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鼎記》 最新章節: 第二十五章九鼎輪回(大結局下)(12-16)      第二十四章白馬湖上(大結局中)(12-16)      第二十三章把酒夜談(大結局上)(12-16)     

九鼎記14 報仇

九鼎記第八篇第十四章報仇? “來人!” 總管事高喝一聲,從廳外立刻跑進來二人,總管事指著那董哲紫,“將這女人給抬到前廳去。” “是,大人。” 這二人恭敬應下,直接去抬董哲紫。而董哲紫這時候才驚醒過來,連看向總管事,急切道:“管事,求求你們殺頭堂,千萬別將我給那江家,你們殺了我,殺了我吧。”董哲紫臉色蒼白,她一咬牙,猛地甩頭撞墻! 那兩名手下,其中一壯漢猛地一拽董哲紫身體,就將董哲紫拽地滾落在地上,在諸多高手面前,已經是廢人一個的董哲紫想要自殺都不可能。 “殺了你?哼。”總管事一揮手。 手下耳熱已經抬起董哲紫,董哲紫驚恐地連掙扎:“不,不!”隨后看向了滕青山,目光中滿是乞求,“求求你,殺了我,我到了江家手里,他們會折磨死我的,求求你,殺了我吧!!!” 在凄厲喊聲中,董哲紫被兩名壯漢輕易給抬走。 雙臂被卸的董哲紫,想要自殺都根本做不到。 “這賤丨人剛才還威脅先生,哼,真是可笑。”總管嗤笑一聲,笑看向滕青山,“滕先生,這人送過去了,等一會兒,那石刻就到了,請先生耐心等待一會。” 滕青山點點頭。 僅僅片刻,滕青山就聽到遠處傳來董哲紫凄厲的喊聲,以及恨之入骨地暢快大笑——“哈哈,賤丨人,你也有今日!” 聲音傳來,惹得總管事一笑:“滕先生,這江家可早就恨董哲紫入骨了,連上一任江家家主,都是被俘虜后,活活被折磨死的。”滕青山聽了點點頭,心中則是慨嘆一個多小時前,董哲紫還是董家家主、先天武圣! 還肆意地折磨玩弄那個鐵老三,面對滕青山,還能說一聲‘從今天起,你就是我第十男妾了’。 可一轉眼,她卻落到江家手里。 “騰先生!”笑聲從客廳外傳來。 旭日酒樓的大掌柜正笑瞇瞇地帶著一名穿著青色皮襖的壯漢走進來,這壯漢肩上正扛著一塊用灰布包著的條形物。 滕青山目光咯在那條形物上,呼的站了起來,雙目發亮:“大小和禿釩石石板一樣,估計就是那石刻!” 旁邊總管事見狀,不由也笑著起身。 “騰先生,這就是當年神斧天神‘大禹’留下的三十六幅雕刻中的一塊。”大掌柜一伸手,從旁邊壯漢手里接過,同時也掀開了石刻表面的灰布,灰布揭開,便展露出一塊通體好似玉石的石刻! 石刻上隱隱有著青綠色光暈,左半邊,是一幅刻畫著高高躍起,揮劈巨斧的招式圖,而右半邊,則是一個充滿殺氣的‘道’字。 乍一看,滕青山都感覺到,一股強大的氣息澎湃而來,仿佛一柄柄巨斧當頭劈來! “是真品!”騰青山目露精光,審視著這石刻,驚嘆道,“不愧是神斧天神親手雕刻而成的石刻” “和禿凡石,氣息明顯不同。”總管事也看著石刻,露出驚嘆之色,“神斧天神‘大禹’,不愧是創出修煉之法,傳遍天下的神人,一塊凡石,有了他的雕刻,就變得這般的神奇了的。” 騰青山上前兩步,右手成利爪,猛地朝石刻揮出。 “騰先生!”總管事大驚。 “騰先生,別!”抱著石刻的大掌柜也是大驚失色,可是他根本來不及閃躲。 “嵻哧” 騰青山右手在石刻邊緣狠狠一抓,發出金屬撞擊聲,隨即粉末滾落,露出了兩道深溝痕。 總管事一看,騰青山僅僅是抓傷邊緣。而圓形和‘道’字并沒損壞,這才暗舒一口氣,不由走過來苦笑道:“滕先生,你這是干什么?這可是神斧天神遺留下來的時刻,壞掉一快可就少一快啊。” “管事,你看,你看。”大掌柜震驚地看著石刻。 總管事轉過頭看來,這一看,也露出震驚之色。 只見原先被騰青山抓出的溝痕,以肉眼可見的速度,迅速地在恢復,僅僅幾個呼吸功夫,石刻再度變得完好無損,好像根本未曾被損壞似地。 “這,這.....這太神奇了。”總管事驚嘆道。 騰青山露出一絲笑容,當年在大延山進入天洪水宮的時候,那天洪水宮的墻壁就是如此,即使是先天金丹強者,轟出一個洞來,也會迅速恢復!這石刻,也蘊含著禹皇的世界之力。 正因為此,普通凡石材變成好似玉石,實驗一番,果真如預料的一般。 “大掌柜,將著石刻包好."滕青山吩咐笑道,”我就不逗留,先走了." “先生,待到明日再走也不遲呀。”大掌柜和總管事挽留。 可滕青山卻是笑著搖頭. 先生,這次先生將這人抓來,除了這石刻外,還有一萬兩黃金,大掌柜連忙道。滕青山搖頭道:不用,萬兩黃金可是有千斤重,扛著他,狂風鷹飛行速度要慢不少,而且,金錢對滕青山來說,騰青山已然不在乎。 畢竟,等達到虛境,騰青山就回九州了! 難道帶一箱箱黃金,回九州? 就算百萬兩黃金,在九州的大宗派眼里都不算甚么。 “這是應該的。”總管事連道,“這一萬兩黃金,我們旭日商行會安排人,送到神斧山下的。” 騰青山也不再多說,拿著這一塊包裹好的石刻就走了出去。 “呦“ 武安城外,騰青山躍上狂風鷹背部,隨著一聲興奮名叫之聲,狂風鷹揮動雙翼,很快便小時在西南方天際。 雙山城,董家府邸大廳中。 數十號人幾句在大廳中,這些人都是董家的嫡系和精英人物。坐在主座上的,是穿著黑色裘衣、面色蒼白的銀發老者,在兩側的椅子上則是坐著一名名董家的高層人物,所有人都知道—— 就在一個多時辰前,他們董家家主“董紫哲”被人硬闖董家,直接給抓走了。 打聽內低聲議論聲不斷,部分人憤怒之極,可也有部分人確實偶爾露出一絲喜色,董哲紫如果死了,有不少人就可以上位了! 就在這時,一名精瘦漢字迅速的進入廳內。 “查處那人是誰了?”黑發老者冷聲道。 “稟大長老,根據畫像,已經查到·····闖入我董家的,正是不久之前,在南山城流云府路面的強者“滕青山”!據傳,這滕青山實力及其可怕,連雷刀武圣“傅刀”都比他若上,還恭敬喊他先生。旭日商行大長老,也對其很是友好。按照情報判定,這滕青山,應該是先天金丹武圣,而且······估計和旭日武圣接近。“精瘦漢字恭敬稟報到。 大廳內不少人倒吸一口涼氣。 銀發老者卻是瞇起眼睛。 之前。。。。一個照面,他就被滕青山一腳踹飛出去。銀發老者很清楚,沒有先天金丹實力,那是絕對做不到的。 “闖我董家,抓我董家家主,這滕青山太囂張了,不于是在我董家臉上狠狠抽一巴掌,這奇恥大辱,一定要報!”立即有一名中年人站起來怒聲說。 “報,誰不報?”一名消瘦面色蒼白男子,嗤笑一聲道。 “你給我坐下。”銀發老者呵斥道。 那名中年人這才恨恨又無奈的坐下。 大廳內,董家這些高層們,一個個各懷心思,就算有人嘴里喊報仇,也做做樣子罷了。報仇?在東華城,他們董家算是有點實力,可是要報復先天金丹武圣?傳出去,簡直是讓人笑掉大牙。 “董哲紫被抓,丹田也被廢掉,就算活命,也沒資格當家主。” 銀發老者看向下面一群人,“從今天起,哲云,你為我董家新任家主。 ”此話一出,原先臉上還有這喜色的不少人臉色大變,他們怎么都沒想到。。。。這位大長老,竟然直接就選人當家主。連討論都不討論。 儒雅清秀中年人站起來,恭敬道:“是,大長老。” “嗯。”銀發老者點點頭,冷冽目光掃向下方。 沒人敢違抗他的命令。 “太爺爺,我娘被抓,難道就不管了?”一名長的和董哲紫有著六分相似,卻顯得亮麗活潑的少女站起來,怒聲道。 “放肆。”銀發老者臉色一沉。 “董施,怎么和大長老說話的?”立即不少人呵斥這董施。 董施卻是一咬牙,轉頭就朝廳外走去。 。。。。。東華域武安城,距離南山域‘南山城’很遠,當騰青山乘坐狂風老鷹,來到神斧山月牙湖的時候,已經是一片漆黑,屋門緊閉的屋子中隱隱透著光亮,顯然還未睡覺。 呼!呼! 寒風呼嘯,狂風鷹俯沖而下。 “喲”狂風鷹立即鳴叫一聲,頓時,兩石屋屋門都很快打開。李和小萍一個屋子,騰獸和老汪一個屋子。 “騰大哥。”李驚喜喊道。 “老師。”騰獸也喊到。 騰青山拿著石刻,從鷹背上一躍而下,一旁的狂風鷹則是得意地在一旁煽動翅膀,似乎在邀功。 “喂,小灰不錯。”李拍了拍狂風鷹背,隨即看向騰青山,“騰大哥還沒吃晚飯吧,我去熱一熱。”說著,李就連朝屋內跑去,小萍也跑過去幫忙。 晚上回來,有人幫忙熱飯,滕青山也覺得心底一暖。 待得吃了晚飯,急不可耐的滕青山就一手開山神斧,一手石刻,直接來到屋外,連夜開始修煉。 “開山神斧和石刻結合,按照禹皇說的,就是普通先天強者,數十年內也能踏足虛境,而我,已經一腳跨進門檻。”滕青山心中有些激動,靠著這一塊石刻,自己肯定能有大的進步。 說不定,一兩年時間,就踏入虛境。 201011320:01211.139.60.3樓 手機黨福音 201011321:04211.138.199.4樓 太感動了,兄弟你真太好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