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鼎記》 最新章節: 第二十五章九鼎輪回(大結局下)(12-12)      第二十四章白馬湖上(大結局中)(12-12)      第二十三章把酒夜談(大結局上)(12-12)     

九鼎記49 青鸞之火

“滕先生,到時候請火焰神鳥出手沒問題吧?”穆云冀必須得到滕青山肯定答復才放心。 “如果真遇到危機,我會讓它出手的。”滕青山點頭。 穆云冀不由大喜:“這下我就放心了。” 當穆云冀和滕青山商量的時候,此刻兩方陣營遙遙對話,已經開始僵持住了。 “段石縉,傅刀!你們兩個竟然這么貪婪,不顧手下軍士死活。那么……就別怪我們了。”吳白偉冷厲的聲音,從防御工事外敵方軍隊當中遙遙傳了過來。 段石縉臉色一沉,怒聲喝道:“吳白偉,你這陰險小人,不是我們不顧手下死活,而是你們苦苦相逼。如果你真的慈悲,那么就帶著你的軍隊速速離去,不就不會死人了?哼,要打就打,別在那惺惺作態。真不知道,女武圣怎么看上你這小人的!” “哼。”吳白偉不由氣急。 這遙遙相對,彼此距離過百丈的兩大家族家主,顯然撕破臉皮了。 “哼哼,我們段家和傅家,有的都是好漢子,好勇士!”段石縉朗聲道,“我們不會去追殺你們,不過如果你們如果來進軍逼迫,我們也不是沒蛋的慫貨,我們眾多軍士,會讓你知道,我們的厲害!” 傅刀也是哈哈一笑:“不管軟的硬的,盡管來,我們兩家一并接著!” …… 短短的陣前對話,已經讓兩方意思表達的很清楚了。很顯然,段家傅家聯軍這一方是無論如何都不可能放下到嘴的肉。到底是打還是撤退,決定權在其他五大家族手里! 火鎏鐵峽谷內,某一大帳內。 “小珺,青鸞呢?”滕青山詢問道。 此刻李珺、滕獸、楊冬以及狂風鷹都在,就是青鸞不在。 “青鸞在牛頭山里,至于在哪,我也不知道。”李珺微微一笑,“不過如果找它有事,直接喊一聲它就到了。” “你喊它過來。”滕青山說道。 “準備讓青鸞出手?”李珺探尋問道,之前穆云冀和滕青山談話,聲音都很低。李珺雖然在旁邊不遠,卻沒聽清。 “嗯。”滕青山點頭,“不過還得問問青鸞。” 青鸞是自己的朋友,而非仆人,青鸞如果真的不愿去做,自己也沒法子。 李珺當即仰頭,發出響亮高亢的鳴叫聲:“呦~~~” 鳴叫聲仿佛撕裂了天空,迅速傳播開。 僅僅片刻—— 一道火焰幻影在半空中留下一道殘影,便已經竄進了大帳當中,落在了滕青山、李珺他們身側,那高貴的王冠般翎毛,還有著七彩般尾羽,以及全身自然騰繞的火焰,都令神鳥‘青鸞’那么讓人迷醉。 “小青。”李珺寵溺地撫摸了一下青鸞身上羽毛。 青鸞體表火焰已經收斂,被李珺撫摸,青鸞顯得很是享受。 就在這時—— “殺!!!” “殺!!!” 猶如潮水般洶涌的喊殺聲從西方傳遞過來,很快自己陣營這邊也響起一陣陣高亢嘶喊聲,一瞬間,整個火鎏鐵峽谷內不斷回蕩著震耳欲聾的聲音,滕青山隱隱都覺得周圍溫度都提升了一截。 “打起來了。”李珺吃了一驚。 “是西邊前線上。”楊冬深吸一口氣,雙目隱隱放光,看向滕青山,“老師,我去看看吧。” 滕青山看了一眼,點點頭:“去吧,不過,小心點。” “是。”楊冬立即興奮地拿著他那根竹竿出了大帳。 “阿獸,去,照看著點師弟。”滕青山吩咐道。 “是,老師。” 滕獸站在那就好似一頭兇獸,當即也出了大帳。 “殺!”“殺!!!”外面嘶喊聲宛如潮水,仿佛要掀掉大帳似的。 “小珺。”滕青山說話都情不自禁提高些,唯恐在嘈雜環境下李珺聽不到,“你問問青鸞,等會兒,如果我方遇到危險,我請它出手,它可愿意?” 李珺點頭,立即朝青鸞詢問起來。 “呦~~呦呦~~”青鸞興奮地連說著。 李珺錯愕地轉頭看向滕青山。 “怎么了?”滕青山連問道。 “它,它很高興,它還問……要殺多少人。”李珺有些無奈,“青鸞怎么這么喜歡殺戮呢?” 滕青山心中一動,在九州大地中,關于青鸞的記載,雖然說是虛境下第一,無可匹敵的神鳥。不過之所以被稱為虛境下第一,是因為其赫赫戰績以及駭人的殺戮,這青鸞,可是一只兇鳥! “答應就好。”滕青山點頭,“你再問它,它噴出的火焰,能維持多久。” 李珺又去詢問青鸞。 青鸞此刻興奮地不斷說著,時而那雙好看的眸子看向滕青山,似乎挺期待。 “小青說,它能噴出很多種火焰。”李珺解釋道,“不同的火焰,能維持的時間都不同。它最強的火焰,也就是黑紫色火焰。略弱的有黑色火焰,再弱的,還有白色火焰。最弱的就是紅色火焰!” “其中黑紫色火焰,它維持時間最短,也只能噴數十呼吸功夫。而黑色火焰,它則是能夠維持比較久了,大概有——”李珺準備開始詳細解釋。 “不用那么厲害,普通紅色火焰就行。那普通紅色火焰能維持多久?”滕青山連問道。 滕青山很清楚,一般懂得噴火的先天金丹妖獸,噴出的火焰,也就是黑色。先天虛丹層次妖獸,則是白色火焰,白色火焰已然可以燒得山石裂開。 青鸞身上最弱的紅色火焰,也不會比巖漿溫度低。 “青鸞說了……紅色火焰,要多少有多少。”李珺回答道。 “要多少有多少?”滕青山驚愕,不由驚嘆青鸞天賦之厲害。 青鸞天生為火焰中神鳥,能艸控火焰,正常情況下,身體都會自然被火焰環繞……艸控最弱等的紅色火焰,的確是要多少有多少。 “告訴它,到時候只需要使用紅色火焰即可,至于什么時候動手,到時候我告訴它。”滕青山說道。 “嗯。”李珺立即告之。 雖然外面殺得天翻地覆,可滕青山在大帳內卻很平靜,他知道,要他動手,穆云冀肯定會過來。 “滕先生,滕先生。”外面急切聲音老遠傳來。 “走,隨我出去。” 滕青山立即帶著李珺、青鸞、狂風鷹,一道出了大帳。 此刻臉上臟兮兮的穆云冀和段家家主段石縉,有些狼狽,穆云冀更是焦急地連道:“滕先生,情況很不妙,快,隨我來。” “怎么了?”滕青山連問道。 “我們一開始都全力防御西線敵人的兇猛攻擊,可是,我沒想到……那五大家族以及天風家族,竟然這么狠!他們在西線的瘋狂攻擊,僅僅是為了迷惑我們,他們真正的攻擊,是南矮山!” “南矮山?”滕青山一怔。 火鎏鐵峽谷兩邊,一個北矮山,一個南矮山。南矮山僅僅三十余丈高。 “廝殺開始的時候,北矮山、南矮山、東入口都有廝殺,我們也沒在意。畢竟我們很有把握……可是沒想到,天風家族的寒羽衛,帶著其他五大家族最精英軍士,混在普通軍士當中,突然猛攻南矮山。” “南矮山山巔地方不大,我們也就八百軍士在上面,已經快抗不住了。”穆云冀急切道。 “小珺,上去。”滕青山一聲吩咐。 當即李珺跳上了青鸞的背上,而滕青山則是跳上了狂風鷹背上。 “呦~~” “呦~~” 兩道高亢鳴叫聲,滕青山和李珺分乘狂風鷹、青鸞,迅疾地飛到了高空,在高空中朝下方俯瞰,滕青山一眼就看到了整個火鎏鐵峽谷的戰局……如今東南西北四線上戰斗都很激烈。 特別是南矮山上,一群穿著銀色戰甲的特殊軍士,幾乎將南矮山段家傅家一方軍士給殺光了。 “小珺,讓青鸞,給我燒,就那,南矮山上!”滕青山沉聲道,右手指著南矮山。 …… 鐵劍武圣、吳白偉等人都隱藏著軍隊中,遙看南矮山,臉上不自禁露出笑容。 “哈哈,寒羽衛果然名不虛傳,一旦攻下南矮山,我們就可以迅速派遣大軍,從南矮山進入峽谷!”吳白偉哈哈笑著說道。 “火鎏鐵礦脈,我天風家族必得!”鐵劍武圣目光發亮。 就在鐵劍武圣這群人開始興奮的時候—— “呦~~~” 隨著高亢的鳴叫,那漂亮的不似人間存在的神鳥降臨了,一位動人的少女坐在神鳥背上,神鳥雙翼微微扇動,只見滔天的火焰從神鳥雙翼上不斷地朝下方覆蓋而去,瞬間,整個山巔上成為火焰海洋。 “啊!” “快逃啊。” 管他什么軍隊,面對滔天的火焰,幾乎瞬間就完全崩潰了,再厲害的鎧甲也無法完全隔絕火焰,畢竟他們需要呼吸!而且這是青鸞的火焰,即使是青鸞噴出的最低等火焰,溫度也是極為可怕! 慘叫聲,嘶喊聲不斷,或是從山巔上跳下,或是在火海中倒下。 此刻,紀律再嚴明,在無情的火焰面前也無用。 僅僅數十個呼吸功夫,整個山巔被燒成一片灰燼。 “那——”鐵劍武圣、吳白偉、董家大長老、澹臺家主、嚴白狩、夏侯安等人一個個都驚呆了。 一個個看著那在半空中,好似神仙眷侶的,都踏著飛禽妖獸的一男一女。 “滕,滕青山!” 鐵劍武圣、女武圣、嚴白狩他們這群人,一個個死死盯著高空中那二人。 燒光了南矮山,只見巨型雄鷹背上的男子,遙指西方廝殺最激烈地戰線:“去那邊!”響亮的聲音,幾乎響徹每一個軍士耳中。頓時,兩頭飛禽妖獸朝西方戰線飛了過來。 (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