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鼎記》 最新章節: 第二十五章九鼎輪回(大結局下)(12-12)      第二十四章白馬湖上(大結局中)(12-12)      第二十三章把酒夜談(大結局上)(12-12)     

九鼎記43 我的地盤

第八篇虛境之路第四十三章我的地盤 九鼎記第八篇虛境之路第四十三章我的地盤 作為軍隊的探子,當然對其他家族的一些重要人物都認識。至于滕青山……如今名氣實在太大。若連滕青山都不認識,那豈能當探子? “滕青山?”嚴白狩眼角肌肉抽搐一下,不由轉頭看向身側的鐵劍武圣。 “看來情況不妙。” 鐵劍武圣臉色微變,“嚴兄,走,我們到前面去,看看到底是怎么回事。”作為家主,嚴白狩一般都是在軍隊重重保護下,很少到最前線去。此刻,也顧不得其他……當即和鐵劍武圣一道,迅疾朝前面趕去。 牛頭山火鎏鐵峽谷兩側山壁,其實是兩座普通小山,高度不一,南邊一座小山高大概有三十余丈,連綿也有數百丈長,這么一座小山山頂上最多容納數百號人。不過,北邊一座小山不同。 北邊一座小山,高度大概七八十丈,山頂也寬闊平緩,這延綿數百丈的山,山頂上足以容納數千號人! 也就是說,只要有數千號人在山頂,那么……就算敵人沖進峽谷,這數千號人就算推石頭砸下去,也能砸死大批大批敵人。在七八十丈高的地方,就算朝下方隨便扔小石塊,當落到地面,威力都會很大。 就是軍事素質很一般的人,都能懂得,這北邊矮山的重要性! 可以說——拿下這北邊矮山,幾乎占領了一半礦脈! “不管如何,必須得占領北矮山。”嚴白狩心中焦急。 “拜見家主!” “拜見家主!” 嚴白狩和鐵劍武圣已經沖到了軍隊的最前面,那一座綿延開的北矮山已經出現在前方,這座無名的矮山,注定以后將會被記載在歷史中,此刻矮山之下聚集了密密麻麻大量的軍士. 而在北矮山之上,一道人影正盤膝而坐,他的身前插著一根黑焱棍. 山風吹來,吹動他的長發,卻撼動不了他的身影! 此刻千萬軍士都仰頭看著那坐在那,雖然很微小卻讓眾人感到巍峨的身影_這就是端木大陸上如今天下第一武圣,號稱最強武圣的滕青山!僅僅一人在那就讓千軍萬馬無計可施. “是他!”嚴白狩目光一寒。 “是滕稱王先生!”鐵劍武圣眉頭皺起,他對滕青山很尊敬,可是……此次火鎏鐵礦脈,是家族派遣他來的,火鎏鐵礦脈對他天風家族也很重要。 “家主。”一名穿著黑色戰甲,虎背熊腰的四方臉壯漢在一旁,有些焦急道,“這武圣滕稱王先生就在這北矮山之上,我們的軍士根本沖不上去啊,這矮山本就難攀爬,能攀爬上去的都是精英軍士,武圣滕先生隨意幾枚石子,就讓我們精英軍士喪命。就算能躲過滕先生的石子,可從大山摔下去,也要摔成肉泥。” “家主,現在我們一點辦法都沒有啊。”四方臉漢子急切萬分。 “什么?” 嚴白狩惱怒遙指北矮山,“你看,這北矮山綿延數百丈,這滕青山是厲害,可他也就僅僅一個人!我就不信,數百名軍士從整個北矮山各處同時朝上面攀爬,他能同時兼顧數百丈!” 數百丈,足有一兩里地! “家主,他的石子太厲害了。”四方臉漢子連道。“他根本不需要來回跑,他只是盤膝坐在原地,很隨意地扔扔石子,就令我們的軍士或是被砸死,或是從崖壁上摔下去活活摔死!”“石子?”嚴白狩皺眉,“難不成,數百丈距離,他也能擊中?” “嗯。”四方臉漢子連道,“對,滕先生發暗器的能力很厲害。” 他永遠忘記不了之前那可怕的場面—— 他一聲令下,數百名軍士從北矮山各個方向朝下面攀爬,而滕青山卻是高坐在大山之上,待得軍士們攀爬到一半后,滕青山隨意地扔出些石子,這些石子并沒有擊軍士,而是砸中山壁! 石子威力太大,仿佛炸彈轟炸地山壁大量亂石滾下。 那些亂石,砸在艱難攀爬的軍士頭上,頓時令不少軍士滾落。僅僅第一波,就令許多軍士摔下,還有部分剛攀爬的軍士連跳下地面! 就算躲過第一波襲擊,第二波開始——滕青山的石子,就直接襲擊那些攀爬迅速的精英軍士。 數百丈范圍內,雖然對常人而言,一兩里地,眼睛都看不清……可是已經達到肉體極限,達到九州所能容納的身體極限的他,他的視力聽力,早就達到還一個駭人級別,所有動靜他看的一清二楚。 “滕先生!”嚴白狩朗聲喊話道。 聲音在山林中回蕩,所有軍士都聽著。 “煩請先生讓出這北矮山……這大恩,我嚴家絕不敢忘。先生但有所要求,盡管提。”嚴折狩喊道。 沒辦法,硬的不行,只能用軟的。 “哈哈……”爽朗的笑聲,從山巔上那盤膝而坐的人影處傳來,回蕩在天際,“嚴白狩,我見你也是一漢子,懂得事理。怎么今天,說出這等可笑的話?如果你在這,你會讓出這北矮山?” 嚴白狩一窒。 嚴家軍隊內眾多軍士,雖然不少人驚怒,可是對那瀟灑盤膝坐在山巔之是的人影,也有著欽佩之情!獨自一人高坐山巔,僅僅揮揮手,一顆顆石子就令千軍萬馬無法登上北矮山。這等手段,豈能不讓人羨慕? 多少軍士、武者心底,生出欽佩以及向往之心。 也向往有一天,能成為大陸上一等一的無敵人物! 嚴家軍隊束手無策,嚴白狩、夏侯安、鐵劍武圣三人已經聚集在一塊,都在頭疼如何攻下北矮山。 他們清楚…… 若不攻下北矮山,他們就算進入峽谷,也是讓軍去送死。 “這滕青山,這是!”嚴白狩焦急。 “真是軟硬不吃。”夏侯安也頭疼,想耍硬的,他們怎么耍?對面可是如今的天下第一武圣! “七八十丈高,根本沒辦法用梯子。” “繩索也沒用” 鐵劍武圣一直在皺眉,忽然他目光落在了北矮山旁邊的一棵棵大樹,這些大樹,有的都已經生長了百年、千年,有些大樹,高度絲毫不比北矮山低。 “對。”鐵劍武圣眼睛一亮。 “嚴兄,夏侯兄。”鐵劍武圣指向旁邊那些大樹。 “怎么了?”夏侯安和嚴白狩一怔。 “讓軍士們爬樹,爬到上面去,和北矮山差不多高處。”鐵劍武圣笑道,“而后,扔長繩索,直接扔在北矮山上固定好。這等于就是一條繩橋……讓軍士們,通過繩子,迅速抵達山上。” 夏侯安和嚴白狩眼睛不由一亮。 “哈哈,赫連兄果真厲害。”這二人不由大喜。 這大山里別的不多,這大樹非常的多。 而軍士們誰沒有數百斤力氣?抓著繩子,可以迅速竄到山上去。而擅長輕功者,更是能踏著繩子,迅速飛竄到山巔上去。 夏侯安獨眼光芒灼灼,興奮道:“北矮山周圍,可是足足有上百顆高大樹木,每一顆大樹都能弄出幾條繩子來……過百棵大樹,也就是數百條繩子。到時候大量軍士一起涌上,短時間內邊能讓上千名軍士沖上去。” “最強武圣又怎樣?他依舊只是武圣罷了,先天真元可不是無窮無盡。我和嚴兄雙方大軍,可以十余萬人!他怎能抵擋?恐怕我大軍一上去,他就要逃了。” 隨著一聲令下,大量軍士統一地,從北矮山山腳旁那一顆顆高大樹木下面開始攀爬。 “上,快上!” “快!” 許多軍士們仿佛猴子一樣,迅速攀爬到大樹上。 北矮山上,滕青山獨自一人盤膝而坐。 “爬樹?”滕青山看到其中部人士兵扛著大捆大捆繩索,不由露出笑容,“原來是想弄出一條條繩橋……的確,等你們都弄好,我恐怕一個人,還真來不及抵擋這么多人。” 隨后,滕青山一拍旁邊山石,山石一震,裂出大量碎石塊。 滕青山就坐在那,抓著碎石塊,一塊塊扔出去!七八十萬斤的指力令碎石塊,以一種可怕的速度撕裂長空,摩擦地整個石塊都完全燃燒起來。 一塊塊火焰石塊破空而去,砸向一顆顆生長了上百年乃至千年的高大樹木主干。 “轟!”宛如炸彈轟炸,一棵古老大樹樹干被炸得整個都斷掉,這棵大樹上半截轟然倒下。 咻!咻!咻! 一塊塊燃燒著火焰的石頭,仿佛隕石一樣轟擊在大樹樹干上。 轟!轟!轟! 一棵棵大樹不堪攻擊,或是直接被炸斷,或是斷掉大半,總之,一棵棵大樹轟然倒下,不少軍士驚恐地喊叫起來,摔了下去。運氣好的,摔斷了腿,有的從數十丈高處摔下則是當場斃命。 一棵棵大樹倒下,更是砸的地面周圍眾多士兵們一片哀嚎。 “這,這怎么可能?” “怎么會這樣,那么粗的樹,就這么斷了?” 嚴白狩、夏侯安和鐵劍武圣三人都不相信這可怕的一幕。 “威力怎么這么大?不可能!”鐵劍武圣不由連搖頭,“石頭,可不是玄鐵,根本承受不了那么強的先天真元灌輸。怎么會有那么強的威力?” 嚴白狩他們幾人驚呆,軍士們一片哀號,唯有高坐在山巔之上的滕青山依舊平靜的很,從頭到尾,他都一直坐在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