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鼎記》 最新章節: 第二十五章九鼎輪回(大結局下)(12-12)      第二十四章白馬湖上(大結局中)(12-12)      第二十三章把酒夜談(大結局上)(12-12)     

九鼎記69 再次突破

傳音和聽到數里外聲音,都只是虛境強者的小手段罷了。聲音是通過震動產生的……在領域內,虛境強者能靠天地之力清晰感覺到聲音震動,將這種震動模擬出現在耳朵內,便聽到數里外,乃至三十里外的聲音。 同樣的道理。 將自己的聲音震動,通過天地之力,在對方耳邊模擬產生一樣的震動。這就是傳音! “沒想到,我也成了火焰戰神。”滕青山笑了,繼續聽著。 “火焰戰神?哈哈,上次天風戰神在云夢古城上空怒罵,他都嚇得不敢吭聲,只是龜縮在城內。要比,就拿云夢戰神和天風戰神比,至于火焰戰神……和天風戰神比,嘖嘖,他差遠了。”一道沙啞嗤笑聲響起。 滕青山搖頭一笑,繼續聽著。 “你這叫什么話?天風戰神來我云夢古城大聲叫罵,而火焰戰神,不久前可還是武圣。剛剛成為戰神罷了。一個是剛剛成為戰神,一個是成為戰神過百年。天風戰神實力強,有什么奇怪的?假如我是火焰戰神,我知道我實力不如你。怎么,你叫罵幾句,我就頭腦發熱去送死?這才是白癡!”粗狂嗓門說道,“在我看來,天風戰神實力強,卻用這等激將手段,才是丟臉。” “這么說就不對了,火焰戰神都去人家家里鬧騰了。天風戰神難道忍氣吞聲?”沙啞聲又辯駁道。 “哼,人家火焰戰神很給面子。如果真的鬧騰,早就火燒赫連府,燒死赫連家數萬族人了。”粗狂嗓門道,“天風戰神不感激對方手下留情,還來嗤笑,這才過分。” 這兩個酒客一邊喝酒,一邊肆意談論著。 自從天風戰神出現在云夢古城上空一次,云夢古城內隨處可見這種談論。 …… 滕青山笑了笑:“天下民眾,實力雖然普通。可是也不傻,天風戰神這點心計,明眼人都看得出來。” “嗯。” 滕青山目光落在前方,排成兩排,每排足足六塊的《開山三十六式》石刻上,“如今我《土行之拳》《金行之拳》都創出第八拳,《水行之拳》依舊只是第六拳。只要在突破一步,再悟一道。即可,再掌控兩成天地之力。到時,就能和天風戰神一比高低了。” 時間一晃,滕青山成親后已經三個月了。 清晨,東華園。 “呦~~呦~~~”青鸞正在半空來回盤旋,同時盯著正在湖面上練拳的滕青山。自從滕青山悟出‘火行之道’后,每天清晨,青鸞都讓滕青山練習盞茶功夫的《火行之拳》,畢竟青鸞走的就是火行之道這一條路。 觀看《火行之拳》的確對她大有裨益。 “青鸞,已經練完三十遍了。”滕青山笑看一眼青鸞,青鸞也從半空落下。 “青山。”李珺端著早茶站在湖畔邊。 滕青山笑著一點湖面飛過去。 “嗯,真香。”滕青山拿起一個肉包子直接一口吞下,李珺不由笑了,看了旁邊的青鸞一眼說道:“青山,青鸞也說了……它要變成鳳凰,火行入道,對她最好,實力也最強。其他的‘道’,無法令她完全蛻變至完美巔峰狀態。” 滕青山點點頭。 人類可以選擇任何一道,踏入虛境。可是妖獸不同! 因為人類就算踏入虛境,本身身體是沒什么變化的。不管是滕青山,還是其他虛境強者,身體依舊是人類身體,爆發力和達到虛境前沒區別。 可妖獸不同! 妖獸最大的依仗,就是達到虛境后,整個身體都會變化! 如龍龜,達到虛境后,從巨型龍龜,變為金色龍龜。 如蟒蛇等,實力提升,身體也會逐漸變化,直至化為真正的蛟龍!如那頭瞬間滅殺過萬軍士的蛟龍‘紫淅’,在未踏入虛境前,就是如他后代一樣,一頭紫光蛟龍罷了。 青鸞也一樣! 踏入虛境,即可化為不死鳳凰!不過,唯有火行入道,化為的不死鳳凰才是最巔峰狀態。吐出的火焰,也是最強火焰!當然不死鳳凰,火行入道后。也可以領悟其他各種‘道’,直至虛境大成。 虛境大成,是妖獸的極限! “我知道,所以青鸞每次要看我練火行之拳。”滕青山一笑,喝光了一碗稀粥。 “青山,我們什么時候回九州?”李珺突然詢問道。 “回九州?”滕青山一怔,遙看南方,“我感覺,我突破應該快了。再悟一道,解決天風戰神后,我們就回去。實力強了,在九州也更有底氣。畢竟,九州中的虛境強者,比這多太多了。” 論虛境強者,單單已知的,九州之一揚州就有兩個,如果加上自己,揚州虛境強者就是三個! 一個揚州能有三個虛境,其他州呢?像禹皇門、秦嶺家族所在地,強者不太可能比揚州少。 “回九州后,想滅青湖島,想要讓我內家拳一脈傳承下去。和佛宗、道家并列,也是困難重重啊。”滕青山暗道,九州局勢可不像端木大陸這么簡單,端木大陸加上自己,也才三個虛境。 而且三人,沒有一個達到虛境大成。 “青山,在想什么呢?”李珺握住滕青山的手。 “沒什么。”滕青山笑著也握著妻子的手。 “不管如何,為了小珺,為了爹娘他們……我也要在九州占下一片天地來。誰阻攔我,我就誅殺他。”滕青山隱忍太久了,心中早就有著一口氣,要爆發,要掀起一場大的風暴來! 大延山一役他永不會忘。 那次,面對各大宗派無力反抗,青青慘死,自己最終逃竄天下。 “當年一切,我一定會討回來。第一個,就是青湖島。”滕青山此刻心境有一股‘神擋殺神,佛擋滅佛’,一往無前的信念。 “好了,小珺,我繼續練拳了。” 滕青山在湖面之上再次練拳,先練《土行之拳》,后練《金行之拳》,因為《開山三十六式》的第十七式到第二十二式,都是土行、金行、火行融合。火行入道后,也令滕青山在《金行之拳》上略有突破,創出第八拳。 如今,《土行之拳》和《金行之拳》都是創出第八拳。 噗!噗!噗! 不知為何,此刻滕青山練習《金行之拳》非常的暢快,一拳拳打出好似要撕裂天地。 …… “嗯?” 東華園內幾乎所有人,包括侍女,乃至青鸞和狂風鷹都盯著正在練習《金行之拳》的滕青山,此刻的滕青山雙眸如電,整個人就好似一柄巨斧,一拳拳之間,大開大合,氣勢凌厲驚人。 而且,練拳速度越來越快,《金行之拳》的連續八拳,滕青山重復打著,而氣勢卻在不斷提升。 “老師怎么了?”楊冬吃驚看著。 “老師,好像,不同了。”滕獸也露出驚色。 就在眾人驚異的時候。 “給我破!”一聲怒吼從滕青山喉間響起,滕青山右手高高舉起,仿佛一柄開天辟地的神斧,而后攜著無盡巨力轟然朝前方劈下。仿佛將一切阻礙的束縛、桎梏盡皆劈地粉碎,劈出一條通天大道來。 轟! 沒蘊含一絲罡勁,可是整個空間都完全扭曲。 “轟隆隆~~~”一道道鋒利的金色流光,好似一柄柄劍芒在滕青山周圍流轉。 很快,東華園園門口出現了一人——云夢戰神! “怎么可能?”云夢戰神驚愕地看著滕青山,“這才短短數月,怎么,怎么可能?” “老師,又突破了?”滕獸、楊冬也驚呆了。 站在湖面上的滕青山雙目如電,氣勢如開天神斧,整個人好似一尊戰神站在那。踏入虛境后數月就再次突破,這其實在滕青山意料當中。畢竟當初滕青山是想靠土行之道達到虛境的,只是后來,火行之道先突破了。 “沒想到,真沒想到。” “我靠火行之道踏入虛境也就罷了。沒想到現在,我悟通的第二個‘道’,竟然是‘金行之道’。”滕青山哭笑不得,寄希望最大的‘土行之道’竟然到如今都沒有突破,其他兩個都已經突破了。 “金行之道……” 滕青山心中信念堅定。 正是之前那股‘神擋殺神、佛擋滅佛’一往無前的心境,令滕青山契合了《金行之拳》所蘊含的意境,這才越練拳越痛快,氣勢不斷累積,最終,自然而然打出了那宛如開天辟地,劈出一切束縛阻礙的一拳! “青山,我只能說,佩服,佩服。”云夢戰神走在湖面上,笑看著滕青山,贊嘆道。 “我本就是幾道同修,之前火行之道先突破,如今金行之道后達到而已。”滕青山一笑,五行當中,如今也只有《土行之拳》創出第八拳,《水行之拳》才第六拳而已。《木行之拳》更是一拳都沒創出,門都沒找到。 云夢戰神此刻有著濃濃的驚嘆以及羨慕! 這種進步速度,的確不可思議。 “穆老哥,我和端木天神比。端木天神當年初入虛境,就能控制五成天地之力。我如今,金行之道功成,也就能控制四成天地之力罷了。”滕青山笑道。 云夢戰神哈哈一笑:“青山,你之前攻擊就能堪比四成天地之力,如今再做突破……就算和天風戰神比,誰勝誰負,恐怕比過才能知道。” “嗯……”滕青山點頭一笑,“我準備好了,三天后,去和天風戰神一戰。” 按照滕青山計劃,和天風戰神一戰后,就是回歸九州之時! …… (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