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鼎記》 最新章節: 第二十五章九鼎輪回(大結局下)(12-14)      第二十四章白馬湖上(大結局中)(12-14)      第二十三章把酒夜談(大結局上)(12-14)     

九鼎記29 穆云冀

第八篇虛境之路第二十九章穆云冀 從李口中知。那云夢白果經成熟。滕青山不。歡迎您來到、誠意為您營造一個舒適的讀書環境畢竟這云夢白果牽扯到自父親滕永凡是否能夠再度站起。 “小。你告訴六刀一聲。讓它守好山腹。不在的時候。除了你們。不允許任何外人進入山腹。”滕青山囑托道。同時將六幅石刻和開山神斧分別收好。放在空曠山腹隱秘處。 “嗯。好。” 李點頭。同時朝旁邊趴著的龐大物。發出一聲聲低吼。 六足刀那三角頭顱上。一雙凸顯的巨眼懶洋洋睜開。看了滕青山一眼。發出一聲低沉的叫。顯的有些不耐煩。 “滕大哥。六足刀說了。只要是外人。進來一個。它吃掉一個。”李笑了起來。 “嘖嘖。夠狠的。還吃人。”滕山笑瞥了一眼那六足刀。可六足刀此刻卻是耷拉著睛趴在的上息。根本不理滕青山。 滕青山也暗自松一口氣。 不能怪滕青山。那六幅石刻和開神斧都挺貴重。不容有失。 “滕大哥。這次去。該不會太久吧?”李詢問道。 滕青山看了李一眼:“云夢戰神當初說過。治療他的后輩“穆云冀”時。會請我在場。等治療好穆云。我就會帶著下的云夢白果回來。不出意外。今天晚上我能趕來。哈哈。等我回來我們一起吃晚飯。” 李似乎聯想到什。紅著臉點頭。 滕青山見李表情。一回味剛才話。不由摸摸鼻子:“剛才那話怎么有點像丈夫吩咐妻子的話?”當即背負著裝著輪回槍的槍套。出了通道。 “滕先生。 ”二長老很是恭敬。他身后的那一群武者們更是眼睛放光看著滕青山。 作為旭日商行內部成員。這些武者們對滕青山。知道不少。 當初滕青山闖董府。抓董哲紫凡是消息靈通點的。幾乎都知道了。 “哈哈。二長老。麻煩你跑一趟了。”滕青山笑呵呵道。“我可是早就等這一天了。嘖嘖。這云夢白果生長起來還真。嗯。二長老。我現在就去云夢古城了恕我不陪了。”此刻高空中巨大的雄鷹俯沖而下。 正是狂風鷹。 滕青山笑看了不遠:的李一眼。是李通知風鷹過來的。 “小灰。”滕青山一招手。 狂風鷹立即在滕青山上空盤旋。而滕青山則是一躍。近乎一棵大樹高落在了狂風鷹背上。在鷹背之。滕青山朝下方俯瞰了一眼除了看到李和小萍外滕青山也看到方樹林中有兩個人。 一個是滕獸。另外一則是坐在一旁看著滕獸練拳的農家少女。 “看來。阿獸和那叫阿秀的少。關系愈加近了。”滕青山笑著搖搖頭。 “呦~~ 狂風鷹高亢興奮鳴叫一聲。雙翼猛然一震。氣流洶涌。狂風鷹立即乘風破空而去迅疾消失在西北方天際。 云夢古城內城“旭日城”中。一棟古老的宮殿中陣陣香味彌漫在宮殿內。空曠的宮殿內并無椅子只有一張通體暗紅色的條桌。這:桌乃是由“紅龍木”打造。紅龍木打造的器具使用的越久。就越是發亮。而且還有著古老的木香。 條桌下鋪著的毯條桌兩側。則是盤膝坐著二人。 一個是背負著巨型飲血刀的大長“穆妄”。另外一人則是光頭冷峻青年。而他的雙臂袖子卻是耷拉在兩側。空蕩蕩的。條桌上則是擺放著一壺熱氣騰騰的茶。兩個黑褐色的小碗。 “云冀。我還以為你永遠不會緊張。”穆妄端著茶杯。輕輕喝了一口。 “老師。我心境還沒到那等程度。畢竟。等那最強武圣到來。我就能吃云夢白果。長出雙臂了”光頭冷峻青年雙眸中好似寒星閃爍。“十一年了。十九歲那年就斷掉雙臂。今年。我三十了。” 沒有雙臂。讓他這十一年吃盡苦頭。整個穆家正八脈旁支七十九脈。旁支下還有許多分支。穆家人口太多了。單單在云夢古城就有超過八十萬穆家人。散在天下其他的方的。也有數十萬。 由此可以想象。穆家年輕一代競爭的激烈。 穆家很公平。不管是正支還是旁支。有能力者具高位。 他穆云冀所在的。只是穆家的一個很弱小的支脈就因為他年輕的表現。令他所在支脈的位提高。他的父母。以及諸多朋友親人因此受益。 可是。雙臂一斷。他所在的支的位立即大降。他也被不少人暗的里諷。 他穆云冀。當年是天才。可是雙臂一斷。還有何前途? 任人辱罵。任人諷刺。任當初定下的親事因此而毀了。他都不在乎 年在自己屋內。他關上院門不管外面天崩的裂。雙臂讓他消沉半月。而后他就開始克服重重困難。將穆家的《奔雷刀訣》。竟然轉化為一腿法。 就這么埋頭苦修。不問名利。整整十年。他竟然在二十九歲那年。就達到先天之境。 這個消息一傳出去。整個穆家都動了。 原本瞧不起譏諷穆云冀的人都傻眼了。當初退掉親事的。還有穆家不少年輕一代俊杰們個個傻眼了。二十九歲的先天強者。就算放在整個端木大陸。都可以說是一等一的天才人物。 比如滕青山的師傅“葛元洪”。也是三十歲才達到先天境界。 而這穆云冀。二十九歲達到先天的確是很驚人的成就。畢竟端木大陸人口比九州少。葛元洪在九州都是絕對的天才人物。這穆云冀。在端木大陸就可以稱之為三百年一出的天才人物。 由此能判斷。這穆云冀潛力何等人。 穆家冒出如此一個天才。這才令穆家的位最高的“云夢戰神”。為之不惜借出六幅石刻。去請滕青山幫忙尋找云夢白果。而后。云夢戰神更是親自守在云夢澤蛇山當中。一守就是一年。“嗯。云冀。你天資悟性毅力都不錯。不過。也別驕傲。”大長老“穆妄”說道。“比如這位好友滕青山。他的年紀。不到五十。可是他的實力。卻比我還強。據我估計。他應該二十歲左右。就達到先天境界。”在穆妄看來。先天虛丹先天實丹先天金丹這三層次。加上感悟天道。會消耗很久。 反過來可以推出。滕青山達到先時。很年輕。 “我懂。”穆云冀點頭。從雙臂斷時的低谷。到此刻。成為穆家年輕一代第一人。最耀眼人物。大起大落。也令穆云冀心性變 “老師你也說。這最強武圣“滕青山”。是戰神第一人。我也很想見見他。”穆云冀目露精光。 “呦~~”一道響亮的鳴叫聲。在外面空響起。 大長老“穆妄”眼睛一亮。站了來。笑道:“云冀。走吧。我那位好友。已經到了。” “最強武圣?”穆云冀也連站起 二人一前一后。迅離開了宮殿。朝云夢戰神的居所宮殿趕去。 只見高空中。一巨大的雄鷹俯沖而下。在雄鷹背上正盤膝坐著一名披散著長發的冷峻青年穆云冀仰頭看著:“這就是強武圣“滕青山”?”他不由心頭震撼。單看容貌。根本沒辦法想象。眼前人。竟然是戰神下第一強者。比他老師“穆妄”更強的存在。 狂風鷹俯沖的勁風。起一片煙塵。 滕青山一躍而下。 “滕兄弟。”穆妄笑著走去。 “穆老哥。”滕青山也笑著喊道。 穆云冀此刻還在認真打量著滕青山。他從滕青山容貌眼神氣質等。也感覺到。滕青山年齡不大。 “云冀。過來。”穆妄吩咐道。 穆云冀連恭敬走過去。 “滕兄弟。我給你介紹一下。這位。就是我新收門徒“穆云冀”。”大長老“穆妄”有些自豪的說道。 “哦。”滕青山微笑看著眼前光頭斷臂青年。 雙臂盡斷。還能克服重重困難。二十九歲就達到先天境界。對這等有毅力之人。滕青山也是心中佩服 “云冀。見過滕先。”穆云冀恭敬行禮。 “哈哈。我們別站在門口聊了。想必滕兄弟早就急著看“云夢白果了”。云冀。估計也急著想要長雙臂。走吧。我們進去。滕兄弟不到。老師他可不會治云冀雙臂。”穆妄笑著。和滕青山一道步入宮殿。 而穆云冀則是跟隨在后面。。 三人直接來到了云戰神居所宮殿某一個隱秘宮室內。陽光透過窗戶照進來。宮室內僅僅有著一塊的毯。云夢戰神正盤膝而坐。他的身前正是擺放著一玉盒。 “老師。”“前輩。” “戰神大人。” 妄滕青山穆云冀三人同時行禮。在云夢戰神面前。即使是滕青山也感到莫名的壓力。 云夢戰神睜開眼睛。到眼前三人。不由露出一絲笑容:“哈哈。青山。上次我說。那云夢白果短則兩三月。長則一年半載就能成熟。我也沒想到。竟然真的要一年。才完成熟。想必你也等急了吧。” 滕青山一笑。 “嗯。我們不廢話了。云冀這小家伙估計都急壞了。”云夢戰神笑看向穆云冀。吩咐道。“云冀。脫掉上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