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鼎記》 最新章節: 第二十五章九鼎輪回(大結局下)(12-16)      第二十四章白馬湖上(大結局中)(12-16)      第二十三章把酒夜談(大結局上)(12-16)     

九鼎記22 云夢澤尋寶之旅

訂閱: 九鼎記 九鼎記第八篇虛境之路第二十二章云夢澤尋寶之旅 父親滕永凡雙腿殘廢。小說滕青山一直心痛的很。他自從莊長大。心中就曾經發誓。要讓自己的父和族人們過上好的日子。可是最后父親滕永凡卻是殘廢。大伯更是慘死。滕青山知道。 青湖島少島主古世。當時去抓父親等人。還點名要抓父親。肯定是因為自己。 悔恨。內疚。 現在知道這云夢白果的奇效。滕青山一下子心熱起來。父親能再度站起來。是他心中一直渴望的事。 “青山。你就幫我一把。去云夢尋的那云夢白來。”云夢戰神繼續說道。“哈哈。知道。你想的到神斧天神“大禹”當年留下的石刻。我穆家就有六塊。到時候。我便借給你看上幾年。如何?”“前輩。” 滕青山斟酌一下。誠懇說道。“青山有一個請求。或許有些過分。可是青山還是想讓前輩幫忙。” “哦。說。什么事。只要我能幫忙。一定幫。”云夢戰神豪氣道。 “是這樣。”滕青山深吸一口氣。“年幼的時候。曾經惹禍。惹了仇家。最終令我爹雙腿殘廢。無法再站起。我一直感到對不起我爹。現在知道云夢白果奇效。所以。。我知道。前輩也想要這云夢白果。不過。我想問問前輩。有沒有兩全之法?我真的很想。讓我爹能站起來。” 自己的父親。 那個豪爽的漢子。那個關心自己的鄉下漢子。 雖然父親滕永凡不像諸葛元洪等一些豪杰。可是那是自己父親即使是鄉下打鐵匠。 “青山。你爹他今年多大?”云夢戰神不由皺眉道。 在云夢戰神看來。青山年紀應該不小。滕青山父親年紀應該更高。一個老頭。還要浪費云夢白果? “我爹最起碼還能活上百年。小說”青山目光銳利。 云夢戰神看了看滕青山。沉默了。 他知道滕青山的意思。 “哈哈。”云夢神忽然笑了起來“青山你孝心可嘉啊。哈哈。你爹有你這樣的兒。肯定很高興。至于你說。想要讓你爹再站起來。也不是沒可能雖然說。云夢白果一般都是一性結一顆。” 滕青山眼睛一亮:“前輩你有辦法?”“嗯。” 云夢戰神點點頭道。“云夢白果功效神奇。就算半截身體被斬掉。吃下云夢白果也能迅速長出半截身體。也就是說——一般的傷勢。并不需要吃掉整個云夢白果。只需要一分即可。”“可以這樣?”滕山心中一喜“前輩這云夢白果保存起來。又能放多久?” 滕青山最擔心的是。路途當中。因為時間長。白果腐爛。那可就糟了。 “你盡管放心。這夢白果只要是放在密封玉盒當中。就是放上十年百年都絕對沒問題。”云夢戰神自信十足。“當然必須是玉盒。還有。切割這云夢白果。也必須是用玉刀切割。用普通刀劍。會令白果損傷腐爛。” 滕青山牢記于心。 “本來。想到一云夢白果后。再治好云冀這小家伙后。留下部分存在家族內。以防萬一。既然青山這么說了。這樣吧。到時候。一片片切割。先供云冀這小家伙用。當云冀雙長好。就停止服用。剩下的。全歸青山你。”云夢戰神說道。 滕青山略一遲疑。是點頭答應。 其實滕青山也知道。供那穆云冀使用。誰知道能剩多少?不過。滕青山也沒其他法子。 畢竟。在他眼前的…是云夢戰神。 “好。這事情就這么說定了。”夢戰神朗聲笑。“青山。你對這云夢澤。怕也是知甚少吧。” 滕青山點頭:“可以說。一無所知。” “哈哈。連云夢白都不知。我也猜的到。你這小家伙。看來過去一心撲在上。”云夢戰神笑呵呵的。從懷中取出了一本線裝古本。遞給滕青山。“我都準備好了。這是云夢澤的一些訊息。有云夢澤的大概的圖。還有一些妖獸野獸毒蟲之類。也有一些藥草靈果之類的。上面都有記載。” 滕青山接過來。略一翻看。 便看到里面有不少圖畫。畫著野獸。草等物。介紹挺詳細。 “云夢白果。其中有介紹。”云夢戰神連說道。 “我看到了。”滕青山已經翻到這一頁。 旁邊插圖有著簡單的畫像。那低矮的小果樹。以及孤零零的一顆好似嬰兒模樣個果子。在插圖旁。還著非常詳細的描述。 “哦。拳頭大小?果皮變成白色。才熟?”滕青山看了些。心中也有了一定認識。 “前輩。”滕青山看著云夢戰神。“三千里云夢澤。浩瀚無邊。我難道大海撈針般去找這云夢白果?” 不是。”云夢戰神笑道。“這云夢白果。乃是我端三大靈寶之一。肯定是在靈濃郁處生長。凡異寶處都有異獸看守。正因為靈氣濃郁。所以。會妖獸在旁邊。你只需要去找妖獸的的方。看看那里有沒有云夢白果。” “如果連妖獸都沒有。云夢白果不可能在那。”夢戰神肯定道。 滕青山啞然失笑:“個辦法。倒是簡單。” 云夢澤再大。這獸數量不可能太夸張。云夢戰無法飛行。找起來麻煩。可滕青山在狂風鷹背上。高空俯瞰。尋找起來迅速的多。 “不過你仔細一,。這云夢白。可以長在湖澤深處。可以長在草叢當中。可以長在石當中。總之。都可能生長。有時候一片湖澤。你也的注意。說不定。湖澤深處就有妖獸。就有云夢白果。”云夢戰神提醒。 滕青山一聽。也明白尋找的艱難。 “還有一點。” “云夢白果。乃天的奇珍。云夢澤內并非時刻都長著云夢白果。說不定。現在就沒有。”云夢戰神哈哈笑道。“青山你盡管認真找。這樣吧。咱們定個三月之期。如果三個月。都未找到云夢白果。就放棄吧。” 滕青山眉頭一皺。云夢戰神說的很有道理。如果云夢澤現在根本沒有。那再找。也是浪費間。“好。三月之期。” 滕青山心中卻是下決心。無論如何。都的認真找。 “青山。今天你先休息一天。明天一早出發吧。”云夢戰神起身道。 滕青山也站起來:“前輩。事不宜遲。我現在就去云夢澤。” 當天中午。滕青就站在狂風鷹背上。飛離了云夢古城。進入浩瀚的云夢澤當中。 云夢澤。連綿三千里。以湖澤沼澤居多。偶爾也有一些陵。這云夢澤也很詭異。湖澤表面經常會有蒸騰的氣霧。按理說。西湯域的氣溫。這云夢澤應該大半時都是冰封的。可是。實際上云澤除了極少數區域外。其他的方一年四季都不會冰封。 有的的方。水溫還是熱的。 這也是產生氣霧的原因之一。 自從踏入云夢澤。滕青山就發現云夢澤的艱險之處。因為許多湖澤深度不一。冒險進入云夢澤的人。根本無法劃船前進。至于步行。更是危險。許多沼澤區域。說不定一就陷進去。 最可怕的是。沼澤澤下方。突兀冒出一些毒蟲水獸來。 滕青山在云夢澤的時候。因為狂風鷹不可能晝夜不間斷飛行。它也是需要休息。一天一般飛行六七個時辰罷了。有些區域。滕青山也會步行探索。 曾經—— 滕青山踏著沼澤前進。以滕青山能力。不可能凹陷下去。可是就在滕青山前進時。卻被一條毒蛇圈住腳腕。要拖進水底。 也曾經—— 夜間盤膝靜修時。遭到一大群蜘蛛似的毒獸。一口口狂噴毒液。欲要毒死滕青山。吃掉滕青山。 當然滕青山遇到諸般情況。結果不需要多說。那毒蟲水獸招惹滕青山。的確是嫌命長了。 進入云夢澤的第十天。 呼~~呼~~~ 狂風鷹揮動著羽翼。飛翔在數百丈高空。滕青山站在狂風鷹背上。雙目銳利的掃視著下方不錯過任何特殊情況。一些鳥。毒蛇。食人魚之類的。隨處可見。這些奇特毒水獸。滕青山都認識。 當初云夢戰神給滕山的那本書。介紹的很詳細。 常見普通水獸。看了。滕青山也不會管。 一旦發現奇特的怪獸。或者是妖獸。滕青山肯定會下去探查。 “十八天了。”滕青山心中感嘆。 “云夢白果。一點蹤跡都沒有。妖獸。我倒是發現了三十幾頭。” 十八天。滕青山曾宰殺三頭妖獸。傷三十余頭妖獸。的到不少靈藥靈果之類的。其實滕青山也懶殺妖獸。可惜。許多妖獸不知道滕青山實力。后果就悲慘了 此時的滕青山。背上鼓鼓的包裹里除了空的玉盒外。就是順手的到的靈藥靈果等物。 “嗯?”滕青山看前方。 “嘎~~嘎~~” 黑色的好似烏鴉一般的飛禽。成上萬。密密麻麻。鋪天蓋的的從前方飛過來。瞬間遮了天空。僅僅片刻。這飛禽群就已經沖到滕青山面前。仿佛浩瀚飛禽海洋。滕青山給淹沒。 “怪事?”滕青山眉頭一皺。 狂風鷹乃是先天飛禽妖獸。那些普通飛禽靠近時。都是立即繞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