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鼎記》 最新章節: 第二十五章九鼎輪回(大結局下)(12-11)      第二十四章白馬湖上(大結局中)(12-11)      第二十三章把酒夜談(大結局上)(12-11)     

九鼎記57 絕境

默的奉獻。就好似春雨絲絲,悄然已經滲入人心。茶。一句關心的話。一件溫暖的衣服。就這些看似普通卻足以溫暖人心的一件件小事。早不知不覺令滕青山對李產生特殊的感情。只是他自己一直沒意識到。 他是感覺到這股特感情。只是。前世妻子小貓和他相濡以沫。同樣有著這樣的感情。 他只認為。是對前世妻子的。 直到此刻。他才意識到為他寧愿離開家鄉。漂洋過海的少女。對他何等重要。 “小。你沒事的。沒事的。”一滴眼淚從臉龐滑落。 滴落在李臉上。 “一定要救過來。一定要。”滕青山此刻腦子有些亂。忽然他身體一震。“云夢白果。起死人肉白骨的云夢白果。” 云夢白果。乃是端大陸三寶之一。 就算是剛死去的人。都能救活過來。更何況滕青山感覺到。李生機并未完全斷絕。 不過。 云夢白果。是滕青山準備讓父親滕永凡吃了后。重新能站起的。而且看過穆云冀長出雙臂。滕青山明白。父親要長出雙腿。那三塊云夢白果估計吃下去也就差多。如果給李吃。 恐怕。父親的腿無完全長出。 滕青山該如何抉擇? “滕兄。我能看看小姑娘中的什么毒嗎?”大長老穆妄過來道。 滕青山看了他一眼。點點頭。 妄手指搭在李手腕上。略一感應。猛的轉頭看向鐵劍武圣“赫連昊延”。同時厲聲道:“這毒是“一夢百年”。天風家族的獨門毒藥“一夢百年”。” “一夢百年?”滕青山看向鐵劍武圣“赫連昊延”。 “解藥。” 滕青山一聲厲喝。即沖向赫連昊延。 “不想小姑娘死你就站住。”赫連昊延厲聲道。 可滕青山根本沒顧連昊延的威脅。 “哼。”赫連昊延那柄巨型鐵劍作一道銀色厲芒刺向滕青山。處于暴怒中的滕青山一聲低吼。右手如利爪竟然從側面抓住了這柄巨劍。一用力。啪。比神兵利器還硬的右手直接掰斷了赫連昊延的兵器。 接著就是一翻手。接掐住了赫昊延的頸部。 “就這么輸了。” 女武圣和穆妄。見狀依舊感到震撼一個照面毀掉兵器活捉對說。 無論是力量速度都完全壓制赫連昊延。滕青山做到這點當然不難。 “解藥在哪?”滕青山掐著赫連昊延的喉嚨。低沉道。 赫連昊延被掐住喉卻絲毫不緊張同時騰出笑容道:“滕青山。對。穆妄說的對毒藥的確是我天風家族的“一夢百年”。天下間沒第二家懂的這毒藥的制作。不過。這“一夢百年”的解藥。我沒有。” “你想死。”滕青山目光一寒。同時瞥了一眼穆妄。“穆老哥。這一夢百年藥性如何?怎解?” 妄回答道:“一夢百年是一無色無味的毒氣如果吸入過多。就算是先天強者也昏厥不醒。想要醒來。除連剛死之人都能救的靈寶“云夢白果外也唯有風家族特有的解藥。” “昏迷不醒?多久?”滕青山道。 “此毒藥名為“一百年”。只要昏迷的人受到好的照顧。的確能在昏迷中度過百年。過。身體也會逐漸衰老。直至在昏迷中老死。”穆妄回答道。 滕青山明白。中了一夢百年。就好比植物人。 “赫連昊延。”滕青山掐著赫連延喉嚨。低沉道。“你天風家族想要到火焰紅蓮。我知道。不過。大可彼此爭奪。用毒藥這等手段。未免讓人恥笑。你赫連昊延。可是天風家族將來的掌權者。” “我想。你的命。該比一份解藥要重要的多。” “拿出解藥。我放走。不然。你看不到今天起的太陽。”滕青山聲音低沉。蘊含著強抑的怒氣。 鐵劍武圣看著滕青。微笑著。 自從看到滕青山在李面前流下的那幾滴眼淚。就令鐵劍武圣更加有信心。 “滕青山。我說了。我沒解藥。我身上不會帶解藥的。解藥。都在我天風家族內藏著。如果你想要救李姑娘。很單。你將火紅蓮給我。我以家族之名發誓。肯定會給你解藥。 鐵劍武圣淡然一笑。“至于殺我?你可以殺。我死了。不但這李姑娘要死。你要死。連那幾個在空的小崽子。也要死。” 滕青山瞇起眼。冷視著鐵劍武圣。 鐵劍武圣依舊淡笑著。 “小姐姐。”半空中。狂風鷹背上傅雨萍哭的稀里嘩啦。 “小姐姐。”楊冬也是眼中含淚。滕獸更是沉默著。看向鐵武圣的目光中閃爍著獸性的兇芒。 灰。走。先走。”滕青山仰頭道。同時揮手。“照顧好他們兩個。” 狂風鷹智慧不下于人類。 “呦~~ 鳴叫一聲。當即帶著滕獸楊冬傅雨萍迅疾的離開了牛頭山。朝神斧山方向飛去。見他們離開。滕青暗松一口氣。 “火焰紅蓮解藥。你要救她。就將火焰紅蓮給我。”鐵劍武圣淡笑道。 “赫連昊延。為了火焰紅蓮。你真夠不要臉的。”旁邊的穆妄氣急而笑。“九葉紅蓮。等珍貴。你竟然用來交換那份解藥。你天風家族那份解藥。恐怕還比不上一顆蓮子吧。你真是不要臉皮了。” 鐵劍武圣看了一眼穆妄。隨即轉而看向滕青山:“滕青山。我沒逼你。你大可以現在殺我” 滕青山臉色鐵青。 他也知道。這等先天金丹武圣。'志堅定。認定的事。自己如果口頭威脅用處怕是不大。而且一旦真殺了鐵劍武圣“赫連昊延”那才是真正的將情況弄的比糟糕。 “赫連昊延。”滕青山怒聲道。“你。也是北寒,第一武圣。恐怕也是天風家族內。最有可能踏入虛境成為戰神的。或許將來。你就是新一任的天風戰神。” 鐵劍武圣眼眸中掠一絲希翼新任天風戰神?他當然想做夢都想。 旋即收斂那絲神色。 滕青山當然注意到了。繼續道:“不過你為了火焰紅蓮。你竟然連死都不怕。哈哈。也好。反正你們天風家族。為了焰紅蓮要追殺我即使不殺你你天風家族也要追殺我。那何不先殺你。到時候就算死。也算不太虧。” 鐵劍武圣瞳孔一縮。 “一句話——” 滕青山低沉道“解藥和你的小命。你選吧。你只有三息時間考慮。若沒結果。我定殺你。” “我身上真沒解藥。”鐵劍武圣道。“家族內有。” “一。”滕青山冷漠數道。 家族內才有?滕青山可不信。鐵劍武圣這種人是不會將自己逼到絕路上去的。 “滕青山。我真沒你這是逼著我們一起死。”鐵劍武圣急切道。 “二。”滕青山冷笑道“放心。你天風家族還沒本事殺我。天風戰神可沒達到虛境大成他不會飛。我在青背上。他怎么追?” “你。” 鐵劍武圣心中直發顫。實話說。他真的害怕滕青山殺了他。 他還想成為新任天風戰神。 就算死。因為一顆解藥而死。的確不值。 “三。”滕青山冷聲喊道。鐵劍武圣心一顫。 “果真是鐵漢子。那。你死去吧。”滕青山冷漠道。同時右手發力。 “等一下。” 鐵劍武圣連喊道。即苦笑看了一滕青山。“你贏了。” 滕青山暗松一口氣。真的殺鐵劍武圣。那可真的走上絕路了。 “解藥在哪?”滕青山問道。 鐵劍武圣有些遲疑 “快。拿出來。”滕青山喝道。右手略用力。 “我拿給你。”鐵劍武圣嘆一口。從懷里取出了一塊看似普通的銀子。“這銀子是假。表面弄了一層銀。里面藏著的是解藥。” 滕青山這才松一口。接過這解。 “滕兄。你怎知道。他身上帶解藥?”穆妄驚詫道。 滕青山淡漠道:“赫連昊延。可舍不的為一顆解藥死。所以。它以防萬一。肯定會帶著解。” 滕青山轉頭朝李走去。同時輕輕剝開銀子。發了其中一顆暗綠色的一顆丹藥。他沒擔心是假解藥…除非赫連昊延死。他卻沒注意到。此刻的鐵劍武“赫連昊延”臉上騰出了一絲奇詭的笑容。 赫連昊延暴退。 “嗯?”滕青山轉頭。臉色一變。“赫連昊延。你找死。” 同時連朝赫連昊延追過去。赫連昊延逃跑。令他懷疑解藥是毒藥。 “哈哈。解藥不是毒藥。不過…那個小姑娘不到了。”赫連昊延大笑著。“我拖時間。你都沒看出來。哈哈…” 笑聲中。穆妄和女武圣江雁臉色大變。 滕青山臉色也變慘白。抬頭看去—— 一頭巨型通體雪白。沒有一絲雜的大雕。全身隱環繞著銀色灰色奇異光芒。在大雕之上。一名黑袍銀發冷酷男子俯視下方。那冰冷的目光令滕青山。妄江雁三人入墜冰窟。 僅僅一個眼神。就滕青山感到了可怕的壓力。 “天風戰神。”滕山知道。自己還是中了鐵劍武圣的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