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鼎記》 最新章節: 第二十五章九鼎輪回(大結局下)(12-11)      第二十四章白馬湖上(大結局中)(12-11)      第二十三章把酒夜談(大結局上)(12-11)     

第二章老汪的請求

九鼎記第八篇虛境之路第二章老汪的請求 陽懸掛在高空,陽光照在身上暖洋洋的。 不過如今已經是九月底,氣溫更低,接連幾次大雪,更令神斧山周圍山脈上盡皆是積雪。而月牙湖畔,那些積雪被一次次踐踏,都已經非常硬實。只見一道白袍高大身影,手持一桿銀色長槍在湖畔練著槍法。 化為虛影的一道道槍影,形成一個半圓球光罩,將滕青山完全包裹。 這光罩上有著著土黃色光暈。 看著這完全由影形成的土黃色半圓球,感覺這半圓球光罩,仿佛和大地是一體的,無可撼動。而且周圍天地都隱隱有些扭曲似的,如果看向那半圓球形光罩周圍的樹木,都感覺樹木好似扭曲了。 “轟隆隆”半圓球崩潰消散,時產生低沉的聲音不斷回蕩著,宛如大地之音。 消散的圓球,露出了滕青山的身影。 “哈哈,這第七拳的境界,果然不一!”滕青山眼眸中有著一絲興奮的光芒,“《土行之拳》修煉到第七拳,將領悟的土行之道,運用在‘混元一氣’槍法上。竟然令我‘混元一氣’槍法威力增加如此之多!” “如果再遇到六足刀……” 距離上次和六足刀戰。已經過去一個多月。 這一個多月。靠著悟刻有《開天三十六式》一套禿石。滕青山終于創出了《土行之拳》第七拳!如果說第一拳到第三拳。是基礎地話。那第四拳到第六拳。就令滕青山地槍法足以和‘旭日劍圣’這樣地強一比! 而第七拳…… 卻令滕青山再度提高一層次。 “上次我沒辦法防住六足刀條地攻擊。現在嘛……靠著游魚身法。以及防御槍法。我完全能全身而退!”滕青山心中思忖著。“我這《土行之拳》概是三拳一個階段。前三拳為第一段。第四拳到第六拳是第二段這第七拳。就是第三段了!當然。如果我猜測不錯。第三段。應該還有第八拳和第九拳!” “可惜單純身體力量。我比六足刀弱。”滕青山暗嘆。 “否則,以我槍法懼六足刀” 妖獸的力量,比同等級人類力量要強! 像紅瞳雪獅獸,和當年的滕青山就不相上下! 而六足刀,力量更驚人! 在劍法刀法奧妙上獸不如人類。可身體素質上,卻遠超人類。 “等我內家罡勁,達到后期!身體爆力,達至一百六十萬斤!那時,力壓六足刀,不在話下。”滕青山一想到內家罡勁就有些無奈。這內家罡勁是,內勁和‘神’在身體中生變化成內家罡勁。 罡勁,真元元,這三需要‘神’比例不一樣。 佛元對神要求最高元要求中等,而罡勁,要求最低。 可再低!要達到罡勁后期,需要‘神’依舊不少。 滕青山畢竟太年輕了! “我練《土行之拳》《水行之拳》,和‘道’契合,‘神’每天都在增加,我‘神’提高的速度,算是驚人了。可是到如今,還是差一點點。”滕青山感覺到,只差那么一步,可這最后一層隔膜卻不是那么好戳破的。 在身體層次上,滕青山身體力量已超過八十萬斤,無論滕青山如何修煉,身體力量提高都微乎其微。 人體有真正的極限! 不可能永遠無限制突破,就好像生老病死是天地規律。這身體力量,到滕青山這層次已是極限。達到罡勁后期,身體條件已經符合,只剩下‘神’這一要求。當神達到要求,滕青山將會水到渠成般,罡勁達到后期。 站在屋內,透過窗戶遙看遠處滕青山練槍,馬夫老汪長嘆一口氣,而后又坐在椅子上,抽著那根大煙桿。 “叭,叭……” 煙霧騰繞,老汪那獨眼迷茫,似乎在回憶著什么事。 “逃避……就這么逃避一輩子……” “如此活著,還不如拼一把,死又如何?” “老天爺已經是幫我,讓東家出現在我面前,東家如此高手……” “雖然機會渺茫,可是如果東家教我……” 老汪抽著大煙桿,漸漸的,獨眼中眼神堅定下來。 忽的,老汪就站了起來,深吸一口氣,走出屋子朝滕青山走去。 滕青山手持長槍,腳下卻是走著奇妙步伐:“土行之道,利用的是土行之力!那旭日商行大長老,逃命起來身體化為電光,迅疾之極。我也可以根據《土行之道》,創出一套輕功才對。” 游魚身法,是局部空間中閃轉騰挪!并非直線逃命。 “嗯,老汪?”滕青山停下。 “東家。”老汪恭敬道。 滕青山有些驚訝,老汪跟隨自己的這些日子,非常老實。自己練功的時候,老汪還從未來打斷過。沒重要事情……老汪還不至于來打斷自己,不由詢問道:“老汪,有什么事情吧?” 老汪抬頭看著滕青山,那獨眼目光灼灼,“我想東家,教我劍法。” “教你并非不可,劍法?”滕青山皺眉看了看老汪,“老汪,我記得,你是用刀的?”當馬夫趕路的時候,老汪都是背著一柄砍刀,不過居住在月牙湖畔,那柄砍刀被老王放在了屋內。 老汪搖頭道:“我并非用刀,背著一柄刀,只是作樣子,我是用劍的。” “用劍,平時你怎么練劍的?”滕青山有些驚詫。 “平時我用這桿煙桿,來練劍。”老汪沒隱瞞。 滕青山仔細審視了一下汪……煙桿是煙桿,最多用來練劍,卻不可能像劍一樣殺人迅疾:“這老汪平時背著一柄刀,卻只是偽裝。他甚至于不敢帶著劍……而且一個后天巔峰高手愿去當馬夫。這老汪,應該有些秘密啊。” 就像滕青山在九州大地裝成商人一樣。 這老汪,也是偽裝。 “他不想將秘密說出來,我也不逼。”滕青山的目光,也令老汪呼吸都有些亂。 顯然,老汪很緊張擔心滕青山拒絕。 “好,從今天起,你跟我學劍法。”滕青山淡然說道“我所傳你的劍法,乃是一位前輩高人的劍法。我雖然僅僅懂得些皮毛,可是……這點皮毛,足以先天金丹強浸一輩子了。” 老汪聽得大喜。 連先天金丹強都要浸一輩子何等劍法? “此劍法,我先傳你三式。”滕青山劍指伸出,一僂水藍色劍光凝聚,宛如一柄利劍。當初在明月島劍樓禁地,滕青山參悟‘神仙玉璧’,對劍法自然也知道了很多。雖然滕青山的劍法法和至強詩劍仙‘李太白’比。 可是,劍法威力足以和那大長老的刀法一比! “看仔細了。”滕青山一聲冷喝。 老汪立即瞪大眼睛。 滕青山先是一氣呵成施展出三式,這三式劍法好似一朵水中蓮花綻放,那股柔水之境人心魄都為之動搖。 “這劍法。”老汪完全屏息了。 他也有點眼力,一看就知道,這劍法何等精妙! “現在先學第一式,你先練一遍給我看看。”滕青山吩咐道。 “是。”老汪乖巧如徒弟。 在教導給老王三招后,滕青山研究輕功一個時辰后,就開始演練三體式,就好似一個蠻荒巨人在練拳,一招一式,都引起周圍天地震動,天地之力都受之影響, 待得傍晚時分。 “呼!”滕青山呼出一口氣,都引起前方一些小樹晃悠起來。 滕青山目光落在前方,高聳入云的蒼茫大山之上:“平常練習槍法,如果有那六足刀陪我練,恐怕效果更好。而且,等我將來回九州大地,也是需要一些幫手。這六足刀其實就是一個很好的幫手。” “不過,和我一戰,又被青鸞一陣火燒。六足刀,估計鉆地跑遠了。” 滕青山搖頭。 忽然滕青山眼睛一亮,看著前方高山:“六足刀逃跑了,可是……強大的妖獸,都是尋好地方居住!如紫光蛟龍,處于碧寒潭底。赤鱗獸和黑火靈果伴生。那鐵臂猴群,也是在朱果集中處。” “六足刀,如此厲害妖獸。卻在那山腹深處……” “那山腹深處,是否就有藏寶?” 滕青山想到這,立即抓起旁邊插在土壤中的輪回槍,高聲道:“小,我去山里一趟。等會兒回來吃飯。” “好啊,滕大哥,早點回來。”已經在忙晚飯,系著圍裙的李連跑到屋門口回了一聲。 滕青山腳下一蹬,便如箭竄到半空,在一棵粗壯大樹的枝杈上一點,滕青山便化作幻影,迅疾地樹林中幾個閃身,便飛進了蒼茫大山之中。 站在山林間,滕青山遙看前方那面山壁,山壁上正有著一個駭人的大窟窿。 一個多月前,那次大長老被滕青山一槍給反震地撞擊在山壁上,撞出一個大坑,從而引出了那妖獸‘六足刀’。 “嗖!” 滕青山背負著輪回槍,一躍而起就有近三十丈(七十五米)高,直接落在山壁的大窟窿中。站在窟窿中,滕青山看著前方,朝前走了三丈,便走到一個幽深洞穴旁。以滕青山黑暗視力,現這幽暗洞穴深不見底。 “呼呼~~” 隱隱有著好似風聲,又好似呼嚕聲的聲音從幽暗洞穴中傳出來。 “嗯?莫非六足刀沒溜走?”滕青山眉頭一皺,“不太可能吧。”沒多想,藝高人膽大的滕青山,直接朝幽暗洞一跳。 兩章完畢,第八篇‘虛境之路’正式開始! 如果您喜歡第八篇虛境之路第二章老汪的請求的內容,請為作者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