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鼎記》 最新章節: 第二十五章九鼎輪回(大結局下)(12-10)      第二十四章白馬湖上(大結局中)(12-10)      第二十三章把酒夜談(大結局上)(12-10)     

九鼎記18 二十歲

九鼎記第八篇虛境之路第十八章二十歲 鵝毛般的大雪飄蕩在天地間,神斧山月牙湖紈同樣蒙上了一層厚厚的積雪。 此時已經是下午時分,在前方樹林中,滕獸正不斷練習著拳法,馬夫老汪也在旁邊不遠處練著劍法。而往常最刻苦的滕青山,此刻卻是靜靜站在屋檐下,看著這茫茫天地無盡的天雪。 “一轉眼,年都過去了。” 自從抓了董哲紫,得到那一副石刻后,滕青山一心潛修。特別是達到罡勁后期,身體內外圓滿,收服六足刀篷后,滕青山更是瘋狂,一旦有所領悟,就會去找六足刀麓比試切磋一番。 整個神斧山山脈,不少長了千百年的大樹因此遭難。 今天,可以說滕青山得到石刻后,唯一一天休息的日子。 “禹皇的《開山三十六式》,以土行之道入門,漸漸摻雜金行之道!我從殺手堂這邊,得到的是第九式,這第九式,以金行之道為主,土行之道為輔!修煉數月,我已經完全參悟,可惜啊,只有這么一塊!”滕青山有些不甘。 這石刻,的舟令滕青山提高速度加快很多。 短短數月,滕青山的《金行之拳》就接連創出第一式、第二式、第三式!不過《土行之拳》滕青山本來成就已經極高,達到第七式境界,這《開山三十六式》第九幅石刻,蘊含的土行之道也并不是太高深。 僅僅令滕青山在《土行之拳》上略微提升些。 “可惜,我僅僅就這么一塊,如果三十六塊都在!一兩年內,踏入虛境,絕非做夢。”滕青山暗恨。 “二十了!我已經二十了。” 十九歲,是在明月島神仙玉璧前度過。 二十歲,則是在神斧山石刻面前度過。 滕青山從未對自己放松。 “爹,娘,孩兒離開你們已經兩年多了……”滕青山心中最牽掛的,還是慈祥的父母,父親滕永凡當初被青湖島的人抓去,九死一生,可也斷了雙腿,“這兩年多日子,不知道爹怎么樣!” 二十歲子! 遠方的爹娘怎樣? 端木大陸和九州大陸,太過遙遠了,彼此相距十數萬里,連先天強者想要橫渡都是極難極難,一不小心就陷入海域中一些危險區域。 “當年我雖然公開說叛出師門,可是,損失那么大的青湖島,會甘心嗎?” “我離開九州的這一年多,不知道師門怎么樣了。” “還有,那天神宮野心勃勃,說不定,九州已經掀起一場風雨。”滕青山心中很擔心,當初他就看到過一頭神鷹用雷電攻擊逍遙宮,逍遙宮乃是八大宗派之一,都被虛境神獸去攻擊! 已經暗示,這九州暗流洶涌。 “一旦爆發,九州大亂,我歸元宗能撐住嗎?”滕青山心焦如焚,單單在九州上觀察到的一些動靜,滕青山就能推斷出許多危險跡象! 根基薄弱的歸元宗,在八大宗派和天神宮這樣的巨頭面前,一不小心,的確可能覆滅! 歸元宗覆滅,那滕青山的父母,滕家莊,也將非常危險! “希望九州繼續平靜下去,繼飲””至少,撐到我回去。”滕青山心中渴望,正因為遠離九州,沒有一點九州的消息。所以,滕青山才這么擔憂。未知,才讓人最恐懼。 最恐懼的就是 回去的時候,發現歸元宗、滕家莊全部覆滅! “時間,時間!” 滕青山雙眉絞在一起,“如果慢慢靜修,恐怕要好幾年,說不定需要十年,才能達到虛境。這樣的速度是快,許多強者,都是過百歲,才能達到虛境。我三十歲前達到虛境,是快。可是,這不夠!” 自己沒有時間浪費!沒有時間去揮霍! “我得靠石刻,一塊石刻足以讓我省下很多時間。”感悟天地,悟道,難度當然高。而有前人的成就借鑒,然后歸納融合領悟為自己的。 這樣根基同樣穩,速度卻快很多! “滕大哥?”旁邊傳來聲音。 滕青山轉頭看去,只見一身白色棉襖的李珺笑著走過來:“滕大哥,想什么呢?” “想家。”滕青山低嘆道。 “家?”李珺微微一怔。 滕青山一看李珺臉色,便立即從自己思緒中清醒過來,他知到……李珺早已經沒了家,剛才那句話,肯定令李珺心情糟糕,滕青山看看外面,忽然鎖定遠處大雪中好似雕塑的人影,轉移話題道:“小塘,你看,那小子還在!” “滕大哥,那人都在地上,跪了兩夭兩夜了。”李珺看著那人影,“滕大哥,你就不跟他說幾句?” 當初,滕青山闖董府,抓董哲紫!巳經知道滕青山的存在。 一些消息靈通的武者,知道滕青山住在神斧山,就過來拜師!在天下大亂的時代,能拜入一個超級強者門下,學得本領,以后得到榮華富貴將會很容易! “想入我門下的人很多,難道,跪個幾天幾夜,我就收?”滕青山一笑,“對于擁有內勁的武者而言,跪個兩三天都不算什么。” “老汪!”滕青山喊一聲。 “東家。”在雪中練劍的老汪連跑過來,這數月來,老汪受滕青山教導,而且在地下山腹中睡覺,實力提高極快。 “告訴那小子,我不收徒,跪死也無用。”滕青山吩咐道。 “是,東家” 老汪連跑過去,跑到那已經被積雪完全覆蓋,好似雕塑的男子面前。那雕塑男子抬頭,也和老汪爭辯。 看到這一幕,滕青山暗自搖頭。這數月來,滕青山見過太多的拜師手段,長跪不起的,故意耍性格想要吸引滕青山的,用美人計的,不一而足。可帳”,滕青山就是水潑不進,沒收任何一個弟子。 “如果我在端木大陸,長住數十年,或許我會多收些弟子。” “不過,我終究要回九州!” “對端木大陸而言,我只是一個過客。”滕青山轉身進入屋內。 老汪勸說不得,只能搖頭離去。 待得傍晚時分,那名跪得全身冰冷的武者終于無法再堅持了,艱難起身站了起來,他看了有著燈光的三座石屋一眼:“銀槍武圣,滕青山”果真如傳說的一樣,想要拜他為師,還真是難。” “收弟子,還三大要求?第一條就要達到先天?哼,先天武圣,哪一個不是高高在上,誰愿意來當弟子。” “我看,你這樣收弟子,你這一脈就要斷絕!” 這武者心中暗恨,轉頭就走。 而這時集,從前方卻走來了一名穿著黑色皮襖,背負著一柄巨型戰刀的青年。 “兄弟,你也是來拜師的?”這武者看了來人一眼,“我勸你算了吧,這銀槍武圣滕青山,那是水潑不進,任何辦法都不異,心腸硬的要命。” “哦。” 這青年看了他一眼,笑了笑,繼續朝滕青山住處走去。 “哼,你不信就算了,等你吃了苦頭就知道了。”武者嗤笑一聲,目送著這青年走到滕青山住處,這武者等著看好戲。 果然。 滕青山從屋內走出來了。 “估計要被喝斥了。”武者盯著看,忽然,他表情凝固了。 那名背負著戰刀的青年,竟然被滕青山熱情迎了進去。 “什么?”武者一瞪眼。 屋內。 “穆老哥,快請坐。”滕青山笑著坐下,同時為來人倒茶水。 來人,正是旭日商行舟大長老穆妄! 大長老笑著坐下:“滕兄弟,看樣子,最近想要拜你為師的人很多啊。” “唉,我現在都后悔了。早知道有這么多麻煩事,那天抓董哲紫,就不直接闖進去了。”滕青山搖頭無奈道,大長老哈哈笑起來:“這能怪誰?你光明正大闖進去,鬧出那么大的動靜,這消息一傳出去,肯定有人問,那神秘強者是誰?” “天下間武圣就那么多,誰不是聲名遠播?”大長老笑著道,“許多家族都知道你,這消息當然瞞不住。” 滕青山無奈搖頭。 “許多人想方設法,就是為了出名,為了名震天下。你倒是好,達到先天金丹巔峰,我才知道你。”大長老慨嘆道,“還真藏的夠深。” 滕青山心中笑笑。 自己的名氣,在九州大地可大的很o不是自己隱藏,而是自己剛來端木大陸而已。 “哈哈。”滕青山喝了一口熱氣騰騰的茶水,好奇問道,“穆老哥,據我所知,你已經回西湯域了吧。這次經過我這,是順路呢,還是有事?” “我還真有重要的事。”大長老笑道。 “哦?”滕青山眼睛一亮,“說來聽聽口” 大長老笑呵呵道:“你不是想方設法,想得到《開山三十六式》的石剖嗎?為了一副石刻,就專門出手去抓董哲紫。” 滕青山眼睛一亮,他當然極度渴望石刻,連道:“怎么,殺手堂又有任務了?” “沒有。”大長老笑著搖頭,“天下間一共才那么多塊石刻,大家都藏著,唯恐被外人知道。肯拿出來發布任務的,也是少之又少!一年能接到一件任務,就算不錯了。” “那你來,是為了?”滕青山不解了。 大長老咧嘴一笑:“不瞞你,我旭日商行勢力遍布天下,這石刻嗎……”,我商行總部本身,就收藏了些,一共有六塊!” 第一章到~ 網站強烈推薦: 第八篇虛境之路第十八章二十歲已經更新并由網友上傳至平凡文學、本書的文字、圖片、評論等,都是由九鼎記的網友FANS發表或上傳并維護或收集自網絡,屬個人行為,與本站立場無關,閱讀更多小說請返回平凡文學首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