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鼎記》 最新章節: 第二十五章九鼎輪回(大結局下)(12-16)      第二十四章白馬湖上(大結局中)(12-16)      第二十三章把酒夜談(大結局上)(12-16)     

九鼎記16 )

在練拳過程中,滕青山清晰感受著自己身上正在發生的驚人變化。早在大草原的時候,滕青山就踏入罡勁中期,不過從罡勁中期到后期,滕青山卻是花費了一年多時間,直到今天,才突破! 而這一突破,滕青山便感覺到驚人的變化! 強大的罡勁,好似一根根鐵絲,又好似有韌性的蠶絲,貫穿在滕青山的身體的每一處,潛伏在每一個細胞中,不過是肌肉、筋骨筋膜、內臟等,都充斥著這神奇的力量。而且這股力量正在蛻變! 變得更加強勁,更加有韌性! “哐哐” 滕青山隱隱都能聽到,一根根罡勁和“神”結合后,在身體內部發生著奇妙的變化,這種變化,令罡勁本身變得更加玄奇,同時也令滕青山身體小到細胞,都在發生著翻天覆地的變化。 原先就算是滕青山,五臟六腑,相比于肌肉筋骨,還是要弱上很多。 可此刻,一絲絲仿佛電芒,又好似蠶絲般的罡勁,在臟腑器官內發生震蕩蛻變,這些臟腑器官本身也在迅速蛻變,變得更加堅韌強勁!就好像滕青山的心臟,即使沒有罡勁保護,普通人用刀戳,都沒辦法刺破! 身體從內而外,沒有一處弱點! 渾然一體,這就是內家拳修煉到巔峰,才擁有的完美身材! “神和罡勁,竟然是相輔相成的。我罡勁突破,神也發生了蛻變。”滕青山清晰感覺到這種變化,這么久以來,滕青山根本無法用‘神’來控制氣,令空氣不成為阻力!可是,達到罡勁后期時。 滕青山做到了! 泥丸宮中的‘神’,不斷地融入達到巔峰的罡勁,當罡勁飽和后,‘神’融入后。就會再度回到泥丸宮中。然而,進入巔峰罡勁,再出來,就這么一個過程,‘神’本身已經發生了變化。 “神強,才能達到罡勁后期!” “而達到罡勁后期,才能令‘神’控制空氣,消除空氣阻力。” “這兩者,是相互輔助的。”滕青山心中暗自驚嘆。 “難怪!這佛宗和道家一脈,其中佛宗更重視‘神’,按道理,達到羅漢中期,‘神’的強度,應該能和道家的先天金丹強者,‘神’強度相似。可即使對神的要求更高,佛宗也只有在達到后期,才能控制空氣阻力。” “道家,也是在達到先天金丹,才能控制空氣阻力。” “我內家拳一脈,同樣如此,達到罡勁后期,才能消除空氣阻力。” 滕青山心中一陣陣喜悅。 達到倍加拳罡勁巔峰,身體內外渾然一體,完美圓滿,罡勁強橫之極,時而潛伏體內,時而凝聚體表。可以說——身體上,滕青山已經達到了極限!再提高,就是對‘道’的感悟上提高! 先天金丹強者,和羅漢后期強者,達到極限,身體爆發力在八十萬斤左右。 而騰青山,身體罡勁結合,達到極限,爆發力,卻是在一百六十萬斤左右! 整整兩倍! “我的身體,已經達到極限,就是虛境強者,論身體,也不及我強。”騰青山心中很清楚這一點,“身體方面,無法再提高。現在要做的,就是悟‘道’。” 如今的騰青山,一次深呼吸,都能另空間產生氣爆聲。 內外盡圓滿,這就是身體的極限! “呼!” 騰青山收勢,呼出一口氣,氣息將山壁都射出一個坑來。 “騰大哥,突破了?”李一臉喜色走過來。 “老師。”騰獸也是目露喜色,經過騰青山的教導,騰獸也知道……內家拳一脈,達到宗師境界后,分前中后三個層次,第一層次為點點流光閃爍全身,第二層次,罡勁可凝結成環,第三層次,才是覆蓋全身!”哈哈,突破了.滕青山笑著點頭。 “騰大哥,著可是大喜事,今天恩,今天我要多做些菜。”李珺也為滕青山感到開心,旁邊的小萍連揮動雙臂:“小珺姐,我來幫忙。” “恭喜東家。”老汪小呵呵道。 “騰大哥。”李珺忽然輕聲道。 “恩?”滕青山看著她。 “騰大哥,你不說,等達到趾勁后期,九要收復那頭六足刀琥嗎?”李珺說著指向旁邊一個窟洞,滕青山聽見了不由眼睛一亮,轉頭看去,從滕青山所在的位置,還能看見那趴在洞窟中睡覺的六足刀琥。 六足刀琥很能睡,滕青山得到石刻著近一個月來,六足刀琥僅僅醒來兩次。 “這六足刀厲害了得,而且還能上天飛行,又能入地逃竄,身體防御又強悍了得。”騰青山心中暗贊,“而且,六根刀腿施展的刀發也很精妙 ,最是適合當我陪練。將來,能帶到九州去,也有大用處! 滕青山在接觸過天神宮后,很清楚…… 這九州,表面上把大宗派高高在上,可是實際上暗流洶涌!如野心極大的天神宮,當然,他滕青山也不甘于平凡! “哼,青湖島,你青湖島和我歸元宗,在一洲之中,一洲之地,豈能容二虎?”滕青山心中很明白,“將來,我這內家拳一脈,也要發揚光大,單單江寧郡這點范圍怎么夠?青湖島控制揚州,也夠久了,該挪挪位置了!” 滕青山許多仇恨都壓在心里! 青青的死,豈能這么就算了。 不過—— 沒足夠實力,一切都是空談。 “小珺,你們都到外面去,等會兒我和它打完了,小珺,你再和它說。”滕青山說道,李珺他們幾人都點頭,“呦呦”李珺還招呼著正在窩里睡覺的青鸞一道出去。至于枉風鷹?早在外面了。 很快,李珺他們幾人和青鸞都離開。 滕青山拿起倚在墻壁上的輪回槍,朝六足刀窩里走去。 “咚!咚!咚!” 滕青山故意地,每一步都踩得大地震撼,石面龜裂開,好似一個巨人在大步行走。 在睡覺中的六足刀箎,那三角頭顱上凹顯的一雙眼睛陡然睜開,呼!同時身體也直起,六足趴著,時刻可以迅速撲出。它張開嘴巴,發出低沉不滿的吼聲,一聲聲低吼,帶著特有的腥氣傳來。 “六足刀箎,你我一戰如何?”滕青山舉起輪回槍,遙指留足刀。 六足刀立即憤怒低吼一聲。顯然在六足刀箎看來,兩者一戰,根本沒意義。 “哼,怕了不成?滕青山露出意思不屑之色。 果然,這高傲的六足刀,被滕青山這幅作態惹怒了,閃電般朝旁邊一竄,同時兩條前刀腿好像撥開草叢一樣,輕易地將閃避直接給“撥開”一條道來,偌大的身軀閃電般竄出去。 滕青山和六足刀,已經戰斗過數次。 如果在狹小空間內,滕青山當然占便宜,所以如今六足刀也學乖了,你一個人來要和我一站?行,到外面去! 外面空曠,六足刀就鉆便宜了,可以輕易蹂躪滕青山。 “哼。”滕青山咧嘴一笑,手持輪回槍,化作一道閃電,竄進那條道內…… 一面山壁上,六足刀龐大的身影竄出后,比之小上很多的人類身影也閃電般竄出。 裂紋20:07:18 滕青山站在一棵樹木枝杈上,而六足刀則是在山林間中懸浮著,六足刀三角頭顱上,那很小很小的黑色瞳孔,正隱隱有著冷光閃爍。 “在外面,前幾次我都處下風,可這次……”滕青山全身突兀的,衣服表面都覆蓋起一層土黃色,連頭部都覆蓋,只有眼睛部位露出,好似穿上一套戰甲! 六足刀不由一驚,兩隊翅膀微微一震,再度升高一些。 它也看出,眼前人類,似乎更強大了。 “哄”六足刀猛的底哄一聲,兩對翅膀同時閃動,一瞬間,六足刀化作了一道金色流光,特別是那兩對薄如蟬翼,卻鋒利堅韌無比的翅膀,當六足刀在山林中飛過時,但凡被這翅翼劃過的一棵棵大樹。 好像被鋒利的巨刀劃過! “轟隆隆” 數十顆粗壯的大樹,轟然倒下,卻截面整齊光滑。 哈哈……”滕青山一聲大笑,猛地凌空躍出。 雙手同時抓著輪回槍槍桿,高高舉著,就好像興趣著一柄斧頭似的,在即將和六足刀交手的一瞬間,滕青山猛地將輪回槍劈出去,左右雙手,一前一后,抓著槍桿,這一朝前方怒劈—— 整個槍桿上都有著土黃色光暈。 “吼”六足刀嘶吼著,兩根巨型鐮刀似的刀腿朝滕青山揮劈過來。 輪回槍也揮劈過去! 在兩者接觸一瞬間,滕青山左右雙臂同時爆發力道。 “蓬!” 勁氣四射,樹木崩塌,滕青山和六足刀都倒飛開去。 一股強勁詭異的力道,令六足六兩條往后接連撞倒余棵粗壯大樹,才停下。它三角頭顱上,那嘴角竟然逸出一絲綠色液體,它的一雙,那微波黑色瞳孔 中有著驚駭之色。 騰青山本人也是倒飛,隨即一個翻身,落在一棵大樹樹杈上。 看到六足刀嘴角的血跡,騰青山露出一絲微笑:“嗯,這五行槍法第五式‘劈山’,威力還不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