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鼎記》 最新章節: 第二十五章九鼎輪回(大結局下)(12-14)      第二十四章白馬湖上(大結局中)(12-14)      第二十三章把酒夜談(大結局上)(12-14)     

九鼎記65 怒火(我要)

大中小 按→鍵快速翻到上下章節 滕青山笑道,,難怪,上次在牛頭山,那天風戰神要殺我,還疑惑我為何沒有神融天地呢。” “就算我不說,你也會很快發現這一點的。畢竟,只要經常杳看周圍區域,神,會自然和火之靈力結合,蘊含火的特性。”云夢戰神淡笑道“”神融天地,之后,你就能時刻感受到領域范圍內,不必怕天風戰神。” 滕青山皺眉道:“穆老哥,這天風戰神,實力到底怎樣?” “哈哈,你可不能好高鶩遠。” 云夢戰神笑道“我踏入虛境兩百多年,那天風戰神雖然比我短一些,可踏入虛境,也有兩百年時間!他所能操控的天地之力,可比你所能捧控的要多。你應該感覺到周圍天地之力有多少吧?” 滕青山點頭。 人生活的世界中,聚集著各種各樣的天地之力。不同的劃,分方法,刻有不同結果。 比如,有人領悟“冰寒,之道,有人領悟,明月,之道,道也有高低之分! 如天道,是至高的!容納各種各樣的道! 可以這么說,天地間就一種道天道! 可是,也可以說,天地間,也就兩種道陰陽兩種。這是按照陰陽劃分的。 若按生死分,天地間,也就生死這兩種道。 按照五行分,可以分為金木水火土五種。并非說各種道,就不兼容。比如,火行之道中有陰,的部分,也有,陽,的部分。 若更細的劃分,連水之道,也有冰寒之道,柔水之道。 “青山,這領悟的道越廣越多,操控的天地之力越多!”云夢戰神笑道“當你什么時候,能夠操控周圍所有天地之力,那么,你就是虛境大成!” 滕青山點頭。 火行之力,占據整個天地之力的兩成!滕青山如今,也最多能操控這兩成天地之力。 “你的火之道,算是比較高等了。”云夢戰神笑道“應該占據了足足兩成天地之力吧。當年,我踏入虛境,是靠的閃電之道當時,我僅僅只能操控一成天地之力罷了。” “閃電?” 滕青山暗自點頭,在天道中,五行算是比較高等,而閃電之道,要比火行之道,要低等些。所以只能裸控一成天地之力。 “當年我端木家先祖,以殺伐雷刀入道,剛剛踏入虛境。就能捧控五成天地之力。”云夢戰神眼眸中有著敬慕之色。 “五成?”滕青山倒吸一口涼氣,你說的是雷刀天神?” “嗯。”云夢戰神顯得很自豪,旁邊一直沒插話的大長老穆妄,也露出自豪神色。 雷刀天神端木羽”是穆家后代們最自豪的。 “初入虛境,就能操控五成天地之力?”滕青山依舊不敢相信,“這殺伐雷刀之道,是什么?” “其實,也就是殺戮毀滅之道!”云夢戰神解釋道。 “毀滅?”滕青山點頭。 天道中,毀滅之道占得一半,倒是正常。 “所悟的道不同,所能操控的天地之力也不同。”云夢戰神笑道“青山老弟,你算是不錯了。” 悟的是大道,那么,初入虛境,實力就非常強橫。 如雷刀天神! 悟的是小道,初入虛境,實力低一些。可將來成就照樣可以很高,如禹皇。看《開山三十六式》就能知道,禹皇和滕青山差不多,是五行入門,這也是滕青山受益極大的原因之一。 還有一些虛境強者,悟得是更小的,道”如冰寒之道,閃電之道等等。 “只要踏入虛境,便可神融天地。能察覺方圓三十四里,一旦有虛均在范圍內,即可察覺對方。”滕青山此刻!正盤膝靜丨坐在東華園的密室當中開始不斷地感受方圓三十四里,神,也在逐漸消耗,同時也在緩慢恢復,當滕青山嘗試神融天地的第六天。 密室內。 唯有滕青山靜丨坐其中,忽然下方傳來聲音:“滕先生,滕先生!” “青山!青山!” 兩道聲音幾乎都響起。 “嗯?穆云就來了?”滕青山疑惑睜開眼,他早就察覺到對方的氣息,當即起身出了密室,下樓后來到了客廳。 客廳中,穆云獒正站在那恭敬等待著。 “滕先生。”穆云戴連迎工來。 “云翼,什么事?”滕青山疑惑道,從對方表情看,似乎不是好事。穆云翼露出一絲苦笑:“滕先生,你在數月前,不是讓我旭日商行幫忙查探,一個叫楊忘,男子的消息?” “老汪?”滕青山眉頭一皺“出什么事了?” “老汪怎么了?”站在一旁的李研和待雨萍,都有些焦急擔心。 “他死了!”穆云翼搖頭嘆道。 “死了?”李研和傅雨萍都露出震驚之色,傅雨萍更是臉色慘白,當初跟隨滕青山的歲月中,老汪勤勤懇懇,對于同樣命運悲慘的小萍,老汪是非常的照顧。”小萍都將老汪當成了親人。 “怎么死的?”傅雨萍急切連道。 滕青山臉色難看:“小萍,你去,讓阿冬過來。” “青山,這事適合現在告訴阿冬嗎?”李珺擔憂道,楊冬就一個父親,現在父親死了,受得了嗎 “該告訴他,瞞得了一時,瞞不了一民。”滕青山說道,傅雨萍咬著嘴唇紅著眼,點點頭連沖出去。 滕青山遙看北方……老汪死了? “老師。”楊冬跑了進來,笑著道,“這么急喊我來干什么啊?讓小萍這丫頭說,她就是不說。” “聽云冀說。”滕青山吩咐道。 “是。”楊冬雖然臉上嬉笑,可是心里卻已經察覺到氣氛不對勁。 穆云冀在一旁恭敬痢疾:“滕先生你讓我旭日商行查探楊忘的消息,我商行之前一直沒查到。原來他并沒有生活在天風城,而是在天風城城外一個很普通的村莊內。”這話剛開口,楊冬面色一變。 滕青山看了一眼楊冬:“繼續說。” “這楊忘欲要殺仇人赫連昊通,他應該是探查清楚了,這赫連昊通在赫連家地位不高,居住在內城的‘西野宛’,這西野宛,是赫連家族嫡系,同時地位一般的人居住的地方。西野宛靠近著‘膳食院’。” “楊忘,而后花了些銀子,在這村莊內買下不少菜地。而后和一家名叫‘春雨酒樓’的酒樓聯系上,他以低價供應大量的蔬菜給這家酒樓,而這家酒樓,剛好是供應赫連家‘膳食院’各種肉食、蔬菜的其中一個酒樓。” “酒樓,經常會派人送貨去赫連家膳食院。楊忘就在昨天清晨,和酒樓一個伙計一道去赫連家送蔬菜肉食,進入膳食院后,這楊忘尋了個機會,偷偷進入了,距離很近的西野宛。” 穆云冀敘說到這,滕青山、李珺幾人完全屏息了,楊冬更是咬著嘴唇,身體緊張地隱隱發顫。“偷偷進入西野苑后,奈何,這西野苑太大!那里,可是居住著赫連著數千號人。西野苑之大,可想而知。就算是赫連家的人,如果不小心在里面一轉,都會迷了路。”穆云冀嘆息道,“估計,楊忘根本沒找到赫昊通居住在那,可是赫連家誰不修煉?高手太多了,楊忘被發現了!” “不過,楊忘劍法極高!” “當時楊忘連殺數人,引起整個西野苑的喧嘩,西野苑許多族人都手持兵器沖出來,還有不少女人在旁邊看著。當時,赫連昊通和武霜二人,也都在人群當中。” “楊忘看到了赫連昊通!” “如果當時逃,或許,還有一線生機。”穆云冀嘆息道,“不過,楊忘當時紅了眼,直接朝赫連昊通和他前妻武霜殺去!” “當真是一劍一個!楊忘劍術詭異迅疾,巡邏兵衛們,還有赫連家子弟,一個個倒下。可楊忘身上也是滿身是血。” “赫連昊通和武霜,嚇得連跳!” “赫連家趕過來的高手越來越多,楊忘猶如瘋狂一樣,絲毫不懼,那武霜不懂內勁,跑的慢。被楊忘給一劍刺穿心臟,當場擊殺!可是,赫連昊通懂得內勁,跑的快。加上周圍圍殺楊忘人太多,楊忘根本沒辦法追上,在死之前,他奮力投擲出手中利劍,刺穿赫連昊通腹部。儒風。但同時,他也被砍刀,利劍擊殺,死的時候,他還仰頭狂笑!” 客廳內很是寂靜,唯有穆云冀敘說的聲音。 滕青山心隱隱發顫,他知道……老汪是抱著必死之心去報仇。 “殺的好,殺的好,殺的好!!!”已經蹲在那,身體發顫的楊冬,紅著眼,嘶聲說道。 父親殺母親,楊冬的痛苦可想而知? “這一戰,赫連家有一百七十六人斃命,三人重傷。”穆云冀低沉道,“而死去的一八七十六人重,有一百零三人,乃是和臉頰嫡傳系子弟!這可是赫連家數百年都未曾受過的打擊,那些嫡系子弟地位雖然不高,可也是底細,他們的父親爺爺,有不少都是赫連家高層。赫連家震怒,當天夜晚,就將楊忘活活剮死!” “而后,將其剩余尸體,懸掛在西刑門上,據傳,要暴尸一月!” 穆云冀話音一落。 旁邊楊冬睚眥欲裂,眼中赤紅,喉嚨中發出憤怒痛苦的嘶吼。 “赫連家!”楊冬紅著眼,仿佛瘋子一樣朝外沖。 可突然—— 他被滕青山抓住肩膀,根本無法沖。 楊冬轉頭看著滕青山,那赤紅地,眼角隱隱有著血絲的雙目盯著滕青山,嘶聲道:“老師,我,我要殺了他們,殺他們!”此刻的楊東,就像一頭紅了眼的瘋狗。 “跟我走,去赫連家。”滕青山的聲音冰冷徹骨。 PS:兩章完畢。恩,今天又欠一章,昨天一章,也就是說,FQ欠了2張,好吧,FQ承認FQ是故意遲更得因為明天FQ準備四更!以補欠的名義四更!欠大家兩更,加上保底兩更。明天四更! 謝謝書友對天地文學的支持和厚愛。看小說,每天都來天地文學,體驗至尊享受,感悟生活真諦,詮釋別樣人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