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鼎記》 最新章節: 第二十五章九鼎輪回(大結局下)(12-16)      第二十四章白馬湖上(大結局中)(12-16)      第二十三章把酒夜談(大結局上)(12-16)     

第八章聲名

廣告① 廣告② 廣告③ 第六篇匹馬行天下第八章聲名九鼎記 如今已經是寒冬季節,這端木大陸的寒冬更加寒冷,可是遠遠不及此刻這位將軍心中的寒冷。(擋住了看不見自己編的。) “騰青山?竟然是他!!!” 將軍身體都不受控制的隱隱發顫,那是極度驚恐下的身體反應,“家主說過,這騰青山乃是先天金丹級別武圣。而且,連旭日商行的大長老,都對他非常有利。連雷刀武圣都不是他的對手!” “我怎么惹到他了?”將軍嚇呆了。 整個端木大陸才兩三億人口,先天金丹強者能有多少? 按照比例,揚州青湖島和歸元宗,先天金丹加起來,接近十個罷了。這端木大陸先天金丹強者,即使明里暗里加起來,也就雙手之數罷了!而天下間,強大的家族數十,一些潛伏的家族更多。 號稱百族稱霸天下! 先天金丹就這么些,大多數,還被旭日商行、大風家族這些超大勢力霸占!一些所謂的大家族,像丹殃城方家,像南山城王家、慕容家,這些家族,能有一兩個武圣就不錯了。就別奢望說是先天金丹武圣了! 也就是說—— 先天金丹武圣,完全有能力暗殺一個大家族的家主,而后瀟灑離去!連號稱戰神下第一強者大長老,都要平等對待的騰青山……早在拍賣一役后,他的消息情報迅速被各大家族所掌控!被定為——不可招惹的人物! “騰,滕先生!” 將軍連恭敬道。 一聲“滕先生”,田家莊前方空曠場地上,千名軍士。以及近千名田家莊族人都完全傻眼了。 騰青山坐在赤風狂犼上。 “滕先生,之前不知道獻聲……”話說到一半,他旁邊的已經跳下戰犼的兒子連輕輕戳了他一下,同時低聲道:“爹,趕緊下戰犼再說啊。” 這將軍之前完全被嚇呆了,這才立即醒悟,連一骨碌就下了戰犼。 “滕先生……”將軍剛開口。 “我說過,限你們盞茶時間內全部離去,否則,所有軍官全部當奴隸賣掉。現在已經過去一半了……“騰青山淡然說道。 講究立即驚醒,轉頭遍嘶吼起來:“撤,快撤!” 其他完全被蒙了的軍士們,雖然不懂為什么那騎在赤風狂犼上的青年是什么人,可是他們也猜到,那是一個超級強者。“駕!”“駕!”所有人都飛速地一個個逃去,一時間千百駝獸飛奔,令大地震蕩起來。 “你,還有……你,你們兩個留下。”騰青山手指向三人,分別是將軍和那位百人隊隊長。 “是。”將軍恭敬得很。 他豈敢不恭敬? 將軍?一些大家族,千人管一營,一營的首領就能被稱之為“偏將”,手下們也恭敬稱為“將軍”,不管是偏將,還是更高的牙將,那些普通軍士都可以奉承地喊他為“將軍”。 一營軍官,在一個先天金丹強者面前,又算什么? 連王家家主“王蒙”,都要恭敬喊一聲“滕先生”!連傅刀,都要喊“滕先生”! 可以說,先天金丹強者,那是完全超越一般家族家主的。當然,先天金丹強者,面對旭日商行、天風家族等一些超大勢力,就要略微低頭了。 可惜,他也就一營軍官。 “你這混賬,還不向滕先生跪下磕頭賠禮!”將軍走過去,就對那名百人隊隊長一腳,踹得那隊長在雪地上跌了個跟頭,啃了一嘴的積雪。 “還傻看著干什么!”將軍憤怒地又是一腳! 同時,這將軍連忙恭敬地向騰青山躬身:“滕先生,小的御下不嚴,讓這小字沖撞了先生,還請先生吩咐,如何處罰他! ”滕先生,滕先生。“ 那隊長終于驚醒,連跪下趴在雪地上,”是我沖撞了先生,先生饒命啊,饒命啊!“他此刻心中完全是恐懼,他很清楚,在這亂世中,為了結好一些超級強者,那些家主,將自己的小妾送給對方的,都很常見。自己女人都可以送,一個百人隊隊長又算什么? “求饒了?”騰青山看了看他,“之前威風的很吶。” 這隊長嚇得身體微微發抖。 “你這混賬。”將軍氣的又是一腳。 “我問你們,這收稅,怎么收這么多次?”騰青山皺眉道。 那將軍恭敬無奈道:“先生,如今在南山城周圍,有三大家族,三大家族都有軍隊,四處征戰,要的都是銀子。所以……大家都收稅。這樣一來,就收了三次!” “我聽他們說,這是第四次了。”騰青山接著問道。 “家族控制區域大,軍隊就那么多,各個隊伍分開征收。有時候……也會出問題,出現重復征收的事情。”將軍連躬身道。 騰青山聽了暗自嘆息。 天下大亂 吃虧的永遠是最底層的人。 像九州大陸,八大家族高高在上,天下雖亂,,亂的程度卻不大。而這端木大陸卻不同,人口比九州大地少很多,卻百族爭霸天下,天下底層窮苦人生活可想而知。 “按照我之前說的,神斧山周圍村落,我不想看到有軍隊了打擾這片安寧。”滕青山吩咐道。 “是。”將軍躬身,可又抬頭忐忑道,“先生,我們不來,可是,還有另外兩家族。” “這點我會安排。”滕青山揮揮手,“你們走吧。” 僵局和隊長一個躬身一個磕頭,之后都飛速上了戰犼,猛地一抽鞭子,兩頭戰犼都撒開梯子,飛奔離去! 原本處于驚恐、畏懼種的田家莊一群人,目瞪口呆看著這一幕。上千名軍士竟然就這么嚇得逃跑了,那位高高在上的將軍,和之前還趾高氣揚的百人隊隊長,在著神秘青年面前,嚇得瑟瑟發抖。 阿獸,上戰犼。滕青山吩咐道。 是,老師。 騰獸立即躍上赤風戰犼 “兩位大人!”田家莊族人中,那位老族長,滿臉是喜色,恭敬又忐忑道“兩位大人,我著糟老頭子剛才不知兩位大人身份,還請兩位大人別介意,兩位大人,不如到我莊內歇息片刻吧。” 這位田家族長,心里卻明白,聽他們之前的話,連那高高在上的三大家族,都不敢得罪那個持槍青年。如果,如果能夠讓我田家和他扯上關系.....最好他能看上我莊子某個姑娘。他成了我田家莊女婿,到時候,誰還敢來收稅?誰還敢惹我田家莊? “到時候,我田家男兒們也能過上好日子。 ”以后,估計各大莊子的姑娘,都想嫁到我田家莊呢.如果真有這么一天,就算我以后死了,也對得起田家祖宗先輩了。 田家老祖宗知道亂世的可怕,所以格外的想和眼前持槍青年拉好關系。 “不用了。”滕青山一揮手 “阿獸,謝謝”那純樸地農家姑娘連喊道。 騰獸坐在戰犼上,朝那農家姑娘傻呵呵笑兩聲:“不,謝,不謝.說得結結巴巴。 ”走“滕青山一聲令下. 兩頭戰犼立即飛奔而去,很快就消失在遠處。 滕青山他們一離去,這田家莊這片空地上就炸開了鍋了,之前大家心中緊張萬分。現在這田家莊族人們,特別是之前被拽走女人的家里,都激動萬分。小孩抱著母親,青年抱住自己媳婦,老頭老太,抱住女兒 ”娘“ “媳婦!” 激動地哭聲不斷響起,不少人都感激看向騰青山和他們離去的方向。 “阿秀,過來,過來。”田家老族長連道。 阿秀忐忑地,抓著自己有補丁的衣袍,低著頭走過去。 “族長,阿秀這孩子,惹事了”。這阿秀的爹,也忐忑地很,唯恐族長發怒。 “沒事,這孩子沒惹事。”剛才還喝斥過阿秀的田家老族長,現在卻笑容滿面,摸了摸阿秀的頭,“阿秀啊,剛才那兩人,哪里來的啊,你怎么認識的?” 阿秀忐忑地回答道:“我,我是田里干活后,在旁邊樹木里,認識的阿獸哥。” “阿獸”?這田家老族長,明白就是之前那個閃電般抓住百人隊隊長的少年。 “那青年呢?”田家老族長又道。 “那是阿獸的老師。”阿秀斟酌一下,又道,“阿獸老師,很厲害的。” “田旁邊樹林?神斧山?”田家老族長大概知道,騰青山所在處了。 田家老族長和藹可親地說道:“阿秀,以后啊,經常去樹木那邊,見見那個阿獸。”阿秀這個純樸的小姑娘,今天完全被嚇傻了,之前村里姑娘被抓,后來又是上千軍人過來,她完全嚇蒙了,現在腦子都迷迷糊糊的。 之前老族長喝斥,現在卻這么和藹地說,阿秀更是腦子迷糊。 “我說的,記住了嘛?”田家族長連道,“那個阿獸,對我們田家莊有恩,所以,你更要經常去看看人家。” “哦,哦”。阿秀連連點頭。 阿秀只知道一點,老族長不說,她都要去,更何況老族長安排。 漸漸從驚恐中清醒過來的阿秀,心中,有些察覺老族長的意思了。“老族長,難道想...”阿秀咬咬嘴唇,腦海中浮現那個傻乎乎地可愛的'阿獸'。田家老族長遙看騰青山離去的方向,心中暗嘆:他們,終究是高高在上的人物啊!什么時候,我田家莊,也能出一個這么厲害的人物。” 閱讀提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