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鼎記》 最新章節: 第二十五章九鼎輪回(大結局下)(12-16)      第二十四章白馬湖上(大結局中)(12-16)      第二十三章把酒夜談(大結局上)(12-16)     

九鼎記32 老汪的故事

第三十二章老汪的故事/第八篇虛境之路/九鼎記/ 第三十二章老汪的故事 第三十二章老汪的故事 ——————楊冬雖然聽過他那位不負責的父親。講述過這位了不起的東家。并且還說。他的東家。乃是整個端木大陸上都找不到幾個對手的絕世強者。整個端木大陸戰神以下。他的家是無敵的存在。 唯有兩大戰神。比他東家強。 即使知道。可聽到剛才的話。楊冬依舊震驚。 一根看似普通的竹竿。對方僅僅看一眼。怎么就能判斷竹竿是他的兵器呢? “他。他難道未卜先知?”楊冬完全被嚇住了。 “滕大哥。這是他的兵器?”李也是一臉驚詫色。旁邊的小萍同樣一臉疑惑之色。唯有滕獸走到竹竿旁。鼻子嗅嗅。低聲道:“有血腥味。” 楊冬驚愕看向旁邊的滕獸。 跟隨滕青山一年多了。滕獸也比當初長高了一大截。如今身高七尺有余(一米八)。雖然滕青山略矮。可也算是青年。而非少年。 “他。他。”楊看著旁邊的滕獸。完全被嚇呆了。“他的鼻子是狗鼻子不成?” 他的竹竿是曾經染。可是。他已經洗掉了。 而且一路上插積雪。竹上早就沒血腥味了。至少以他的鼻子。根本不到一點血腥味。 “滕大哥。這到底是什么兵器?”李說著。便拿在手上仔細觀察著那竹竿。似乎發現某個的方。李猛的一拉—— 嗤—— 竹竿的竿頭竟然被拉開。拔出了一柄“劍”。準確說只能算是“刺劍”。“原來如此。”李恍然。 原來這竹前端割開過。前端為握柄。而后端竹竿則是為劍。那柄刺劍也很奇怪。整個劍身好似一根鐵棍。圓潤的很。而尖頭。則是銳尖利的。也就是說——這柄刺沒有劍刃。只有劍尖。 要殺人。只有一個招式——刺。 “我還沒見過這樣的兵器。”李驚嘆道。 “只能用“刺”這一招殺人的劍?當初老汪背負著戰刀。兵器卻是煙桿。他的兒子更近一步。背負著戰刀。兵器卻藏在竹里。”滕青山也瞥了一眼。隨即便展開了手中這封信。仔細看去。 字體一看。滕青就判定是老汪的。 “東家。 如果你看到這封信。老汪我就算死也無憾了。至少我的兒子已經到了你那。我花了些銀子。將冬子安排在一商隊一道去南山城。最擔心這小家伙中途出事。不過東家在端木陸上除了你。我不知道能拜托誰。我不求其他。希望東家能幫忙安置一下。至少能讓冬子他有口飯吃。 東家。這幾年來我因為一直沒顧他。當我花費近一年時間找到他的時候。他已經混在一馬賊幫里。而且自己還有一套很詭異的劍法據我的查探應該是冬子己琢磨出的一劍法。雖然似簡單不過。冬子這小家伙憑借這套劍法。在那小馬賊幫派里。還混了個三當家。 我感覺冬子他在劍法上挺有天賦的。虧欠我這個兒子很多很多。當初東家你教我的套青蓮劍法…我很想教他。不過東家當初說過。的到你允許。不允許傳給任何人。 東家比我厲害多了。家可以看看。 如果冬子有天賦。東家就隨便教幾招。讓這小子在這亂世中能有個依靠。 如果冬子沒天賦。東家隨便安置即可。 老汪的請求可能有些過分。還請東家別介意。至于我。我要做完我該做的事。此次生難料。我沒其他牽掛。只有這個兒子。 我也看的出。東家對小萍阿獸還有我。都很關心。不過我想說。東家。你不要讓人找我。就算是旭日商行也不可能再找到我。而且就像你說的。做出不讓自己后悔的選擇。我已經做出了選擇。” 這一封信讓滕青山讀的心情瞬間沉重起來。 正如老汪所猜測的。滕青山看到這封信。第一時就想去找老汪。 “小。你們在這。去一趟南山城。”滕青山開口道。 “現在就去?”李有些錯愕。 那個胖乎乎的少年“冬”卻是沉道:“滕先生。不用去了。我爹說過。不要去找他。” “你知道你爹的事'”滕青山看他。 “我只知道。他要去殺人。”楊冬搖頭道。“其他就不知道了。不過看樣子。仇人應該厲害。我在手上。都走不過一招。” 老汪學了滕青山教的青蓮劍法。 這套劍法。乃是滕山感悟那神仙玉璧而后歸納整理出的劍法。青蓮劍法以“幻”字為主。好似一朵盛的蓮花。劍法迅捷如夢如幻。不管是在九州。還是端大陸。這套劍法都稱上最頂尖劍法。 老汪本身就是后天巔峰。配合這套劍法。在九州。都足以名列《的榜》。楊冬走不過一招。也不奇怪。 “滕大哥。到底出什么事了?”李連問道。 “你看就知道了。 山將手中信件遞去。“嗯。們照顧好這楊冬。 說完。滕青山轉身便離去。只見在狂風暴雪中。滕青山每一步都是七八丈遠。好似瞬移。兩次閃爍。就完全消失在樹深處。這一幕令那楊冬目瞪呆:“這。這是什么輕功?”他當強盜賊匪也有些日子。見過不少厲害人物。 可是。 如滕青山這么可怕。卻一個沒見過。楊冬有點解。他爹說的“天下間都有數的絕世強者”。是什么概念了。 滕青山從信中感覺“臨終托孤”的味道來。不如何說。滕青山將老汪當成了朋友當成自己人。很快。滕青山來到南山城旭日酒樓。 旭日酒樓后的府邸內。 “滕先生。”六長老連迎接滕青山。進入廳內。 一進入廳內剛坐下。青山便鄭道:“六長老。我有一件事情想要請你們旭日商行幫。” “滕先生請說。”六長老眼睛一。連道。他們這些長老早就到過吩咐——如果滕青山來請辦事一定要辦好。其滕青山這樣強者請人辦事很少。能為這樣的強者效勞。都是值的高興的。 “我曾經那個馬夫汪。本名叫“楊忘”。我希望你們旭日商行。幫忙查到這個人。”滕青山開口道。“將他的訊息。查的越清楚越好。” “楊忘?”六長老皺眉道“滕先生你那個馬夫我倒是記的。是瘸腿獨眼。看似老實的一個人。不過先生。單單一個名字。天下間同名同姓太多這要查。有點麻煩。” 滕青山眉頭一皺:“你們旭日商都不能查?” “不能查。”六長老解釋道“不過先生提高關這楊忘的訊息越多。我們查起來就越快。” 滕青山一思忖。便接著道:“這楊忘是用劍高手。實力為后天巔峰。他的兒子叫楊冬。今年應該十二三歲左右。他有人。仇人勢力應該不小。” 六長老聽的點點頭。笑道:“后天巔峰?這下比較容易查了。滕先生。你放心。如果快三天就能查到他的消息。如果慢十天半月就夠了。如果十天半月都查不到。那么這個訊息就可能是假的。”“那我就靜等你們消息了。”滕青山點頭應道 看過那封信。不管是滕青山還是李他們。都挺擔心老汪。可滕青山他們暫時根本沒任何辦法。 第三天傍晚。雪已。 一頭頭噴著白色鼻息的戰停在月牙湖畔。數十名面色肅穆高大魁梧的騎士們拉著韁繩。這數十名騎士單單站在那。就讓人感到一陣陣煞氣。顯然是久經沙場。在他們前方。站著消瘦銀發老者。 “六長老。讓你這晚趕過來。”被李從山腹中叫出來的滕青山。迎接過去。 “我平時也沒事。”六長老笑著。“哦。上次先生不是要找一個叫楊忘的人消息嗎?我們旭日商行已經查到。消息都記錄在這。” 說著將一本線裝薄本遞給滕青山。 “楊忘?”旁邊的李小萍和叫“楊冬”的少年都盯著看過來。 滕青山接過這薄本。翻開來仔細閱讀起來。隨著閱讀。滕青山對老汪了解也愈加深。 楊忘。今年四十三歲。 小時候是一名流浪丐。而后被一對善良夫婦收養。不過亂世中這對善良夫婦生活愈加艱難。楊忘是一個孝子。隨著長大。他也想方設法賺點銀子照顧好這對婦。從未知某處。楊忘到了內勁修煉秘籍。 隨著內勁越來越強。上刻苦修煉的一手厲害劍法。 楊忘的以帶著養父母。進入天風城內。成為一個巨商家的一等護衛。自此。楊忘生活以改變。過上的生活。他的養父母也因此享福。 很快。三十歲的楊忘成親了。娶了一名貌美的妻“武霜”。 生活很美好。次年便有了兒子。 不過好日子僅僅過了兩年。 天風城的天風家族紈绔子弟“連昊通”垂涎于楊忘的妻子。乘著楊忘護衛著巨商出做生意的間隙。赫連昊通跟忘的妻子。一來二去就勾搭上了。楊忘妻子武霜。也有幾分能耐。 竟然吸引住赫連昊通。連赫連昊通欲要娶其為妾。 當楊忘回來后知道。陡然的知。不由怒火攻心。欲要殺死不要臉的賤人。可誰想當時赫連昊通闖進楊家。狀。直接派護住武霜。并且下令。將楊家幾人殺。 那沒反抗能力的楊養父母當場慘死。而楊忘則是抱著剛兩歲的兒子。僥幸逃的性命。 “竟然是這樣。他的仇敵竟然是天風家族的人。難怪。他沒告訴我。”滕青山心情不由沉重起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