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鼎記》 最新章節: 第二十五章九鼎輪回(大結局下)(12-11)      第二十四章白馬湖上(大結局中)(12-11)      第二十三章把酒夜談(大結局上)(12-11)     

第九章殺手堂

第八篇虛境之路七星閣書友第九章殺手堂!(版)為了方便您閱讀,請,請訪問:wap.qi性e 天下大亂,民不聊生。這些都是制度導致的,滕青山獨自一人,對這紛亂天下也沒有任何辦法。 強如禹皇,秦嶺天帝,能統一天下,可一旦離世,天下照樣分崩離析。 在滕青山和滕獸,一道回到月牙湖,繼續一心潛修的時候。在遙遠的東華域,武安城內。 “嘎嘎……” 一輛豪奢馬車正在緩緩行進在武安城街道上,當來到偏僻處,一家名叫五味堂藥鋪面前,”律律”馬夫停下了馬車,連跳下馬車,在一旁恭敬喊道,“老爺,五味堂藥鋪到了。” 門簾揭開,從馬車上接連走下三人,都帶著氈幅,臉上還圍著皮毛圍巾,僅僅露一雙眼睛在外面。 寒冷天氣,這種打扮并不少見。 “嗯,在這候著。” 馬車上下來的三人,其中穿著灰色皮襖的青年領頭一道進入這五味堂。五味堂藥鋪內也就坐堂大夫,還有兩個抓藥的伙計,顯得很是冷清。不過坐堂大夫和那兩個伙計,竟然圍在火爐旁,很是愜意。 “三位,看病呢?”那坐堂大夫瞥了一眼。 “內堂看。”大青年身后其中一個老者低沉道。 “內堂?” 坐堂大夫眼眸中精光一閃,立即起身迎過去。那青年身后兩名老者中,其中一個微胖的老者,從懷里取出一根金條扔過去:“十兩黃金,三個人進去,可以了吧?” “可以,可以。”坐堂大夫笑著接過黃金,捏了捏,點點頭,從懷里拿出三塊黑色鐵片,遞了過去,“三位,進去吧。” 如果讓一般藥鋪的人看到,估計會驚呆。十兩黃金那可就是一千多兩銀子,看什么病要這么多銀子?而且,還僅僅是進入內堂。 青年和兩位老者,從側門走了進去,只見后面廊道上就站了兩名黑衣冷漠漢子。 “嗯?”其中一名黑衣漢子立即攔住他們。 “三個人。”微胖老者遞出三塊黑色鐵片,那黑衣漢子接過后,點點頭:“跟我來!” 一路朝里面走,沿著一條路通道,直接進入一家豪奢的府邸,這豪奢府邸內,隨處可見穿著黑色皮襖背著兵器的漢子。青年他們三人不敢亂跑,跟隨著之前黑衣漢子的帶領,一路前進。 很快,來到一幽靜的屋子內。 “三位,等會兒,馬上管事就到。”黑衣漢子站在門口說道,“三位可以在這屋內歇息。” “二伯,這殺手堂有你說的那么厲害嗎?”青年有些遲疑。 “洪兒,等會兒你就知道了。”微胖老者說道,旁邊高大老者壓低聲聲音道:“洪兒,等會兒見了殺手堂管事,他會告訴你,咱們家族的事,他殺手堂能不能接下的。不過這殺手堂背后,是旭日行,它若做不到,其他殺手組織,也沒幾個能做到。” 腳步聲響起。 只見一眼眶下陷,顯得很冷厲的,一身白色皮襖的精瘦中年人走了進來。 “二管事。”黑衣漢子恭敬行禮。 “嗯。”這精瘦中年人一揮手,黑衣漢子立即離開,這屋子周圍僅僅青年三人,以及這位管事一人。 “三位,在這就不需要蒙面了吧。”精瘦中年人笑道。 青年三人也都將臉上皮毛圍巾給解開,精瘦中年人微笑地走到座位上坐下:“三位,都坐下。” “不知道三位,想要我殺手堂,為你們解決什么事?”這二管事,仔細看了看三人。 “我要你們殺手堂,幫我殺一個人!”青年咬牙切齒說道,臉上肌肉都不由抽搐,“東華域董家的董哲紫!” “董哲紫?”二管事大吃一驚。 “怎么,你們殺手堂不敢接?”青年冷笑道。 二管事仔細看看青年,臉上露出一絲笑容:“這位應該是江家三公子吧……哦,應該是新任江家家主了。難怪,要殺那董哲紫。”被這二管事點破身份,青年和另外兩名老者并不吃驚。 他們都知道旭日行殺手堂的能力,七星閣書友會面儒風傾情上傳如果連江家三公子都不知道,那才是怪事。 “這董哲紫,我江家恨不得食其肉喝其血。“青年目光中兇光閃閃,那一幕幕畫面,他一生都無法忘記,那是他這一輩子最惡夢的日子,一起到那些日子,他全身都氣的隱隱發顫。 旁邊微胖老者立即輕輕拍了拍青年肩膀。 “要殺董哲紫,最起碼需要武圣出手。“二管事笑著從懷里拿出一份很薄的紙張,“我殺手堂……擁有著最強的殺手,這上面有詳細地描述,你想要選誰動手,盡管選,當然……需要的代價也不一樣。” 二管事說著便遞過去。 青年接過,展開和旁邊兩名老者一道閱讀,隨著往后翻青年臉上也露出一絲喜色。 “巔峰武圣?”青年露出一絲狂喜。 “殺手堂實力果然了得。”旁邊的微胖老者贊道,一般大家族,能有一武圣就不錯了。可殺手堂這描述上卻有幾個武圣。 由此可見旭日商行可怕的實力。那紙張上有實力描述,沒有殺手身份描述。 “巔峰武圣出手,只要小心一點,是有把握殺死那賤人的。”青年臉上有著忍不住的喜色。 “這是……” 青年翻到最后一頁。 “最強武圣?”青年和身側兩老者都有些吃驚,其中高瘦老者詢問道:“管事,這最強武圣?我們之前可從未聽過。” 二管事臉上露出一絲驕傲之色:“三位,這最強武圣,是我殺手堂定下的品級。放眼整個端木大陸,其他殺手組織絕無如此厲害的強者……我可以告訴你們,只要這位最強武圣出手,除非達到戰神級別,否則……哼哼。” “難不成是旭日武……”青年不由驚呼道。 “哼。”二管事臉色一沉,喝斥道,“這背后的強者是什么人,就不是你們管的了。”那兩名老者也連拉了拉青年,青年也自知說錯話。 “我可以告訴你們,最強武圣出手,絕無問題。”二管事非常有信心。 “那賤人……”青年眼眸中掠過一絲兇光,咬牙道,“要請,就請最厲害的!我想請那最強武圣,將那賤人活捉給我們江家,說吧,什么價!”青年已經準備好被狠宰一刀了,旁邊兩名老者沒吭聲。 二管事笑著搖頭:“這最強武圣,何等身份?金錢他并不在乎!要請他唯有一個辦法,除非你有當年神斧天神”大禹“留下的三十六幅石刻中的一塊,待得功成后,你們將石刻給這最強武圣三年!三年后再帶給你們,我殺手堂作保。” “當然,你們要讓最強武圣活捉董哲紫,有些麻煩,可能要加些黃金。”二管事又補充道。 這幾天來,想請強武圣出手的,有幾筆生意。 奈何…… 都沒有三十六幅石刻,而二管事也是按照高層安排,照例這么說。畢竟他們也不知道,誰有三十六幅雕刻。不過畢竟天下間有三十六幅,隨便選幾個家族,說不定就有家族有一塊。 《開山三十六式》的石刻?“青年一驚,不由轉頭看向身側兩位老者。 如今江家,權力最高的就是他們三個。 他們江家,的確有一塊石刻!不過這石刻很珍貴,他們也有些舍不得。 “你們三人仔細想想。”二管事笑了笑,卻是起身走到屋外去。 同時關上屋門。 屋內只剩下他們三人。 “二位,六叔。”青年有些遲疑,“這石刻拿出去,三年后是會回來!可是……我擔心,那旭日商行對這石刻眼紅啊。七星閣書友會面儒風傾情上傳明里他們要注重信譽,肯定會歸還我們。可是歸還之后,說不定就會下狠手。” 另外兩老者也擔心這一點。 石刻本身,借出去三年倒沒什么。 “洪兒。”微胖老者眼睛一瞇,壓低聲音道,“這<開山三十六式》石刻,傳的神乎其神。可是我江家得到這么久,也沒人靠它練出什么絕世斧法!一塊石刻,用處不大。我看……這樣,先給那最強武圣看三年,到三年后,我們也不要回。 直接讓旭日商行幫我們拍賣!” “我們江家這一次,吃了大虧,不如換些黃金。上一次那一套禿釩石,據傳,都賣了超過五十萬兩黃金。這一塊石刻,按理說價格不會比它低。” 此話一出,其他二人都微微點頭。 “嗯,就這么辦!” 青年目光發寒“那個董哲紫賤人,在那地牢里活活折磨死我爹,連我……如果不是我逃出來的早,也被她給折磨死,這賤人……不抓住她。我死也咽不下那口氣。”他永遠忘不了被俘虜后惡夢般的日子。 不管是尊嚴,身體,都受到前所未有的侮辱,令青年逃出后,接連做了一個多月的惡夢。每天夢里,都夢到那上他瘋狂的情景。 “那賤人!!!我定要閑手折磨她至死,我要讓他后悔!!!” 青年立即起身,朝外面二管事走去。 他們同意了! 要請,就請最強的,有十足把握的“最強武圣”! 傍晚時分,神斧山下,月牙湖畔,炊煙繞饒。而滕青山正在樹林中走著路,每一步都是身形一閃,竄到遠處,看似緩慢,卻詭異地快。 “不對,還是有些不對。”滕青山搖搖頭,他此刻正在一琢磨著,靠悟出的土行之道,創出一條屬于土行之道的輕功身法!輕功身法,如今正是滕青山的弱項。 忽然遠處來了不少人影。 “滕先生。”老遠便喊起來。 滕青山看了遠處一眼,正是旭日商行六長老為首的一群人,不由笑了道:“六長老這么晚趕過來,難道又有什么好消息?” 將此章節以下網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