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鼎記》 最新章節: 第二十五章九鼎輪回(大結局下)(12-12)      第二十四章白馬湖上(大結局中)(12-12)      第二十三章把酒夜談(大結局上)(12-12)     

九鼎記13 誘惑

查看文章九鼎記第八篇虛境之路第十三章誘惑2010011220:18狂風鷹速度極快,坐在其背上,迎面的風也很大。 此刻的董哲紫,丹田被廢,根本沒辦法在鷹背上坐穩,而且鷹背也不大,滕青山只能扛著,手抓著董哲紫雙腳。 先生你和我董家,沒有什么仇怨。董哲紫趴在滕青山背上,笑道,這一次你來抓我,沒傷我手下人,也是心善之人。先生……被人請你來抓我,不就為了金銀嗎?先生盡管說一個數,相信我董哲紫,還是付得起的。 見識過滕青山的實力,董哲紫只能來軟的了。 閉嘴。 滕青山冷喝一聲,同時皺眉忖著:我扛這董哲紫,現在要進武安城!扛著一個女人進城。恐怕會被人指指點點。如果有一輛馬車就好了,可惜,狂風鷹停在城門外,根本沒辦法雇傭馬車! 滕青山心中就煩惱著…… 怎么進入武安城! 扛著一個妖嬈女人,大搖大擺一人進去?恐怕會被路人圍觀,這個方法不行! 扛著董哲紫,坐在狂風鷹背上,直接飛進城內?恐怕圍觀人更多! 想雇傭馬車,可城外沒地方雇傭。 麻煩了。滕青山搖頭。 忽然滕青山覺得身后背部覺到一陣柔軟,眉頭一皺:董哲紫,你找死不成? 趴在滕青山背上的董哲紫,正刻意用其豐滿的胸部摩擦著滕青山的背,這董哲紫從小修煉內勁,三十余歲達到先天境界,論容貌,身材,那絕對是最妖嬈的階段,而且對男人她可非常的懂。 先生,別生氣嘛。董哲紫扭頭,朝滕青山頸部輕吹一口氣。 原本被滕青山扛在背上的董哲紫,被滕青山放下,放在身前,董哲紫先是驚呼地瞪大眼睛,隨即驚詫地看著眼前滕青山,臉上也露出一絲嬌媚的粉紅色,一副任君采摘的樣子,心中卻是暗道:這些臭男人,在女人面前都一樣,就算先天金丹武圣,又怎樣,還不是拜倒在我的裙下? 不過,能夠和這先天金丹武圣,在高空中來一場之樂,啊……董哲紫都有些興奮起來。 不得不說—— 這董哲紫,的確很有魅惑力。 在她閉上眼,等待騰青山的欺負的時候····騰青山伸出左手,在董哲紫的頸后輕輕一按,董哲紫就感覺到眼前一陣眩暈,直接昏迷過去。 真是舌燥,滕青山左右抓著董哲紫的肩部,穩定住董哲紫在高空飛行中的身體。 對于女人的誘惑? 前世殺手訓練,在這一方面早經受過訓練,如果一個女人誘惑一下就受不了,滕青山恐怕前世的時候就早死了。 ‘進入武安城,看來只是最直接的辦法了。’ 滕青山想不到其他的發自了。 枉風鷹在武安城上空數百丈,滕青山遙看下方,仔細觀察著:‘旭日酒樓乃是最豪奢的酒樓,應該是武安城的中心,最繁華的地段,以滕青山的眼力,即使在高空數百丈,都能清晰看到下方一條條街道,一座座店鋪。 武安城的主干道,也就那么幾條,在高空看非常顯眼。 至于旭日酒樓! 旭日酒樓的建筑,那是很有特色的,很快,滕青山就發現了旭日酒樓位置。 扛著昏迷中的董哲紫,滕青山直接從鷹背上一躍而下,數百丈高空,滕青山猶如一道黑影迅速墜下。 哼!滕青山橫趴著朝下墜落,同時腰間延伸出紅色好似翅膀一樣的薄膜。 如此一來,風的阻力立即大很多,令滕青山下墜速度要減少不少。 可即使減低些,下墜速度依舊很驚人 宛如一顆隕石,在滕青山細微操控下,直接墜入旭日酒樓后面那一座豪宅府邸的空曠院落中。 蓬!的一聲,前院中出現了一個駭人大窟窿,滕青山全身,包括董哲紫身體都被紅色先天真元包裹住。強烈的墜落撞擊,令旭日商行 安排在這的不少高手都冒了出來,足足近百人都飛竄出來。 什么人! 在近百人注視下,全身騰繞著火焰的滕青山從大坑中一躍而出,隨后將背上董哲紫朝旁邊一方:幸虧我當你墊子,有用大量先天真元層層包裹住你,否則,這一震,恐怕在昏睡你就死了。 你是什么人。近百號人圍著滕青山,卻都有些遲疑。 嗯?將你們武安城,總管事找來。滕青山說著從懷來取出一枚令牌,正式旭日商行供奉特有的令牌。 不少人仔細一看。 拜見供奉大人。一個個恭敬行禮。 旭日酒樓的大掌柜,也跑了過來。 騰供奉!這大掌柜連恭敬行禮,商行剛剛通知,說騰供奉會來武安城,可沒想到,騰供奉這么快就到了。說著他朝地面上的董哲紫一看,在董哲紫那妖嬈的身體上狠狠的看了幾眼。 他只知道,滕供奉會抓人過來,至于抓什么人,他也不知道。 此刻被扔在地上,一臉灰塵的董哲紫,這大掌柜還真的沒認出來。 讓你們總管事來,告訴他,任務完成了。騰青山吩咐道。 是,是。更/新/最/快16ks大掌柜連安排人。 ……武安城內,一座幽靜宅子里,這里正是江家的暫住處。 殺手堂,在武安城的二管事來到了這。 二管事,快請坐。微胖老者笑著說道。 而已經繼任江家家主的三公子,則是連問道:二管事,那最強武圣,可答應接任務了? 哈哈……二管事笑呵呵一拱手,恭喜江家主,最強武圣已經將那董哲紫,抓到武安城了。 什么! 廳內的三公子,微胖老者,和高瘦老者三人都是大吃一驚。 我們昨天中午,剛剛,這就……這三人都不敢相信。 昏迷中。這客廳內,除了董哲紫,還有滕青山和一名白頭發的老者。 總管事,那石刻什么時候到?滕青山皺眉道。 滕先生。這老者笑呵呵連道,昨天這任務才定下,先生今天就將人送了來·!恐怕,那江家還在想……最強武圣到底接不接任務?他們恐怕做夢都想不到,第一天發任務,第二天人就被送來。 所以,我估計江家有些措手不及。老者笑道。 這老者,乃是旭日商行在武安城的總管事,位高權重,許多人都要聽他命令。 可是,在滕青山面前,他可不敢有一絲傲氣。他清楚眼前人擁有何等可怕的力量。 不過先生放心,他們如今就在城內,會很快送來石刻的。老者連說道。 滕青山點點頭。 滕青山忽然轉頭朝董哲紫看去,冷笑一聲:董哲紫,不要裝昏迷了,既然醒了,就睜開眼睛吧。滕青山聽力何等驚人,根據別人呼吸心跳,滕青山就能判斷……對方是否已經醒了。 董哲紫,先生是接我殺手堂任務,你就不必再那瞪著眼了。總管事冷漠道。 殺手堂? 董哲紫大驚,有人請殺手堂抓自己?一想到后果,董哲紫急的腦子都亂了,仿佛憤怒的獅子盯著滕青山,你最好放了我,你,你可是光明正大進入我董家的,很多人看過你的樣子。如果你不放了我,我董家肯定會報復你,肯定會!!! 光明正大?總管事驚訝看向滕青山。 哦,報復?滕青山笑看著董哲紫。 董哲紫咬牙切齒:你別在這一副滿不在乎的樣子,你給我聽好了,老娘如果有個三長兩短,我董家肯定會和你沒完。殺不了你,你的親人朋友,我董家也會報復,一定會的!陷入瘋狂境地的董哲紫,開始胡亂威脅滕青山。 報復我的親人朋友?滕青山笑看著那處于歇斯底里狀態的女人。 董哲紫,別做夢了,你小小董家,也想報復先生?總管事嗤笑一聲,你一個女人死了就死了,爭霸天下,哪天不死人。你死了,董家不可能為了你,跟先生斗的。而且,他們也沒資格斗。 從這到雙山城,都近千里路呢。 這么快? 哈哈,最強武圣何等手段?二管事笑了起來,現在,三位還請準備好黃金和石刻,送到旭日酒樓后府中去。 好。三公子猛地站起,眼眸放光,董哲紫那賤丨人,哼,我會讓他求生不得求死不能!三公子眼眸中兇光閃閃,心中有著無盡的恨意、暴虐之氣,他永遠忘不了那噩夢般的日子。 最強武圣果真好手段啊。胖老者贊嘆一聲。 昨天中午,他們剛發布任務。 而滕青山今天一早就乘坐狂風鷹出發前往雙山城,中午抵達,吃午飯后,就捉拿了董哲紫。而雙山城和武安城僅僅千里距離,以狂風鷹速度,不足一個時辰即可。 這才過去一天時間,人已經被抓到!還送到武安城。 如此速度,的確驚人。。。。。。。 旭日酒樓后府邸內,寧靜的客廳內。 董哲紫的身體正無力的閉著眼躺在一椅子上,顯然此刻她還處于 你閉嘴,董哲紫厲聲道:你一個管事,我說話,你也敢插嘴,你什么身份? 哼。總管事臉色一沉,脾氣再好的總管事,也怒了。 丹田被毀,人又被抓,又知道是殺手堂干的,一連竄的打擊,令董哲紫知道要完蛋了,就好像死亡前溺水的人,會胡亂抓任何東西一樣,這董哲紫也是如此 先生,總管事,旭日酒樓大掌柜跑進來,笑呵呵道。江家的人,已經到了。 哦,滕青山眼中露出一絲喜色。 什么,江家?原本瘋狂的董哲紫一怔,臉色瞬間刷白,身體不受控制的瑟瑟發抖,是江家,讓你們殺手堂抓我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