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鼎記》 最新章節: 第二十五章九鼎輪回(大結局下)(12-11)      第二十四章白馬湖上(大結局中)(12-11)      第二十三章把酒夜談(大結局上)(12-11)     

九鼎記61 你愿意嫁給我嗎

第八篇虛境之路第六十一章你愿意嫁給我嗎(第七更!!!) 傅刀到了這地步,也不再遲疑,點頭笑道”對,我傅家就是當年神斧天神之后,居住在神斧山上的,禹家,。” 滕清山不由記起,當初在大延山天洪水宮內,他受到了禹皇的囑托。 “禹皇讓我,如果他的血脈后代沒落了,有機會,就略微照顧一下他的后代。不過這次來端木大陸還真巧,碰到的第一叮,人小符,就」 是禹皇后代。”滕青山此刻,也不由感嘆世事無常,命運弄人。 “如今,傅家得到四萬多斤火鑾鐵,完全能打造出一千多人的,先天鐵騎,!如此軍隊,足以令傅家,在端木大陸立足。”滕青山明白,傅家如今底子薄,如果火察鐵再多,反而有害無益。 得到一成半,又和旭日商行拉上關系。傅家將來,的確會好很多。 “傅刀,你們改姓為傅?”滕青山問道在九州大地的禹皇門,禹姓還存在。至于這神斧山禹家改姓,滕青山不奇怪可為什么改姓傅? “沒辦法。”傅刀搖頭道“當年我禹家輝煌時,禹這個姓氏帶給我們榮耀自豪,可是當衰敗時,加上天下各大家族虎視眈眈,我禹家自然成了眾矢之的。在神斧山被攻下后,如果繼續用禹姓,肯定會遭到天下各大家族忌憚,他們會群而攻之。” 滕清山點頭。 “而我們禹家起源神斧山,先祖神斧天神,所用兵器有為斧因為沒,斧,這姓,所以,我禹家改姓傅。”傅刀解釋道。 滕清山恍然。 旁泌云夢戰神感嘆道“在這端木大陸上,有兩斤頌絲氏是遭忌的,一個是禹姓,一個就是端木姓。想我穆家,本姓乃是端木,當初的雷刀天神,更是我穆家先祖。只是用端木姓家族生存不易,只能改姓。取端木的,木,諧音,穆,字為姓。” 滕清山愕然,穆家,是端木天神后代? 傅家,是神斧天神后代? “哈哈,清山。傅家的秘密天下人知道的少。不過,我穆家是端木家的秘密,天下各大家族知道的多。”云夢戰神淡笑道“畢竟我穆家,三千多年一直興盛,家大業大,許多秘密藏不住。” 旁邊的穆妄也笑了。 這笑容也有自豪,興盛三千多年?端木大陸除了穆家,沒有其他第二個家族。 “端木姓,禹姓”滕青山暗嘆。 風俗不同,結果不同。 在九州大地,對血脈傳承是不重視的。九州八大宗派,每個宗派都是擇優而繼任宗主,和血脈并無關系。所以禹皇門內的一些禹皇后代子弟,禹姓只是讓他們自豪罷了。沒其他特殊。 可是,端木大陸不同。 端木大陸是家族制,家族傳承是血脈傳承!端木家的江山,自然是端木子弟繼承。禹家的江山,自然是禹家子弟繼承。在端木大陸上禹和端木這兩個姓氏,對底層民眾是很有號召力的。 因為這一點,其他各大家族當然共同敵對端木禹這兩家。令這兩家,不得不改姓。 如今端木大陸上,沒有一個家族是姓端木或者禹的。 事后,滕青山帶著李坍和大鐵箱,乘坐青鸞去追趕狂風鷹狂風鷹的飛行速度,的確比清鸞慢很多。在半途當中,清鸞就追到了狂風鷹。 隨后,一道前往西湯域云蒙古城。 而傅家的另外五幅石刻,則是在旭日商行運送下,迅速送往云夢古城。 云夢古城中,內城旭日城中。 滕清山和自己門徒等人,被安置在旭日內城四園之一的,東華園”這東華園景色很漂亮,一座近乎圓形的湖水,占據了整個東華域八成的面積。東華域的樓閣,正是建造在湖水之上。 平時,還可以蕩舟湖上,晚上也可以在樓下,看著周圍的水景。 “滕兄弟。” 穆妄笑著指著眼前這一鐵箱道“,這里面,就是傅家的另列五幅《開山三十六式》石刻。貨已經送到,我算是沒擔子了。” “穆老哥,謝了。”滕清山說著同時打開了鐵箱。 哐當! 鐵箱內疊放著一塊塊好似巨型翡翠雕琢而成的藝術品,一看滕清山心底不由一喜,這放在鐵箱最上面的第一幅石刻“竟然就是三十六式中的第十式!滕青山曾經看過第九式,如今他這更有第十一式第十二式。 完全能連接起來,這種可以互相承接的招式,參悟起來要順暢的多。 “其他四副”滕青山壓抑住激動,一一將石刻取出。 “哈哈,滕兄你果真是修煉入魔了。”穆妄笑道“我就不打擾了。” “這次麻煩穆老哥了。”滕清山這才從石刻中清醒過來,連笑著送穆妄出門。 當即將這五幅石刻直接送到自己修煉的寬敞密室中,密室內,已經放下了足足七副石刻,分別是第六式第十一式,第十二式第十七式到第二十式。而從傅家新的五幅石刻,則分別是…… 第十式第十一式,第十三式第十四式。第二十一式,第二十二式。 “我還真是運氣不錯。” “加上當初抓董哲紫,所看到的第九式。 其中有不少都相連。” 從第九式到第十四式,完全相連。 從第十七到第二十二式,也完全相連。 其實不管是傅家,還是端木家,都知道這《開山三十六式》越是往后越深奧,所以他們留下的大多都是靠前的招式,自然累積起來,這么多招式相連。 ,小天助我。”滕青山心中暗喜。 當即配合開山神斧,參悟這些招式。 時間一晃已經是從牛頭山來云夢古城的第九天了。 東華園,李珺的屋內。 墊著毛毯的床上,李珺正靜靜躺在床上,顯得很是安靜。滕清江,端著一小碗,用勺子為李珺一勺勺喂著,李珺沒有意識,身體只有本能地飲下稀粥。 “,小珺,這近三年來一直都是你照顧我,現在,也該我照顧你了。”滕清山輕聲說道,笑看著李珺。 自從打開心結,看清自己后,滕清山不再回避對李珺的感情。 “滕兄弟,滕兄弟。”外面傳來喊聲。 滕清山連放下碗勺,用毛巾擦拭了一下李珺嘴角,這才走出去。 客廳內。 大長老穆妄正笑看著滕青山“清山,你可知道我來,是為何事?”滕清山朝穆妄雙手看了看“穆老哥,那天風戰神說了,解藥在十天內到,今天已經是第九天了,也該到了。你就拿出來吧。” 話雖然這么說,可滕清山心中依舊有些忐忑。 “哈哈”穆妄笑著從懷里取出一錦盒,打開錦盒,里面便擺放著同樣暗綠色的丹藥“,青山,這就是天風家族剛剛送到的一夢百年解藥。” 滕清山接過后,聞了聞,不由露出一絲喜色。 果然,有一絲淡淡的刺鼻的味道。 “犬長老,喝茶。”這時候,端著茶水的傅雨蒜笑著走了進采,一看滕清山手中丹藥,便露出驚喜之色,連道”,大叔,這,這是治好小訝姐姐的解藥嗎三這些天,除了滕清山照顧李珺列,大多時間都是小菏照顧。 畢竟滕清山大部分時間要參悟開山斧法,感悟天道。 片剩后,穆妄便離開了。 “走。”滕青山拿著解毒丹藥,后面則是跟著傅雨萍滕獸楊冬,滕獸和楊冬也是剛剛得知丹藥到了的消息,他們都忐忑地期待著期待李珺能夠蘇醒。 李塘房間內。 淡淡的香氣彌漫在屋內,李珺恬靜地躺在那,一動不動,好似睡著了。 “所定要醒來。”滕清山深吸一口氣,上前一步,輕輕地將解毒丹藥塞進李珺嘴里,丹藥入口即化,滕青山清晰看到這顆丹藥化為了一道暗綠色液體流入李珺體內。 站在旁邊,滕清山心中期待著。 “小珺,你快醒來,快醒來。” “過去,是我不對,我如今已經看清自己了。”滕清山期待著。 在滕清山,以及滕獸傅雨萍乍楊冬的期待中,突然李珺的眼睛略微動了動。 滕青山眼睛一亮。 漸漸的,李珺睜開了眼睛,那雙明亮動人的眼睛再度出現在人眼前。不過此孰這雙眼睛中隱隱有著迷惑,她轉頭看向床邊的幾人,特別是看到滕清山,漸漸的臉上露出驚喜之色“滕大哥,我,我沒死?”李珺眼中有著掩飾不住的喜悅。 “嗯,你現在好好的,好好的。”滕清山握住了李珺的手,有些激動。 九天了,這九天滕清山一直在默默等待著這一天,他準備好,要在這一天,給李珺一個驚喜。 “滕哥哥”被滕清山握著手,李珺一怔。 她夢想過滕清山這么握著她的手,可是,過去沒有過。 “,小珺,我問你”滕青山深吸一口氣。 李珺剛醒,就面對滕青山如此鄭重的表情,這令李珺不由地心跳加速,特別是滕清山的眼神更令李珺莫名的有些臉紅。 “你愿意,” “嫁給我嗎?”滕清山凝視著李珺說道。 ps:七章!!!完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