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鼎記》 最新章節: 第二十五章九鼎輪回(大結局下)(12-10)      第二十四章白馬湖上(大結局中)(12-10)      第二十三章把酒夜談(大結局上)(12-10)     

九鼎記28 一年

第八篇虛境之路第二十八章一年 面對‘東家’滕青山,老汪遲疑了一下,道:東家,這事我不想說,還請見諒。 滕青山見老汪表情,猜得出這事情是老汪心中很重要的秘密。 既然不想說就不用說。滕青山淡笑道,不過老汪,你跟著我也有大半年了。我也看得出,你心里有事,而且折磨地你,每天都不安生!我想告訴你……不管你遇到什么麻煩、困難,你都需要去正視,去面對!逃避,是解決不了問題的。 老汪表情愈加復雜,臉色不斷變化。 東家!老汪看著滕青山:我現在有兩條路,我真的,不知道該這么走! 這種事,不用問我。 滕青山看著老汪,老汪,你記住,不管你選什么路,你要干什么……總之有一條,以后千萬不要為自己的選擇后悔! 做出的選擇不讓自己將來后悔就對了。滕青山在老汪肩膀上輕輕拍了拍,便走開了。 不后悔? 老汪站在原地,腦海中則是回蕩滕青山剛才的話。 對,不后悔! 老汪眼睛亮了起來,困擾他許久的難題似乎一朝破解。 死又如何,雖死無悔! 老汪困擾在他心中的迷霧消散,心中堅定,臉上也難得露出一絲笑容,不管是生是死,我都無悔…… 第二天清晨,空曠山腹當中 騰大哥,騰大哥!清脆聲音響徹山腹。 嗯?滕青山停下拳法,體表金色罡勁潛伏體內,他疑惑看著李珺,他早囑托過李珺,練拳修煉過程中,不要來打擾自己。他也知道……李珺是很知道分寸的。現在打斷自己,肯定是有重要事。 騰大哥,過來。李珺站在通道階梯上喊道,在她旁邊還猙獰著小萍。 滕青山疑惑走過去:小珺,什么事? 老汪走了!李珺急著連道。 大叔,汪伯已經離開這了。小萍也急切道。 滕青山眉頭一皺:已經走了?沒跟你們打招呼?對于老汪的突然離開,雖然有些突然,可是滕青山并不感到以外。這大半年來,以滕青山觀察力,早發現這老汪有著很重的心事。 昨天他就和老汪談過…… 看來我昨天的話,令他作出決定了。滕青山忖道。 老汪沒跟我們打招呼,我出去準備早飯的時候,就發現,老汪不在。不過在月牙湖畔他的屋內,發現了一封信,他留下的信……是給騰大哥你的。說著,李珺便遞過一張疊好的紙張。 信?滕青山接過來,展開一看。 東家。 請恕我不告而別,畢竟一旦你們問我為什么走,我實在不知道該怎么回答,所以我選擇悄悄離去!昨天你說的對,只要以后不要為自己的選擇后悔,就對了。所以,我做出了選擇……我現在心中一片輕松。 東家,請恕我這么久以來,一直欺騙了你們,其實我的名字,不叫汪羊,而是叫楊忘!哈哈,名字不過是一個稱呼,不管是汪羊還是楊忘,我東營市那個老汪,當家的馬夫老汪。 如果解決我的事,只要東家不嫌棄,老汪愿意一輩子為東家牽馬執鞭,當東家的馬夫。 老汪留字。 看著這一頁字,滕青山露出了一絲笑容。 大叔,原來汪伯是叫楊忘,而不是汪羊,他竟然故意騙我們,太不夠意思了。小萍哼聲道,可是她眼睛卻隱隱有些紅。 自從跟隨滕青山后,小萍和老汪相處時間很長,老汪也很關心這個小丫頭。老汪的離開,小萍心中也很不是滋味。 老汪他一個內勁高手卻甘當馬夫。明明是用劍高手,卻背負著一柄戰刀。顯然有著秘密……沒用真名也不奇怪。李珺感嘆道,不過老汪臨走,告訴我們他的真名,說明,老汪是真正相信我們。 好了。 唉。。 滕青山搖頭道,老汪他有心事,不過卻一直沒告訴我們,顯然不想我們知道!現在老汪打開心結,自己去面對,去解決,我們也該為他感到高興……嗯,小珺,早飯做好了嗎? 差不多了。李珺有些錯愕。 走,吃早飯去。滕青山笑著道,待會兒再修煉。 滕青山也知道,老汪的離去,恐怕李珺、小萍和滕獸,都會心里不是滋味。畢竟相處那么久,早已經是朋友。 老汪的離去,只是中途的一波浪花,月牙湖畔的幾人生活依舊很平靜。 滕青山一心沉浸在修煉當中,參悟著那六幅雕刻。 而在這修煉過程當中,滕青山讓李珺去南山城買菜的時候,通知旭日商行來人,將那屬于江家的第九幅石刻帶走!畢竟那第九幅石刻,對滕青山已經沒有用處。 空曠山腹,黑暗中。 沉浸在修煉中,根本感覺不到時間的流逝,若不是李珺他們經常告訴滕青山時間,滕青山恐怕都不知道,到底過了多久。 這六幅石刻,第一幅為第六式,僅僅耗費兩個月功夫,滕青山便完全悟透! 這第二副石刻,為第十二式,滕青山耗費三個月功夫,領悟部分后便再也無法領悟更多內容。 所以騰青山轉而,研究第十七式、第十八式……等連續四式。 這《開山三十六式》,以土行之道入門,隨著修煉,漸漸融入金行之道。越是往后,待得這第十七式到第二十式,已經融入‘火行之道’在其中。三道融合于一式,想要將其中的土行之道、金行之道、火行之道給剝離出來,難啊! 這連續的四式,雖說整合了‘土行之道’等三道,不過,并非是融合‘土行之道’等三道所有意境,只是蘊含了部分罷了。 比如,這第十七式,火行之道為主,土行之道和金行之道,只有部分在其中。 滕青山現在要做的就是 從這一招一式中,將融為一體的《土行之道》《火行之道》《金行之道》給剝離出來,剝離的越多,滕青山領悟的越多,而后再融入自己的拳法。 可惜啊,如果我有《開山三十六式》的前十二式石刻,就好了。滕青山如此感嘆。 這功法雖然有整整三十六式,可是基礎是前十二式! 前十二式,根據滕青山所參悟的第十二式的內容判斷,前十二式都是‘土行之道’和‘金行之道’的內容。僅僅這兩種,融合的少,剝離起來難度也低很多。越往后越難! 可惜,石刻散亂天下,不能按照我的意愿聚集。 嗯,繼續參悟吧,數月參悟這連續四式,也令我《土行之拳》略有突破,而《土行之拳》,從原先一無所知,到如今領悟出第五拳,已經還好了。滕青山很珍惜這樣的機會,擁有開山神斧和石刻。 兩者結合,就好比禹皇親自教導! 而是將每一式拆解成數十個散招來教導! 禹皇乃是至強者!天下間第一位至強者!更創出了《九鼎天書》和《開山三十六式》兩大絕學。他對道的理解,已然達到了一個極點。 這樣的老師,那里找? 而滕青山……當初沒人教導,就能以天地為師,創出《土行之拳》六招。 如此悟性,也是少有。 徒弟本來層次就高。老師教導的再容易的多,這兩相結合……滕青山的進步速度之快,也就不奇怪了。 月牙湖是滿是積雪堅冰,此刻大量的戰犼來到了月牙湖畔。 哈哈,小珺姑娘。胖呼呼的老者從戰犼上跳下。 停下練習鞭法的李珺,驚訝看著來人:二長老。隨即連道,二長老請坐,小萍,端茶水來。 呵呵,不用了。這二長老笑呵呵道,小珺姑娘,我這次來,是奉命來請滕先生的。 奉命?奉誰的命?李珺疑惑道。 二長老難得鄭重起來,低聲道:云……夢……戰……神。 李珺一聽,頓時露出喜色,也低聲道:是因為云夢白果? 嗯。二長老點頭道,是的,就是云夢白果……這云夢白果已經成熟了。 去年滕大哥去你們云夢古城,到現在,差不多一年了。滕大哥前一段時間還說……那云夢白果也該成熟了。沒想到,快成熟的云夢白果,成長竟然要這么長時間。李珺也感嘆起來。 滕青山將這事情跟她談過。 云夢白果當初已經近乎拳頭大小,只是青皮罷了,距離成熟,很近了。 不過,云夢白果生長周期顯然很長,竟然過了一年,才完全成熟。 不知道滕先生現在在?二長老問道。 滕大哥在修煉。李珺連道,我去通知滕大哥一聲……他一直關心這事情。二長老,你就在這稍等一會兒。 我不急二長老笑呵呵的。 李珺當即跑著,朝滕青山閉關修煉的地下山腹跑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