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鼎記》 最新章節: 第二十五章九鼎輪回(大結局下)(12-10)      第二十四章白馬湖上(大結局中)(12-10)      第二十三章把酒夜談(大結局上)(12-10)     

九鼎記12 誰抓誰

第八篇虛境之路第十二章誰抓誰? 這座園子里,地面都是由一塊塊整齊的青石鋪就,上面并沒有積雪,唯有那些花草村木上有些積雪。 “嗷,嗚嗚”一塊塊痛苦低嚎聲從旁邊傳來。 一名體型壯碩的獨眼男子被綁縛在一根鐵柱上,正有人用專門掰彎鋼鐵的鐵鉗,伸進這獨眼男子的嘴里,鮮血正不斷從其嘴角流下。當然現在這時侯,在場幾乎所有人目光都放在滕青山身上。 “保護家主!” “抓住刺客!” 一聲聲叫聲此起彼伏。 “轟隆隆”大量的軍士、門客都沖進園子里。 “停下!”清脆響亮,且有力的命令專長,從那高坐在椅子上的美女口中發出,,頓時園子中所有高手都停止攻擊滕青山。可他們依舊一個個將滕青山包圍著,時刻準備發動攻擊。 滕青山饒有興趣,抬頭遙看那董哲紫,忖道:“女家主?養男妾?喜歡虐殺人?” 滕青山仔細審視著董哲紫,看看這一代女梟雄是什么樣 這董哲紫,體形豐滿,面色紅潤,特別是那雙眼睛,隱隱發亮,很是狐媚。 董哲紫看到滕青山,卻是眼睛一亮,贊了一聲:“好俊的小哥兒!” 在董哲紫看來,滕青山可比他那些男妾,有氣質多了。和滕青山一比,那些男妾根本不算什么。 “你找我?”董哲紫坐在寶座上,嘴角泛起一絲笑意,雙手輕輕磨擦一下,微笑道,“你的確是有膽色,竟然膽敢來行刺我。想行刺我的人,不知道有多少,可是我董哲紫,卻能活到如今!” “不過,我是一個很寬容大量的人。我赦你無罪,不過從今天起,你就是我第十男妾了。”董哲紫聲音回蕩在園子里。 滕青山聽的一怔。 “男妾?我當她男妾,這董哲紫,還是真是死到臨頭由不知啊!滕青山暗自搖頭,同時大步朝董哲紫走去,并且微笑道。“董哲紫,你這老妖婦,死到臨頭了,還茫然不知!真是可笑啊!” 董哲紫聽得面色微變。 老妖婦? 她董哲紫最恨別人提年紀的事,作為一先天強者,董哲紫容貌定格在三十幾歲,正式最妖嬈的時候。雖然瑞金她已經快六十歲,可是畢竟從外表是看不出的。 “將他給我拿下!”董哲紫臉色一沉喝道,但是緊接著連道,“不可傷了他性命。” “是!” 頓時原本包圍著滕青山的浩浩蕩蕩一群人,一個個齊聲應道,一個個仿佛兇猛的獅子老虎,手持岳器竄向滕青山。 “真是有意思!”滕青山看著那一個個,想立功的內勁高手、軍士們,搖搖頭,“算了,不跟他們多計較!”只見數百號人重重圍著滕青山,可是滕青山身形卻飄忽不定,一閃一閃,仿佛鬼影。每一次閃爍,都沖出去數丈遠。 “休逃!” “嘿!” 兩個門客同時一掌拍向膝青山,奈何膝青山一閃而逝,這二人卻都拍擊到對方身上去。 這一幕讓高坐在寶座上的董哲紫面色一變:“好厲害的身法,單看這身法,此人恐葉是先天武圣強者,競然有武圣來刺殺我……不過,這人我根本不認識!”當初南山城拍賣釓石套。去那的家族有不少,不過董家當時正和江家廝殺,并沒去。 “給我殺了他!”董哲紫厲聲喝道。 原本一個個束手束腳的門客、軍士們,聽得命令,一個個都暴喝一聲,或是利箭,或是暗器,或是毒藥。。。。。。鋪天蓋地,一個個朝滕青山身上招呼。[2552.net] “咻!” 滕青山又是接連三步,每一步都是八丈遠,直接走出眾人包圍圈,來到董哲紫前方不足十丈遠。 “老妖婦,就憑這些三腳貓功夫的人物,也想殺我?”滕青山笑著繼續前進。 他不急不躁,每一步走的也不快。 “上!”董哲紫一揮手。 頓時那群在他身后站成一排的高手們,“哐哐”一連竄拔刀聲,這一排高手幾乎同一時拔出了身后的戰刀,足足十六名高手,全部使用戰刀。 “受死!” 十六人撲出。 滕青山走了一步,兩丈遠,輕易從十六名高手群眾閃過,這群高手們頓時臉色大變,一個個愈加瘋狂圍殺滕青山。 滕青山笑著,又走一步,又是兩丈,周圍的高手在滕青山眼中,好像根本不存在似的。 此刻距離董哲紫,只剩下最后兩丈遠。 “哼!”董哲紫一拍寶座,化作一道紅色幻影,極速朝后面逃竄。 “哈哈,董哲紫,你也有今天,哈哈……”那被綁在鐵棍上的獨眼男子,興奮痛快地嘶嚎起來,“這位兄弟,我鐵三謝謝你了,哈哈…”牙被拔掉不少,開始這獨眼男子此刻卻極度興奮。 騰青山身形劃過一個詭異的曲線,好似一條泥鰍在手中滑過。 “老妖婦,別逃了。”騰青山聲音猶如滾滾天雷,響徹在董哲紫耳邊。 董哲紫只覺得眼前一閃,騰青山就出現在他身前。 “你…” 董哲紫臉色微微發白,盯著眼前的青年。 “誰請你來對付我的?”董哲紫連退兩步,“別人請你花費多少金銀,我董家給你雙倍,不,三倍!告訴我,我董家真的給你…你該知道,我董家的財富有多少,絕對給得起你的。” “你請不起。”騰青山笑著上前,右手如利爪,直接抓向董哲紫。 董哲紫眼懵中露出一絲狠色,一抹腰間,一道紫色光華亮起,正事董哲紫的貼身佩劍,同一刻,還有著一道黑色閃電從董哲紫左手中射向騰青山。 “休!” 騰青山左手一揮,抓住了一枚菱形尖銳的暗器。右手則是輕易地抓住那柄紫色軟劍。 “你……”董哲紫大驚失色,身上紫色真元迸發,拼命的想藥拔出紫色短劍。可是疼青山右手抓住軟劍,好似鐵箍,讓這紫色軟件根本無法拔出。 “他的手,怎么能硬抓神兵?”董哲紫驚呆了,“我可是武圣,能空手抓我的利劍,他,他到底是什么人。” “你跟我玩暗器?”騰青山左手一甩,那枚菱形暗器捏成了粉碎。騰青山一個進步。 “蓬!”騰青山的拳頭閃電般的擊中了董哲紫的腹部,速度之快,根本不容董哲紫閃躲,只見董哲紫被疼青山一拳擊退數步,“噗!”鮮血噴出,董哲紫臉色瞬間變得刷白。 董哲紫臉色大變,凄厲到:“你,你毀我丹田。” “別廢話了。” 騰青山身形一閃,輕易的抓住董哲紫的雙肩,略微一用力,就將董哲紫肩膀骨給卸下,只見董哲紫無力地垂著雙臂。 “走!”滕青山將董哲紫抗在肩上,當即要走 “你這混蛋,你這混蛋,快放開我,快放開我,否則,否則你一定毀后悔的。”董哲紫嘶叫起來,“我董家,絕對不會放過你的。”瞬間被人抓住,連苦修而成的先天真元,也是一遭就被人完全給廢掉。 董哲紫完全陷入瘋狂狀態。 “放了家主!” 一群軍士、門客手持后器,卻猶猶豫豫。騰青山的實力他們都看在眼里,明知道根本沒辦法對付騰青山,可是他們總不能眼睜睜看著人溜走吧? “誰在我董家放肆!!!” 一道怒喝聲,宛如天雷轟隆,在董家上空回蕩。 只見一道黑色影子從遠處飆射而來,騰青山卻是扛著董哲紫的身體,瞥了一眼來人,搖頭一笑,就一躍就飛上了屋頂。 “快放了我!”董哲紫嘶喊著。 騰青山扛著董哲紫身體,走在屋頂上,冷漠道:“老妖婦,如果你再廢話,我就把你賣掉妓院青樓去!”這話一出,董哲紫臉色煞白……她一個高高在上的女家主。被稱之為董女王的人物。 賣到妓院?比殺了她還難受。 “受死!”那道黑影飆射過來,一道劍影亮起。 滕青山身影詭異地一晃……游魚身法! 輕易地就閃躲到那黑影的身旁一側,滕青山閃電般地就是一腳直踹! “蓬!”一腳直接踹在黑影腰部,數十斤的一腳可怕力量,令這黑影被踢得宛如一道流星,朝下方激射下去。 “蓬!”“蓬!”“蓬!”…… 撞碎一棵樹木,撞塌一面墻壁,而后在地面上留下一道深溝,這黑影才停下。 “怎么可能!”董哲紫瞪大眼睛。 那人…… 那人可是他們董家第一高手,已經達到先天實丹境界的武圣強者。一腳踹飛?一招? “哈哈,賤人,你也有今日,哈哈!!!”下面被綁在鐵棍上的獨眼男子,不由仰頭大笑,他的嘴角鮮血還不停流著。 “他是什么人?” 黑影艱難地坐直身體,遙看騰青山扛著董哲的身體,消失在他的視線當中。而其他軍士、門客們完全傻眼了,一個個呆滯地看著。唯有那個綁縛著的獨眼男子,正仰頭興奮嘶喊著,笑聲響徹在董家的上空。 片刻—— “呦” 響徹天地的歡快鳴叫聲,騰青山正扛著董哲紫的身體,坐在狂風鷹的背上,急速朝南方飛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