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鼎記》 最新章節: 第二十五章九鼎輪回(大結局下)(12-12)      第二十四章白馬湖上(大結局中)(12-12)      第二十三章把酒夜談(大結局上)(12-12)     

九鼎記40 火鎏鐵峽谷

您現在的位置: VIP第八篇第四十章火鎏鐵峽谷 第四十章火鎏鐵峽谷 家軍營。鐵劍武圣的大帳內。 鐵劍武圣正盤膝坐在柔軟暗紅的毯上。他雙膝上則是平放著那一柄巨型鐵劍。閉著眼凝神修。 “鐵劍武圣邀戰。你說。那位滕先生敢接戰嗎?” “誰知道。說不定那滕先生虛有其表。嚇的不敢接戰都有可能。 等明天他不出戰。后再找個借口。說臨時有急事沒能參戰也不奇怪。” 鐵劍武圣六識敏銳。然這些議論聲是大帳遠處一些巡邏軍士的隨意閑聊。可是鐵劍武圣依舊聽清清楚楚。 “是真強。還是以傳。很快就知道了。”鐵武圣心中默默道。 忽然―― “奉滕先生令。前來通告。明日鐵劍武圣邀戰一事。滕先生定會赴會。”轟隆隆的聲音。響徹在整個嚴家軍營上空。那刀從滕青山那到答復后。自然不會了滕青山威風。同樣派出內勁高手來喊話。 之前嚴家派人來。單從衣著裝飾就能判斷是嚴家人。 滕青山的答復。經傳令者的故意大聲喊出后。整個嚴家軍營都議論紛紛。“定會赴會?”大帳內。盤膝靜坐的鐵劍武圣睜開了眼睛。嘴角泛起了一絲笑意。“滕青山么。希望你別讓我赫連昊延失望。” 神秘的被稱之為最強武圣的滕青山。和早就聲名遠播的北寒域第一武圣鐵劍武圣”明日一。在牛頭山火鎏鐵峽谷一戰的消息迅速傳播開。不單單是嚴家和傅家這兩大軍營。連此刻趕來的其他幾大家族同樣知此事。 一個是成名數十年來天風家族的掌權者――鐵劍武圣“赫連昊延”。 一個是神秘之極。甚少出手。突然崛起的強者――最強武圣“滕青山”。 兩大強者。到底誰強誰弱? 赫連昊延當年輸給日武圣穆妄后。是臥薪嘗膽。實力更進一層明天以擊敗滕青山初展鋒芒。 還是被冠以“最強圣”之名。卻無足夠戰績的滕青山。明天的以擊敗赫連昊延。好證明自己。有著與“最強武圣”相配的實力。 一切。明天一早。鎏鐵峽谷便曉。 在武風極濃的端木陸上這兩大絕世強者即將對戰。頓時引起各大家騷動。不少厲害武者。或者一些家族內有著武夢的少年們一個個第二天天蒙蒙亮。就來到了牛頭山個個趕往火鎏鐵峽谷。 傅家滕青山大帳。 李和滕青山兩大徒滕獸楊冬。以及傅雨萍。還有雷刀武“傅刀”都站在大帳外。刻天已經蒙蒙亮。可是今天即將發生一戰的主角“滕青山”卻依在大帳內。 “滕大哥。”李喊道。 “哈哈。哈哈。”大帳內忽然傳來大笑聲。這令李面露疑惑之色。看了看旁邊其他人。 “滕大哥。”李又喊了一聲。 大帳門簾被掀開穿著普通深青色皮袍的滕青山一臉笑容的走了出來一看李傅刀等人。頓時恍然:“哦對了。們是為那什么牛頭山火鎏鐵峽谷一戰而來的吧?”滕青山顯然還記的此事。 “滕大哥。該走了。”李苦笑道。“哈哈。先生剛才大笑。可是因有把握擊敗那鐵劍武圣?”傅刀笑道。就算和滕青山交過手。傅刀也不認為。滕青山能和當初擊敗他一樣。一招擊敗鐵劍武圣。畢竟――鐵武圣是北寒域第一武圣。而且是天風家族。未來的掌權者。 “剛才參悟《開山三六式》有領悟。所以喜不自禁。不由暢快大笑。”滕青山笑道。 在場幾人不由驚愕。 大戰在即。竟然還有心思參悟《山三十六式》。“現在正是我參悟鍵時候。按理。趁勢繼續深研才好。不過。這鐵劍武圣也是煩人。”滕青山搖頭。“走吧。去那火鎏鐵峽谷。早點擊敗了鐵劍武圣。也可以早點回來。” 傅刀一怔。不由認為滕青山的態度有些太猖狂了些。 可是他沒站在滕青山角度。不懂滕青山的看法。 對滕青山而言。擊鐵劍武圣。已經不能給滕青山絲毫興奮。 沒辦法。當初和云夢戰神比試切磋的時候。連云夢戰神當時都震驚的認為――滕青山已經達到虛境。也就是說。罡勁和身體力量結合的滕青山。如今已經堪比剛剛踏入虛境的強者了。 如此強者。去擊敗一個武圣。有什么值興奮的\' “我們走吧。”滕青山從大帳內取出輪回槍。笑著道。“傅刀。那火鐵峽谷在哪我還知。讓人在前面帶路吧。” “哈哈。這點我傅家早準備妥當。”傅刀哈哈一笑。 當即滕青山這一群人騎著戰迅速離開了傅家軍營。趕往牛頭山 峽谷。 火鎏鐵峽谷。本是一普通的無名峽谷。不過。自從當初那個叫“阿武”少年的一槍刺入的面發現一塊火鎏鐵礦石開始――這火鎏鐵峽谷。注定了將會名留端木大陸歷史之上。而今日最強武圣和鐵劍武圣一戰。更是會令這峽谷在歷史上更加耀眼。 火鎏鐵峽谷中。早就聚集了眾多的高手。各個家族都派人過來了。 一是為了探探底。看看這兩大武圣實力。二也是。作為武者。如此巔峰一戰的吸引力太強了。 “二哥。兩位武圣怎么還沒到?”“阿桐。別急。最武圣和鐵劍圣可都是大人物。怎么會像我們來的這么早。” 兩名少年正在人群當中。焦急等待著為了觀察這一戰。他們昨夜都沒好。天還沒亮就跟著家族人馬過來了。其實不單他們。在場的各大家族武者們。都急的等待著兩大武圣現身。 “二哥。看那邊。”叫阿桐的少年指著對面不遠處興奮不已。“那是女武圣。” “嗯。”他二哥也眼睛發亮。 少年阿桐。興奮的臉通紅:“女武圣。可是我們東華域第一武圣啊。太厲害了。不知道女武圣。和鐵劍武圣最強武比。誰強誰弱呢?” “阿桐看。人來。”他二哥連拉扯他弟弟。 此刻整個人群都是一片嘩然。大家都激動了起來。這兄弟二人也是順著人流朝峽谷入口看只見一身黑色皮襖。背負著巨型鐵劍的鐵劍武圣“赫連昊延”和一身深青色皮襖背負著一桿銀色長槍的最強武圣“滕青山”幾乎并行前進。 他們二人身后。都跟著各自的人馬。“哇。”少年阿桐看著兩大絕世強者。眼睛直放光。 “好厲害。”他二哥也是興奮看著。 單單兩大武圣行走在峽谷的面上。都自然而然滋生出一股氣勢。這氣勢是一個人的氣質精神等結合形成的。那股屬于他們自身的氣勢。就好像普通人看到皇帝自然而然心中驚恐一樣。 這絕世強者也有著屬于他們的氣勢。 “二哥。你說他們誰更厲害?”少年阿桐說道。 “不知道最強武圣我只知道他曾經抓了董哲紫而已。不過鐵劍武圣我知道的就多。鐵劍武圣當年十六歲就單劍一人破鐵海城。二十三歲那年便達到先天境界。四十八那年。更是和旭日武圣一戰。大戰許久。而后僅僅遺憾之。五十二歲那年。更是和血斧武圣大戰。兩者不分勝負。總之。天下間能擊鐵劍武圣的。恐怕只有被稱為戰神下第一的旭日武圣。至于滕青山?神秘了。不過的位是需要實力證明的。所以我更相信鐵劍武圣能贏。” “我認為最強武圣贏。”少年阿桐道。 他二哥驚詫道:“什么?” “他。他。”少年阿桐想了想。卻想不到滕青山有什么厲害戰績。 “別說了。他們要動手了。” 空峽谷中央。五丈范圍內沒有其他人。 滕青山和鐵劍武圣“赫連昊延”遙相距十余丈。此對峙。 “赫連昊延。”滕青山淡笑著開口。“你竟然來挑戰我。實話說。我很意外。不過。既然你邀戰了。你也是端木大陸上成名人物。那我們就戰吧。有什么絕招。盡管用出來。否則。你沒機會施展了。”鐵劍武圣那冷漠臉上不由露出一絲怒色。 在他看來。兩大強者對戰。應該彼此醞釀一番。說一些符合身份的話。再戰。哪想滕青山這么直接。 “滕青山。最強武圣這個稱號。可不是一般人能擁有的。”鐵劍武圣開口道。 這意思很明顯。 顯然他認為。滕青山的到這個名號。太不光彩。完全是殺手堂宣稱的一個稱號。而并非當年旭日武圣一樣。一場場大戰而被天下人公認。 “哦。那你就來試試吧。”滕青單手持槍。淡笑看著鐵劍武圣。 鐵劍武圣目光一寒。 “鏘。”一聲脆響 鐵劍武圣背后的巨鐵劍竟然憑空脫劍鞘飛出。鐵劍武圣單手一伸。手握巨型鐵劍劍柄。而后。雙緊握。遙看滕青山。低沉道:“滕青山。看你樣子的夠張狂。我也希望你有張狂的實力。千萬。別讓我失望。” “唉。”滕青山心中暗自搖頭。“世上總有這多自以為是的人。” “轟隆隆~~~ 突兀的沙石的面的爆炸開。萬沙石仿佛暗器一樣瘋狂激射覆蓋向滕青山。 大戰。開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