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鼎記》 最新章節: 第二十五章九鼎輪回(大結局下)(12-11)      第二十四章白馬湖上(大結局中)(12-11)      第二十三章把酒夜談(大結局上)(12-11)     

九鼎記31 我叫楊冬

《》第八篇虛境之路 第三十一章我叫楊冬 “謝前輩指點。”滕青山感激說道。 雖然說在云夢戰神訴自己之前。自己已經有所猜測。可是。云夢戰神說的這些。還是令自己確信了猜。 “哈哈。我也就提醒你罷了。這感悟天道。還是你自己。”云夢戰神爽朗笑道。“不過我相信。以青山你的悟性和資質。十年內踏入虛境。絕無問題。穆妄他實力不如你。不過。我估摸著他十年內。就能踏入虛境了。” “大長老穆妄。十年內踏入虛境?”滕青山吃了一驚。 穆妄實力。比自己確弱不少。 “嗯。”云夢戰神笑著點頭。“早在數年前。他的境界。離虛境就只差最后一步。所以。我當初認為妄是虛境下第一。后來。知道你擊敗了他。更是疑惑端木大陸。了我和那天風家族那位。怎么還有人能擊敗穆妄?” “所以上次見面才和你比試。哈。真是沒想到青山你未達虛境。卻能施展出近乎虛境的實力。若是沒親眼看到。真不敢相信。”云夢戰神哈哈笑道。 滕青山笑了笑。 自己身體和罡勁結合。達到一百六十萬斤。是穆妄先天金丹爆發力的整整兩倍。兩倍啊。正強者高過一。彼此就分勝負了。 而自己比對方。是高出整整八十萬斤爆發力。 若是這樣。都贏不。自己就沒資格談以后和青湖島爭斗了。 “前輩。若無其他。我就先走了。”滕青山拱道。 “嗯。好好修煉的達到虛境之日。我還有事和你談。”云夢戰神說道。 “行。達到虛境后。定會來找前輩。”滕青山道。心中卻是暗忖:虛境?達到虛境后。自己就離開這端木大陸回九州大的了。 不過也疑惑。 達到虛境。這云夢神有事和自己談?什么事? “聽云夢戰神戰神意思。達到虛境后有重要事情。不過。現在就提前說一聲。看來。至少不是壞事。”滕青山略微一思忖。“嗯。端木大如今有兩位戰神一個旭日商行云夢戰神。一個北方天風戰神。” “我若達到虛境。估計。會對端木大陸局勢有影響。” “找我談估計也想我幫幫他。” 滕青山只是略微思考。就有了些猜測。 “呦~~~ 坐下狂風鷹鳴叫一聲展翅飛翔負著滕青山。朝東南方破空而去。 拿到云夢白果。回神斧山月牙后。滕青山又恢復往昔的規律。每天絕大多數時間都是究那六幅石刻。將研究出的一些領悟。轉而化為自己的拳法。 雖然說。云夢戰神滕青山專精一可滕青山并沒這么做。 如今他的《土行之拳》已經創出第八拳。按照滕青山朦朦朧朧的感覺創出第九拳。就踏入虛境。可是。《開山三六式》的石刻。特別是那接連的三。是同時蘊含土行之道金行之道火行之道的。 要想從四副石刻中感悟《土行之道》。滕青山必須在《金行之道》和《火行之道》上也有足夠的成就。 當然。 滕青山也可以不靠四副石刻。單獨自己去感悟天的。創出第九拳。可這樣也有好有壞。 不研究四副石刻。那么就沒有捷徑可走。進步速度會慢。可同樣。專精土行之道。不浪費時間在火行之道金行之道。會節約時間。兩者結合。根本算不。這么做是快還是慢。 研究四副石刻。則三道皆有成就。輔相成。耗費時間而且還不一定慢。 “若是沒有四副石刻。我估計會選擇專精一道。先達到虛境。可是。我有四副石刻。那就連其他兩道同樣認真琢磨吧。”滕青山心中打定主意。不不說。皇很厲害。一式能分解數十招。也不的不說。滕青山前世就是宗師。今生創拳法。眼界悟性都極高。 教導的厲害。學的人也強。 兩相結合。滕青山進步達到一個駭人的步。 滕青山從云夢古城回來一個月后。 天空中雪花飄飄。斧山下官道上卻是人來人往。作為天下第一大城“南山城”周圍四條要道之一。即是下雪。往來人依舊很多。一名胖乎乎少年正握著一竹竿。一腳深一腳淺行走在官道旁的積雪上。他穿著厚棉襖。帶著灰色氈帽。背負著一柄短刀。走了好一會兒。便抬頭看向個前方斧山。嘀咕:“神斧山北邊的樹林內。月牙形的湖旁?” 當即。這胖乎乎少年撐著竹竿。離開官道。朝不遠處樹林走去。 今天滕青山難的出了山腹。李更是開心的準備了一座 菜。在這雪花鋪天蓋的之日。在屋內。滕青山他們著熱騰騰的飯菜。 “滕大哥。大概還要多久。我們回九州啊?”李詢問道。 “快則一年半載。慢則兩三年吧。”滕青山笑道 旁邊端著飯碗的小疑惑道:“叔。九州到底在南邊多遠啊?” “挺遠的。比當初那黑鐵河劉家所在的島嶼。還要遠的多。不過咱們趕路。十天半月就趕到了。”滕青山笑道。滕青山在心里加了一句。“十天半月。那可是乘坐六足刀。所需要的時間。” 對。回九州。滕青計劃就是坐在六足刀背上。 以六足刀驚人的體長度。背上就算坐上十幾個人都沒事。以它比狂風鷹快的多的速度。一天萬里很輕松。十余萬里。的確是十天半月即可。 來的時候。耗費了近一年功夫。 可離開。十天半月即可。 “十天半月啊。是遠的。 九州這個“島”。離端木大陸大概有好幾千里。萬里吧。”小萍感慨道。 “島?”滕青山和李相視一笑 如果九州大的都是“”了。那端木大陸。就是一個小小島。 不管是小萍還是獸。滕青山李他們。都沒將九州大的真正情況告訴他們。只是說。他們來自一叫九州的的方。這九州。在端木大陸南邊。趕海路大要十天半月左右。 “嗯。有人來了。”滕青山耳朵一。“阿獸。開門。” 滕獸立即將屋門的一聲打開。 呼~~ 外面寒風卷著雪花進來。滕青山他們透過大門。遙看到樹林邊上正有著一個胖乎乎少年。撐著竹。一腳深一腳淺的行走在雪的中。 “少年?”滕青山些疑惑。“看樣子。不懂內勁。”李也疑惑。在雪的中都走的這么困難。顯然不懂內勁。 “滕大哥。他會不會是來想拜師的”李笑道。“怎么看。都不覺。他達到了先天。”在端木大上想要拜滕青山為師的人很多。而且許多人都知道一,——想拜武圣“滕青山”為老師。第一條要求就是達到先天。 如此苛刻條件。令滕青山這么多年。門下僅僅滕獸一人。 “一個少年。傻乎跑來拜師的。我倒是沒見過。”滕青山也笑了。知道滕青山住在神斧山月牙湖的。都是消息靈通。有點能耐的人物。 “你們。你們。”這個凍的臉紅通通少年。走了過來。瞪大眼睛看了看滕青山他們幾人。 “你們誰是滕先生”少年忐忑開口道。 “大叔。真是找你的呢。”小萍道。滕青山也驚詫看著眼前的少年。笑道:“小家伙。找我干什么?” 胖乎乎的少年仔細看看滕青山。臉上露出一絲喜色:“你就是滕先生?”“對。我就是。你是誰?”滕青山笑道。 少年深吸一口氣:“我叫楊冬。” “楊冬?”李萍和滕獸都有些疑惑。“楊冬是誰?” 滕青山心中也疑惑。他不認識叫楊冬的。 “是我爹。讓我來滕先生你的。”少年忐忑道 旁邊李笑著道:“家伙。你爹又是誰?” 滕青山卻是心中一動。 “我爹。叫楊忘。”少年開口道。 “楊忘?”在場四人都是一驚。當初同樣跟隨滕青山的馬夫老汪。當初雖然說是叫“汪羊”。但是在離開后留下的那封信中說了。他的本名叫“楊忘”。 “你的楊忘的兒子?”滕青山驚訝看著這少年。 “老汪的兒子?”也是大吃一。而后連道。“你這孩子。世道這亂。你一個小家伙獨自一人。不怕被強盜給殺了。快。快進來。外面大雪冷的很。快進來。”李連將這胖乎乎少年給領進來。 能說出“楊忘”這名字。就值的信任了。 畢竟。知道老汪叫楊忘的。也就滕青山他們幾個。 “你爹呢?”滕青連問道。 剛坐下的叫“楊冬”的少年。聽了連從懷中取出一封疊的整整齊齊的信。小心翼翼道:“先生。這是我爹。讓我交給你的信。” “老汪的信?”滕青山伸手接過。 “都到這了。手里拿著竹竿干什么。”李抓向楊冬手中的竹。便要扔出去。 “小。別扔。這是這小家伙兵器。”滕青山笑道。 “兵器?”李大一驚。 一直看似可愛。純樸少年的楊冬。眼眸中不由露出一絲震驚之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