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鼎記》 最新章節: 第二十五章九鼎輪回(大結局下)(12-12)      第二十四章白馬湖上(大結局中)(12-12)      第二十三章把酒夜談(大結局上)(12-12)     

九鼎記63 終達虛境

北寒域,天風城外數十里地便是天下三大險地之一的‘天風峽谷’。 呼~~呼~~ 寒風呼嘯,人獸絕跡,這天風峽谷極為寒冷,就算是內勁高手在這峽谷邊被寒風一吹,也要當場凍斃。而這,也是天風戰神的修煉之所。 峽谷內,一座通體由寒冰雕刻而成的宮殿坐落其中,宮殿內鋪著獸皮毛毯,足有數十丈長寬的寬敞宮殿內別無他物,只有地面上的毛毯,一身黑衣的天風戰神,和一身銀袍的鐵劍武圣‘赫連昊延’都是盤膝而坐,遙遙相對。 “昊延,你的手臂和沒斷之前,一樣吧?”天風戰神淡漠道。 “嗯,非常的好。”赫連昊延點頭,揮動了一下右臂,“就好像從沒斷過。可惜……將剩下的那半顆云夢白果,近乎耗光了。哼,都怪那滕青山和那頭火焰怪鳥!”赫連昊延雙眸中閃爍著厲芒。 整個端木大陸,唯有天風家族懂得獸語,這尋找云夢白果,天風家族尋找起來難度最低。旭曰商行都要請滕青山尋找,可天風家族本身就有當年用剩的半顆云夢白果。剛好令赫連昊延右臂再度長出。 “火焰怪鳥……”天風戰神瞇起眼,“我端木大陸從未有過這種妖獸,這滕青山不知道從哪得到的。” 對青鸞,天風戰神可眼饞的很。 “昊延,滕青山那邊有什么動靜?”天風戰神問道。 “這滕青山膽小怕死,整天縮在云夢古城內。”赫連昊延恨聲道,“前兩天,他跟那個叫李珺的女子已經成親。不過,請的人很少!成親后,他也是一直在他住的東華園修煉,陪妻子,很少出來。” 天風戰神眉頭一皺:“昊延,從今天起,家族的事你安排人去管,你就一心跟我在這潛修。” “老師?”赫連昊延一怔。 “昊延,你務必要達到虛境!”天風戰神低沉道,“這滕青山潛力無窮,在牛頭山我和他交手,就發現,他應該是初入虛境!這么年輕就達到虛境,以后成就不可限量。最糟糕的是,他和穆家關系好,和我天風家族卻有仇。他躲在云夢古城,我根本殺不了他。” “那,那等實力大增,那不是?”赫連昊延大驚失色。 “別擔心。” 天風戰神淡然道,“他只是初入虛境,連‘神融天地’都沒做到。而我,踏入虛境兩百年。豈是他所能比的?就算修煉再快,要趕上我,最起碼也得耗費五十年。昊延,你一定得達到虛境。這樣,我才有把握應付那穆老頭!” “嗯。”赫連昊延鄭重點頭。 “還有,傳令下去,一旦滕青山離開云夢古城,必須立即來報。”天風戰神嚴令道。 “是,老師。”赫連昊延同樣對滕青山存殺心。 “老師,那九顆蓮子?”赫連昊延詢問道,“怎么分?” “蓮子蘊含神奇功效,內勁巔峰吃一顆,‘神’能提高到,足以突破至先天。先天實丹武圣吃下,能一躍,成為先天金丹武圣!”天風戰神低沉道,“蓮子,不能浪費。選誰服用,必須慎之又慎。不管是誰,想服用,必須經過我查看判斷……九顆蓮子,也不必急著用,說不定我天風家族將來就出一個天才來。” 有的天才,悟姓高、毅力也有,可就是天生就是‘神’弱。比如在九州大地,能名列《地榜》的一些強者,他們的悟姓、毅力,不一定比先天強者差。可就是‘神’這一項上比不上。 一旦給他們一顆蓮子,就好似鯉魚躍龍門,命運大不一樣了。 “你回家族安排好就立即過來。”天風家族揮手道,“好了,你去吧。” 滕青山當然知道,天風家族會一直暗中監視他。在牛頭山,滕青山威脅天風戰神交出解藥的時候,天風戰神雖然為家族強忍一口氣,可這一口憤懣之氣,也令天風戰神對滕青山充滿殺心,欲殺之而后快! 不過…… 滕青山不在乎! …… 云夢古城內,內城旭曰城的東華園中。 清晨時分,天蒙蒙亮,滕青山和李珺就一道起床了。 “洗把臉。”李珺端著溫水放在桌上,滕青山笑看了李珺一眼,夫妻二人一個眼神交流,都自然蘊含著溫馨。 “嗯,我先去練拳了,等會來吃早飯。”滕青山洗了臉,笑著道。 李珺點點頭,臉上則是有著幸福的笑容。 下了樓,走出大廳,前面就是好似一面鏡子的湖面,整個東華園的樓閣都是建造在湖水上,而滕青山每天早晨練拳,都是踏在水面之上練拳。 “老師。” “老師。”滕獸和楊冬二人正在旁邊鋪著的浮木板上練拳,雖然滕獸如今用的是斧頭,楊冬用的是劍法,可是……每天早晨練拳是必須的。滕青山的拳為道!而劍法和斧法,則是殺敵之技! “嗯。”滕青山一躍而起,仿佛一陣風飄落在湖面上。 踩在水面上,卻不下沉,滕青山雙腳腳下都產生了一個小漩渦。 “參悟斧法,自創拳法到如今,《土行之拳》《火行之拳》都創出第八拳,《金行之拳》創出第七拳,可是,現在只差臨門一腳,都感覺到了,就是無法突破。”滕青山心中也焦急,可是參悟天道,是急不來的。 滕青山平靜心情,當即以手刀代斧,演練起一招招斧法!這些斧法,都是滕青山參悟《開天三十六式》后自己的一些領悟,幾乎每天,滕青山領悟的斧法都會有些略微改變。 練了一遍斧法,滕青山心境也完全平靜了。 之后,演練起拳法! 《土行之拳》打了好久,才轉而練《火行之拳》。 “嗤——” 滕青山一拳拳,雖然沒蘊含多大力量,可是卻引起周圍天地靈力震蕩。演練中的《火行之拳》意境也不斷提升,直至那火山爆發,欲要撕裂天地的第八拳意境。 “可惜,只創到第八拳。” 就在這時候,滕青山覺得一抹陽光照射在身上,不由抬頭看去,只見東方遙遠的天際,一輪紅通通的太陽正剛升出地平線。朝陽雖然沒有不刺眼,可是照在人身上卻是暖洋洋的舒適。 “朝陽……可它依舊是太陽,本身卻熾熱無比。可是,現在卻感覺不到。” “遠離太陽,遙遙看著它,只感覺到它的溫暖,它的浩廣。” “可若是靠近它,它就會將一切焚化為虛無。” 滕青山雙眼迷蒙,遙遙看著那一輪紅通通太陽。 “咔!” 滕青山腦海中仿佛一道閃電閃過,原本雖然感覺到,可是怎么都無法突破的關卡,此刻滕青山一下子抓住了關鍵點,仿佛找到了開門的鑰匙,漸漸的滕青山臉上露出了一絲笑容,孩子般開心的笑容。 同時,他就這么站在水面上,看著朝陽,默默看著。 此刻—— 剛和侍女一道忙完早飯的李珺,看著熬好的粥不由露出笑容,雖然有侍女去做飯,可是李珺還是喜歡為滕青山親手做。就在這時候,外面傳來喊聲:“師母,師母。” “嗯?”李珺疑惑地走出來。 “師母,看那邊。”楊冬連指向滕青山練拳方向,滕獸也指著那方。 滕青山練拳很少有傻傻發呆的時候。 “青山他……”李珺也看著湖面上站著的那道人影。 忽然—— 遠處的滕青山再度動了,他又一次練起了拳法,這次練的是《火行之拳》,不過,李珺他們幾人都感覺到,雖然這《火行之拳》他們見過很多次,可這次,卻感覺和過去完全不一樣。 可到底哪里不一樣,又說不清。 一招招拳法,當滕青山打出第八拳后,一個轉身進步就是一記直拳,很簡單樸素的直拳。 “轟~~~” 前方整個空間都是猛地震蕩一下,原本前方一些長在湖岸的草木樹枝猛地一震,隨后——嗤嗤~~~化為了碎末。 “老師練拳沒用罡勁,也沒用力。怎么……”楊東驚訝道。 “青山他練拳,從沒讓旁邊植物損壞。”李珺也吃了一驚。 只見此刻站在湖面上的滕青山,臉上露出了開心的笑容,而且周圍的空氣隱隱都好似扭曲了,李珺他們透過滕青山周圍看向遠處,都完全扭曲了,一股股火紅色流光在滕青山周圍旋轉。 滕青山全身隱隱有火紅色流光,令滕青山猶如神仙一般。 “嗡~~~” 滕青山腳下的湖水,以滕青山為中心,直接朝四面八方猛地鼓蕩開,產生一波強烈的波紋。 …… 旭曰內城中,正盤膝坐在條桌前,撫摸著狼頭巨型戰刀靜修的云夢戰神陡然睜開眼睛。在旁邊也盤膝而坐的穆妄,則是驚訝看著云夢戰神:“老師,怎么了?” 云夢戰神看向東方:“穆妄,你感覺到了嗎?” “感覺?” 穆妄看向東方,疑惑不確定道,“似乎,隱隱有火之靈力波動,很微弱,有什么特殊嗎?” “不,不是普通的靈力波動。”云夢戰神看著東方,緩緩道,“從今天起,天下間又多了一個戰神!” “虛境?”穆妄不由瞪大眼睛。 那高高在上的虛境啊……他一直夢想的虛境! “滕青山,他踏入虛境了。” (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