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鼎記》 最新章節: 第二十五章九鼎輪回(大結局下)(12-14)      第二十四章白馬湖上(大結局中)(12-14)      第二十三章把酒夜談(大結局上)(12-14)     

九鼎記17 最強招式(四章完畢)

滕青山這些日子,鉆研許久。 他發現—— 因為輪回槍槍桿并無刀鋒,導致槍桿劈出,威力并不大!同樣的一百六十萬力氣,用槍桿劈,和用槍尖刺,威力相差很大。滕青山在得到‘第九式’之前,雖然隱隱約約有一個念頭,卻一直沒有想通。 可得到這第九式石刻,隨著領悟,滕青山的困惑很快就消失了。 槍尖是厲害!力氣都凝聚成一點,穿透力最強。 槍桿呢? 槍桿也有槍桿的好處,雖然沒辦法將力道凝聚一點,可是槍桿的柔韌性,卻令滕青山施展出‘隔山打牛’般的力道來!槍尖一點,沒辦法施展這種力道,而槍桿卻很適合,經過滕青山實驗琢磨。 終于創出第五招——劈山! “我說嘛,上天是公平的!這六足刀箎身體防御強,又有兩隊翅翼,六根刀腿。如我所料,它內臟器官并不算太強。這震蕩力道,就將它給震傷了。“滕青山此刻,對于擊敗六足刀,愈加有信心。 “吼“ 憤怒低吼一聲,六足刀迅疾地飛到滕青山上空,六根長腿同時揮舞著攻擊滕青山!在六條刀腿揮舞下,滕青山所站著的這一棵大樹上半段直接被絞成了一個個碎塊,有的被六足刀翅膀給絞成碎末。 六條長腿同時從四面八方,襲擊滕青山。 “果然夠聰明,這么快就發現這一招弱點。”滕青山露出一絲笑意。 劈山這一招,是有弱點。 當初滕青山初創“毒龍鉆”時,每一次施展毒龍鉆,都會有瞬間的失控。當然,如今“毒龍鉆”,已經毫無破綻。可是“劈山”這一招,有一個蓄勢過程,一旦迅疾廝殺,根本沒時間蓄勢發出這一招。 其次,對于六足刀而言,它完全可以用六條刀腿,從四面八方攻擊。 滕青山出輪回槍,僅僅能劈向一條刀腿,其他五條,完全能瞬間重傷滕青山! 著就是弱點! “哈哈,六足刀篪,今天你必輸。”滕青山一躍而下,朝地面躍下,而六足刀篪確實俯沖直下,六條刀腿迅疾圍殺向滕青山。 滕青山右手一轉,輪回槍一轉,化為‘混元一氣’式。 鏘鏘鏘 一連串交擊聲,令周圍大地震顫,樹木成粉末,一片灰塵彌漫。 彌漫的煙塵中,好似穿著戰鎧的滕青山身形閃爍迅疾躲開,而六足刀篪六條長腿轟然劈下,一陣地動山搖,令山石地面龜裂開,大量碎石仿佛按期一般朝四面八方疾飛。不少碎石砸在滕青山身上。 滕青山體表罡勁戰鎧細微地震動,輕易卸掉沖擊力。 “過去,總覺得這六足刀篪的力量大。現在看來,應該和現在的我,相當。”經過短暫交手,滕青山終于完全確定六足刀的力量!六足刀身體爆發力,大概也是在一百六十萬斤左右。 如果借助兩對翅翼震蕩,俯沖之力,那么,對攻擊力還要再提升一些。 “六足刀身體上方有翅翼,我從上方施展‘劈山’這一招,會被翅翼阻擋。” “如果劈在刀腿上,刀腿堅硬,可以傳遞這震動,足以震傷六足刀,可是,因為有刀腿阻礙,只能另六足刀輕傷罷了。” 滕青山心中明白,‘劈山’這一招,要真正奏效,除非沒有翅翼阻攔,直接劈在六足刀身體上…… “嗷”高亢興奮叫聲響起,青鸞在高空懸浮著,雙翼微微震蕩著,一身白色皮襖,好似仙女般的李裙正站在青鸞背上,搖看滕青山和六足刀之戰!…… 此刻,天蒙蒙亮。 煙塵彌漫,樹木接連轟然倒塌。 騰青山踩著山壁朝上飛竄,接連踩了數步,而后猛地一蹬!”轟隆”閃避被蹬出一個大坑來,而騰青山則猶如離弦之箭,竄向六足刀。 六足刀嘶吼著,六條刀腿再度包圍而來。 “哐!”騰青山震開一條長腿,長腿上一根根鋒利的尖刺在騰青山身上劃過,而騰青山則是踩著長腿,再次飛蹬,沖向六足刀腹部。 一旦近身,騰青山就能贏了! 兩對翅翼一震,六足刀迅疾升空,同時,六條長腿閃電般或是收縮,或是劈來,形成天羅地網。 一連竄交擊,騰青山還是被震飛開去。 騰青山右腳直接插入山壁,整個人固定在近乎筆直的山壁上,遙看那懸浮在半空中的六足刀。 “有六條腿,想近身都難。”騰青山也有些頭疼。 六足刀盤旋在空中,它發現了這個人類如今的可怕。到現在,它還沒傷騰青山,而它自己卻已經受了輕傷!如今在力量上,騰青山不比他弱,在攻擊招式上,騰青山同樣厲害! 它也思付著,怎么擊敗眼前的人類! 一人一妖獸,都覺得對方難纏。 而遠處半空,站在青鸞背上的李正是屏息看著。 “看來,得施展威力最大的一招了。”騰青山明白,再彼此廝殺也是浪費時間,直接拿出絕招來。 騰青山伸出左手。“嗤嗤”絲絲罡勁在滕青山手心扭轉聚集,接著凝聚為一圓球,最后又潛伏到滕青山體內。 “達到罡勁后期,我這一招,能施展了。” 滕青山踩著山壁,猛地上竄十余丈,而后猛的一蹬! 蹬裂的山壁,同時直接竄向和他同等高度的六足刀箎! “吼”六足刀箎雙眸隱隱有著一絲赤紅,妖獸自尊令它不想退卻,而是里昂隊翅翼猛地一震,借助強勁的沖勁,六條巨型鐮刀般的長腿猛的揮舞劈向滕青山,空氣都因此產生道道氣刃。 滕青山雙眸凌厲如刀。 手中輪回錢沒給攸的一轉,一股土黃色流光迅疾地聚集到輪回槍槍尖,隨著旋轉力道,這些流光竟然也旋轉壓縮起來,當旋轉到槍尖頂部,化為一顆土黃色光點。內家罡勁壓縮成一點,沒人懷疑其威力。 “嗬”8在罡勁旋轉同時,滕青山雙臂抓著槍桿,猛地一個震蕩,輪回槍槍桿都旋轉起來。 強勁可怕力道,和那罡勁聚合光點,聚集在一處! “嗤嗤” 槍尖尖端,罡勁聚合光點和強大穿透力結合,產生可怕的力道,空間都因此扭曲開。 六足刀篪似乎感覺到威脅,六條長腿同時阻擋! “轟!!!” 空間猛地爆炸開!好似天雷在耳邊轟鳴! 形意五行槍最強招——齒虎咆! 強勁可怕的爆炸力瞬間震開六條長腿,一道銀色的流行閃過,輪回槍尖直接刺在六足刀篪的腹部。 沒有翅翼的保護,單單一層鱗甲,在輪回槍尖面前根本無法擋住,只聽得“嗤”的一聲。 輪回槍已然刺入腹部! 鱗甲下面,就是肉層了,防御要弱上10倍100倍,輪回槍的槍頭剛刺進去一半,滕青山就立即拔出。 “咻!”滕青山一踩六足刀篪,猛地一蹬,整個人朝下方俯沖而去。 綠色的鮮血從六足刀篪腹部噴出。 滕青山落到地上,而六足刀篪腹部肌肉蠕動,很快停止流血。 “你輸了!”滕青山站在地上。 六足刀篪也降落到地上,三角頭顱上那雙巨眼死死盯著滕青山,它也知道剛才如果不是滕青山手下留情,它已經死了!只要滕青山輪回槍再刺地深一點,同時將內家罡勁傳入,在里面爆開,便能擊殺它。 “吼”六足刀篪低吼一聲。 “赤虎咆這一招,果然如我所料的一樣。”滕青山心中喜悅。 在修煉出內家罡勁的時候,滕青山最強招式是‘赤虎咆’,而不是‘毒龍鉆’,當年延江城城墻下,兩軍對峙中央,靠‘赤虎咆’這一招,滕青山將一名先天虛丹強者擊殺化為飛灰。 赤虎咆一招,是先天真元和身體力量結合。 在大草原上,內家罡勁達到中期,因為內家罡勁和先天真元可不共存,赤虎咆這一招,就是身體力量加先天真元,爆發力大概在一百萬斤。而毒龍鉆,卻是身體力量加上罡勁,威力反而更強一籌! "內家罡勁很特殊,達到后期,才能凝結成戰鎧。前期只是一道道流光,而中期,也只是凝結成環狀。 赤虎炮這一招,要求非常苛刻! 需要讓能量在槍頭凝聚,之后旋轉疊加凝結為一點。這種控制力,比凝結成‘戰鎧’還要更高一些!罡勁前期和中期的時候,根本無法做到這個地步。 而達到后期,罡勁蛻變了,可以輕易凝集成戰鎧,比‘先天真元’控制起來更容易。 當然,也就是可以使用這一招了! 罡勁爆發力為80萬斤,而體內罡勁結合身體,可以使滕青山雙臂再度爆發160萬斤力道,也就是說——‘赤虎炮’這一招,可以爆發出240萬斤的力道!完全超越‘毒龍鉆’的威力。 “不過這一招,消耗太厲害!”滕青山暗嘆。 這一招威力太大,消耗也驚人。 3前世的時候,騰青山最強拳法為虎炮拳! 而如今,最強穿透力槍法,則是‘赤虎咆’。 當然‘劈山’這一招也很強,針對防御強,內臟弱的人或妖獸,甚至可以一擊制勝!而毒龍鉆這一招,消耗內家罡勁非常少,可以堅持更久。‘如影隨行’則是連綿不絕,‘混元一氣’則是防御最強。 騰青山的五行槍法,招招有其優勢,有其缺點。 “幸虧有這一招,否則,還真難擊敗這六足刀。”騰青山露出一絲笑容。 “騰大哥!”李的聲音響起,青鸞從高空俯沖而下,落在地面上,李從青鸞背上一躍而下,興奮跑過來,“騰大哥,你贏了。” “李,你幫我再問問它,它肯不肯跟隨我。”騰青山說道。 之前收服都不成,而現在,自己比他強,加上李在其中,應該有希望。4“吼吼吼”李珺看著六足刀。 六足刀遲疑一下,盯向滕青山,也發出一聲聲低沉的吼聲。 李珺眉頭一皺,又立即再度吼出。 就這么的,彼此交談好一會。 “滕大哥。”李珺看向滕青山。 “怎么了?”滕青山也察覺不到不太對勁。 李珺無奈道:“這頭六足刀,還真是固執,不管我怎么說,它就是不答應,傲氣的很。” “它六條腿施展的刀法,有點金行之道的味道。我如今已經創出《金行之拳》第一式,他以后經常觀看,對它悟道,成為虛境妖獸,也有好處。”滕青山說道,當初青鸞就是因為這個跟著滕青山的。 “我說了。”李珺搖頭道,“我還說,滕大哥你進步這么厲害,以后能達到虛境。讓它跟著咱們,會有益處。可是這六足刀箎,就是不肯低頭。” “嗯?”滕青山也看向六足刀箎。 滕青山從六足刀箎眼隱隱看到一絲戲謔,便笑著道:“小珺,你再問問它,我想它不可能那么固執蠢笨。” 李珺點點頭,又轉頭過去詢問。 “嗯?”聽著六足刀箎人,李珺臉上逐漸露出驚訝之色。 “它說什么?”滕青山問道。 “滕大哥,它問你,剛才擊敗它的一招,是怎么回事?你的力量和它相當,怎么一下子變得那么強?”李珺詢問道,顯然這六足刀箎被滕青山擊敗,心中還有些不甘。明顯雙方相差無幾。 怎么就敗了呢?滕青山露出一絲笑容:“告訴它,這就是我自創的槍法。” 李裙轉告后,六足刀聽到回答后,思考了片刻。 “哄……哄……”六足刀發出一聲聲低哄。 “它說,你比它強不了多少,他翅翼一震可以輕易逃走。它不會臣服于你。”李裙解說者。 滕青山皺著眉。 六足刀繼續低哄這,李裙繼續解說:“它說,雖然不會臣服你……不過,你的實力進步的確很打,第一次,你和另外一個人類聯手,都不如它。第二次,卻能防住它攻擊。第三次,就擊敗它。” “而且,你剛才刺破它的鱗甲卻沒擊殺它,所以六足刀答應,會跟隨你十年,算是報你剛才手下留情之恩。十年內,如果你能助它實力提升,它會繼續跟隨,如若沒有提升,它會離去。如果你答應,它留下,否則,它走。” 說完,李裙看向滕青山。 “還真是不見兔子不撒鷹。”騰青山露出一絲笑容,“告訴它,我會讓它一直跟著我。” 李笑著看過去,解說。 “吼”六足刀也吼起來。 “騰大哥,它說它也希望,你能讓它成為虛境神獸。”李笑道。 自此,六足刀跟隨騰青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