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鼎記》 最新章節: 第二十五章九鼎輪回(大結局下)(12-12)      第二十四章白馬湖上(大結局中)(12-12)      第二十三章把酒夜談(大結局上)(12-12)     

九鼎記54 準備黃金

第七篇第五十四章準備黃金 九鼎記VIP第七篇第五十四章準備黃金 祝賀歪歪書吧網站整體升級成功!您的支持是我們最大的動力。 更好的消息?”滕青山眉毛一掀,隨即笑道,“六長到那邊坐下談!” 在月牙湖畔,四把雕刻精致的木椅正擺放著,圍著一方光滑的石桌,石桌上擺放著一酒壺,滕青山和六長老相對而坐。 將輪回槍放在一旁,滕青山笑看著六長老:“我之前以為六長老,是來送《開山三十六式》秘籍的。可六長老你卻說,更好的消息!我就猜不透了……難不成,旭日商行查到三十六幅石刻的消息?” “當然不是。” 六長老一臉笑意,“不過,也相差不遠!” “哦?”滕青山驚異了對方一眼,同時也為自己和六長老倒了一杯酒,“六長老,還請直說,別跟我打啞謎了。” “就在昨晚!” 六長老笑道,“我們南山城外一家商行‘司徒商行’,正式向各大家族傳出消息。說,他們商行剛剛接到一筆生意,一伙貴客將整整一套,印有《開山三十六式》的禿石石板,寄放在他們商行中。并且讓司徒商行進行會賣!會賣的日子已經定了,就在八月十六!距離現在還有近一個月時間。 “會賣?《開山十六式》的石板?”滕青山有些吃驚,“六長老,你可別弄錯了,那果真是當初神斧山,九套禿石石板中的一套?” “司徒商行已經仔細觀看。確認。就是九套中地一套!” 六長老確信萬分。“那可是請了不少通古物地高手去鑒定。那禿石石板地確是存放了好幾千年。而且。也請了武圣強者判斷。那禿石石板上地雕刻和字跡。同樣有著一股強大地氣息。” 九套禿石板可是從三十六幅石刻上拓印下來。都是從原版上拓印。不管是雕刻比劃。還是大小等等都一樣自然而然產生一股奇特氣息。 “雖然這一套禿石石板。肯及三十六幅石刻珍貴。恐怕連一副石刻都及不上。但是……如今天下間。三十六幅石刻無法尋到。所以這一套禿石石板。肯定會吸引眾多家族去搶買!”六長老看向滕青山。“有這一套石板。畢竟是對家族子弟有大好處。所以……到時候‘會賣’地時候。報出地價格可能會很高!” 滕青山心中癢癢地。 一套禿石石板。以滕青山在‘道’上地領悟信照樣能悟出些東西來。 “六長老,你估計,這一套石板價格會多高?”滕青山問道。 “據我所知,這司徒商行通知的底價,是三萬兩黃金!”六長老搖頭鄭重道,“不過這只是底價!如今各大家族爭斗同時各大家族也很重視后代教導,這一套禿石石板,想要得到的家族肯定很多。” “我估計——最起碼十萬兩黃金!” “如果各方搶奪,或者說,兩個敵對家族爭鋒相對,報的價格恐怕還會瘋狂攀升!那種情況真的沒辦法預估,會是一個什么樣的價格。”六長老唏噓道,“不管怎樣,這一套禿石版,將會是近期最昂貴的一套寶物。” 滕青山心底沉甸甸的。 按照六長老這么一說時候價格升到數十萬兩黃金,都很有可能!這數十萬兩黃金于一些小家族,比如說已經滅亡的黑鐵河劉家而言幾乎要搬空家族財產。可是對于一些統領數百萬字民,乃至過千萬子民的大家族而言。 數十萬兩黃金雖然是大數字,卻并非無法承受! 一套禿石石板,足以令家族后代中,出現一些用斧強者。 “唉!”六長老搖頭道,“如果這套禿石石板,是給我旭日商行來‘會賣’,我們就可以幫幫先生的。可惜,是給司徒商行會賣!” 旭日商行,雖然是天下間最大的商行! 可是,還有一些比它弱些,卻照樣能夠和它競爭的商行。這司徒商行就是其中之一! “先生也是想去參加會賣?”六長老問道。 會賣一詞,也就是拍賣的意思。 “嗯。”滕青山點頭。 “先生在苦惱金錢不夠?”六長老問道。 “這是一筆大數字。”滕青山的確有些煩惱。 六長老皺皺眉頭,還是說道:“先生……這樣,你去參加會賣。先生估計自己也有一些黃金!我們旭日商行可以借給先生十二萬兩黃金。在南山城這邊,我們商行最多能提供這么多黃金,再多,我就沒法子了。先生借用后,也不必急著還。等什么時候有余錢,再還不遲。” 對一個大商行而言,財富當然驚人。 可南山城這第一大城中,旭日商行只能調用這么多,再多就影響到商行經營了。 “六長老,如果到時候真要用到,我滕 會很快還的。”滕青山說道。 “我商行,難道還會不信任先生?”六長老笑道。 一些平民拼死拼活一年賺數十兩銀子,而滕青山這等先天巔峰強者,僅僅身份,就值十二萬兩黃金。 “八月十六!”滕青山默默記住這個數字。 在六長老離開后,滕青山當天傍晚就獨自一人,施展驚人的速度朝端木大陸南海海岸趕去!雖說當初埋藏鎢木船所在處,距離南山城足足近兩千里距離,可是……滕青山獨自一人飛奔速度,卻比三大龍馬都快! 不奇怪,滕青山力量如今超過八十萬斤,在身體力量上堪比先天金丹級的妖獸! 他的速度,比黑魘馬快,自奇怪。 黑魘馬能五千里,滕青山當初在海洋當中,那可怕的‘混亂海域’中。滕青山拖著一艘大海船,一天一夜就游過兩三千里,將海船拖出混亂海域。在海里拖著海船,都能這么快。 在陸地上奔跑,可想而知! 嗖!嗖!嗖! 官道上行人,只感覺到一風吹過,滕青山便已經到了七八十丈之外,再一閃身,便消失在視線范圍內。 黑夜,朦朧月色以及星辰的光亮,在石上蒙上一層迷蒙紗帳。 “嘩嘩”海水拍著海岸。 滕青山正在一沙石大坑中。 “嘿!”滕青山將第二個箱子也沙石大坑中抗了出來,而后火速地將大量的沙石在推進石坑中,將整個大坑給掩埋好。之后再略作偽裝,讓人難以看出。 “加上這兩廂黃金,一共也有三萬兩千斤黃金,也就是三十二萬兩黃金!相信應該夠買下那一套禿石石板。如果實在沒辦法,旭日商行那邊還有十二萬兩黃金!”滕青山對于錢財,看得挺淡。 錢財是必需品,可是……以滕青山手段,獲得錢財太容易了。 直接去一些為非作歹,惡名遠播的家族,或者幫派,直接搶就是了! “走!”一肩扛著一個大箱子。 滕青山扛著過兩萬斤的重物,立即飛奔著離開沙石灘。即使強如滕青山,背著超過兩萬斤的重物,他也沒辦法向過來的時候,跑的那么快! 當然,即使跑的慢,也依舊比一般戰馬要跑的快。 在第二天天亮前,滕青山就扛著兩大箱黃金,回到了南山城城外,神斧山山下的月牙湖。 “蓬!”“蓬!”兩個大箱子放在草地上,滕青山松了一口氣。 “老師!”別扭的聲音,從湖畔旁傳來,正在練習著三體式的滕獸正恭敬看著滕青山。雖然跟滕青山才學習兩三天,可是滕青山也不得不承認……這滕獸,絕對是一個學習形意的天才! 或許……在沒學習形意拳之前,滕獸已經懂得形意拳真正的意境。 滕青山將形意十二形只是演練一遍,滕獸僅僅學習半個時辰,在形意十二形上的成就,就可以說達到巔峰。 “滕大哥,回來啦。”李走了出來。 “嗯。”滕青山笑著點頭,同時指著兩箱子吩咐道,“阿獸,將這兩箱子,搬到屋里去!”說著指向屋內。 滕青山的話,滕獸不懂。可滕青山的手勢,他懂了。 “是,老師。” 滕獸左臂一用力便扛起一個,右臂一用力,也扛起了一箱。每走一步都在地上留下一個個深深的腳印。將兩廂黃金從外面搬到石屋內,就令滕獸廢了好大的力氣。待得從屋內出來,滕獸看向滕青山目光變得更加尊敬。 滕獸才抗多遠? 滕青山那可是飛奔兩三千里! “繼續練拳。”滕青山喝斥一聲,滕獸乖乖去練拳。 滕青山換掉滿是塵土的臟衣服,穿上干爽短衫后,也出來晨練了。 滕青山、李、滕獸、小萍、馬夫老汪,五人正圍著桌子吃早飯,早晨清冷,霧氣籠罩,卻令月牙湖這好似險境似的。 “滕先生。”熟悉的喊聲從遠處傳來。 滕青山轉頭看去,那一頭銀發的六長老,帶著一群手下笑著過來了,“昨天半夜,這《開山三十六式》剛剛送到,一早,我就給先生送來了。”說著,他從懷里取出被金色布條包著的書籍,遞過來。 “真是謝謝六長老了。”滕青山起身,笑著接過,打開包裹著的金布。 一本線裝的,很薄的,黑皮封面書籍出現在滕青山眼前,上書六個大字—開山三十六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