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鼎記》 最新章節: 第二十五章九鼎輪回(大結局下)(12-11)      第二十四章白馬湖上(大結局中)(12-11)      第二十三章把酒夜談(大結局上)(12-11)     

九鼎記51 火鎏鐵總量

九鼎記下載: 九鼎記第八篇第五十一章火鎏鐵總量 “哈哈,對,挖礦!”穆云冀也笑了起來,“先生,這挖礦的事情你盡管放心。火鎏鐵礦脈挖起來難度不大,而且,火鎏鐵礦石就和千年寒鐵、玄鐵一樣,完全沒有雜質。礦石多重,這火鎏鐵就是多重。” 滕青山點頭,當年在滕家莊,自己曾在碧寒潭弄出兩塊萬年寒鐵,同樣沒絲毫雜質。 “什么時候開始”滕青山問道。 “今天天色不早了。”穆云冀看看天空,“今天晚上安排準備一下,從明早開始挖礦!這礦脈藏有的火鎏鐵越多,耗費時間越長。希望,讓我們多耗費些時間。” “對,越久越好。”段石縉和傅刀也笑了起來。 牛頭山上,距離火鎏鐵峽谷僅僅數里遠的一座無名山頭之上,滕青山命令自己的弟子‘滕獸’雕刻出一座庭院,當初在月牙湖滕青山用輪回槍輕易建造幾座石屋,而這次,滕獸使用的則是開山神斧! 老師的命令,滕獸當然不敢違抗,不過他速度顯然不如滕青山。 耗費半天功夫,才在山巔建造了一座相互的庭院,院內三面有屋宅。 “阿獸,你的斧法有點汗顏了。”滕青山看著這座宅子,露出一絲笑容。 滕獸臉上略微有些紅了。 “阿獸哥臉紅了,臉紅了。”傅雨萍不由嬉笑起來,旁邊楊冬也是捂嘴偷笑。滕獸立即瞪了他們倆一眼。 “滕大哥,阿獸比較適合用斧頭啊。”李珺看著滕青山。 如今,滕青山也在想著他這個開山大弟子‘滕獸’到底要用什么兵器,如今試驗開來看:“果然,他還是比較適合用斧頭,也對。我的幾種拳法中,他最擅長《土行之拳》,而禹皇所創的《開山三十六式》也是土行之道入門……” “那以后,我就傳他這開山斧法吧!” 雖然說,滕青山是專精槍法! 可是,在參悟《開山三十六式》過程中,滕青山在斧法上,也達到一個極為高深程度。就算教導先天金丹強者,也綽綽有余。 “阿獸,從明早起,我開始教你斧法。”滕青山說道,“至于兵器斧頭……你暫且用石斧。” “是,老師。”滕獸只能依依不舍將開山神斧給滕青山。 從第二天開始,滕青山潛心在這參悟天道。如今的他距離虛境的確已經很近很近了。而每天早晨時候,滕青山都會耗費盞茶功夫,略微指點一下自己的大徒弟‘滕獸’。至于所教導的斧法。 乃是滕青山自己對《開山三十六式》的理解,而后歸納領悟,簡化出的一套斧法——《裂地七十二式》。 畢竟他自己,對《開山三十六式》也只是領悟小部分罷了,不過這套《裂地七十二式》威力之大,就算放到九州大地上去,也比一般的天級密典還要強,畢竟,這是從禹皇最強絕學簡化而來。 而且,先天強者,學習《開山三十六式》估計是一頭霧水,學習《裂地七十二式》卻能有所成就!畢竟,適合的才是最好的! 滕青山在無名山上潛修,而火鎏鐵峽谷內,挖礦是挖的熱火朝天,不知不覺中,一月已經過去。 一月后,傍晚時分,火鎏鐵峽谷內。 哐!哐!哐! 一聲聲金屬撞擊聲時而響起,顯然是挖礦碰觸到火鎏鐵的緣故。 不少軍士穿著單薄汗衫,正在地挖礦,一開始挖的時候,比較容易,畢竟就在表層,可挖的越深,便挖到巖石層了,而火鎏鐵則是在巖石層中。每次都要弄出大塊大塊的巖石層,而后敲碎弄出火鎏鐵。 “嘖嘖,一聲令下,數萬軍士挖火鎏鐵。”微胖的少年,握著一竹竿走在峽谷中,看著周圍無數人在挖礦,雙眸不由發亮,“如果哪天,我也能有如此權勢,一聲令下,數萬軍士聽命,那真是……” 小時候的際遇,令楊冬對權力,對武力有著很強的追求! 所以,他才進入強盜窩。 “不對,當軍隊的將軍算什么,像老師那樣,儒風,才真正厲害。一個人,就嚇得數十萬大軍心生畏懼。”楊鏡頭一回憶起一個月前,滕青山一聲怒吼震懾數十萬軍士的場面,心中欲望愈加強盛。 變強!變強! “不知道爹現在……”楊鏡頭一想到他爹,心中就升起復雜情緒。 對他侈楊忘,他有時候恨,恨他爹無情將他扔在一個窮山村內,讓他受盡屈辱。可有時候很思念,因為,那是他在世上唯一的親人。 “爹,你一定要活著回來,一定要!” 楊鏡頭默默道。 “冬子。”一道聲音從不遠處響起,楊冬轉頭看去,只見在礦區人群中,三道人影一道走了過來。這三人過處,周圍挖 礦的士兵們一個個恭敬的很。這三個正是穆云冀、傅刀、段石縉三個。 “穆大哥,傅先生,段先生。”楊冬連笑著迎上去。 “來為你老師,看看礦區情況的”穆云冀笑道。 “我也就散散心。”楊冬搖頭,“老師一心修煉,根本沒心思管這。而且,老師也信任穆大哥你們。” 旁邊傅刀一摸楊冬腦袋:“我們再膽大,也不敢貪了你老師那一份。好了,走,我們一起去見見你老師。” “你們”楊冬一怔。 自從開始挖礦,除了第一天他們去拜訪滕青山外,之后因為滕青山說過不希望被打擾,這近一個月來,穆云冀他們三人就沒再去過滕青山住處。 “嗯,火鎏鐵礦差不多要挖光了,我們得去和你老師談談。”穆云冀一笑。“哦。”楊冬恍然,興奮連道,“走,我們快點,老師知道一定很高興。” 此時已是傍晚時分,天色昏暗,穆云冀一行四人來到滕青山住處。 “楊冬,就等你吃飯了。”傅雨萍打開庭院門笑道,“穆大哥,你們也來了,今天真巧,大叔他剛出關。” 庭院中央,放著簡易的方形木桌,在周圍放著幾個小木凳,方形木桌上已經放上了三盤美味菜肴。 “哦,你們來了。”滕青山和李珺二人,分別端著碗盤,一道從廚房內走出來。 “先生也會做飯”傅刀驚訝笑道。 “我也就幫忙端飯碗,這是小珺做的。”滕青山一笑,那穆云冀贊嘆道:“李珺姑娘的手藝,真是很不錯。上次吃過一次,嘖嘖,絕對比得上我云夢古城內的大廚。滕先生,你真有口福啊。” 李珺聽了不由臉一紅,看了滕青山一眼。 滕青山笑了笑,坐下下來,看著眼前三人:“云冀,你們來,有什么事說吧。” “老師,他們說礦脈要差不多挖光了。”楊冬說道。 “快挖光了”滕青山眼睛一亮。 火鎏鐵礦石,這可關系到將來回到九州,建造一支強大軍隊的戰甲裝備,真正一流軍隊,戰甲的重要性無需多說! “有多少”滕青山問道。 “先生你賺了,我們旭日商行可虧了。”穆云冀搖頭無奈道,“我一直在想,這次礦脈的礦石如果夠多,三成礦石超過十萬斤,先生你取十萬斤,我旭日商行可以得到很多。可惜……” 滕青山眉頭一皺,他聽出來了…… 此次的三成礦石,不足十萬斤。 “據估計,也就明后天,礦脈就挖光了。估摸著,礦石總量大概在三十萬斤左右。” 穆云冀解釋道,“即使相差,也相差不大。” “按照之前約定的,傅家一成半,段家兩成,滕先生你三成,你旭日商行三成半,那么……” “傅家約莫四萬五千斤火鎏鐵。” “段家,約莫六萬斤火鎏鐵。” “我旭日商行也就十萬五千斤火鎏鐵。” “而滕先生你,則是九萬斤火鎏鐵。” 穆云冀無奈看這滕青山,“我都懷疑先生事先知道礦石總量了,說個十萬斤的數字。”十萬斤和九萬斤,的卻很接近。 騰青山臉上也露出了笑容,這個數字他很滿意。 畢竟這火鎏鐵乃是逆天的寶貝,總量能有三十萬斤已經夠駭人的了,自己分的九萬斤。以三十斤一套戰甲計算,足足可以鑄造三千套火鎏鐵戰甲!歸元宗黑甲軍才六千人,打造一支三千人的“先天騎兵”在九州,夠強了。 “九,這個數字不錯。”騰青山一笑。 忽然—— “轟隆隆” 滕青山腳下的地面都震動了起來,一股可怕的聲音瞬間傳遞過來,啪!蓬!木桌上的碗盤都跌落下來,跌碎了。 “看,那邊。”楊冬震驚遙看著北方。 滕青山、李珺、穆云冀他們一群人也都震驚遙看北方。 只見,一道火紅色的巖漿柱沖天而起,仿佛戰神利劍要刺破天際一般,紅通通的巖漿甚至于將天空映照的紅了起來,滕青山他們一群人瞬間明白——火山爆發了! 腳下大山劇烈震蕩著。 “轟”“轟”“轟”…… 令滕青山目瞪口呆的是,北方火焰嶺那一座座火焰山,除了那第一座剛剛噴發出通天巖漿柱外,竟然接連有其他的火焰山也跟著噴發,一道道可怕的巖漿柱仿佛一根根通天支柱戳向天際,整個北方天空已然一片通紅,大量煙塵飄散,一股濃濃的硫磺味已經撲面而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