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鼎記》 最新章節: 第二十五章九鼎輪回(大結局下)(12-16)      第二十四章白馬湖上(大結局中)(12-16)      第二十三章把酒夜談(大結局上)(12-16)     

九鼎記58 天風戰神

第八篇虛境之路第五十八章天風戰神 “根本不是一個級別。” “逃。” 滕青山僅僅感受對的一個眼神。就爆發出最強速度。一個閃身就沖到了李身旁。單臂抱住李后。另外一只手則是住大鐵箱。猛的一躍就躍向青的背上 “想逃?”冷漠的聲音一開始還在遠處。可片刻便到耳邊。 “好快。”滕青山人還在半空。未落到青背就發現了那飆射而來的人影。“不好。不及了。恐怕。還未等我落到青鸞背上。他的攻擊已經到了。” “青鸞。”滕青山大喝一聲。連李扔向青背上。同時扔出大鐵箱。 青鳴叫一聲。利爪輕易在大鐵上扣出幾個洞。牢牢抓住大鐵箱。而它小心背負李。 “小子。受死吧。” 天風戰神黑袍獵獵。雙眸隱隱有著幽芒。對付滕青山他甚至于都不需要取兵器。就這么俯沖下來。 天風戰神殺向滕青山。就好似老鷹殺小雞似的。在這種恐怖壓力下。普通先天強者恐怕早就喪失斗志。都不敢還手。 “哈哈。去死。。”滕青山目光凌厲如刀。人在半空。腰部一用力。整個人短暫滯空。同時取出背著的輪回槍。全身筋骨肌肉力量瞬間迸發到極限。直接一演練了不知多少遍的“赤虎咆”就施展了出來。 強勁的火行罡勁迸。在輪回槍槍頭旋轉扭曲凝聚。而輪回槍整個槍就好似翻身的火龍。一股強猛的力量透過槍桿傳遞到槍尖。和槍頭旋轉至一點的罡勁結合。如今《火之拳》創出第八拳的滕青山。施展出這一招。有一種火爆發的意境。 轟隆~~ 強絕的力量凝聚在槍尖一點驚人穿透力令空間都好似扭曲。原本狂傲張揚的天風戰神臉上也露出一絲驚色:“虛境。” 他清晰感覺到滕青山這一槍已然有初入虛境的實力。 “哈哈。”天風戰神不由大笑一聲。 一揮右臂。化作一道灰色厲芒。 速度之快竟然超過青山的這一槍。右手掌直接拍擊在輪回槍槍頭上。強勁的力量令青山雙手一疼一麻。再也握不住槍桿。 輪回槍直接拋飛起來。 “怎么。”滕青面色大變。 赤虎咆乃是自己最招式。特別《火行之拳》創出第八拳后這一招威力更加可怕。當初云夢戰神說過自己有初入虛境力。滕青山自信。這一槍應該對初虛境強者造成威脅。 可是。一巴掌。了?說來緩慢。實則天戰神和滕青山這層次交手快如閃電。當滕青山輪回槍拋飛開的時候。青鸞剛剛背負好李。 “呦~~一聲鳴叫青朝遠處速飛去。 “小子。你踏入虛了?”天風戰神驚異看了一滕青山。 蓬。滕青山落到的上。“不過。你怎么沒有神融天的?”天風戰神有些疑惑隨即笑了起來。“對。你前不久還是武圣。嗯。來是剛踏入虛境。還沒有來的及神融天的。” 溝通天的。真元無盡。就算是虛境強者了。 其實也有虛境強者認為“神融天的。真元無盡”才是真正的虛境強者。 這“神融天的”并不難一般溝通天的真元無盡后。耗費些時間就能做到“神融的”。 嗖。落到的面上。滕青立即施展開輕功飛速逃竄:“這天風戰神太強了他估計已經踏入虛很久很久了我的最強一槍都被他隨手震飛。跟他斗。簡直是找死。”隨手撿起的面上輪回槍。以極限速度逃竄。 一步就是七八十丈。兩三步就是一里路。 幾個晃身就消失不見了。“想逃?” 天風戰神一笑。本人還站在原的。可是隱隱有一道灰色殘影閃爍。 “嗯?”滕青山猛的停下。 前方山頭上正站著黑袍銀發男子。清晨的山風吹著。長袍鼓蕩。 “太快了。”滕青山感覺不妙。 噗哧。 輪回槍一鉆的面。滕青山整個人仿佛鉆山鼠一樣直接鉆進山石土壤中。 天風戰神冷漠一笑。猛的一跺腳。 “轟隆~~~”周圍山石大的被一腳踩爆裂開。足足十余丈方的大坑出現。滕青山被風戰神這一之力震的臉色發白:“這天風戰神太強了。”十余丈方圓的大坑并不張。夸張的是—— 隔著三丈深土。都能震傷自己。 連猛的一蹬的。一個閃身就逃到十丈外。 “怎么辦。怎么逃。怎么逃?”滕青山過去所有的能力。在面對虛境強者“天風戰神”后都變的可笑。自己敢從高空跳下。可是天風戰神不一樣輕松從那飛禽妖獸背上跳下?而且輕松無比。 跑速度? 恐怕超過自己整整一倍。怎么逃? “滕青山。你的資,。修煉速度。是我見過的人中最好的一個。我看的出來。你的年紀怕還不過六十吧。不過六十。就踏入虛境。真是讓人佩服。可惜。你跟旭日商行穆老頭走的太近。他對你友好。估計是等你實力更強后。對付我吧。” 天風戰神聲音在滕青山耳邊回蕩。好似一個人靠近在耳邊悄聲說話似的。 “什么手段?傳音?” 滕青山感到不可思。 達至虛境。 那就是另外一個天的了。滕青山然在純粹爆發上比擬剛踏入虛境的強者。可是虛境的一些特殊手段。他卻沒有。 “既然如此。今天我就送你一程。嘖嘖。殺天才者。是很有成就感的。” 話音剛落。 呼。滕青山前方就出現了一道人影。快的滕青山事先沒絲毫察覺。 “蓬。”天風戰神閃電般的一腳踹向滕青山心窩。滕青山勉強只來的及雙手撐住。 “轟隆~~ 滕青山感覺似乎是被隕石撞擊一樣體表罡勁瞬間被震的潰散。體表的皮也是瞬間爆裂。本藏在懷里的那一株九葉紅蓮也是被震的裂開。這一腳踢在滕青山胸口令滕青山如一發炮彈狠狠砸進遠處山壁上。 轟。山壁上出現一駭人大窟窿。 “天才。天才?” “死了后。就是廢材了。” 天風戰神黑袍獵獵。視著山壁窟窿淡然笑道即身形一個模糊。就走到九葉紅蓮旁。此刻的九葉紅蓮蓮葉已經完全碎裂了。完好無損的只有那宛如黑珍珠的九顆黑色蓮子。 “老師。”這個時候鐵劍武圣赫連昊延終于趕上來了。 不單單是鐵劍武圣連旭日武圣妄女武圣江雁以及傅刀等眾多武圣。都是站在遠處默看著。 “唉。”穆妄嘆一氣。 “一代強者就這么死了。”江雁雙眸中掠過一絲黯然。 傅刀更是沉默站在那。 沒有人認為。承受天風戰神存有殺意的一腳。滕青山還能活。 鐵劍武圣“赫連昊”則是走到了他老師身旁天風戰神淡笑著將九顆蓮子放進懷里。忽然眉頭一皺:“嗯。他還沒死?怎么可能?” “老師?滕青山沒死?”赫連昊也很吃驚。“嗯。不過。只是多一腳的事。”天風戰神淡然笑道。“在我面前。我要他生就生我他死。他就必死。” 說著天風戰神朝洞窟走去。 滕青山的聽力何等驚人。外面談話他都聽到了。剛才那一腳是厲害輕易震碎體表罡勁就算是初入虛境的強者。面對這一腳。一旦體表防御破碎。肉體受到這一腳肯定要斷絕生機。 可滕青山不同。 他的身體依然達到天的容納極限。擁有著駭人力量。而且每一個細胞中都潛藏著罡勁。 一般宗師內家拳強。生命力都強的可怕。心臟被射穿都能存活好一會兒。更別說。如今達到極限的滕山。他的生命。已然達到人體的極限。比蟑螂還要驚人。 “轟隆~~滕青山猛的撞在山腹的另一邊。在山腹內直接開出一條道來。從另外一邊沖出。 “你還真能抗的。”天風戰神僅僅三個晃身。就過這一座大山阻礙。 就在這時—— “呦~~凄厲鳴叫聲陡然響起。 天風戰神一轉頭。 只見背上沒有李。爪上也沒鐵的青鸞。正飛到了那頭雪白色大雕旁邊。這大雕凄厲鳴叫俯沖直下沖向天風戰神。可是。就算同是先天金丹妖獸。可是青作為飛禽妖獸中王者。它的速度比雪翎雕快太多太多。 “呼~” 青鸞一張嘴巴。立一道黑色的泛著紫色火焰噴發而出。 “呦~~”雪翎雕凄厲鳴叫。瘋狂向天風戰神。好像受到欺負的孩子逃向父母似的。 一直淡然冷漠的天風戰神臉色大變。厲喝道:“孽畜。。。” 再也顧不的追殺滕青山。直接沖過去。欲要保護住雪翎雕。 “嗤嗤~~~”在黑色泛著紫色火焰籠罩下。雪翎雕即使羽毛再硬。整個身體也被燒燃燒起來。在凄慘鳴叫聲中。頭先天金丹飛禽妖獸。短短一個呼吸功夫。就被活活燒成了灰燼。 青鸞。飛禽妖獸王。絕非虛傳。 “孽畜。。。”天風戰神見雪翎雕殞命。不由睚眥欲裂。 收服一頭先天金妖獸。容易嗎? “呦~~”青鳴叫一聲。一個漂亮的翔轉身。竟然向鐵劍武圣“赫連昊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