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鼎記》 最新章節: 第二十五章九鼎輪回(大結局下)(12-14)      第二十四章白馬湖上(大結局中)(12-14)      第二十三章把酒夜談(大結局上)(12-14)     

九鼎記59 兩全其美

流云府內,這園林當中眾多家族聽到‘五十萬兩黃金’,都選擇了放棄。 “黃金五十萬兩,還有沒有更高的?”司徒樊臉上笑開了花,當初他司徒商行和賣家定下的規矩,若最后價格低于三十萬兩黃金,他們司徒商行補足三十萬兩,交予賣家!可如果價格超過三十萬兩黃金! 多出來的數額,商行和賣家平分! 現在算起來,單單這一筆,司徒商行可就賺了足足十萬兩黃金!不過司徒商行當然希望價格更高! “滕先生。”傅刀低聲道。 “嗯?”滕青山看過去。 傅刀詢問道:“先生要這一套禿釩石石板,是要長期保留呢?還是自己修煉,短期使用?”這傅刀也感覺……這天下間好像沒有姓滕的超級大家族,那滕青山或許并不是為家族而買這禿釩石石板。 滕青山聽了眼睛一亮。 禿釩石石板? 雖說三十六幅石板,一筆一劃,諸多要點都要牢記在腦海中很難。可滕青山潛心修煉一年半載,估計禿釩石石板對滕青山便沒有什么用處。而且,隨著滕青山理解加深,對這石板雕刻肯定也是記得清清楚楚。 “我只需要一年半載!”滕青山開口道。 傅刀大喜:“那我和先生,共同出價買下這一套禿釩石。如何?我出三十一萬兩,先生出十九萬五千兩黃金即可,先生可先用一年半載,等先生不需要了,再給我,如何?”傅刀他自己可并需要修煉。 “行啊。”滕青山笑著點頭。 雖然說暗中搶奪,對滕青山難度不高。可對于端木大陸第一家族‘天風家族’,特別這天風家族還盛傳有著一位‘天風戰神’。滕青山雖然很自信能應付天風家族,可是沒什么麻煩就成功,自然更好! “若都沒有,那這一套禿釩石板,就歸天風家族了!”司徒樊還在看著周圍,似乎希望有人報價。 天風家族赫連昊興微笑看著這一幕。 “黃金五十萬五千兩!”一道叫價聲,響徹園林。 所有人都轉頭看去,整個園林內各大家族一片嘩然!原本笑容滿面的赫連昊興表情凝固,也轉頭看去。叫價的正是傅刀,面對周圍眾多家族的凝視,傅刀微笑著。 “五十萬五千兩!” 司徒樊連高喊起來,“傅刀先生出價五十萬五千兩黃金,有沒有誰更高的?”出的越高,司徒樊自然越開心。司徒樊在喊話的時候,還接連朝天風家族那邊看去。似乎,想天風家族再次加價! 可赫連昊興卻很平靜,他死死盯著傅刀一會兒,最后冷笑一聲沒開口。 他之前已經說了……出價黃金五十萬兩,再高他們就不要了!現在傅刀出價僅僅高五千兩黃金!每一次報價最低都要增加五千兩黃金,傅刀僅僅提高這么一點,赫連昊興當然惱怒,氣憤! 可再惱怒! 他剛才是代天風家族發話,話說出口,自然不能反悔!否則,就會成為笑柄。 “有誰出更高的?”司徒樊還在觀望。 不過沒人再出價了,司徒樊喊了幾聲,最后笑容滿面地高聲道:“此次會賣,這一套禿釩石最終歸雷刀武圣‘傅刀’所有!價為五十萬五千兩黃金……當傅刀將五十萬五千黃金給予我司徒商行時,這一套禿釩石我們商行將會親自交予傅刀所有。” 會賣結束了!結果出來了。 當然,傅刀先生還拿不到這一套禿釩石,所謂一手交錢一手交貨,司徒商行得先看到黃金才行。 “恭喜傅刀先生了。” “傅刀先生果真出手不凡啊。”不少家族的人們,都笑著來說道。 而傅刀微笑以對。 “滕先生,現在要取黃金了。我先派人取,先生你……”傅刀看著滕青山,滕青山微笑點頭:“我也馬上就取黃金……半個時辰后,我們在這流云府相聚。” 傅刀笑容盛開:“當然!” “滕兄弟,如果你早說,你僅僅使用一年半載,我們旭曰商行就跟你聯手了。”旁邊大長老搖頭嘆息道,“遲個一年半載,根本沒區別!讓傅刀占個便宜,三十一萬兩黃金,就買下這一套禿釩石。” 傅刀笑了。 大長老說是這么說,不過剛才滕青山和傅刀商議時,他卻沒插嘴。畢竟有先來后到,大長老還是很自重身份的,現在會賣結束,他才說上一兩句。 “我是欠滕先生一個大人情啊。”傅刀笑呵呵道。 滕青山和傅刀在這說話,周圍來恭喜,或是走過的一些別的家族,當然也聽到了。 大家這才知道—— 是滕青山和傅刀聯手買下!而且滕青山先使用一年半載。 不過,不管是滕青山和傅刀,都有自信……這一套禿釩石在自己身邊,絕對沒人能偷走! …… 在一片恭喜聲中,以及那司徒樊的目光中,滕青山和傅刀都立即離開了流云府,去取黃金了。 半個時辰后! 流云府的大廳中,五箱黃金一字型排開,其中有兩箱是滕青山帶過來的,另外三箱則是傅刀的。箱蓋已經打開,里面是黃橙橙,金燦燦的一根根大金條,還有諸多擺放整齊的一塊塊金磚! 五箱黃金放在眼前,將人臉都映地亮起來! “快,快點稱好!”司徒樊喝斥著。 司徒商行的十名漢子正迅速地搬弄著一塊塊金磚、一根根金條,在檢查真假的同時,并且稱重。 “長老,一共是五十萬五千兩,剛剛好。”這些漢子搬的是一身汗。 “嗯。”司徒樊臉上笑容盛開。 “哈哈,讓兩位久等了。”司徒樊轉頭看向,正坐在那喝茶的滕青山和傅刀,“這一筆可是大生意,我司徒商行也不敢大意啊。”如果用人用假的黃金蒙騙,司徒商行可就要吃一個大虧了。 不管是傅刀,還是滕青山,都是超級強者。估計拍拍屁股就跑掉了。 他們商行難道去追殺? 傅刀笑著揮手:“你們做生意的,當然得小心點。”傅刀現在心情是非常好。 “這一套禿釩石,歸我們了吧。”滕青山笑道。 “對。”司徒樊指向那三鐵箱,“現在這些就歸兩位了。” “滕先生,我先查查,看是否是真的。”傅刀說著便走過去,依次打開了三鐵箱,將一塊塊禿釩石略微翻看了一下。 滕青山根本無法辨別這禿釩石真假。 可至少……滕青山能確定,這禿釩石上雕刻,就是《開山三十六式》。 “不愧是從三十六幅雕刻上,直接拓印下的九套之一。單單一副雕刻,氣勢就不一樣!而且……還有那個‘道’字。”滕青山心中暗贊,每一副雕刻,都是長方形的。左邊是斧法雕刻,右邊是‘道’字。 每一個‘道’字,氣勢都不一樣! “禹皇雕刻能力一般,可是,書法倒是不錯!”滕青山暗贊,“難怪,他在每一斧法圖像旁,都寫上一個‘道’字,估計是希望,字跡中蘊含的意境,讓修煉者更容易體會斧法的奧秘!” 對滕青山而言,這一套禿釩石,那三十六幅斧法自然重要,可更重要的……是那三十六個‘道’字。 “嗯,是真的!”傅刀笑看向滕青山,“先生,這一套禿釩石完全是真的,我可以確定。從現在起,這就歸先生了。” “一年半載后,我再給你。”滕青山笑道。 “不急,一年半載,就是三年兩年,都沒事。”傅刀這次的確是占了大便宜,滕青山用一年半載花費近二十萬兩黃金,而傅刀卻擁有以后無限期限……所以,傅刀自然要誠懇些。 滕青山立即吩咐,旭曰商行安排給滕青山的一些人馬,來搬箱子。 “恭喜滕大哥了。”小珺輕笑道。 滕青山一笑:“我們走。” 此次買下這一套禿釩石,誰占便宜?很難說!因為《開山三十六式》秘籍,抄錄很容易,雖然各大家族都保密。可是……對于大家族而言,稍微付出點代價,就能弄到一份《開山三十六式》了。 有那一份秘籍,對這一套禿釩石,即使重視,也不會太瘋狂。 可是—— 如果這一套禿釩石,在九州大地上,那可就是無價之寶了!因為……當年禹皇,將《九鼎天書》留在禹皇門,而將《開山三十六式》留在神斧山。《開山三十六式》這一套絕學,禹皇門估計沒有。 至少滕青山只知道四大神典,并沒聽過,九州大地有《開山三十六式》。 …… 神斧山下,月牙湖畔。 一塊塊禿釩石邊沿都插在土壤中,形成一排,從第一塊禿釩石到第三十六塊。 滕青山站在雪地上,看著眼前這一長串禿釩石,三十六幅迥異的斧法雕刻,三十六幅意境完全不同的‘道’字。這三十六幅雕刻放在這,形成一體,令滕青山感覺到一股天地壓迫而來的氣勢。 好似一柄劈開天地的巨斧,迎面劈來! “果然不一樣!”滕青山眼睛發亮。 “有著三十六幅禿釩石,我達到虛境,最起碼省下三年時間!”滕青山看著這些字跡,之前領悟斧法的一些難點,竟然接連洞徹了不少。 “滕青山!”一道洪亮聲音響起。 “嗯?”滕青山轉頭看去。 只見遠處一道殘影從遠處掠來:“我要回西湯域了,不過,再回西湯域之前,我很想和你一戰!”身形凝實,眼前人穿著黑皮襖,背負著一柄駭人巨刀,面容如青年,雙鬢有幾根銀絲。 正是旭曰商行大長老! (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