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鼎記》 最新章節: 第二十五章九鼎輪回(大結局下)(12-14)      第二十四章白馬湖上(大結局中)(12-14)      第二十三章把酒夜談(大結局上)(12-14)     

九鼎記60 神斧山的血脈

青鸞背負著滕青山,朝北方牛頭山飛去,對于天風戰神,青鸞顯然不發怵,反而很興奮。 牛頭山中。 嗖!嗖!嗖! 天風戰神化為一道幻影正飛竄在牛頭山山林中,而后腳尖點著一些參天大樹樹冠,飛奔著,隨即突兀地一躍而起,直接竄向一頭較為龐大的灰鷹背上,他口中也發出一聲聲啼鳴聲。 這頭灰鷹雖然算是猛禽,可畢竟不是妖獸,智慧不高。 天風戰神又懂得獸語,加上天風戰神實力強大,這頭猛禽灰鷹立即成了天風戰神的暫時坐騎。 “呼!” 灰鷹全身籠罩在銀色、灰色奇異流光之下,令灰鷹的速度比它全盛時期都要快了數十倍,接近一般先天金丹飛禽妖獸速度了。 “真是夠慢的。”天風戰神暗道,“有我輔助,速度都這么慢!若是雪翎雕還活著……我艸控天地之力輔助它。雪翎雕的速度,絕對能趕上那頭火焰怪鳥。” “赫連,你遇到我,似乎都是在飛禽背上吧。”爽朗笑聲響起。 背負著巨型狼頭戰刀的云夢戰神,目光如炬,遙看著上方的天風戰神。 “哼。”天風戰神看了看他,嗤笑一聲,“穆老頭,怎么,也想坐在飛禽背上嘗嘗在空中的滋味?可惜,這獸語乃是我天風家族秘傳,絕不外傳的。否則,看在咱們數百年交情份上我也就傳你了。” 云夢戰神咧嘴笑笑:“什么狗屁獸語,我是不在乎。不過,那九葉火蓮……我看,你還是別獨吞了。” 此刻二人雖然相距數十丈,可是說話聲音卻都是在對方耳邊響起。 在遠處的那些武圣們根本聽不見。 “哈哈,這可是我先來先得的。”天風戰神冷笑一聲,“怎么,你想要?簡單,拿你端木家的雷神刀給我看上幾年,我這九顆蓮子,也能分你幾顆。” “你這口氣還真大。” 云夢戰神哈哈一笑,“先祖的雷神刀,你想看,還不夠格。據我所知……剛才你似乎沒能殺死滕青山啊,真是可惜了。你這次沒殺死他……以后,在我那,你就沒有機會再殺他了。” “什么意思?”天風戰神目光一寒。 “滕青山乃是我好友,以他成長能力,將來,對你天風家族帶來毀滅姓災難也不奇怪。”云夢戰神嘖嘖說道。 天風戰神臉色愈加冰冷。 “九顆蓮子,我也不多要,分我四顆。到時候,讓我滕青山手下留情,找你這主事者報復就行了。至于你天風家族,我會讓他留情面的。”云夢戰神笑道,話這么說,可云夢戰神自己知道。 他跟滕青山接觸,就發現,滕青山不是那種有多大野心的人,而且……報復天風戰神,不至于報復到天風家族普通人。 他這么說,不過是賣個便宜罷了。反正天風戰神對滕青山不了解。 “哈哈……手下留情?” 天風戰神怒極而笑,“真是做夢!我天風家族屹立端木大陸過千年,誰敢威脅我天風家族?哼,有飛禽坐騎,我天風家族強者可破空來去,誰惹我天風家族,我天風家族就滅他滿門!” “穆老頭,想火焰蓮子?哼哼,有本事,親自來拿。”話一說完,天風戰神乘著灰鷹坐騎,就要離去。 “天風戰神,站住!” 一聲大吼響起。 只見南方,青鸞破空飛來。滕青山小心抱著李珺坐在青鸞背上,他的肩膀上還扛著一鐵箱。 “嗯,你還敢來!”天風戰神目光一凝。 “哈哈,青山,你來啦。”云夢戰神卻是大笑起來。 下方穆妄、傅刀等眾多武圣一個個眼睛一亮。 “我怎么不敢來?”滕青山掃了一眼天風戰神的坐騎,不由笑了,“天風戰神果真厲害,這么快,就找了新坐騎了。”這話令天風戰神臉色一變,畢竟此刻他坐下的奶是普通猛禽罷了。 傳出去,太丟臉了。 “青山,你過來,在我這邊,他傷不了你。”云夢戰神哈哈笑道,天風戰神冷著一張臉卻沒多說。 論實力…… 他天風戰神,比云夢戰神的確略弱一些。不過他有飛禽坐騎,可以輕易避開云夢戰神。 “前輩。”滕青山乘坐青鸞,降落了下來。 “前輩,小珺他中了天風家族的‘一夢百年’毒藥。前輩可見過,這一夢百年的解藥?”滕青山將大鐵箱放下后,就背著李珺。 “解藥,見過。”云夢戰神點頭笑道,“活了這么多年,什么東西大多也都見過。” “前輩你幫我看看,這顆丹藥可是解藥?”滕青山取出了那顆暗綠色丹藥。 云夢戰神接過后,鼻子一聞,搖頭笑道:“這顆不是,真正的解藥,應該有一股淡淡的刺鼻味。” “假的。”滕青山目光掠過周圍,奈何,那斷臂的鐵劍武圣‘赫連昊延’已經離開。 “天風戰神!”滕青山仰頭看著半空中,那坐在猛禽灰鷹上的黑袍銀發男子,怒聲道,“你天風家族奪這火焰紅蓮,憑武力奪了我沒話說,可是,你的門徒赫連昊延,卻是使用毒藥‘一夢百年’,然后借以威脅我,讓我交出火焰紅蓮。如今,紅蓮蓮子已經被你得到,這一夢百年解藥……”滕青山話沒說完。 “哈哈……”天風戰神在半空張狂大笑。 “小子!” 天風戰神目光一寒,冷視下方滕青山,“你又是什么東西,竟然敢這樣和我說話!哼,穆老頭他有實力,你呢?連我一招都接不下,之前還讓我站住,現在還向我索要丹藥,哈哈,真是可笑。” 說著就要乘坐坐騎離去。 “天風戰神,你得意什么,坐著一頭灰鷹還在那洋洋得意?”滕青山怒聲道。 已經飛向遠處的天風戰神,立即停下,轉頭俯視下方滕青山,面有怒色。 “哼,天風戰神,你聽好了。”滕青山冷聲道,“在十天之內,將一顆一夢百年解藥,送到云夢古城。若是不然……” “不然又如何?”天風戰神咧嘴一笑。 “哼!” 滕青山輕輕撫摸了一下旁邊青鸞羽毛,“若是不然,我滕青山發誓……在一個月內,燒掉你赫連家內城,你赫連家的先天強者,除非天天跟在你身邊,否則,出來一個,我殺一個!” 天風戰神眉毛一掀,目露兇芒:“大膽!” “你看我敢是不敢!”滕青山目光一寒,和天風戰神彼此相對。 天風戰神在半空中,氣的眉毛直掀。他是何等身份?什么時候落到這地步?如果是云夢戰神威脅他,他可以反過來威脅云夢戰神。可是……滕青山呢?沒有家族,跟他有關系就那么幾個。 而且…… 滕青山有威脅的實力。 青鸞的速度,比一般先天金丹飛禽類妖獸,都要快的多!如果雪翎雕未死,天風戰神輔助雪翎雕,或許還能和青鸞拼一拼速度。可現在?不可能了。畢竟端木大陸飛禽類妖獸稀少,想找到先天金丹飛禽妖獸,再收服,難如登天。 畢竟,他天風戰神根本沒辦法抓住先天金丹飛禽妖獸,自然無法談收服了。 “哼!”天風戰神怒哼一聲,轉頭就乘坐灰鷹離去。 滕青山面色一變。 可就在這時…… “十天內,一顆解藥送到云夢古城,小子,你夠狠!”一道聲音在滕青山耳邊悄然響起,正是天風戰神運用傳音之法,唯恐其他人聽到丟了他面子。 滕青山臉上露出了一絲笑容。 “哈哈,青山,看來赫連那家伙向你低頭了。”云夢戰神笑道。 “什么低頭,我也就是光腳不怕穿鞋的而已。”滕青山搖頭苦笑。 和天風戰神一戰,讓滕青山清醒認識到和對方差距。 這時候,見到天風戰神離開。旭曰武圣‘穆妄’和傅刀一道走了過來,傅刀修煉的乃是雷刀之法,和這穆家還是有些關聯的。 “老師。”穆妄恭敬道。 “前輩。”傅刀也行禮。 云夢戰神點了點頭,而后看向滕青山笑道:“青山,你這次和天風戰神交手,感覺如何?” “差距太大。”滕青山搖頭。 “嗯……我記得你滿天下尋找《開山三十六式》石刻,對你修煉有益?”云夢戰神問道,滕青山沒猶豫,點頭道:“這乃是神斧天神留下的絕世斧法,對我感悟天道,的確是大有益處。” 云夢戰神看向傅刀:“傅刀啊,青山這次幫你傅家,也幫了不少。否則,那你傅家單單神刀衛以及一些雜兵,能拿到一成火鎏鐵算不錯了。你也該報恩了。” 傅刀一怔,略一猶豫便看向滕青山。 “報恩?”滕青山疑惑。 云夢戰神笑道:“上次,獲得火鎏鐵礦脈。青山你立功最大。當時云冀只是要請你……至于傅家,只是因為你的關系,才請過來一起結盟。否則,他新崛起的傅家,那兩萬雜兵,爭奪時候又豈能起什么用?不過傅家神刀衛,的確很不錯。” 滕青山也點頭。 “先生,我傅家……除了之前借給你的那副外,還有五幅《開山三十六式》石刻。”傅刀笑道,“也一并借給先生吧。” “五幅?”滕青山大吃一驚。 穆家才總共六幅,這小小傅家也有六幅? “別奇怪。”云夢戰神一笑,“三十六幅石刻,本來就是傅家的,他家現在僅僅只剩下六幅,算少的了。” “本來是傅家的?” 滕青山看著傅刀,心中一震,“你傅家是……” (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