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鼎記》 最新章節: 第二十五章九鼎輪回(大結局下)(12-10)      第二十四章白馬湖上(大結局中)(12-10)      第二十三章把酒夜談(大結局上)(12-10)     

九鼎記44 僵持

九鼎記第八篇第四十四章僵持 正當嚴家、夏侯家雙方軍隊都一籌莫展的時候,突然—— “敵襲!” “敵襲!” 響亮尖銳的聲音從西方傳來,嚴家軍隊因為無法占領北矮山,加上死傷不少,士氣正低落,聽到“敵襲”喊聲更是大驚,一個個連握緊手中兵器聽從調遣,準備迎敵。而西方前方軍隊已經和敵軍廝殺。 此刻已經顧不得再去攻北矮山了,嚴白狩、夏侯安、鐵劍武圣都看向西方,一個身后背負著小旗的軍士迅疾沖過來。 “是哪一方的?”嚴白狩臉色微變。 “稟家主,是段家的軍隊。”這趕來的軍士連稟道,“二將軍正率領右翼大軍,抵擋段家軍隊進攻。” 嚴白狩微微點頭。 “走。”鐵劍武圣沉聲道。“到前面看看去。” 當即,鐵劍武圣、嚴白狩、夏侯安三人一道朝右翼趕去,隨著前進,他們也聽到前方傳來的喊殺聲,沒過多久,正當嚴白狩等人已經抵達右翼軍中的時候,只聽到凄厲喊聲:“逃啊!快逃啊!” 軍旗已然倒下好似無頭蒼蠅般的軍士們,面對段家士氣如虹的精銳軍隊攻擊,開始瘋狂潰敗! 成千上萬的人廝殺,其實打的就是士氣! 一旦前面潰敗,形成潰敗潮……就算后面的軍士想頂上去,也會被前方逃跑的潰兵沖潰掉陣勢,所謂兵敗如山倒,前方形成潰敗,后面想要扭轉局勢將非常的難。 “不好。”嚴白狩臉色大變。 “段家怎么這么厲害,這么快就擊潰了右翼軍?”鐵劍武圣則是有些吃驚。 “夏侯兄,就看你的了。”嚴白狩說完后,連忙高聲嘶喊,“武建,你率你部給我擋住他們一盞茶功夫……其他人朝北邊突圍!” 潰軍一片亂糟糟,嚴白狩現在是拼命想要減少損失。 半個時辰之后,在夏侯家軍隊的幫忙之下,迎頭頂住段家攻擊后,嚴家總算喘息一口氣,保存住絕大多數人馬,即使如此……也令逃亡的山林間中隨處可見一具具染血的尸體,僅僅一次猛烈攻擊,就令嚴家損失近萬人! “段石縉,此仇不報,我誓不為人!!!”身上臟兮兮的嚴白狩看向西方,不由咬牙切齒。 剛才短短半個時辰,損失近萬人,甚至于連他的親兄第嚴白狩都被潰軍給活活踐踏至死!親兄弟的死,加上突兀的打擊,令嚴白狩怒火沖天。 “這段家軍隊怎么這么厲害?”夏侯家也是臉色難看,“我夏侯家早有準備,看準時機頂上去,竟然也被打的后退一里地,死傷數千人。” “鎧甲!” 鐵劍武圣沉聲道,“段家的軍隊領頭的精銳部分,所穿鎧甲,都是上等鎧甲,都是價值數千兩銀子一套的好鎧甲,一般刀劍難傷,上千精銳軍士穿著這等鎧甲,為軍隊領頭尖刀,頂不住也不奇怪。” “他們段家怎么有這么好的鎧甲?”夏侯安瞇起那只獨眼,“這上等鎧甲,一兩件就罷了,過千件,就是有錢也不能買到。” 端木大陸上百族爭霸,對于戰爭物質看得非常重。 普通劣質鎧甲大批買賣都要受到管制,更別說這等上等鎧甲了。數千兩白銀一套,需要數百萬兩銀子……銀子是小,這么多鎧甲,一般家族根本買不到。 “可能這段家隱藏的深,藏有此等鎧甲。”嚴白狩冷聲道。 “不一定,還有一種更糟糕的情況。”鐵劍武圣低沉道,嚴白狩和夏侯安都看過來。 更糟糕? “這段家背后,說不定就有旭日商行的支持!”鐵劍武圣說道。 嚴白狩和夏侯安頓時倒吸一口冷氣。“如果真是那樣,可就麻煩了。”夏侯安臉色微變。 旭日商行啊,那可是勢力遍布天下,天下間奴隸貿易,這旭日商行就占得兩三成,幾乎在各個城池,這旭日商行都有其護軍!雖然閑散在天下各處,可如果集結起來,那么,這將是一個非常可怕的數字。 “現在別急。” 鐵劍武圣淡漠道。“我們之前,想一鼓作氣拿下北矮山,那么就算成功大半了。不過既然沒拿下北矮山,我們就不急著進攻,畢竟……到現在,澹臺家族、董家還有那傅家,一點動靜還沒有。他們調遣那么多軍隊,不可能只是來看戲。” 嚴白狩和夏侯安點頭。 “現在,我們靜觀其變。”鐵劍武圣遙看北矮山方向,此刻北矮山山腳下依然被段家軍隊占領,“更何況,滕先生正在北矮山山巔,段家軍隊想攻下也不可能。” “嗯,是不可能。” 一想到滕青山之前展露的手段,嚴白狩和夏侯安更加放心。 “也讓這段家,嘗嘗那滕青山手段吧。”嚴白狩不無惡意地想到。 北矮山山巔。 滕青山依舊靜靜盤膝坐著,之前下方發生地一場血腥廝殺,根本沒有影響到滕青山。 “這段家有點手段,竟然令夏侯家族和嚴家,都被迫后退。”滕青山遙看下方軍隊。 下方軍隊秩序井然,有序地排列開,千萬名軍士抬頭遙看山頂,被這么多軍士齊刷刷盯著,這壓力也是極大。可是滕青山卻淡笑著俯瞰下方,就好像是個神靈,在看著無數普通人類。“滕先生!”清朗卻又響亮的聲音,從車隊當中穿了過來,“在下段石瑨,就問先生大名,前幾先生和鐵劍武圣一戰,也得幸一觀,先生大才,不過,我段家也有十萬大軍,不想和先生為敵,還請先生讓出這北矮山……時候,我段家定有重謝。” 騰青山搖頭一笑。 “段石縉,還請速速離去。”騰青山朗朗聲音,回蕩在山林。 “滕先生……”這段石縉還想勸說。 “速速離去。”騰青山又冷然道。 之前并沒有看到騰青山手段的段石縉,根本不認為,一個人真的能擋住千軍萬馬占領山頭,當即一聲令下,近千名軍事迅疾地沖到北矮山山腳下各處,而后幾乎同時開始攀爬,當這些軍事艱難的攀爬到一般的時候。 咻!咻!咻! 一枚枚燃燒著火焰的石子破空而去,令北矮山山壁一處處爆裂開,大量碎裂石頭滾滾落下,砸的不少攀爬中的軍事從高處摔下,砸在下方山石上,腦袋崩裂當場慘死。也有幸運點,保住小命的。 僅僅一波攻擊,令段家損失數百人。 一片痛苦呻吟聲,參加省。 段家觀看到這一幕的軍士們不由臉色發白,他們都害怕……被命令去攀爬登山。 “這,這……”處于眾多軍士保護中的段石縉,是一個很文雅的中年男子,此刻他臉色確是不太好看。 “段兄。”一道低沉的聲音傳來。 一名穿著黝黑盔甲,頭上也帶著頭盔的男子走了過來,面容被盔甲的鋼絲面罩所阻擋,根本看不清其面容。 段石縉回頭一看,連迎上去 “放棄吧。”盔甲男子上前和段石縉低聲說了不少話,一開始段石縉不太同意,可片刻后,段石縉終于同意。 “咦?”滕青山看著下方的軍士們后退,而后開始搬弄死傷軍士身體,同時坐下歇息。甚至于都有裊裊炊煙升起,顯然已經開始造飯了。 “這么快就放棄了。”滕青山微微一笑,“放棄也好,不管怎樣,這北矮山,絕對不能讓某個大家族完全占領。最好,等澹臺家、吳家、董家等,也將軍隊靠近過來,圍攏這峽谷。到時候各方面相互制約……” 一切如滕青山計劃的一樣,沒有一個家族,膽敢將峽谷重重包圍,如果真那樣做,將會受到其他所有家族攻擊。 每一個家族,都占領峽谷周圍部分區域。 夏侯家、嚴家、段家、董家、澹臺家、吳家,包括在第二天清晨才到的傅家,哥哥離火鎏鐵峽谷都很近,七萬人馬相互制約。而在其中……顯然相互結盟的嚴家和夏侯家,最是勢大。 傅家軍營某一大帳內。 滕青山、李珺、滕獸、楊冬,包括青鸞、狂風鷹都在其中。 “先生。”傅刀進入大帳內。 “先生這次辛苦了,若不是先生,那夏侯家族和嚴家,恐怕已經占領北矮山,以他們兩家實力,占領地利。同時將峽谷封住,到時候……想要攻下,除非有五六倍軍力才可。”傅刀笑道。 滕青山搖頭:“傅刀,你傅家人手是在太少,想要占得這礦脈,難啊。” 就算滕青山實力超絕,可畢竟才一個人。 “是啊。”傅刀也有些焦急,“現在,七方僵持,我們傅家能和其他六方并列,還是因為有先生在!以先生實力,完全能占得北矮山。可是我傅家……” 傅刀也明白自身弱勢。 “傅刀,現在外面其他家族,估計也要開始結盟了吧。”滕青山詢問道。 “恩。” 傅刀點頭,“這次吳家被嚴家,夏侯家前后攻擊,吃了大虧。估計澹臺家族,董家等,也知道如此情況,如果不結盟,恐怕想獨吞那火鎏金鐵礦脈會很難。可惜,現如今,還沒人找我傅家來結盟。” “騰先生。”大帳內傳來喊聲。 “進來。”滕青山開口。 進來的正是傅家家主‘傅云展’,傅云展一臉喜色,看向傅刀道“叔,外面來了段家的使者。” “段家?”傅刀不由露出一絲喜色。 “不過,他們說要見騰先生”。傅云展看向滕青山。 201012621:49211.138.250.3樓 手機黨支持你加油! 201012623:19211.140.18.4樓 強贊豬哥.你是好樣的 201012709:06218.20.59.6樓 哈哈!!第一次。緩緩插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