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鼎記》 最新章節: 第二十五章九鼎輪回(大結局下)(12-10)      第二十四章白馬湖上(大結局中)(12-10)      第二十三章把酒夜談(大結局上)(12-10)     

九鼎記55 意外之喜

目送著六長老一群人離去,滕青山這才打開《開山三十六式》。 “滕大哥,這就是禹皇的斧法秘籍?”李也湊過來看。 秘籍很薄,一幅幅圖畫,畫的都是男子使用巨斧的各種招式。從第一式到第三十六式,滕青山從第一張往后翻看,隨著翻看,滕青山腦海中也自然將這些招式記著,隨著腦中記得越來越多。 第一式,第二式,第三式…… 腦中記憶的招越多,滕青山竟然感覺到,這些連貫的招式竟然令滕青山一陣心悸。 當滕青山看到第三十六! 腦海中那連的三十六招,仿佛化作了一柄巨斧,令滕青山腦海一陣激蕩。 “,呼!”滕青山額頭冒出汗珠,臉色微微發白。 “滕大哥,怎么了?”旁邊的李有些吃驚。 “好可怕地招式。”滕青山眼眸中有著難掩飾地震驚之色。“這三十六招。僅僅是相連地招式。竟然都產生一股莫名意境!”滕青山終于明白……這三十六招。那可是將天道完全詮釋地三十六招! 即使并不懂。是。滕青山依舊感到這三十六招地威壓! “滕大哥。沒事吧?”李有些緊張。 “小。”滕青山笑看了她一眼。“我沒事。” 回頭看著手中秘籍。滕青山回憶當初在明月島地事。 “當初。我在明月島觀看神仙玉璧。也僅僅是觀看前面部分。并沒敢繼續深入。”滕青山心中驚嘆。“如果我不自量力。拼命去感受神仙玉璧中蘊含地‘劍道’估計就好像吃飯被撐死一樣。我泥丸宮中地‘神’也會損傷吧。” 滕青山手中秘籍,僅僅是抄錄的三十六招,并非禹皇親自留下就有如此威勢! 這《開山三十六式》威力,可想而知。 “距離八月十六,還有近一個月一個月,我就好好嘗試練習這斧法,看對我體悟大道,創造槍法,有無幫助!”滕青山直接朝屋內走去,取出了那一柄一直放在箱子中的開山神斧! 開山神斧,斧面就似盾牌似的,握著這開山神斧滕青山隱隱都感覺到神斧中蘊含的強大力量。 滕青山走到月牙湖一片空曠草地上。 “大叔,你也練斧?”小萍眼睛直盯著滕青山手中的開山神斧。 “難道小萍你想學?”滕青山開玩笑道。 小萍連搖頭:“小萍學不了。” “嗯,去找你小姐姐吧,大叔要練斧了。”滕青山沒和小萍多說,又仔細看了一遍《開山三十六式》秘籍,腦中記得清清楚楚,隨后,滕青山就開始練起這一套三十六招的斧法來! “禹皇用這開山神斧,不知道練了多少次斧法!而且,這開山神斧也蘊含著禹皇的世界之道!我用這開山神斧練習,應該事半功倍!” 滕青山一式式練下去。 第一遍,滕青山練的很慢認自己動作沒有任何錯誤。要注意步伐,身體姿勢等等。至于先天真元如何運轉需要滕青山自己去體會了。 第二遍,滕青山快了不少。 待到第五遍青山已經不需要刻意注意姿勢,全身心去體會三十六招斧法意境。 第八遍時—— “嗯?”滕青山陡然停下“這《開山三十六式》不單單是斧法,還是……一套身法!非常靈活迅疾的身法!”三十六圖畫中,每一幅圖中人的雙腳步伐都在變化,滕青山現在已經感覺到步伐的精妙。 “這一套步伐,和我初步所創的《游魚身法》,非常相似!感覺,都蘊含著《水行之道》。” 滕青山立即按照自己的領悟,去練斧法。 畢竟滕青山本身,在‘道’有所成就,練起來要容易不少。 第十二遍時—— “如果我感覺不錯,這《開山三十六式》的第一式,應該蘊含‘土行之道’。應該這般施展!”滕青山手中巨斧在身前劃過一道弧線,緩慢地猶如推磨,一股厚重意境自然而然產生。 轟隆~ 土行天地靈氣都因此震蕩。 “好厲害的防御招式!這第一招,起手式。跟我的五行拳‘橫拳’衍化而出的‘混元一氣’槍法有相似之處!這巨斧,斧面好似盾牌。運用這一招,防御起來,比我的槍法更占優勢!” 滕青山大喜,開始深入地探究這一套斧法。 此乃禹皇絕學!禹皇當初也說,這《開山三十六式》比《九鼎天書》威力更高一籌。不過這等絕學……僅僅三十六幅圖,旁人根本無法學。滕青山也是在《土行之道》和《水行之道》上都有所成就,才能參悟其中步伐和第一式意境所在。 滕青山這一沉浸進去,根本不管其他事了。可憐的滕獸,他的老師不管他,他也只能每天練習三體式、五行拳以及形意十二形。這也是滕青山在開始幾天就已經交給他的。 八月初九。 天氣愈加寒冷,月牙湖上都結了一層厚冰。 “小姐姐,大叔他這一練起斧法來,都不吃不喝了。”小萍盯著遠處那道模糊的身影,練斧法中的滕青山,身影一閃一閃,仿佛瞬移一樣,非常地詭異。而小萍和李早就見怪不怪了。 “沒事,如果打擾他,他才生氣呢。”李無奈道 “小姐姐。”小萍忽然輕聲道。 “嗯?”李看著她。 “你是不是很喜歡大叔?”小萍道。 “你這小丫頭,知道什么。”李有些臉紅。 小萍連道:“小姐姐,我看的事情多了,當仆人的時候,那些小姐、公子們的事,見了多了。小姐姐,我看得出來,你非常喜歡大叔。而且……有時候大叔做決定就算不滿,也都忍著!” 的確…… 滕青山做事,很和別人商量。說趕路就趕路,說在神斧山下居住就在山下居住!而李呢許心中也想好好逛逛這端木大陸。可是……她不想和滕青山爭執。不想讓滕青山麻煩。 滕青山練功,她煮飯。 滕青山弄了身上臟兮兮,她來洗衣。 滕青山遇到妖獸之類的李不嫌絲毫麻煩,在一旁解說。 一心為滕青山服務。 “小姐姐,你這樣總是順著他,會很吃虧的。”小萍一副小大人的樣子,“而且我看大叔,一心在修煉上,你這樣下去……只會光陰虛度。” “那你說,我該怎么辦?”小有些急病亂投醫問一個九歲小姑娘。 李也是無奈……她不顧一切跟隨滕青山,心意早就明了。女孩都做不到這一步了,滕青山沒點反應,這李還能怎么辦? “我跟你說,小姐姐。”小萍自信道,“這男人呢,你對他總是好,他沒心肝的!所以得學著……先冷淡冷淡他,比如不給他燒吃的,比如他的衣服,讓他自己洗!你總是對他好,他都當成習慣了。你得學會松緊適合!” “就跟那些大家族管家,管人似的。不能對下人太好好,下人會不知分寸的。平時要冷漠爾一點夸贊,下人既聽話感激管家。” “小姐姐,你也要學會這一招。讓他感激你!” “當然也不能讓他惱了。” “要好好動點腦筋,才能將男人抓到手啊。” 李瞪大眼睛,聽地眼睛直放光。 她從小大家閨秀,而后遭逢大難,便成為天神宮核心成員,尊貴為天神山神女。哪懂得這些?反而在一些家族中當仆人,看到許多人情世故的小萍要懂得不少。 “嗯,小萍,你可得多幫幫姐姐。”李連抓住小萍的手。 她多么渴望,滕青山有一天也跟她說一些情話。 “不幫姐姐,我幫誰?”小萍嬉笑道,忽然小萍表情愣住了。 “那——” 李也盯著前方。 只見湖畔上,還有月牙湖上空,竟然有十余道滕青山的身影,仿佛分身一般,每一道身影都是一招斧法招式。 一道薄薄的土黃色光刃,從滕青山的開山神斧斧刃中飛出。 光刃宛如閃電,竄向前方,無聲無息地沖進了前方密集的樹林。 十余道身影消散,滕青山落在湖面上,踩著厚冰,遙看前方樹林。 “呼!”寒風吹過。 “咔咔” 一棵棵粗壯的大樹都開始緩緩傾斜,隨后便是一陣樹枝折斷地亂想,一棵棵大樹轟然倒下,滕青山前方,寬近半丈,長卻足足數十丈距離內,所有樹木、亂石、雜草、藤曼都整齊地斷掉! 仿佛被一道無形的光刀,給削過一樣! “滕大哥!”李和小萍,還有正在練習的滕獸、老汪都跑過來了。 “好可怕的威力。”滕青山心中震驚非常。 “無聲無息,那光刃竟然薄到那般程度!”滕青山心中滿是震驚,“威力凝聚……如果我料得不錯,這《開山三十六式》,以《土行之道》入門,之后又融入《金行之道》……”滕青山對禹皇愈加欽佩。 “可惜,這秘籍的三十六幅圖畫,肯定是某人模仿畫下的。” “如果我能看到禹皇留下的雕刻,從雕刻的筆畫意境,我就能領悟不少,足以讓我事半功倍!”滕青山這般修煉,是仗著自己底子好,才能悟出招式意境。可是到如今,滕青山僅僅修煉到第三式! 不過滕青山因為《開山三十六式》蘊含的步伐,和自己的《游魚身法》相互印證后,滕青山自己的《游魚身法》總算有所小成。 如今的境界,也被滕青山定為,《游魚身法》第一層! “就算得不到三十六幅雕刻,能看到禿石那一套,也足夠了。畢竟那是拓印的原版,圖畫字跡等,都跟原版一樣。”滕青山心中渴望,僅僅修煉半個月。 《游魚身法》第一層就完善。 而且,很久沒有進步的《土行之拳》,滕青山感覺,有希望創出第七招。 連《金行之道》,也有望突破。 “一本秘籍,就讓我收獲如此多。如果得到禿那一套石板!”滕青山此刻下了決心,“不管怎樣,禿石那一套石板,我勢在必得!” 三章完畢,昨天番茄僅更新兩章,大家就將番茄月票投到第二去。雖然現在月票榜上,番茄跌倒第三,可番茄心中非常地感激大家。書評區也少兄弟支持番茄,像天天十二張推薦票支持番茄的‘一一叔叔’,像書評區內非常活躍,支持番茄的‘孤海游龍零零零’,像一直幫助番茄的,咱們的副版主‘零點樂章’,還有很多很多,謝謝一直默默支持番茄的兄弟們。(,如欲知后事如何,請登陸m,章節更多,支持作者,支持正版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