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鼎記》 最新章節: 第二十五章九鼎輪回(大結局下)(12-11)      第二十四章白馬湖上(大結局中)(12-11)      第二十三章把酒夜談(大結局上)(12-11)     

九鼎記33 第二門徒

第八篇虛境之路第三十三章第二門徒 端木大陸上一共有兩大戰神。一個是旭日商行的。一個是天風家族的。滕青山心中完全明白老汪為什么沒有請自己出手。連提都沒提。很顯——老汪并不想青山和天風家族對上。 就算赫連昊通。只是天風家族的位較低的子弟。 可不管如何。都是風家族的人而滕青山。也是堂堂最強武圣。如果滕青山去殺了天風家族的人。無異于是在天風家族臉上抽上一巴掌。到時候。天風家族那位戰神肯定的為家族臉面考慮。出手對付滕青山。 “老汪他這一輩子…唉。”滕青山心中嘆息。 從小是乞。被養母收養后。和普通人一樣為吃喝掙扎。運氣好到了內勁秘籍。辛苦修煉十數年。成了巨商的護衛。又娶了貌美妻子。有了兒子。 可是。 慘劇降臨。對他有育之恩的養父母。竟也因此身死。 “這老汪。不恨那赫連昊通。不恨妻子武霜才怪。”滕青山暗嘆。 “滕大哥。”旁邊李開口。 “你看吧。”滕青山遞過去。 滕青山轉頭疑惑看六長老:“六長老。按照這上面所寫。老汪當初逃亡是被刺瞎了一只眼。怎么我見他的時候。他腿也了?” “瘸腿我們沒查到。”六長老搖道。“可能在的受傷瘸了腿。也可能。是裝腿。”“裝瘸?”滕青山思忖著點頭。 “滕大哥。這老汪他。”李抬頭看向滕青山眼睛都微微有些泛紅都隱隱有著淚花。“他肯定是去天風城復仇去了。不過他現在沒達到先天境界。去找天風家族的人復仇。會非常危險。” 她話還沒說完旁邊的六長老大驚失色。連道:“滕先生。你們可千萬別去找天風家族麻煩。” 滕青山看向他。 “這楊忘去復仇。一個普通武者而已。小事。天風家族這個龐然大物。是懶理會了。可是如果有先天武圣。去招惹這天風家族。天風家族肯定會派更厲害的天武圣解決手。” “如果是滕先生你這等人物出手。那可就麻煩了。” “如今放眼天下。能穩勝滕先生的。也就兩位戰神。” “滕先生你出手天風家族沒其他辦法。天風戰神肯定會出馬。到時候就算是我旭日商云夢戰神也沒辦法插手。”六長老無奈道“我們旭日商行和天風家族。彼此之間是有協議的。如果天風戰神無緣無故來殺你。云夢戰神能幫忙。可你去招惹人家。我們就不好插手了。” 滕青山點頭。 實力不同。出手的意義也不同。 楊忘。天下間一個一點名氣的小人物。他去殺赫連昊通恐怕天風家族高層根本都懶的理會即使追殺。估計隨便派一點人而已。 可滕青山的位不同。不談滕青山去殺人單單滕青山抵達天風城。估計都會引起天風家族整個高層的關注。滕青山的一舉一。足以引起整個天下各大家族的關注。他若是敢去殺天風家族的人。風家族若不擊。就太丟臉了。 “我明白。”滕青山點頭。心中奈。 自己畢竟連虛境都未到。去幫老汪。反而是害了老汪。 “你旭日商行能幫老汪嗎?”滕山開口道。 “只能暗中幫。”六長老鄭重道。但是前提。我們的先找到他。可現在。不知道他藏在哪。” “就算我們旭日商行。在足有過百萬人口的天風城。想要找到一個人。都不是易事。而且估計。這楊忘想殺赫連昊通。肯定會做重重偽裝。這令我們找到他的難度大大增加。”六長老也沒把握。滕青山理解的點頭。 “六長老。盡量吧。找到他。就暗中幫忙。”滕山開口道。 “行。希望能在他動手前。找到他。 ”六長老點頭。 滕青山暗自嘆息。 “老汪。只能看你自己了。”滕山默默祝福。他很理解老汪。有些時候。死亡根本無畏懼。只要不后悔就行了。 送走了六長老。滕青山他們幾人心情都不太好。 而同樣看到那封信少年“楊冬”蹲坐在積雪覆蓋的月牙湖畔。默默不語。而李聽六長老那么一說。也明白。滕青還真的沒辦法幫忙。 “楊冬。”滕青山穿著白色棉襖。站在雪的上。 蹲坐在楊冬轉頭看過來。 “過來。”滕青山吩咐道。 “是。”楊冬立即起身走過來。 滕青山看了看楊冬:“練過內勁?” “才練了一年。”楊冬回答道。時心中則是有些疑惑惶恐。他父親的這位東家。旭日商行長老們都要恭敬有禮。還是整個端木大陸上的最強武圣。如此人物。 否練過內勁干什么? 收為門徒?楊冬心跳不由加速。很清楚。如果能成為這位最強武圣的門徒。無異于魚躍龍門。從此運將會發生翻天覆的的變化。 滕青山淡漠道:“用你自己的劍。攻擊我。” “是。”楊冬點頭。 楊冬左手握著竹竿撐的:“滕先生。我的劍法其實也就是從小一次次——”話剛說一半。手閃電般在竹竿頂端一抹。便拔出了那柄詭異的刺劍。順著拔劍呼吸。就是一個詭異的波浪弧線橫劈。 “原來如此。”滕青山身體詭異的一幻為二。刺劍劃過前方一個人影。人影緩緩消散。 “上次沒太注意。沒想到這刺劍本身是圓潤的。可尖頭卻是扁平鋒利的有點類似于槍頭。尖頭完全可削斷人喉嚨。” 橫劈不成。楊冬很自然一個進。同時旋轉直刺。 “嗤——” 滕青山都隱隱聽到氣被戳破聲。看著這少年楊冬銳利眼神。滕青山露出一絲笑容。一刺不成。楊冬腳步微動刺劍沿之前一招弧線。竟然突兀一個逆反弧線。再次刺向滕青山。 “呼。”滕青山竟然平行幻出三個人影。 楊冬竟然收劍而立。 “沒了?”滕青山笑看向楊冬。“有招數。就繼續。” “沒有了。我就會這三招。再下去就是相同刺劍了。”楊冬搖頭道。 滕青山饒有興趣看楊冬:“說看。剛才三招。你是怎么想的?” “沒人教我。我小時候力氣小揮不動長槍。所以就用一根木棍將短木棍棍頭削成槍尖。 我就拿木棍棍尖刺的上的小麻蟲。爹當時不在我被他寄養在一個莊子里。那些小孩子經常欺負我。” “一次次打架。我明白了。打架。第一要突然。讓人沒準備。第二。招式要快。快到別人反應不過來。第三。招式特殊讓人想不到。這樣就能贏了。” “所以我從六歲那年苦練拔劍。拔劍要快要突然。” “我拔劍揮劈。并常人普通弧線而是波浪形線。”楊冬知道滕青山在考核他。所以言無不盡。“真正的高手。可以瞬間改變攻擊方向。可是我做不到。所以。我苦練。將這揮劈波浪弧線動作。變為習慣自然。到時候自然出手快。敵人以為我揮劈他頸部。可突然。因為波浪弧線。劍勢一沉。卻劈了他胸。” “還有刺劍。同樣是快簡單讓人想不到。” 楊冬接著道。“后來。我又想到將劍藏起來。讓人意料不到。” 滕青山淡笑著點頭 其實這楊冬。滕青也發現不少。比如。之前第一次看到這叫楊冬的少年。滕青山都會覺這是一個純樸憨厚的少年。可是作為內家拳修練武者。六識靈敏。當楊冬靠。便發現楊冬那竹竿上有著一絲血腥氣。 仔細一注意。更是發現竹竿上端隱隱有一條縫隙。這種藏暗器手法。在前世殺手訓練中屬于最嫩的了。 不過楊冬的三招劍法——拔劍。刺劍。再刺劍。僅僅三招。如果是一內勁高手。還真可能著了。 “偽裝。攻擊突然…一切都入到骨子里。”滕山暗忖。“六歲開始就懂的這些。還能練出如此劍。比一般成年人還懂偽裝。也更沉穩。從六歲就苦練這劍法。毅力也極高。自創這簡單三招。卻效果好的三招。悟性也是極高。” “不管心性毅力。性都是上佳。”滕青山暗點頭。 其實知道老汪的事后。而自己根本法去幫老汪。這令滕青山心生歉意。所以。就想在楊冬身上補欠一些。如果楊冬天賦一般。隨便傳幾招。讓其足以傍身即可。 如果天賦高。便好好教導。 而此次查探。這楊冬的表現完全出乎滕青山的意料。 “不管資質如何。然心性毅力悟性都是上等。有這三樣。完全能成為一個強者。”滕青山,頭道。資質?資質差可以用天的靈寶改變。像李。當初連內勁都法修煉。卻照樣被天的靈寶改變的經脈近乎全通。資質可以改。可毅。想改。卻很難。 “楊冬。可愿拜入我門下?”滕青山開口道。 楊冬露出一絲喜色。蓬的聲跪下。恭敬道:“楊冬愿入老師門下。” 滕青山露出一絲笑容。看著跪在雪的上的楊冬:“從今天起。楊冬。你就是我滕青山門下第二門徒。” 在這神斧山月牙湖畔。楊冬正式拜入滕青山門下。為其坐下第二門徒歡迎您來到、誠意為您營造一個舒適的讀書環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