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鼎記》 最新章節: 第二十五章九鼎輪回(大結局下)(12-10)      第二十四章白馬湖上(大結局中)(12-10)      第二十三章把酒夜談(大結局上)(12-10)     

九鼎記67 憤怒的天風戰神

整個端木大陸如今一共也就三大戰神,就算是傲氣十足的天風家族,在沒有天風戰神坐鎮的時候,面對滕青山,也得低下他們的頭顱!這個時候,不是擺譜講骨氣的時候,如果反抗,滕青山真的火燒赫連府,那后悔都來不及。 “赫連昊通,你這廢物。你好歹也是我赫連家子弟。就算死,你也站著死,看你現在這樣,讓族內所有人瞧不起你。”一名大胡子壯漢喝道。 赫連昊通抱著一片碎裂的席子,全身哆嗦著,臉色慘白,他正被數名兵衛被硬抬了過來,他抬頭一看大胡子壯漢,顫抖著連一把抱住壯漢大腿,流淚喊道:“三叔,我求求你,求求你。我不想死,不想死!” “看你這樣。” “這禍就是你惹出來的。” “看他哭的樣子,丟我赫連家的臉,昨天被那楊忘給殺了就罷了。” 周圍赫連家一群族人,對赫連昊通都沒好感……昨天因為赫連昊通,導致有人進來刺殺,族內死了一百七十多人。今天,更是惹出了一位戰神級強者!昨天的楊忘,天風家族根本不在乎。 可戰神? 端木大陸哪一個家族敢不在乎? “滕先生,這邊!”大胡子壯漢仰頭喊道。 呼! 青鸞掀動雙翼飛了過來,而后緩緩降落,滕青山和抱著尸體的楊冬,都走了下來。 “是他,就是他。”楊冬眼神極為可怕,欲要吃人似的。 “赫連昊通。”滕青山走過去,赫連家的人沒人敢阻攔,當走到赫連昊通面前,正抱著殘碎的席子,哆嗦著抬頭看著滕青山,面對滕青山冰冷徹骨的目光,赫連昊通額頭不由滲出冷汗,不自禁地顫抖哆嗦著。 “饒,饒命。饒命,跟我沒關系的。” “楊忘,不是我殺的,不是。” 赫連昊通在死亡面前,完全崩潰,什么家族?什么名譽?全是狗屁。都要死了,他還顧得了這些? “昨晚剮他尸體,我可沒做。”赫連昊通都快哭了。 “沒想到,老汪這一輩子,竟然毀在這樣的人手里。” 滕青山暗自嘆息,這個赫連昊通純粹一個紈绔子弟,連點骨氣都沒有。老汪因為此人而死,真的不值。同時,滕青山右手如幻影瞬間在赫連昊通身上拍擊五掌,卸掉了赫連昊通四肢,也破了其丹田。 “啊。”赫連昊通面白如紙,四肢無力垂下,那片席子也跌落在地,他眼眸中盡是驚恐之色。 “天風戰神速度還真慢。” 滕青山冷然一笑,在進入天風城之前,滕青山就有意識地將‘神’和火行之力結合,清晰地掌控方圓三十四里范圍。這方圓三四十里,不單單是東西南北,同時還有天空和地底范圍。 以虛境強者為中心,只要在離他三十四里范圍,不管是地面、天空、地下,都能感知。 而這一個范圍,按照云夢戰神的說法,是為——領域! 顯然……天風戰神一直沒出現在滕青山的領域之內。 “我們走。”滕青山抓著赫連昊通衣服,就這么拎著,和楊冬一道躍上了青鸞身體。 青鸞展翅一震,便迅速地破空而去,劃過一道火光,消失在了南方天際。 “太厲害了。”天風城某一座酒樓內,一名小廝正崇拜遙看著火光消失在南方,“你們沒有資格和我討價還價……就和掌柜的和我說話一樣呢,竟然敢這么說天風家族。天風家族還不敢反抗,乖乖交人?” “如果,我這輩子,能有這么風光,就算只有一天,我死也甘心了。” 這小廝雙眸灼灼。 “快,快給樓上送菜去,傻站著那干什么呢。”掌柜地聲音又傳來。 “哦,來了。”小廝苦悶地撇撇嘴,只能繼續去干活。 …… 滕青山乘坐青鸞而來,強勢逼迫天風家族的場景。被成千上萬人看到,天風城內幾乎大半的人都聽到了滕青山的聲音。天風家族那可是天下第一大家族,竟然受了此侮辱,不少人心中驚嘆。 驚嘆乘坐神鳥而來的人之利害,都問別人,被稱之為‘滕先生’的是何人? 最強武圣‘滕青山’,名氣雖大。可對普通民眾而言,知道的太少。而這一次,也令滕青山大名在天風城,幾乎是家喻戶曉。而事情也會迅速地從天風城,朝整個端木大陸傳播開去。 天風城上空,一頭黑漆漆的巨型大雕展翅飛著,在這巨型大雕背上,正站著二人。一為銀袍背負著黑色鐵劍的鐵劍武圣‘赫連昊延’,一為黑袍銀發的冷峻男子,擁有著可怕實力的天風戰神。 “老師,下面沒有火焰神鳥。”鐵劍武圣仔細看著下方。 “他們已經走了。”天風戰神鐵青著臉。 天風戰神能清晰感覺到,他的領域內并無滕青山氣息。 “隨我下去。” 巨型大雕俯沖而下,進入赫連家的一處禁地——天風殿,這是歷代天風戰神回到家族后,所居住的地方。平常時候,唯有家族的家主和大長老,才有資格進來。 天風殿內。 家主‘赫連昊凡’正獨自一人在那默默等待著,他知道,天風戰神肯定會回來。 “戰神!”赫連昊凡一見來人,連恭敬行禮。 天風戰神和鐵劍武圣一并走了進來,天風戰神低沉道:“昊凡,這滕青山來,做了什么?” 赫連昊凡立即急切地說道:“就在剛才,那滕青山乘著火焰怪鳥而來……”赫連昊凡將之前發生的事情仔仔細細講述了遍。 “威脅要火燒我赫連家?”天風戰神面色一沉,“還強迫交人?” “嗯,我實在沒辦法。”赫連昊凡低頭。 旁邊鐵劍武圣也是怒極上涌,氣急道:“老師,這滕青山實在太過分了。他這大張旗鼓地逼迫我赫連家……恐怕,整個天風城都知道了。此刻恐怕天風城內,成千上萬人都在議論著我赫連家!” 天風戰神耳朵一動,數里之內許多談話聲音都能聽到。 聽著聽著,天風戰神臉色愈加難看。 作為天風家族掌權者,天風家族丟臉,就是他天風戰神丟臉!滕青山的行為,無異于在他臉上狠狠打了一巴掌。 “滕青山!”天風戰神猛地一拍旁邊椅子,“你欺人太甚!!!” “老師。”鐵劍武圣看著他,“我們現在怎么辦?他肯定去云夢古城了。” 天風戰神目光發寒:“怎么辦?當然就不能這么算了。哼,這滕青山和穆老頭站在一邊。經過這件事。和我天風家族更是沒有緩和余地。”心中一轉,就有了決定,“你們在這,我去云夢古城一趟。” “老師……” “戰神……” 赫連昊凡和鐵劍武圣二人都是大驚。 可天風戰神身影一晃就消失了。 云夢古城上空,黑袍銀發的天風戰神俯瞰下方城池,深吸一口氣,怒聲道:“滕青山!” “滕青山!”“滕青山!”“滕青山!” 聲音在整個云夢古城內回蕩著。 …… 云夢古城內,旭曰內城東華園中,滕青山等一群人都因為老汪的死,心情不好。忽然外面仿佛天雷劈下的一聲吼,令滕青山他們都立即走出大廳,來到屋外,仰頭看向天空。 “是天風戰神。”滕青山遙看遠處,在高空中顯得極為渺小的一點。 “滕青山,你也是戰神強者?根本是侮辱了‘戰神’二字。” 渾厚聲音從高空不斷傳播,響徹整個云夢古城,令古城內上百萬人喧嘩震驚不已。 “我怎么都沒想到,你竟然這么不知羞恥。趁我在天風峽谷靜修之時,去我赫連家大鬧一番,哈哈……怎么,欺負普通人很有意思?能顯出你滕青山的威風?有本事,你來和我大戰一場,我就在這等著!” 滕青山沉默著仰頭看著。 呼!東華園內,云夢戰神也出現了。 “青山,你千萬別去。”云夢戰神最怕滕青山受不起挑撥。 “沒事。”滕青山仰頭看著,“我想看看,他到底還要說什么。” 在高空中,天風戰神的聲音繼續傳播下來:“上次在牛頭山,你就膽小如鼠早早逃走。這次,你去我赫連家顯擺了威風,待得我來,你又龜縮在云夢古城內。哈哈……我現在來了,你連大氣都不管喘一口……哈哈,有本事,你就永遠龜縮下去吧。” “赫連,你別在我這放肆。”一聲怒吼也從城內傳播向天際,正是云夢戰神聲音。 “穆老頭,我和滕青山的恩怨,與你何干?”天風戰神聲音如雷聲滾滾,“滕青山,看來,你只能躲在穆老頭護翼之下了。哈哈……膽小如鼠,只會欺負普通人啊。堂堂戰神,卻弄出一個最強武圣的稱號。一招擊敗我弟子鐵劍武圣,很有臉面?” “一個戰神,如果一招擊敗不了武圣,那才是怪事。只是欺負武圣,很威風么?哈哈,可笑啊可笑!” “既然你如此膽小,算了,就算我白跑一趟。” “不過,從今天起,你休想在我赫連家逞威風。我從今天起,就住在赫連府內。有本事,你盡管去。我隨時應戰。” “不過……你如此膽小,恐怕,根本不敢去挑戰我吧。哈哈……” 隨著沖天大笑聲,天風戰神乘坐著那頭巨型黑色大雕,朝北方飛去。而他的張狂笑聲,依舊在云夢古城內不斷回蕩著。 (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