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鼎記》 最新章節: 第二十五章九鼎輪回(大結局下)(12-11)      第二十四章白馬湖上(大結局中)(12-11)      第二十三章把酒夜談(大結局上)(12-11)     

九鼎記70 赤金虎咆

第八篇虛境之路第七十章赤金虎咆 三天,這么急?”,云夢戰神大吃一驚。 他哪里知道,滕青山心中一直牽掛著家鄉九洲,和天風戰神事情一了,便可以回歸九州。”穆老哥,這天風戰神真正廝殺,可有什么絕招?”滕青山追問道,知己知彼,方能百戰不殆。 “絕招。對了,青山,我提醒你一下。”云夢戰神鄭重道“掌控了不同的天地之力,運轉起來,就會有些麻煩。”“麻煩?”滕青山皺眉。 “嗯。”云夢戰神表情肅穆”對,非常麻煩!不同的天地之力,彼此會相互抵觸!工次你施展的那招,叫,赤虎咆”對吧?這一招明顯是蘊含火之道。可是,蘊含火行之力自然暢快如意。可是如果你同時使用火行之力和金行之力,兩種天地之力會互相抵觸,令威力大減。”,四成天地之力,要抵消掉半成。”滕青山聽了,不由暗驚。 他只是初入虛境,對控制兩種不同的天地之力,的確沒有經驗。 “你自己好好嘗試吧。”云夢戰神笑道“待得你覺得,有把握和天風戰神一戰,就可以去了。其實”,你如今的實力,天風戰神想殺你,幾乎不可能。你也不必太擔心。”滕青山一笑:“一樣道理,我想殺他,也不太可能。”兩大虛境強者對戰,如虛境大成,自然能輕易擊敗乃至擊殺初入虛境的。 可是如果初入虛境者想逃,就算虛境大成,都不一定攔得住。 “上次天風戰神,在云夢古城上叫囂,說我縮頭烏龜。說他在天風城坐鎮,靜等我去。就怕我不去!”滕青山咧嘴一笑“這次,就算殺不死天風戰神,我也要讓他成為天下人笑柄。”工次天風戰神太張狂了,如果僅僅數月,滕青山就將他正大光明擊敗。 天風戰神可真沒臉見人了。 “不過,我得琢磨清楚,到底該怎么讓金行之力,火行之力,完美施展。”雖然再次突破,悟得金行之道,是一件大喜事。不過滕青山并沒有弄出多大動靜,僅僅是東華園內幾人以及云夢戰神,大長老穆妄,舉行了午宴而已。午宴過后,滕青山開始琢磨自己的槍法。 威風吹拂,蕩起湖面道道活漪。 滕青山腳踏湖面,猶如神仙中人,手持~桿輪回槍。 “試試看。”當即右手一拉,左手握槍,槍桿一轉,火行之力和金行之力都按照滕青山控制沿著輪回槍槍桿旋轉,仿佛一條電鉆鉆破了整個天地,輪回槍整個便化為了一條赤金色巨型電鉆。 “破!”,滕青山身體力量一迸發,槍桿槍尖上旋轉的天地之力,罡勁,不斷旋轉壓縮,伴隨滕青山身體爆發的巨力,同時在槍尖迸發! “噗!”槍尖處,空間扭曲,令周圍空間激蕩,轟隆隆~~八一連竄炸響,令周圍數十丈湖面爆炸開,濺起無盡雪白浪花。 “果然。”滕青山皺眉“穆老哥說的沒錯,火行之力和金行之力結合在一起,彼此抵觸,雖然都被我控制,可在抵觸過程中依舊損耗不少。雖說有四成天地之力,我卻只能發揮三成半,加工我本身身體力量,以及赤虎咆這招增加的。攻擊力,堪比五成半天地之力罷了。”這一個難題,困住了滕青山。 如何,讓兩種不同的力量,宛如一體,不產生抵觸消耗,在一招中,發揮最強威力!滕青山開始每天莫思苦想。 “到底該怎么施展?”滕青山思索著。 “青山,吃飯啊,傻愣愣干什么呢。”飯桌工,李語不由笑著道。旁邊的滕獸,楊冬,傅雨萍都偷笑起來。自從滕青山悟得,金行之道,后,就好像魂不守舍似的,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哦。”滕青山驚醒~笑,便不再多想,而是吃著午飯。 “阿冬,你的十二形拳法練得怎么樣了?”滕青山詢問道。 “師兄說我練得不好。”楊冬無奈道。 滕青山看過去,滕獸連回答道:“老師,我和他說了,十二形中虎形最重要。否則,以后無法練“虎形通神術,。可是阿冬,對虎形拳只是學會個模樣,根本沒有真正的意境。相反,他總是喜歡練習劍,術。”楊冬不敢吭聲。 “內家拳修煉要天賦。”滕青山笑看了一眼楊冬“再練一年,若是內家拳上再無成果。我就讓你練內勁。”“是,老師。”楊冬大喜。 滕青山一笑:“老師這內家拳,對天賦要求極高。內勁修煉,數人中恐怕就有一人能成。可是內家拳,怕是工百人中才有一人能成。”在這靈氣充裕的時代,人們的資質普遍比滕青山前世人們要高。“你練不成內家拳,不奇怪。每個人有適合他的道路,不能強迫讓你們兩個,走同一條路。”滕青山話音剛落,整個人一怔。 “每人有適合他的道路?不能強迫走同一條路?” 滕青山目光恍惚,漸漸的,眼睛亮了起來。 “哈哈……”滕青山不由開心大笑起來。 “青山?”李珺有些吃驚。 “老師(大叔)?”滕獸、楊冬、傅雨萍三人都驚訝的很。 “你們先吃。” 滕青山顧不得其他,拿起旁邊的輪回槍,一躍就飛到了湖面之上,這浩蕩的湖面很適合滕青山練拳,也不擔心破壞建筑。 “我真是太蠢笨了,之前一開始思考的方向就不對!” 站在湖面上,滕青山興奮不已,“火行之力和金行之力,本就是兩種完全不同的天地之力。想要讓它們宛如一體,不產生抵觸,怎么可能?不同的人有不同的路。不能強迫在一起,一個道理!” “兩種天地之力,也不能強行混合在一起。” 滕青山腦中眾多念頭掠過,“我應該,根據他們相互抵觸的特點,更巧妙的來運用他們。” 達到滕青山此等境界,思考方向一旦對了,滕青山很容易就找出了一個辦法! “這樣,不就簡單多了?” 滕青山大喜。 只見滕青山再一次一搖槍桿,施展出了‘赤虎咆’這一招,不過這一次,金行之力和火行之力,形成螺旋結構,仿佛雙龍戲珠般,兩種天地之力,纏繞著槍桿不斷旋轉,剛好彼此旋繞,不又互相碰觸。 不斷地旋轉,不斷的壓縮! 當旋轉至槍尖一點時,金行之力和火行之力才第一集聚集。兩種 強大天地之力本就抵觸,此刻又傷者螺旋結構壓縮到了極點,而且還讓兩種不同的天地之力壓縮在一點。就好像炸藥一樣,彼此自然猛地爆炸! 特別結合強勁力量灌輸。 “噗!” 驚人穿透力猛地爆發,有掀起無盡浪花。 “哈哈,成了。”滕青山哈哈一笑,“這一招雖然有些偷巧,螺旋結構,本來就可以靠兩條線,彼此纏繞旋轉,而不互相碰觸。” 滕青山微微一笑。 根據赤虎咆這種本身特點,加上僅僅需要兩種天地之力,滕青山改良之后,創出了這一招——赤金虎咆!兩種天地之力,不但沒有絲毫消耗,反而在最后一瞬間的穿透力,略有所提高! “天風戰神……你不是讓握挑戰你嗎?”滕青山愈加期待起來。 八月十二,已然是深秋,在氣溫幾乎是整個端木大陸最寒冷的城池‘天風城’更是冷的要命。而且今天還下起了一場鵝毛大雪,無盡的雪花仿佛天鵝的絨毛不斷地從高空中飄落,地面上的積雪足以陷到大腿! 寒風呼嘯,雪花無盡。 天風城旭日酒樓,今天二樓三樓完全不接客,在三樓,一身黑衣皮襖,背負著狼頭巨型戰刀的云夢戰神,以及他的弟子大長老‘穆妄’,以及李珺、滕獸、楊冬、穆云冀等數人盡皆聚集在這! “老天恐怕也知道,今天會有一場巔峰之戰,所以,下了這一場驚人的大雪吧。”云夢戰神感慨笑道。 “嗯,端木大陸已經很久很久,沒有戰神巔峰對戰了。”穆妄也驚嘆道。 李珺不由詢問道:“青山,他怎么還沒出現?”“我們是昨天出發過來的,青山他有青鸞,隨時可以過來。”云夢戰神一笑,今天,是滕青山挑戰天風戰神之日······所以云夢戰神帶著李珺等人都趕過來了。他也有把握,他在這,天風戰神不可能傷害到他身邊的人。 赫連府,天風殿二樓,只有天風戰神和鐵劍武圣二人。 “恩,穆老頭,怎么來我天風城了?”天風戰神盤膝靜坐著,疑惑看向東南方,這是旭日酒樓所在方向。 方圓三十四里內,虛境強者出現,彼此都能感到對方存在。 “恩?”天風戰神不由抬頭看向上空。 “怎么了,老師”鐵劍武圣疑惑詢問道. 天風戰神雙眸幽光閃爍:“他,來了.” “他”鐵劍武圣一怔. 就在這時候,一道響徹天地的渾厚聲音瞬間傳遍整個天風城:“赫連,你不是讓我滕青山來天風城挑戰你嗎我來了......你可敢應戰” “你可敢應戰”“你可敢應戰”“你可敢應戰”...... 聲音不斷在天風城內回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