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鼎記》 最新章節: 第二十五章九鼎輪回(大結局下)(12-10)      第二十四章白馬湖上(大結局中)(12-10)      第二十三章把酒夜談(大結局上)(12-10)     

九鼎記34 大動靜香餑餑

第八篇虛境之路七星閣書友第三十四章大動靜香餑餑(版)為了方便您閱讀,請,請訪問:wap.qi性e 七星閣義務團,奧特曼,風向南吹,﹎嗿翫.o.,阿火為您 端木大陸三大險地之一的火焰領區域,經常會火山爆發,每天都能有幾座火山爆發,隨著火山爆發,還會有地震等自然災害。不過在火焰領八百里范圍之外,就有一些普通山脈,村莊。 火焰領南邊,有一座普通山脈,這座占有地僅僅二三十里地的山脈中也有著不少野獸,山下不少莊子都依靠這山脈,加上山脈中有一座山峰類似于牛頭,所以便將座山脈稱為“牛頭山”。 牛頭山大山中。 “跟上,跟上。”數十名獵人正小心翼翼行走在大山中。 “還有半里就到峽谷了,我們到了那再歇息。獵人首領低聲說著,一個個手持長槍或者弓箭,這些獵人收獲很不錯,有不少人身上都背著一些染血的野獸尸體,很快,幾人都到了峽谷當中。 數十名獵人這才略微松了一口氣,因為靠近火焰領,所以令牛頭山氣溫挺高,常年都難得看到一場雪。 “喝點水。” 不少人連去峽谷中小溪弄水。 “喝!哈!” 一名少年正手持著長槍,時而朝前方虛刺,時而朝地面上刺向一些小爬蟲。 “哈哈,二叔,你看阿武這娃兒就是有干勁啊,跑了半天的山路。還有干勁練槍法。”不少坐在地上的獵人們個個都笑了起來,那個叫職武的少年摸了摸腦袋,嘿嘿一笑,又繼續練槍了。 “阿武今年十三,能入咱們獵人隊,將來,是咱們莊子第一條漢子。現在刻苦,將來才能保護咱們莊子。”那首領呵呵笑著,看著那少年的目光中滿是欣慰。 忽然—— “鏘!” 這叫阿武的少年又是一槍刺入地面,可是峽谷地面中卻發出了好似金鐵撞擊的清脆聲音。 “嗯?”不少獵人都皺眉看過來。 槍尖刺在石頭上,絕對不是這種聲音。 這少年阿武,也疑惑蹲下來揭開沙石,很快翻出了一塊血紅色三場,他轉頭高舉著血紅色石塊道:“二伯,你看,這塊石頭是什么東西?嗯……這石頭很輕,比一般石頭輕的多。” “咦?” 這群獵人們都一個個走過來。疑惑看著血紅色石塊,一個個都沒認出來。 “阿武啊,你剛才刺的就是這石頭?”獵人隊首領詢問道。 “嗯,就是它。”阿武點頭,隨后又將血紅色石頭放在地上,手持長槍又是一次刺了下去—— 清脆的聲音,和之前的聲音一般無二。 “就是它。”阿武再次肯定點頭,其他獵人們都驚異地看著這血紅色石頭,特別是那獵人隊首領,更是撿起這血紅色石頭,仔細看著,一臉驚色:“剛才阿武一槍刺進去,這血紅色石頭上竟然一點印子都沒有。這是什么石頭啊……” “一槍刺下去,印子都沒,怎么可能?” 其他獵人們一個個瞪大眼睛,他們很清楚一槍刺下去的穿透力,就是普通巖石都能刺出個窟窿,就是一些重甲,最起碼刺出個小痕。就算是一些珍貴堅硬材料,最起碼能夠留下些印子。 “還真的沒有。”這群獵人將這塊石頭,仔細看了一個遍,還真的沒發現有什么尖銳一點的印子。 “這石頭,怕是什么寶貝。”獵人隊首領連鄭重道,“連槍尖都留不下白印,這石頭肯定是稀罕物,是好東西。大家仔細看看,看看周圍,還有沒有這種石頭,如果有,多挖一些回去。” “是。” 其他獵人們一個個瞪大眼睛,他們很清楚一槍刺下去的穿透力、就是普通巖石都能刺出個窟窿,就是一些重甲,最起碼刺出個凹痕。就算是一些珍貴堅硬材料,最起碼能夠留下些印子。 “還真的沒有。”這群獵人將這塊石頭,仔細看了一遍,還真的沒發現有什么尖銳一點的印子。 “這石頭,怕是什么寶貝。”獵人隊首領連鄭重道,“連槍尖都留不下白印,這石頭肯定是稀罕物,是好東西。大家仔細看看,看看周圍,還沒有這種石頭,如果有,多挖一些回去。 “是。” 其他獵人們經這么一提,立即明白這些血紅色石頭還具可能是稀罕物。 “至于到底是什么寶貝•••等回去,問族長,族長見多識廣,見過不少次城里,見過大世面,應該能知道。”獵人隊首領鄭重道。 “二伯,你看,這里還有一塊。” 又有人從峽谷沙石土壤深處挖出了一塊血紅色石頭。 “我這也有一塊!” “這里也有!” 大家一深挖,立即發現了這峽谷表層一下竟然有不少血紅色礦石,而且數量還不少。 當滕青山收下楊冬為第二門徒的第二個月,端木大陸東華域便掀起了一場大的風暴,一個爆炸性的消息,一驚人的速度從東華域迅速地傳遍了整個端木大陸。整個端木大陸幾乎各大家族,都知道了這個消息。 那就是—— 在東華域火焰領南邊的‘牛頭山’,發現了珍貴的絕世寶藏——火鎏鐵礦脈! 火鎏鐵,在端木大陸都是屬于最頂尖的煉制兵器的材料,在端木大陸的最北方,那無盡海水深處曾經有人發現過火鎏鐵的這種礦石。因為天風家族雄霸北寒域,所以,如今天下間的火鎏鐵幾乎九成都在天風家族的手上。 火鎏鐵,堅硬程度比玄鐵還要強上一大截! 最重要的是,火鎏鐵很輕! 一般一套玄鐵重甲,加上玄鐵戰靴、頭盔,足有四五百斤重。 即使是強者,穿戴上四五百斤重的重甲,靈敏也不受影響。而且穿這肯定要消耗內勁才能維持,所以玄鐵重甲這等寶物,一般后天巔峰或者先天強者才穿戴。 可火鐵不同! 火鐵很輕,同等體積的火9鐵,僅僅比水略重一點,同等體積的玄鐵,卻是比水重數十倍。 用火鐵打造一套覆蓋全身的戰甲,加上頭盔,戰靴,也就三四十斤重。 及時是一些普通的農莊漢字,有四五百斤力氣也有很多。背負三四十斤戰甲很輕松,更別說一些厲害的武者了!那些武者雖然沒要可以鍛煉身體,可體內內勁雄厚,長期自然而然身體,身體有十八百斤力氣很正常。 穿上火鎏鐵戰甲,就算是先天虛丹強者,恐怕一劍都刺不穿! 可以說—— 如果有大量的火鎏鐵,那么就可以建造一支可怕的騎兵部隊,完全穿著火鎏鐵戰甲,連先天虛丹強者都無法刺穿身體火鎏鐵!先天實丹強者,也要全力才能刺穿。如此騎兵部隊,天下誰能抗? 即使掌握天下九成火鎏鐵的“天風家族”,也僅僅只有六十套火鎏鐵鎧甲! 而這次牛頭山發現的“火鎏鐵”礦脈,卻很驚人……火鎏鐵礦脈含量,頓時令整個華東域各大家族發狂了。就連端木大陸,其他區域的一些大家族都眼饞那火鎏鐵礦脈!一時間,整個華東域風雨欲來,各方都想奪得火鎏鐵!(風向→南吹敬上!) 駕!”“駕!”“駕!” 隨著一聲聲厲喝,十余名騎士都穿著鎧甲,騎著獨角戰犼,這些獨角戰犼大多都是全身通紅,唯有兩側腰腹有著一條白紋,這‘火焰銀線犼’在獨角站犼中,都屬于上等,每一匹價格都值五萬兩銀子。 也就是說,十余匹戰犼,價值便是好幾十萬兩白銀! “三叔,我們詹臺家,距離南邊最近,應該是我們第一個到南山城吧。”為首的兩名騎士,一個是身體壯碩的冷酷中年人,而另外一個,則是戴著頭盔,聲音卻很清脆悅耳的姑娘。 “晴兒,不能大意!詹臺華彥遙遠看前方,鄭重道,“如今整個天下。各大家族目光都聚集在東華城,聚集在那火絡鐵礦藏上。這火絡鐵如果數量少就罷了,可是,如此一個礦脈,如果讓誰獨占,建立一個上千人的軍隊,恐怕除了戰神,將無人可以阻擋這樣的可怕軍隊。”(﹎嗿翫.o.) 嗯“那姑娘點頭,”真沒想到,這牛頭山,一個普通山脈竟然 有如此礦脈可惜,一開始是一個窮山莊發現的,消息一泄露,各大 家族立即都知道了。如果是我們詹臺家族發現的礦藏,完全能小心 點,不讓外人知道,悄悄的挖光礦脈。” 一個普通山莊,即使再小心……可是不懂火鎏鐵重要性,還是被有 心人注意到了。 “現在東華域各大家族聯手,甚至于……南山域•西湯域的一些大家族, 也暗中支持我們東華域的一些家族。 我估計,連旭日商行和天風家族,也會暗中參雜進來,暗中超控一 個接啊組,來爭奪礦脈。” 旭日商行和天風家族,一個勢力遍布天下,潛實力可怕之極。 一個則是雄霸百寒域,為北寒域唯一的霸主。 而且,天下間兩大戰神,分別在這兩大勢力。兩家彼此有協議。 無法明著去東華域槍,只能暗中支持一些家族。比竟火鎏鐵礦脈太重要了。“想要爭奪火鎏鐵礦脈,要靠強大軍隊,還有厲害的高手。”詹臺華彥低沉道,“晴兒,那神斧山武圣“滕青山”,據傳,乃是戰神下第一號人物。如果能請他加入我們詹臺家,我們詹臺家,的刀的火鎏鐵礦脈,希望就很大了” “晴兒,這次,你可千萬別耍脾氣。”詹臺華彥連囑托道。 這被稱為天下第一美人的“詹臺晴”,面對一些追求她的公子們,的確會耍脾氣。(風向→南吹) “三叔,我懂。”詹臺晴連應道。 此次呆著詹臺晴一起出馬,不可否認詹臺家也想通過詹臺晴來吸引傳說中的最強武圣“滕青山” “在快點,必須盡管趕到了南山城神斧山,若是被其他家族先請走了這滕青山,那就麻煩了。”詹臺華彥猛的一抽鞭子,火焰銀線立即加速,其他騎士們也同樣抽鞭。戰飛奔劃過十余道幻影,消失在路盡頭。 于此同時,有數方人嗎都趕往南山城神斧山。 他們目標一樣都是要請滕青山!當然他們都準備了足夠的寶貝,好請這位最強武圣。 將此章節以下網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