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鼎記》 最新章節: 第二十五章九鼎輪回(大結局下)(12-16)      第二十四章白馬湖上(大結局中)(12-16)      第二十三章把酒夜談(大結局上)(12-16)     

九鼎記11 一飲一啄

旭日酒樓一樓,滕青山尋了靠窗的一個位置。 “隨便弄些吃的就行,三菜一湯,一壺酒。”滕青山吩咐道,那大掌柜就立即安排大廚做一些精致上等菜肴。 “哐!”“哐!”一聲聲,好似鑼鼓敲擊聲響起。 聲音從酒樓外的大街上傳來,滕青山轉頭看去,只見那寬闊的足以堂十頭駝獸并行的街道上,所有行人慌忙地朝兩邊閃開。 “讓開,讓開!” “快讓開!” 一聲聲呵斥聲老遠就響起。 密集獸蹄聲令地面都震動起來,隨即足足六名騎士騎著駝獸并行前進,一排排騎士連綿不絕,后面,還有高舉著旌旗的騎士,那隨風展開的旌旗上有著大大的一個‘董’字,當足有兩百多名騎士前進后。 車后面就是一輛豪奢的,足足有六個車輪,用四頭戰犼拉著的馬車! 馬車木料材質為暗紅色,上面還有著金色鑲邊,顯得很是華貴。 “這就是董家的車隊?”滕青山端起酒杯,心中暗贊,“夠奢侈的。” “嘖嘖,這就是董女王的狩獵營啊,據說,那馬車可價值數十萬兩銀子。” “你懂什么,那馬車可是由火焰領中才有的’暗香木’打造而成的,這么多暗金木,就是不算雕工。也要價值過萬兩黃金,也就是一百萬多萬兩銀子。前面那頭戰犼,可都是’雪神戰犼’,也就是白毛戰犼,一頭起碼過萬兩銀子。” “那馬車內的是誰啊?董女王?” “不一定,說不定是小女王。” 酒樓內議論聲一片,個個驚嘆著,也令滕青山聽得知道不少。 “講排場,奢侈!”這是滕青山,對董哲紫第一印象。 “真他娘的夠倒霉的。” 一名身上有著灰塵,膝蓋褲子都好似破了的精瘦老者低罵了一聲,走進了旭日酒樓內,酒樓的侍女連迎上去,一臉笑容道:“客官,我們酒樓一樓二樓三樓,都是客滿,客官,要不等一會兒?” “人倒霉了,吃飯都沒位置!” 這精瘦老者很是不爽,一肚子不滿。 “這位老哥,如果不嫌棄,過來坐吧。”就在旁邊靠窗位置坐著的騰青山,笑著喊道。 精良老者驚訝地轉頭看去,騰青山也是笑著一舉杯。 “哈哈看來我今天運氣,也不是太差嘛。”這精瘦老者笑瞇瞇地就走到騰青山這,和騰青山相對而坐,騰青山吩咐一聲:“加一雙筷子、杯子。” “是。” 侍女可是得到大掌柜囑咐,知道騰青山地位不同,連又準備一大套餐 具過來。 “這位小哥,我姓王,先謝謝你吶!”這精瘦老者坐下后,接過待女送來的筷子,就先吃了兩口菜,又直接倒酒喝了一杯,“啊,這菜這酒還真不錯,我來這也不少次,還沒喝這么好的酒!” 滕青山一笑:“王老哥,剛才過去的,應該就是董家車隊吧?” 滕青山很清楚…… 一旦活捉董哲紫,將這董哲紫給江家,這董哲紫的命運將會很悲慘。 所以,滕青山得事先看看,這董哲紫到底是什么樣的人。“那就是董家的狩獵隊啊。”精瘦老者一摸鼻子,低聲咒罵一聲,“這群囂張的混蛋,剛才我都走到大街邊去了,還被一頭駝獸給碰了一下,差點沒把我這一把老骨頭給跌散了去!真是倒霉。” 精瘦老者驚訝看滕青山一眼:“小哥你,外地人?” “對,外地人,剛來雙山城。”滕青山點頭。 “這就難怪了。我們本地人,誰不知道董家女王?嘖嘖……”精瘦老者感嘆道,隨即反應過來,練道,“這董女王,也就是董家家主。” “那馬車里,是董家家主?”騰青山問道。 “誰知道?”精瘦老者搖頭,“那董女王的閨女,跟她娘一個性子,董女王喜好狩獵,她閨女也一樣。馬車上可能是董女王,也可能是她閨女……算了,不談這董女王了,談多了說不定有麻煩,那董女王可厲害的很呢。” 精瘦老者聲音壓得很低。 “老哥,我第一次來雙山城,你跟我說說,這董家家主真的那么可怕,讓你們都稱呼‘董女王’?”騰青山追問道。 “嘖嘖,小哥。”精瘦老者放下酒杯,頭伸過來,壓低聲音道,“這董女王那可不是一般人,手段那叫一個狠!不管是手下,還是他麾下區域的子民,誰不知道董家女王的厲害。董女王后院,那些花木,用的可都是人肉肥料!” 人肉肥料?”騰青山一怔。om “當然。”精瘦老者連道,:這董女王,最喜歡折磨人,聽說,連她麾下一員大將,都因為不小心得罪了她,被她用鞭子,活活給抽死!這還是命好的,命慘的……都進了董女王的密牢里! “秘牢?”騰青山驚愕,“大家族都有牢獄,董女王的秘牢,就那么可怕?”那可是真的。” 精瘦老者低聲道,“董女王折磨人手段賊狠,從她府里傳出來的,就有”騎血駝”,還有“穿鎧中。 “什么叫騎血駝”滕青山連道。 精瘦老者得意笑起來,低聲道:“這騎血駝,可不是讓你騎紅毛駝獸。而是——讓犯人脫掉褲子褲頭,捆住雙手,然后,讓犯人兩腿分開,坐在鐵塊鑄就的‘楔’上,知道木楔不?” 滕青山點頭,木楔截面都是三角形。 “那鐵楔,雙腿叉開,坐在上面。那叫一個疼啊!鮮血直流,染紅鐵楔。所以,被稱為‘騎血駝’”。 “還有像什么‘穿鎧甲’,‘鐵梳子’之類的酷刑……算了,咱們吃飯就不提那些惡心的事了。”精瘦老者搖頭,“總之,這個董女王那可真的很恨辣,董府內,那些侍女仆人,在她面前,哪一個不是嚇得戰戰兢兢?” “據說,她有時候創出什么酷刑,等不及找犯人,有時候,就抓一些不順眼的仆人去嘗試看看。” 滕青山聽得眉頭皺起。 “老哥,你繼續吃,我出去一趟。”滕青山背負著輪回槍槍套,朝外走去。 “小哥,你可別玩我,別是沒付錢吧。”這老頭嚇得連站起來,他一吃這菜肴就知道,價格肯定很貴。 “這位客官,別擔心,那位大人錢已經付了。”侍女連跑過來。 老頭一聽,頓時臉躁的通紅。 背負著槍套,騰青山獨自一人街在街道上。“難怪那六長老說,江家的人被俘虜,受盡折磨,恨這董哲紫入骨!”騰青山暗嘆,“難怪要請我出手,不管如何……如此毒辣心腸,也是該死。”騰青山心中已經做出了決定—— 活捉董哲紫! 靠著大掌柜給的城內地圖,在熙熙攘攘的人群中,沒多久,騰青山就來到了董府所在。 董府,這是一座占地極廣,單單正門就有十余太寬的豪奢府邸。 正門處,有數十名軍士看守。 “站住,這是董府,閑人止步。”立即一名軍士手持長槍,向漫步走過來的滕青山喝道。 滕青山咧嘴一笑,繼續朝那走去。 “嗯?”這一群軍士們表情立即嚴肅起來。 “小子,找死不成?”足有十名軍士圍過來。 滕青山要偷一笑,呼!留下模糊的殘影,滕青山便從人群縫隙中穿過。 “啊。”軍士們驚愕地看著眼前那殘影消散,轉頭一看,滕青山已經進入府內,最詭異的是——滕青山看書閑庭散步,可是每一步都到七八丈外,身形只是幾次模糊,就完全消失在他們視線范圍內。 軍士們彼此相視,眼眸中都有著驚恐。 這群軍士們立即高聲嘶喊起來。 喊聲響徹整個董府,連董府外街道上行人也一下子喧嘩起來。 董府中巡邏軍士極多,還有不少厲害的門客,在’有刺客’這尖叫銳高亢聲音想起時,整個董府頓時喧鬧起來。 “站住!” 滕青山聽到喝斥生,微微一笑,繼續漫步向前。此刻滕青山施展的正是,通過《土行之道》創出的輕功身法,當然,這一套輕功身法,還是草創階段,速度并沒有達到滕青山想象的那么快。 可即使如此,也趕超一般先天金丹輕功速度了。 “刺客在這邊!” “在這邊!” 一聲聲喊叫,吸引大量軍士朝聲音傳播處趕過來,可是許多人,只能眼睜睜看著滕青山身形幾次模糊,就消失在他們視線范圍內。 速度太快! 身法太詭異! “哈哈,董哲紫你這個賤丨人,聽到了吧,有人來刺殺你啦,哈哈……我上次就說過,你這種賤丨人,老天都會來收你的!現在有人來殺你了,哈哈……”那笑聲有些詭異,好像嘴巴有個洞似的。 滕青山立即遁著聲音,散步走去 抓住他 殺死他 在退追堵截中,滕青山卻輕易來到了一座園子里 鐵老三,挺有骨氣的嘛,拔掉你九顆牙,還罵,行,繼續…… 給我再拔掉他9顆,慢慢的拔,到傍晚還有三個小時,三個時候拔九顆牙,不可快,也不可慢,一道好似高高在上的聲音響起 你這賤丨人,人不收你,天斗收你,你別得……嗚嗚,,!!! 一聲聲痛苦聲音傳來。 這座漂亮的院子里,有不少高手,奈何,沒有一個能攔住滕青山 滕青山遙看那一身紅色,看起來有三四十歲的,體型豐滿的美婦人,那美婦人高坐在椅子上,身后站著一排高手,此刻她那雙狐媚的眼睛掃視過來。 你可是,董哲紫?滕青山淡漠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