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鼎記》 最新章節: 第二十五章九鼎輪回(大結局下)(12-11)      第二十四章白馬湖上(大結局中)(12-11)      第二十三章把酒夜談(大結局上)(12-11)     

九鼎記36 女武圣

九鼎記 隱藏側欄 第八篇虛境之路第三十六章女武圣 我以后回九州。九州局勢要比端木大陸混亂的多。九州的水。也比這更渾更深。我如果想要滅掉青湖島。讓我歸元宗而代之。除了虛境強者彼此競爭外。還需要門下有強大的軍隊。”滕青山很清楚這一點。起點書吧() 如果單單一個虛境強者。一個孤家寡人想要爭霸。那是癡人說夢。 一個宗派。有虛境強者。也有強大的軍隊。才能縱橫天下。當年的東北王“洪天”率領八萬幽燕鐵騎。征服大半個九州。固然有東北王“洪天”本身實力。可麾下八萬幽燕鐵騎才是征服天下的利劍。 “我若有東北王“洪天”的武力。用“北海之靈”和“火鎏鐵”鑄造出一萬先天鐵騎。到時候。即使無法完全征服九州。可為我歸元宗弄出一塊大大的疆土。為我內家拳一脈傳承留下一片基業。絕非難事。”滕青山一想到此。不由雄心萬丈。 先天虛丹強者都無法破開的火鐵戰甲。 穿著如此戰甲的鐵騎。稱之為“先天鐵騎”絕對不為過。就算是上百個先天強者。也要被一萬鐵騎給沖死。 屋內。傅刀正繼續說著。 “我端木大陸。這么多年以來。發現的火鎏鐵都極為稀少。而且九成都被天風家族獨占。當然就算獨占。也沒多少。因為總量太少。” “可如今東華域境內。靠近火焰領的一座牛頭山山脈中。就發現了火鎏礦脈。那可是一條大礦脈啊火鎏鐵的礦脈。”傅刀有些壓抑不住情緒。“就之前牛頭山山下一個山村。隨意挖掘。就挖掘了足足上千斤火鐵。這足以鑄造三四十套鎧甲。而這些村民挖掘的。只是礦脈表層很少部分罷了。” 滕青山聽不由喜。 不管如何。 這火鎏鐵礦脈。自己想辦法占一份。 “哈哈滕先生。”旁邊的臺華彥笑道。“火鐵礦脈重要性不用多說。如今東華域各大家族都想要奪的這礦脈。不過。想奪很難。除了軍隊外。還需要先天武圣們手。所以。傅刀先生和我臺家。都來請先生了。” 滕青山驚訝看一眼傅刀:“傅刀你在為哪一個家族效勞?” “我傅家。”傅刀開口道。 “傅家?”滕青山驚異看了他一眼。 “要不然。上次我花費那么多黃金購買下那套禿石干什么?”傅刀笑道。“不過。我傅家在東華域并非大家族也就這一兩年才冒頭而已。 旁邊的臺晴輕笑:“傅刀先生可不能妄自菲。又雷刀武圣坐鎮傅家壯大指日待。”天下間的大家族。擁有先天金丹武圣的。極為稀少。傅家有傅刀。興盛的確不是難事。 忽然—— 噠。噠。噠。 外面傳來獸蹄聲。臺華彥朝外看了一眼。不由臉色微變。隨即笑道:“滕先生吳家了。” “吳家?”滕青山不由轉頭一看不由臉色一變。 那群來人為首人中。有一個英姿颯爽的女人穿著青色輕甲。背負著一柄古樸長劍。 “她。”滕青山看著遠處這女人。論氣質。這女人有著一股鐵血冷酷的感覺。和自己的妻子“小貓”像。至于容貌。雖然算不上完全一樣。但是也有七八成相似。 見到女武圣。不由滕青山呼吸略微一促。 畢竟是和前世愛人如此相像的一個人。 “她就是女武圣?端木大陸最強的女人?”滕青山忖道。在和旭日商行長老們聊天的時候。那些長老也提過。說李的模樣和女武圣容貌很像。特別是氣質。更接近。 “女武圣來了。”傅刀輕笑道。 女武圣和一名儒雅微笑著男子一道走過來。當走到屋門口。那儒雅男子笑看著滕青山:“滕先生。在下吳家家主“吳白偉”。這是在下的妻子“江雁”。見過先生。” “吳家主。你還真厲害的。”旁邊臺華彥笑道。“追求女武圣的人很多。沒想到。后還是被你追到手。” 女武圣冷漠看了一眼臺華彥。沒說話。 “吳大叔也有恒心呢。追求女武圣前輩可是追求了整整二十年。從二十歲一直到四十歲。吳大叔整整二十年不娶。去年你們成親。晚輩沒去。現在就在這恭喜兩位了。”臺晴微笑著說道。 吳白偉聽的笑著點。這二十年追求。他也的確是有大恒心。 “這女武圣是他妻子?”滕青山看看。開口道。“兩位。坐下吧。” 當即。桌旁坐了六人。滕青山臺華彥臺晴傅刀吳白偉女武圣“江雁“。 “滕大哥——”李從側屋內走出來。看到女武圣。不由一愣。 女武圣看到李。是一怔。 兩個女人相視。 “滕大哥。這位就是女武圣 ”李笑著走到滕青山身側。將端著木盤上的茶和放在了桌上。隨后就坐在了一側。笑道。“我聽說。女武圣模樣和我很相像。今天一看。真是。” “是很像。”女武圣聲音略微有沙啞低沉。 “各位。”滕青山目光如利劍掃在場幾人。“你們的來意我已經知道。這火鎏鐵礦脈發。你們各大族都想要到所以。來請我去幫你們。我很想知道。我為什么幫你們?” 滕青山直接開門見山。 “聽聞滕先生對禹的《開山三十六式》石刻很是喜歡。我吳家就準備了一幅。如若先生幫忙。這幅石我們吳家。可借于先生十年乃至二十年。”吳白偉微笑著說道。 “《開山三十六式》石刻?”滕青山眼睛一亮。 自己從旭日商行那到的六幅石刻其中相鄰的式。屬于《開山三十六式》居中的四式。難度極高。滕山希望的到前的一些招式。 “是第幾式?”滕青山開口道。 “第二十七式。”吳白偉笑著道。 滕青山一聽。不由''''中暗嘆。自己連第十七式到第二十式這四式都覺難。那第二十七式?的到手也看不懂。 “滕先生。”臺晴笑吟吟看著滕青山。那好似泉水叮咚的聲音響起“我們臺家也為先生準備了一副《開山三十六式》石刻。如果先生真的原意幫我臺家。先生即使借看百年都可以。” “哦?”滕青山看過去。“是第幾式?” 臺晴笑著說道:“第五式。” “第五式?”滕青心中不由一陣激動。 《開山三十六式》土行之道入。也就是說。一開始招式是蘊含土行之道。往后漸漸入金行之道按照滕青山估計。這“第五式”。應該是描述的土行之道比較高深的部分。 “先生。”旁邊傅刀笑道。“我''''傅家也為先生準備了一副石刻。” “你也有?”滕青山有些吃驚。 忽然。滕青山明白了。 三十六幅石刻很難損壞即使損壞也會恢復。而天下間大的家族也就那么些。藏有石刻的家族恐怕有不少。這次來請自己。就算沒有石刻。都有可能花費大代價。從別的家族買來一副石刻。 “傅刀。你傅家是那副石刻。是第幾式?”滕青山笑道。 “是第十一式。”傅刀說道。 “哦?”滕青山也是一陣驚喜。 從旭日商行到的六塊石刻中就“第十二式”。因為第十二式很深奧滕青山領悟了些西但是無法研究更深。所以轉而研究另外四式。 “有了這比第十二式簡單些。卻相互承接的第十一式足以讓我“土行之道”和“金行道”再提升一截。說不定。就能達到虛境。”滕青山暗喜。這第十二式。和臺家的第五式。對自己用處都很大。 當然。那吳家的第二十七式就沒了。 “若是先生答應幫忙。一旦我傅家的到這礦脈。到時候。挖出的礦石。我傅家也愿意給予生一成。”傅刀又道。 頓時。旁邊的臺家族和吳氏家族兩方。都吃驚看向傅刀。 火鎏鐵礦石也分一成? “先生也無家族。火鎏鐵礦石也無用的。”那白偉笑看向滕青山。“如果先生需要火鎏鐵礦石。一旦我們吳家的到。我吳家愿意將礦脈挖出的礦石兩成。給予先生。” 可憐的吳白偉卻不知道。 滕青山早在心中否了他。 “哈哈。沒想到大家來的這么快。”一道爽朗笑聲響起。一道人影很快走過來了。 “嚴白狩?”在場臺家族氏家族和傅家三方。都是一驚。 “嚴白狩見過滕先生。”這粗豪穿著白色皮襖的大胡子漢子拱手笑道。“我嚴家。在東華域北邊。雖然我一人日夜趕路。還是比他們晚。不過。我嚴家請先生之心。卻是非常誠懇。” “如何誠懇?”滕青山笑起來。對這粗豪漢子有,好感。 嚴白狩見狀。心中暗喜。連接著道:“我嚴家已經和另外一家族談妥。一共湊了《開山三十六式》三石刻。若先生愿意幫我嚴家。這三幅石刻。愿意借先生數十年。” ③為了讓我吃西紅柿大大能提供更好的作品,請廣大讀者多多宣傳本書,也算是對我吃西紅柿大大的一種! ④忠告:九鼎記代表我吃西紅柿個人的觀點,不代表起點書吧觀點。 陪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