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鼎記》 最新章節: 第二十五章九鼎輪回(大結局下)(12-11)      第二十四章白馬湖上(大結局中)(12-11)      第二十三章把酒夜談(大結局上)(12-11)     

九鼎記66 交人

楊冬那駭人的赤紅眼眸中,驟然亮起來,重聲道:“是,老師!” “滕先生!”旁邊的穆云冀大驚,“這赫連家,可是有天風戰神坐鎮,萬萬不能如此輕率啊。”他也聽說了滕青山如今踏入虛境。可是,對虛境一知半解的穆云冀看來,滕青山是剛剛踏入虛境。 而天風戰神呢,踏入虛境兩百年,誰高誰低,還需要說? “青山……”李珺也擔憂看向滕青山。 “放心。”滕青山看著自己妻子,“小珺,我已經和你說過,虛境強者想要殺另外一個虛境強者,非常的難。” “嗯。”李珺略微安心。 “走!”滕青山看了一眼楊冬。 “是,老師。”殺氣騰騰的楊冬跟隨著滕青山,走出了樓閣,在東華園湖畔旁,有一只美麗的神鳥‘青鸞’正悠閑地來回走動著,仿佛一個美麗的公主。滕青山的神自然連接天地之力。 一股催促的意念傳遞給青鸞。 “嗯?”青鸞轉頭看向滕青山,而后張開雙翅劃過一條美麗的弧線,飛到滕青山上空。 “我們走!”抓著楊冬,一道跳上青鸞的背部。 在滕青山指引下,青鸞興奮地叫了一聲,“呦~~~”聲音響徹東華園,隨即便劃過一道朦朧的火光,消失在了李珺、傅雨萍、穆云冀等人的視線范圍內。 …… 萬丈高空中,云層之上。 青鸞猶如一道火紅流星,快的驚人。 “青鸞的速度果真是快,不過,如今我達到虛境,應該可以令它速度更快。”滕青山也見過,那天風戰神通過天地靈力輔助,竟然令一頭普通的猛禽灰鷹,速度接近先天金丹級別妖獸飛禽。 滕青山心意一動,當即周圍大量的火行之力開始圍繞在青鸞周圍。 火行之力,乃天地靈力之一。 在滕青山控制中,部分火行之力盡量消除空氣阻力,使得青鸞飛行起來更輕松,同時也圍繞青鸞周圍,加快其速度。 “咻!” 青鸞速度足足增加了六七成之多。 六七成何等概念?青鸞飛行速度本來就極快,比一般先天金丹飛禽類妖獸要快一大截。現在再提高六七成,恐怕和踏入虛境的一些飛禽妖獸比,估計都不會差太多。 “效果這么好?”滕青山也有些吃驚。 “哦,也對。青鸞本就是火行神獸,用火行之力輔助它,效果最好。”滕青山暗自點頭。 “呦~~”青鸞感受著自身速度激增,不由興奮地連連叫喚。 叫喚聲響徹萬丈高空。 可是在滕青山身側的楊冬臉色難看,雙眸死死盯著北方。就算他再早熟,就算再有心機。當面臨這等事情的時候,整個人都處于崩潰邊緣,楊冬的心里恐怕就只有一個念頭——報仇! 為他爹報仇! 要盡他爹未完之志——殺死赫連昊通! 天風城占地極廣,人口超過百萬。而赫連內城,則是天風城的城中之城。 整個赫連內城,也被稱為赫連府! 里面居住的族人就有數萬,如果加上一些精英軍隊,赫連內城內接近十萬人!而赫連內城,共有東西南北四個大門,其中‘西刑門’則是天風家族(赫連家族)用來震懾宵小,處斬囚犯的地方。 正午時分,在西刑門處斬要犯,是經常發生的事。 “三哥,你這次大難不死,必有后福啊。” “承五弟你吉言了,他娘的,這個獨眼瞎子,竟然敢殺到我天風家族來。”赫連昊通和另外一名容貌相近的中年人,并肩站在一座樓閣三樓,看著前方西刑門上高高懸掛著的已經泛著暗黑的尸體。 “幸好那一劍沒刺在要害,那獨眼瞎子還真是……”赫連昊通撫摸了一下腹部,回憶起昨曰清晨一幕,依舊有些后怕。 赫連昊通容貌看似不錯,挺帥氣俊朗的,只是那雙眼睛,隱隱有著銀邪之意。 “三哥,我看你以后還是少沾花惹草。惹到這樣的劍客,可真的很可怕。幸好他死了。”旁邊的中年人也唏噓道。 “劍法是厲害。”赫連昊通咒罵一聲,“早知道這狗曰地變得這么強,當年,不惜代價都要殺死他了。不過現在也好……他幫我殺了武霜那賤人,我早就想趕跑武霜那賤人了,不過這娘們手段太厲害,都騎到老子頭上了!” 赫連昊通笑看了一眼西刑門上懸掛著的尸體:“我得感謝這楊忘,幫我解決了那臭娘們。” “哎,老五。”赫連昊通看向旁邊中年人,“家族內,真的沒找到楊忘的劍法秘籍?” “真沒找到。”中年人回答道。 赫連昊通有些失望:“早知道,當年就不殺死這楊忘爹娘了……現在,想查查楊忘劍法傳自哪,都沒法查。”楊忘能夠在眾多高手圍殺中,連殺一百七十余人,如此劍法早引起天風家族注意。 這絕對是一等一的劍法!放在天風家族,也沒什么刀法劍法,可以與其相比。 “三哥,走吧,在這看也沒意思。”旁邊中年人說道。 “你先走。” 赫連昊通搬來一張椅子,愜意坐下,兩腿翹在樓閣欄桿上遙看西刑門上的尸體,邪笑道,“這個獨眼瞎子,老子長這么大還沒吃這么大的虧,看他被曝尸,老子心里痛快。”旁邊中年人搖頭只能離去,留下這赫連昊通。 不得不說,昨天赫連昊通被嚇怕了,夜里做噩夢都夢到楊忘追殺他。 他現在就死死盯著楊忘懸掛著的尸體,嘴里低聲不斷說著。 “嗯?那是什么?”赫連昊通只感覺南方一道火焰流光射來。 …… “看,那是什么!” “那是神鳥,火焰神鳥!上面還有人。” “有兩個人呢。” 天風城內,特別是西刑門街道上大量的過往行人都看到上空一幕。 青鸞張開雙翼在天風城西刑門上空,全身都騰繞著火焰。而在青鸞之上,則是站著一身青色袍子的冷峻青年,在他身側則是站著一名雙眸發赤的少年。 “西刑門!” 滕青山低頭看著赫連內城的西門,在西門上懸掛著的那尸體已經暗黑,而且極為的消瘦,猶如骷髏似的。雙腿和雙手上的血肉幾乎被削光,都能看到森森白骨。唯有腦袋依舊保留,可以辨別其面容。 “稟東家,我叫汪羊,東家叫我一聲老汪就是。”當初雇傭下老汪當馬夫的場景,猶在耳邊。 可現在,已然被懸尸。 “爹!!!”一聲聲嘶力竭地嘶喊聲猛地響起。 滕青山低頭看去,只見楊冬雙眸盡是淚水。 “上面的是誰,這里是天風家族府邸,還請離去。”只見赫連內城城墻上有著大量的兵衛,其中一個兵衛首領有些驚懼,可還是仰頭喊道。 滕青山俯視看向兵衛首領。 “哼!”一聲低哼突兀地在那兵衛首領耳邊炸響,那兵衛首領立即慘叫一聲:“啊!”,捂住了耳朵倒在了地上,整個人痛苦蜷縮在地上。 嗖! 滕青山化為一道殘影,一個閃動,就從青鸞背上來到了城墻半空中,直接凌空一把抱住了老汪那焦黑的,已然被千刀萬剮過的尸體,而后輕輕落在了地面之上。 “老汪……”滕青山看著老汪的面孔。 “你這仇怨一直憋在心里不敢說,就因為,敵人是赫連家的,所以不告訴我?”滕青山嘆息,在神斧山的時候,老汪是最不顯眼的一個,可是,卻是最勤懇的一個。戰犼、駝獸都是由老汪去喂。 去買菜,是老汪趕馬車帶李珺、小萍去。 任勞任怨! 呼!抱著老汪尸體,滕青山一躍就是數十丈落到青鸞背上,令整個街道上圍觀的行人們一陣驚呼。 “爹,爹。”楊冬緊緊地抱住楊忘尸體。 “赫連昊通,赫連昊通!”楊冬猛地抬頭,“老師,那赫連昊通在哪?” 滕青山點點頭,遙看前方的赫連家。 …… “家主,就在那邊,看,就在那。” “他已經奪下西刑門上的尸體。” “家主,這人是不是……那最強武圣‘滕青山’?” 十數人正簇擁著赫連家的家主‘赫連昊凡’,赫連昊凡抬頭一看,面色大變:“就是他,是滕青山。” …… 滕青山居高臨下,目光掠過赫連家內成千上萬個看過來的人影,深吸一口氣,聲若奔雷:“赫連家,都給我聽好。速速將赫連昊通給我交出來,若然不然,我就讓你赫連家成為一片焦土!” “一片焦土!”“一片焦土!”“一片焦土!”…… 宛如雷神滾滾之音,在天風城各處不斷回蕩。 膽敢有人威脅天風家族?天風城內居民一個個都興奮地連朝赫連府方向靠近。 “滕先生!”遠處傳來一道響亮聲音,“這楊忘,殺我赫連家一百……” “我讓你交人!” 滕青山聲音猛地爆響,嚇得遠處發話的人臉色發白,“十息之內,交出赫連昊通。你們……沒有資格和我討價還價。” …… 赫連內城內近十萬人完全搔動了,包括那位赫連家主也嚇得不敢多說,他可是從天風戰神那得知——滕青山已經是戰神級強者。沒有天風戰神,他們誰敢惹?更何況,火焰怪鳥的可怕,牛頭山上已經展現過了。 一座樓閣中。 赫連昊通正蜷縮在一間客房角落內。 “快,快,把赫連昊通給我找出來,他就在這棟樓內!” “快。” 一片混亂,赫連昊通用席子將自己擋住,全身哆嗦著。 “怎么會這樣,怎么會這樣,那獨眼瞎子,怎么會和最強武圣……”赫連昊通臉色嚇得慘白,他完全被嚇怕了。 急促腳步聲傳來。 “噗哧!”猛地一掀席子,就發現了躲在后面蜷縮著的赫連昊通。 “找到了,找到了!”聲音響徹外界。 “滕先生,我們交人!” (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