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鼎記》 最新章節: 第二十五章九鼎輪回(大結局下)(12-10)      第二十四章白馬湖上(大結局中)(12-10)      第二十三章把酒夜談(大結局上)(12-10)     

九鼎記15 )

九鼎記第八篇第十五章拜師 夜黑如墨,狂風呼嘯。 泛著青綠色光暈的石刻,正插在積雪泥土中,滕青山手中的開山神斧,此刻也隱隱有著一抹光暈在流轉,一道道肉眼幾乎難以分辨的青綠色光線從開山神斧中彌漫出,融入石刻當中。 而滕青山則是站在那,閉上眼睛,一動不動。 “開山神斧第九式。” 禹皇那令天地震顫的聲音在耳邊回蕩,一道高大的身影,猛地躍起到云端高處,雙手共持著開山神斧,猛然朝下方劈去,“轟隆隆”那高聳入云的大山,在這怒劈之下,直接被劈的裂開一個打的豁口。 無盡巨石滾落下,一片轟隆。一座高山,被一斧頭一分為二。 隨即這情景消失,開始浮現出一幕幕,使用這第九式的詳細情景,或是起手式,或是躍起,或是怒劈過程……足足數十幕情景接連浮現在眼前,滕青山完全沉浸在禹皇所也已營造的意境當中去。 許久……滕青山睜開眼睛。 “禹皇果真厲害。” “僅僅這第九式,竟然被他分割成數十簡略招式。”滕青山有著驚嘆之色,《開山三十六式》作為禹皇最強的攻擊招數,想要領悟那是極難極難,如果單單看到禹皇施展第九招,根本沒辦法領悟。 所以禹皇,才將第九式分割,詳細用各種招式來描述,盡量淺顯一點。 “禹皇這手段厲害,不過,他當初說,即使普通先天強者,數十年內也能達到虛境,純粹是騙人。” “如果是普通的先天強者,即使有開山神斧,即使有三十六幅雕刻!也僅僅是看到禹皇詳細描述的一招一式,天道,無法用語言來描述,禹皇即使通過各種招式,表述的很簡單,可這簡單,是相對而言的。依舊難的很,一般先天強者還是很難領悟的。” 滕青山沉浸進入感受過一遍才知道開山神斧結合石刻,讓人修煉難度降低九成!可是,也不是一般先天強者所能領悟的。 不過,滕青山不同! 他本身境界就很高,就算沒石刻,最多多花費幾年時間。 有這石刻,禹皇還特意將一招分割成數十招,滕青山領悟起來,倒是極快。 “這第九式,蘊含金行之道和土行之道……耗費些時日,或許,我五行槍法第五招,也能創出!”滕青山的槍法,如今僅僅有四招,一為“混元一氣”。二為“如影隨形”,三為“毒龍鉆”,四為“赤虎咆”。 只剩下劈拳衍變的槍法,未創出! 劈拳屬金,為五行之首,其行像斧,乃一氣之起落,一記劈拳打出,猶如一記斧頭劈出,威力極大。劈拳這一招……在形意五行拳當中,是最難的一招。金行笨就鋒利不可擋,要想悟通也是最難。 形意五行拳,在滕青山前世的一些宗師人物,研究崩拳的最多。 這崩拳如箭,出拳如拉弓射箭,左右開弓,連綿不絕。 鉆拳速度最快!炮拳威力最猛!橫拳為五行之基!劈拳為五行之首,最是凌厲!論這五行拳,崩拳毫無疑問是最平衡的一種,不管是攻擊、防守、速度等等,都很平衡,所以苦苦研究這一招的宗師最多。 “劈拳和這斧法,有想通之處。”騰青山研究這斧法的同時,也開始琢磨形意五行槍法第五招。 自從得到那第九式石刻,騰青山幾乎每一天,都研究這斧法。 他卻不知道…… 他闖董家,抓董哲紫的事情,數天之內,整個端木大陸絕大多數家族都知道了。 畢竟這事情實在太震撼人了,光明正大闖入一個大家族,直接抓走已經達到先天境界的家主,這份實力,太駭人。 滕青山當時并沒有藏頭縮尾,容貌當然被人得知,很容易就確認,是滕青山所做的。 端木大陸上百族爭霸,門客、游俠無數。 一言不合,拔刀相向,血濺五步!在端木大陸上,人們對強者有著絕對崇拜,像滕青山這樣霸道的行為,在人們眼中,那就是真正強者的行為,不藏頭縮尾,擁有著對自己實力絕對自信才敢這么做! 不將千軍萬馬放在眼里,這才是真正強者! 崇拜,佩服! 當然那是普通門客游俠,而一些超大家族眼里,滕青山那可就是香餑餑,那就是一個家族興旺的依靠!如果能讓如此超級強者,加入自己家族,家族肯定能夠更加壯大。 滕青山拿到石刻的第五天中午月牙湖畔,有著不少戰孔,駝獸,一名穿著雍容的年輕人正帶著一名青年,謙遜地和李珺說著話。 “慕容公主,等會兒,騰大哥就來了,到時候你跟騰大哥說吧,我可做不了主。”李珺搖頭道。 就在這時候..... 一身青色皮襖的身影從遠處走來。 著雍容高貴的中年人,連帶著青年走過去,一臉笑容地拱手道:“在下慕容正,見過騰先生." ”慕容家主。”滕青山笑著看了對方一眼,“我見過你。 “對,我們在流云府,見過面。”這慕容家主笑著說道,同時指著旁邊青年,“這是小兒慕容柳峰,峰兒,還不拜見滕先生。”那青年顯得有些拘謹,看向滕青山目光中也有些熾熱,連恭敬行禮:“慕容柳峰,拜見滕先生。” 滕青山看了看,笑問道:“慕容家主,這慕容柳峰,是你家幾公子啊?” “他排行老三”慕容家主連聲說。 “哦。”滕青山點頭。 慕容家主驚詫喜道:“滕先生,怎么知道我不止一子,難道先生,還認識我其他兒子?”在慕容家主看來,這是值得自豪的一件事。 而且如果有舊識,更好拉關系。 “當初我初到南山城。”滕青山邊走邊說道,“就發現有人率領騎兵隊在街道上一路飛奔,插件踐踏死路人。我當初就出手攔下。。。。。。據路人所言,當時那隊人馬為首的,就是你慕容家二公子。” 此話一出,慕容家主不由露出尷尬之色。 本以為滕青山是夸贊,誰想竟說到這事情上來。 “我那孽子,竟然如此放肆。”慕容家主露出一絲怒色,“回去,我定要好好管教。”滕青山一笑,就走到屋前。 “滕大哥,午飯好了。”李珺說道。 “嗯。” 滕青山看向慕容家主,“不知道慕容家主,來我這,有何事?” 慕容家主笑臉說道:“柳峰這孩子,從小就喜歡槍術!如今,在槍術上也略有所成,不過……想要拜得真正的槍法大師很難,槍法大師太少太少。聽聞滕先生精于槍法,所以,我厚顏帶著峰兒過來,還請滕先生,能將這孩子收入門下。” “請老師,收我為門徒。”慕容柳峰微微臉紅,躬身說道。 “我的門徒,要符合三條要求,第一條,實力最起碼達到先天虛丹。”滕青山淡笑看了他們一眼,“慕容家主,你們還是先走吧。”說著騰青山就轉頭朝屋內走去。“滕先生,滕先生。”慕容家主連喊,可滕青山根本沒理會。 “符合三條要求,還第一條就先天虛丹?”慕容家主聽了心底不由一肚子氣,暗忖,“這個滕先生,還真實好大的架子!整個端木大陸才多少武圣。我倒要看,以后你到底收不收門徒!” 慕容家主心底氣憤,嘴上卻不敢說。 “滕先生,那我們就告辭了。”慕容家主,一把拽走那位面色漲紅的慕容家三公子,帶著麾下一群護衛,迅疾離去。 屋內,李珺遙看著一群人離去。 “滕大哥,你這三條要求,看起來很苛刻啊。”李珺笑了起來。 “小珺,我感覺,這些大家族,說不定還會有人來拜師。到時候,你直接跟他們說,第一條要求,最起碼等到先天虛丹。”滕青山說道。 李珺連道,“如果真有先天高手來呢?” “真有?” 滕青山微微一笑,“不是還有第二條,第三條要求嗎?而且如果真的對脾氣,能收一個先天當門徒,倒也不多。” 旁邊的小萍,老汪都笑了起來,騰獸則是眨巴兩下眼睛,似乎沒聽明白。 滕青山預料的果然沒有錯,想通過拜師這一招,拉攏滕青山的,可不單單是慕容家。王家和李家,都接連用了這一招。連一些地方遠的其他家族,都或是邀請當供奉,或是請當老師。 可惜—— 全被滕青山的要求給嚇住了,想當我門徒?第一條,是先天再說!更別說,滕青山還有第二條第三條。 你想知道第二條第三條?等你達到先天,再告訴你。 幾大家族碰了壁,頓時各大家族都知道這位‘滕先生’的難纏,同時滕青山收門徒的條件也傳出來,讓不少人驚嘆,超級強者就是超級強者。收門徒要求都這么高!當一個人地位極高的時候,即使所作所為霸道了些,依舊有人會崇拜欽佩。 滕青山得到石刻的第二十八天,清晨。 神斧山地下洞府餒。 滕青山盤膝精修了一夜后,便起身開始練拳!每一天清晨,李君他們都是在滕青山的全省呼嘯中起床,因為他們都知道,滕青山練拳的時候,剛好是天蒙蒙亮。 “啊!” 李君伸了個懶腰,揭開門簾走了出來。旁邊小萍也跟著出來了。 “嗯?”李君和小萍都一瞪眼。 “大叔他……”小萍傻眼了。 此刻聯系著《土形之拳》的滕青山,全身好似穿著一套土黃色的戰鎧,連頭部都完全罩在里面,唯有一雙眼睛隱隱有透明光罩,如此形象的滕青山,宛如天神降臨! 過去滕青山身上,都是一道道土黃色光芒閃爍,而現在,卻是形成封閉的戰鎧。 “滕大哥,他,達到罡勁后期了?”李珺一臉驚喜之色。 201011320:40211.139.60.4樓 201011321:13211.138.199.5樓 哥們,有福同享,義氣。 201011321:18218.200.247.6樓 頂頂頂 201011321:20211.138.237.7樓 哥們,加油!!我頂得你不能下來,下來就摔死你 201011323:43211.138.184.8樓 201011409:19211.136.115.9樓 201011422:10211.138.5.11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