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鼎記》 最新章節: 第二十五章九鼎輪回(大結局下)(12-12)      第二十四章白馬湖上(大結局中)(12-12)      第二十三章把酒夜談(大結局上)(12-12)     

九鼎記53 紅霞滿天

待得穆云冀三人離去,滕青山雖然知道,天下間成千上萬人會趕到火焰嶺去尋找珍寶‘火焰紅蓮’,可是滕青山還是進入屋內,獨自一人繼續潛修。 …… 當天傍晚超過七座火山同時爆發,注定了這一次火焰嶺肯定有‘火焰紅蓮’出世,當天晚上火焰嶺周圍的大量武者都已經趕往火焰嶺,這些武者們一個個都充滿渴望,渴望自己能得到火焰紅蓮! 得到一株火焰紅蓮,注定了自己能成為武圣。而且,多余蓮子更可以結交天風家族、旭曰商行這等勢力! 誰得到,就功成名就! “等老子得到火焰紅蓮,老子也是武圣了!到時候,府里那些人誰還敢瞧不起我?”一名清秀青年正嘴里說著,同時渴望看著東北方那一座依舊隱隱泛著紅光的火焰嶺。 無數如他一樣的武者們,都趕了過去。 天風家族,端木大陸第一家族,雄霸整個北寒域。 在距離天風城大概數十里外,一座冰山之巔上建造了一座通體黑褐色的尖頂古堡,這乃是天風家族許多得到重點培養的子弟才能進入的地方。通常,古堡內住的人口也就數百人罷了。與天風主城內,赫連家族那數萬人口相比,差的很多。 不過,這古堡,在天風家族子弟心目中,地位卻極高。因為天風家族最高掌權者——天風戰神,平時是在離這不遠的天風峽谷內,一旦出了天風峽谷,絕大多時候會居住在這座城堡內。 這座城堡,也被稱為……戰神宮。 天風家族歷代戰神,才有資格成為戰神宮宮主。 幽冷的大殿之上。 一身黑色長袍,銀色長發的冷酷男子正高坐在大殿之上,因為他的存在,整個大殿氣氛似乎都凝固了。 “老師。”鐵劍武圣‘赫連昊延’躬身道。 赫連昊延的氣質算是夠冰冷了,可是和他老師一比,卻差的遠。天風戰神坐在那,愈是靠近天風戰神,似乎溫度愈是低。 “昊延,你也得到消息了吧。”天風戰神高高在上,俯視鐵劍武圣,目光仿佛利劍刺入鐵劍武圣心中,“這一次,超過七座火山同時爆發,肯定有火焰紅蓮出世,而且最低也是五葉紅蓮。” “我要你,不管如何,都要拿下火焰紅蓮。”天風戰神冷漠道,“至于該怎么做,該調遣多少人,你自己看著辦。” “有一點——” “我不希望,你再失敗。”天風戰神冰冷的聲音,讓鐵劍武圣甚至于不敢喘息。 之前爭奪火鎏鐵礦脈失敗了,天風戰神自然不滿意。 …… 當鐵劍武圣帶著天風戰神的命令,從天風家族帶走了一千名高手迅速趕往火焰嶺的時候。遠在西方的‘云夢古城’中,云夢戰神同樣吩咐大長老穆妄趕往火焰嶺。旭曰商行勢力遍布天下,大長老穆妄抵達東華域就可以輕松調人過去幫忙尋找火焰紅蓮。 總之…… 這火焰嶺上,一天人比一天多,第三天的時候,已經聚集了數萬人在尋找著。除了各大家族的外,更多的還是一些閑散的武者。 第三天,滕青山住處。 “滕先生。”外面傳來喊聲,穆云冀、傅刀、段石縉三人一道走了進來。 聽到喊聲,滕青山和李珺依次從自己屋內走出來。 李珺笑著道:“你們這時候過來,午飯可沒好呢。” 穆云冀三人也不由一笑,而后穆云冀開口道:“滕先生,昨天晚上火鎏鐵礦脈已經完全挖光,所有礦石,我們已經全部盤整好,火鎏鐵一共有三十一萬斤,先生分得三成,也就是九萬三千斤!” “已經分好了?”滕青山不由一喜。 旁邊傅刀點頭笑道:“先生那份,已經分好,而且用三個超大木箱給裝好。” “三個超大木箱?”滕青山一怔,略微思考了一下,暗道,“火鎏鐵非常的輕,和水比,也就比水略微重。也就是說,火鎏鐵密度和水密度接近,四十六立方米的水,為四十六噸,也就是九萬兩千斤。據估計,九萬三千斤的火鎏鐵,估計,也在四十五立方米左右。” “一分為三,則,每個超大木箱,大概有十五立方米!” 滕青山心中一盤算,就明白這三個木箱有多大。 “帶我去看看。”滕青山連道。 “先生,這邊走。” 穆云冀三人立即帶領滕青山去看他那份火鎏鐵了。 “云冀,你們怎么沒有去火焰嶺,找火焰紅蓮?”走在去火鎏鐵峽谷途中,滕青山詢問道。 “這火焰紅蓮找起來很難,一個人找,不太可能找到。我已經派遣了三千軍士過去搜尋。”穆云冀笑道,“而且,老師他在前兩天已經到了,帶領我穆家人馬,正在火焰嶺上找著呢。” “穆妄老哥?”滕青山驚訝,旋即笑了,“連穆老哥都來了,這火焰嶺上恐怕天下各大家族都派人手過來了。” …… 片刻,滕青山他們就來到火鎏鐵峽谷一個大型大帳內,這空曠的大帳中足有十余丈長寬,里面有不少大型木箱。 “滕先生,你看這三個。”穆云冀指著三個超大號木箱,“這三木箱里面,就是先生你那份火鎏鐵,加起來足足九萬三千斤。每份也就是三萬一千斤,一點不多,一點不少。” 滕青山走過去,輕易拔掉上面固定好的釘子,而后打開箱蓋。 哐當!哐當!哐當! 三個大箱蓋放到一旁,只見木箱內正放著一塊塊血紅色火鎏鐵,這些火鎏鐵,小的只有指甲小,可大的,卻堪比水缸,將整個木箱是塞得嚴嚴實實。三個大木箱,大小是完全一樣。 長大概是一丈五六(三米八),高和寬,都是八尺(兩米)。 “嘿!” 滕青山嘗試著舉了下三個木箱,以滕青山對力氣的精確控制,也約莫感覺到,一個大木箱的確有三萬多斤重。扣除木箱本身重量,火鎏鐵的確不少。 “滕先生,我們今天下午,軍隊就會離開火鎏鐵峽谷,護送這些火鎏鐵離去。”穆云冀說道,“先生這一份火鎏鐵,是讓我們幫忙護送呢?還是……先生你自己想辦法?” 火鎏鐵挖出來,事情不算完。 畢竟天下各大家族,誰不眼饞這玩意?路途中搶劫、偷盜,都有可能。 “不用,我自己來。”滕青山說道,“你們給我找幾根鐵鏈,將這三個大木箱,給我鎖死在一起。我可不想搬遷半途中,三個大箱滾落散開。” “行,沒問題。” 三個大木箱加起來,最多十萬斤。粗鐵索捆縛十萬斤,這很簡單。 片刻后,一大群軍士先將三木箱弄到外面空地上,而后合力,才終于用手臂粗的大鐵索,將滕青山那份三個大木箱給重重捆鎖起來。 “云冀,傅刀,段石縉,我就先走了。”滕青山單臂套進重重粗鐵索中,而后抓緊,略微一用力。 呼! 三個超大木箱直接被滕青山舉起,輕易托在后背上,三個超大木箱就好似一座小山,滕青山雙腳彌漫出土黃色光芒,每一次閃身,都是十余丈遠,每一腳都令大地隱隱震顫,凹陷一兩寸。 片刻,滕青山就消失在火鎏鐵峽谷中。 看著滕青山背著一座小山似的三個大木箱離去,穆云冀三人呆滯好一會兒。 “我怎么覺得……我們派遣十萬大軍護送火鎏鐵,都不及滕先生一人護送的安全?”段石縉哭笑不得道。 “而且,還沒先生快!”傅刀也無奈道。 當傅刀、段石縉、穆云冀三人安排著軍隊吃午飯,準備出發的過程中—— “看!”傅刀連指向天空。 只見一座小山迅速地破空而去,段石縉和穆云冀也只來得看到一幕殘影,而后就消失在眼界當中。 “傅先生,你說的沒錯。”穆云冀苦笑道,“我們護送火鎏鐵速度,是遠遠不及滕先生。” …… 萬丈高空,云端之上。 青鸞正展翅迅疾飛著,滕青山站在它背上,右臂則是扛著一由重重鐵索捆好的三個大木箱。十萬斤負重,對于力氣絲毫不下于六足刀篪,且速度還要更快的青鸞而言,背負著飛行兩三千里,非常輕松。 約莫接近南山城的時候,青鸞便已經下降到最下一層云霧中。 “到了。” 滕青山看到了那高聳入云的神斧山,“如今火焰嶺一帶,天下間各大家族強者齊聚,太過混亂。我這火鎏鐵放在那,我根本沒辦法安心修煉。還是放在神斧山,讓六足刀篪幫我保管為好。” 當天下午,滕青山就乘著青鸞又飛回了牛頭山。由此可見青鸞的速度,先天飛禽妖獸當中,實力第一,速度第一,絕非虛言。 …… 火山爆發后的第七天晚上。 “穆老哥,你難得來我這一趟啊。”滕青山正笑著和穆妄一道飲酒,牛頭山就在火焰嶺旁邊,穆妄知道滕青山在這,找個時間,就過來拜訪一下。 “滕兄,這次你怎么不去火焰嶺找?”穆妄笑道,“天下間,各大武圣強者,大多都過去了。找這火焰紅蓮,純粹是靠運氣。當然……一些火巖漿深處,也只有我們武圣能夠進去。以滕兄你的實力,說不定能找到。一旦找到,最起碼能造就五六個先天強者啊。” 話音未落—— “嗡~~” 一股奇異的天地靈力波動傳遞開,距離虛境都只差一步的滕青山和穆妄,不由同時看向北方。 只見火焰嶺深處某一處高空之上,竟然凝聚出通天的火焰霞光,在漆黑的晚上,這通紅的火焰霞光在夜空中,前所未有的醒目。 呼! 滕青山和穆妄,同時震驚地站起。 (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