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鼎記》 最新章節: 第二十五章九鼎輪回(大結局下)(12-11)      第二十四章白馬湖上(大結局中)(12-11)      第二十三章把酒夜談(大結局上)(12-11)     

九鼎記62 滕青山成親

李珺被滕青山握著手,又聽到這番話,整個人腦子嗡的一下,隨即眼睛泛紅,眼淚不受控制地就流下來了。 “別哭。”滕青山見狀,不由更加暗恨自己,近三年啊,朝夕相處自己竟然對她這么殘忍,一直用什么哥哥妹妹的說法,看似禮待,實則殘忍地將兩個人界限給劃分開。讓李珺只能默默等待著。 “我高興。”李珺搖頭著頭,紅著眼,流著淚,臉上還有著忍不住的激動。 “滕大哥,你,你能再說一遍嗎?”李珺身體都隱隱發顫,臉色一片緋紅。 “小珺,你愿意嫁給我滕青山,作我滕青山的妻子嗎?”滕青山鄭重道。 李珺似哭似笑。 多久了…… 她等待多久了…… 滕青山說兩人是哥哥和妹妹關系,李珺就不敢再表白,只能忍在心里。只有在午夜夢回,夜深人靜的時候才能想想,如果哪一天……她的滕大哥能夠向她求親娶她,她就是立即死去都甘心。 無怨無悔地等待,在一夢過后,竟然成為現實了。 “我不是在做夢吧?”李珺忐忑道。 “不是在做夢。”滕青山微笑著,寵溺看著李珺,“你還沒說,愿不愿意嫁給我。” 李珺仿佛一個孩子一樣,重重地點頭,那泛著淚光的眼睛洋溢著前所未有的幸福、興奮。 “我愿意,愿意,愿意!!!”李珺連說三個愿意,唯恐滕青山沒聽到似的。 “恭喜老師,恭喜小珺姐……哦,該稱師母了!”在身后的楊冬連躬身嬉笑道。 “恭喜大叔。”傅雨萍也是喜不自勝,還朝李珺眨眨眼,李珺臉上笑容更勝,仿佛一朵花兒盛開似的。 “老師,師母。”滕獸也干巴巴躬身道。 李珺一聽,不由笑了。 “你們三個先出去吧。”滕青山一揮手笑著說道。 “是,老師(大叔)。” 滕獸、楊冬、傅雨萍三人離開后,這幽靜的房間內也只剩下滕青山和李珺,此刻的李珺臉上有著害羞的緋紅……不管如何,她答應了滕青山的求親,也就是說,她即將是滕青山的妻子。 二人關系和過去完全不一樣了。 “小珺,對不起。”滕青山握著李珺的手,輕聲道。 李珺一聽,似乎聯想到什么,不由眼睛微紅,看著滕青山:“滕大……青山,你能告訴我,為什么我跟你這么久,還有在九州的時候,那次我和你說,你還說我們兩個人就是哥哥和妹妹,現在卻這樣,能告訴我,為什么嗎?” 雖然擔心,可李珺還是要問。 她是敢愛敢恨的,不弄清楚,她心里有這么一根刺。 “小珺。”滕青山握著小珺的手,“感情說不清道不明,其實這近三年來,我自己對你,我自己都不知道是什么感情。不過……你中了天風家族的毒藥后,我當時不知道什么毒藥,還以為你要死了,那一刻,我醒悟了。” 滕青山自嘲一笑:“人很奇怪,失去了才知道珍惜。” “而在自己眼前的時候,卻根本不懂得她的好。” 滕青山一摟李珺,便將李珺擁在懷里,“我就是這種,失去才知道珍惜的人。還好……小珺你又回來了。” 被滕青山摟在懷里,李珺有些拘謹,心兒發顫,可是……也很開心。 “那我不是還得謝謝,天風家族用了毒藥?”李珺反問。 滕青山不由笑了。 “對了,小珺。”滕青山看向李珺,“你說,我們什么時候成親?” “成親?”李珺聽地不由眼睛一亮,成親……對一個女孩而言,那是非常神圣的,可以說是一輩子最重要最特殊的曰子,李珺臉一紅,低聲柔聲道,“青山,這還是你決定的,我聽你的。” 李珺喊‘青山’,有一股柔柔的音,好似撒嬌一樣。此刻的李珺,就好似聽話的小媳婦。 “本來成親,最好是能夠有父母在。”滕青山遙看南方,“不過,我要達到虛境之后,才有可能回九州。而且……天風戰神和我的事,也必須有一個了斷。還有阿冬他爹老汪,我還不知道他現在消息。” “達到虛境,快則一天半天就能突破。可慢則就難說了。”滕青山低頭看著李珺,“我不想讓你等太久,就在這十天半月中選一個好曰子,怎么樣?” 躺在滕青山懷里,被滕青山凝視……李珺感到整個人都酥軟了。 “嗯。”李珺鼻子輕輕應了聲。 此刻的李珺剛剛蘇醒,面色還有著絲絲蒼白,顯得很是柔弱……這種柔弱,加上此刻二人間微妙的氣氛,甚至于彼此都能感覺到對方的呼吸……滕青山感到身體內不由一股熱流升起。 那是! “小妖精。”滕青山低頭輕吻了下李珺的嘴唇。 李珺一怔,仿佛被電擊了。 “小珺,好好歇息,補補身體,等成親那一天,可要漂漂亮亮的。”滕青山將李珺輕輕放倒,而后幫她蓋好被子。 …… 不知道什么時候滕青山離開了。 李珺拉開旁邊的窗戶,一絲寒風吹進來,李珺一個激靈清醒不少。 “我,我是在做夢么?”李珺摸了摸嘴唇,自從蘇醒到現在,李珺都感到暈乎乎的……一切,都好像夢幻一樣。 “我,我要和青山,成親了?” 李珺傻傻地,坐在床頭抱著被子,一個人在那傻笑。 選定曰子了,滕青山和李珺在五月初六這一天成親。 成親,這可是一件大事,連云夢戰神也關心的很。不過在端木大陸上,滕青山的朋友非常的少,而且按照滕青山和李珺的意愿,不用擺大場面,請一些好友,辦一個簡單親事就可以了。 五月初六這一天。 整個東華園布置的美不勝收,穆家何等權勢?一聲令下,這東華園布置地既不奢侈,卻很有品位。而且這一天,到場的客人也不多。除了穆家和傅家這兩方人外,也就多了段家的人。 “一拜天地!” 響亮的聲音回蕩在大廳內,大廳內有不少客人。李珺今天一身大紅,鳳冠霞帔,不過蒙著蓋頭也看不清其他,只顧和滕青山一道先拜了天地。 今天雙方父母都不在,就略過高堂這一關。 “夫妻對拜。” 滕青山和李珺當即相互躬身對拜。 “我也算成親了。”滕青山此刻心情也很是愉悅,這成親的規矩是古老相傳的,端木大陸規矩和九州大地規矩非常相像。 旁邊傅雨萍、滕獸等人,包括那穆云冀等都笑瞇瞇地,一個個低聲嬉笑著。 “共入洞房!” …… 帶著新娘送進新房,不過滕青山還是出來陪酒,過去滕青山對外人,一般都比較淡漠淡然,可是今天臉上卻一直浮現著笑容。 夜晚。 帶著一身酒氣走入新房的滕青山,神智非常清醒。 蠟燭的燭光映照著紅通通的新房,還有那一身大紅坐在床頭乖巧的新娘,氣氛顯得完全不同。 “成親了,我成親了。” 滕青山有些恍惚,前世一幕幕場景,今生一幕幕場景不斷浮現,前世和妻子小貓二人結婚的時候,根本沒有任何儀式,只是相互認定對方而已。 “前世今生,告別過去,朝前看吧。”滕青山目光飄忽。 “青山。”李珺感覺滕青山在新房內沒動靜,忍不住開口道。 “別急,我來了。”滕青山笑著,拿過旁邊的秤砣揭開了李珺的蓋頭,露出了那被映照的白里透紅的臉蛋,李珺一雙清澈的雙眸盯著滕青山,有著一絲喜意也有著一絲怯意,她知道,今晚會發生什么。 滕青山笑道:“穿這么厚,不嫌熱?”說著,就為李珺解開新娘大紅袍紐扣。 李珺仿佛一個孩子,低著頭一動不動,任憑滕青山擺弄,只是臉上紅通通的,連耳根都通紅,外衣被脫下,透過寬松的內衣,隱隱都能看到李珺那猶如羊脂玉般的柔嫩胸前肌膚,都能聞到一陣陣少女的芬香。 呼! 滕青山雙手略一用力,將李珺整個人抱起。“嗯~~”李珺不由發出一聲情動的鼻哼聲,更是羞得閉上眼。 “嗤!”滕青山雙手一揮,兩道先天真元撥弄開紗帳。 紗帳落下,只能看到床內隱隱有影晃動。 呼! 衣服一件件從紗帳邊滾下,落到創下。 “青山……”仿佛蚊子般的低聲響起。 “嗯?”里面傳來滕青山疑惑的聲音。 “白巾呢?”李珺低聲道。 “白巾干什么?”滕青山疑惑。 “驗……驗那個啊。”羞憤的聲音響起。 此刻,已經近乎脫得精光的滕青山不由愕然,他忽然想起……成親是有很多程序的,這一次自己已經是能省略則省略了。而成親洞房的驗身,更是非常重要的一環。不過……滕青山思想是前世的。加上,這是第一次成親,完全沒經驗。 “要什么白巾。”滕青山搖頭。 “要的。”李珺此刻卻有些堅持。 滕青山猛地一掀被子,將自己和李珺完全蓋住:“別管什么白巾了……” 李珺此刻已經發不出聲音了…… 只能無奈羞澀地“嗯”一聲…… 一時間,被翻紅浪。 (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