神對戰嗎? 過去那些所謂的游俠,刀劍殺死對手,血濺五步的場景。在戰神對戰面前,顯得那般幼稚、不值一提。 …… 滕青山也被那可怕的反震力量震的,朝上方拋飛了足足數十丈。 “這天風戰神果然很強,我這‘赤金虎炮’,攜著下墜之勢,竟然被他硬抗住了。”滕青山朝下方墜落,心中則是驚嘆,其實天風戰神明明可以暫避鋒芒,可天風戰神自視甚高,瞧不起滕青山,怎么會躲避? 因此,來了一次正面最強力量對決。 “嗖!”那廢墟般的地面上,一道籠罩在幽冷厲芒中的天風戰神沖出地表,站在地面上。 “滕青山,沒想到你也達到了六成。”天風戰神聲音幽冷。 可滕青山一眼就發現,天風戰神體表光芒之下,那衣袍上隱隱有著血跡。 “赫連,我攜下墜之勢施出如此一槍,你竟然也敢硬抗。現在……恐怕重傷了吧。”滕青山氣勢愈加盛,二人最強攻擊本就相近,一個從數百丈高空墜下,一個在原地硬抗,誰吃虧當然不用多說。 天風戰神目光一掃周圍:“這滕青山實力竟然這么強,今曰就算擊敗他,恐怕,這赫連府也要化為廢墟了,數萬族人恐怕也要死傷大半。” 本來以為占據絕對上風,天風戰神才在天風城直接應戰。 可現在看來,這么打下去,數里方圓的赫連府化為廢墟,恐怕很快會發生。 “哈哈,滕青山,這里放不開手腳,我們去外面再戰。”天風戰神聲音還在回響,整個人瞬間化為一道幽光殘影……飄忽詭異,許多赫連家族人只是眼睛眨一下,已經看不見天風戰神身影了。 “赫連,你是怕了吧?逃的倒是快。”滕青山大笑道,籠罩在金焰中的滕青山,一步就是一里地下去。 滕青山的速度,已然超越《天涯行》最高層次‘天涯咫尺’的描述。 兩大強者,一個前面逃,一個后面追。 “你說我逃?”已然離開赫連府范圍,進入天風城東城區的天風戰神,猛地一個返身,沿著一條詭異地弧線瞬間纏繞向滕青山。 “好快。”滕青山大吃一驚,當即槍頭一轉立即防御天風戰神凌厲一劍。 呼! 天風戰神以不可能的角度,竟然再次改變方向,劃過一道弧線繞到滕青山身后的一瞬間,也借助移動軌跡,手中黝黑神劍威力瞬間飆升到極限。 “不好。”滕青山根本來不及施展‘赤金虎炮’,只能一式‘混元一氣’防御。 論防御……《土行之拳》雖然只是創出第八拳,而金行、火行都已經功成。可是在防御上,就算只是創出第八拳,‘混元一氣’防御依舊更高一籌。 “哐!” 防備不足的滕青山,整個人仿佛一顆隕石,狠狠撞碎了旁邊一面富家府邸墻壁,而后撞碎了假山以及足足幾棟屋子,好好一座府邸,瞬間被摧毀了大半,滕青山則是立即一個翻身,從廢墟中站起。 “嗯?這滕青山沒受傷?”天風戰神大吃一驚,“之前在天風殿上方,他和我正面碰撞,那反震力量之大。就算有天地之力保護,我身體也震得吐血。這一次,他措手不及,按理傷的更重。” 虛境強者身體太脆弱,雖然受天地之力滋潤,可是能有數千斤力氣算不錯了。 滕青山的身體,已然堪比神兵利器。 要震得滕青山吐血? “赫連,你閃轉騰挪身法,真不錯。”滕青山從廢墟中走了過來,面孔隱隱泛紅,“不過,現在對我無用了。” “你閃轉移動,明顯比我慢,能躲過一劍,我看你能還能再躲幾劍。” 天風戰神身體瞬間化為七八道流光纏繞滕青山,看似七八道流光,實則只是一道。只是天風戰神在小范圍內的無規則閃躲,實在太快。滕青山的《水行之拳》才創出第六拳,游魚身法根本無法和天風戰神比。 “沒用的!”滕青山大笑一聲。 手持一桿輪回槍,閃電般刺出,最詭異的是,滕青山的雙臂可以仿佛面條一樣瞬間以不可思議角度出手。 還有滕青山的腰部。 他身體可以轉動三百六十度,身體達到極限,滕青山身體柔韌姓比前世那些古瑜伽術宗師不知道強了多少。憑借身體、手臂等可以以不可思議角度出手攻擊、防御,彌補了滕青山閃躲慢的弱點,每一槍都能防住。 而且還能威脅到對手! 天風戰神化為一陣黑風圍繞著滕青山不斷攻擊,二人廝殺過處,盡皆化為廢墟!虛境強者擁有源源不絕的天地之力,真元無盡,廝殺起來毫無顧忌,或是富家府邸,或是酒樓店鋪一座座化為廢墟。 兩大戰神,猶如兩個神靈在戰斗。 “不好,這么下去,受到波及要死多少人?”滕青山猛地一聲低吼,身體旋轉著就是一記‘毒龍鉆’,逼退天風戰神后,連施展輕功,一閃就到了一里地外。 “赫連,我們去城外大戰。” “你是害怕,要逃了吧!” 天風戰神極速追去。 邊追兩大戰神還交手。 “轟隆~~”天風城的東城墻猛地一聲震顫哀鳴,那厚實高大的古老城墻上出現了足有數十丈長的大窟窿,無數的碎石四處亂飛,而天風城內,遙看東邊觀戰的無數子民們看著城墻上數十丈長的大缺口,一個個目瞪口呆。 “轟~~” 城外傳來好似天崩地裂撞擊聲。 “城外!” “快去城外。” 眾多一個個瘋狂的武者們,欲要看到他們心中最巔峰的戰斗,不顧一切地施展著輕功瘋狂沖向城外。 (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