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鼎記》 最新章節: 第二十五章九鼎輪回(大結局下)(12-12)      第二十四章白馬湖上(大結局中)(12-12)      第二十三章把酒夜談(大結局上)(12-12)     

九鼎記53 新家

廣告① 廣告② 廣告③ 第六篇匹馬行天下第七篇第五十三章新家九鼎記 《開山三十六式》石刻?”二長老和六長老彼此相視有些驚訝。 因為…… 他們之前,早聽穆萬說過這位強大的‘滕先生’是使用長槍的。使用長槍的強,怎么會對《開山三十六式》感興趣了? “怎么,堂堂旭日商行,連《開山三十六式》的消息都不知道?”滕青山目光掃過眼前二人。 “當然不是!”六長老連道。 一旁的二長老呵呵的:“滕先生,這《開山三十六式》石刻,你應該知道。早在在幾千年前就已經失散。一代代下來,還未曾有人能夠集齊三十六塊石刻。而現在這些石刻,估計分散在天下間各大家族手中。以及一些隱藏勢力手中,或是遺失在某些險地。” “這些我都知道。” 滕青山直接了當道,“我現,只想二位告訴我,如何才能得到三十六幅石刻。” “沒辦法。”二老沒絲毫遲疑,“連雷刀天神當年都做不到的事,三千年后,我們旭日商行也不可能做到。” “如果僅僅一兩副呢?”滕青山追問道。 “那簡單。” 二長老笑道。“一。用巨額財富向天下懸賞。或許有錢財上困難地家族。愿意將一幅石刻賣掉。第二。直接去找上一個個家族。和他們索要!當然。這兩條可能性都很低。人家就算有。也不會告訴你。你總不能一人。殺光一支支軍隊吧。” 青山皺眉。 二長老和六長老相視眼。露出笑容。 “滕先生。”二長老繼續道。“如果是想。觀看《開山三十六式》。倒是不難!那《開山三十六式》僅僅只有招式。并無其他。雖然說……這套功法。乃是神斧天神地絕技。擁有這套絕技地家族保藏地也嚴密。不過……我旭日商行本身。還是有《開山三十六式》地秘籍地里面一共有三十六幅使用斧法地圖案。先生想要看。我們可以借給先生一閱!” “哦?”滕青山有些心動。 雖然,單單秘籍上三十六幅畫,因為畫畫技藝高低,根本無法完全表達那種意境。可是能看到也不錯。 “那就麻煩商行了。”滕青山笑道。 “不麻煩。”二長老笑著搖頭,“不過,這《開山三十六式》秘籍,我們旭日商行南山城內并沒有。而是在西湯域那邊。所以,我們也要傳令下去……西湯域和南山域,距離也很遠。即使快回也需要四五日!” “不急。” 滕青山一笑道,“能夠得以一閱這《開山三十六式》,很感謝商行了。” 二長老和六長老笑了起來,能夠和滕青山關系親近些,一些付出都是值得的。 其實《開山三十六式》斧法是厲害,可是沒有心法口訣,沒一些詳細描述單單三十六幅圖。想要得以練就厲害的斧法。很難!因為這斧法,就好似滕青山的槍法!槍法外形是其次,意境才是最重要的! “滕先生,等這秘籍到了,不知道我等送往哪里?”二長老詢問道。 “我會在神斧山周圍,尋找一住處。”滕青山思忖著,說道,“你們到時候,將秘籍送來就是。” “行。” 兩位長老都很干脆道一個大概范圍,以旭日商行實力的確能夠輕易找到滕青山住處。 “敢問滕先生,為何對這斧法也感興趣了?”六長老好奇道。 “槍法和斧法,本就有相通之處。”滕青山隨意說了一句。 旁邊的二長老說道:“滕先生,恕老朽多嘴!這《開山三十六式》秘籍,僅僅三十六幅圖。單靠這圖,想修煉斧法乎不可能。 可惜……當年神斧山,也曾有九套《開山三十六式》的禿石石板。那是從三十六幅時刻中完全拓印,并且鑄造而成。如果觀摩那一套石板,修習斧法,估計會容易些。” “禿石石板?拓印?”滕青山一驚。 “當年神斧山還極其強大時三十六幅時刻,可都是在禁地中的。不輕易讓人看到。神斧山弟子學習斧法是觀摩那拓印下的禿石石板!” “不管是雕刻,還是‘道’字。禿石石板上三十六幅雕刻都是一模一樣。” “唯一的區別,恐怕就是十六幅雕刻擁有著奇異的能力吧。” “因為是從石刻上拓印下的,這九套石板,當年神斧山被攻下,九套石板也被搶奪了。只是在兩百多年前,曾經聽說過其中一套禿石的消息。”二長老搖頭道,“以禿材質,即使數千年過去,應該都還存在。” 滕青山也只能搖搖頭。 不管是三十六幅雕刻,還是九套拓印的禿石石板,滕 在都沒辦法得到。 旭日商行的人,成功邀請滕青山成了他們的供奉,自然是高興地回了南山城。而滕青山幾人則是在神斧山周圍,尋找了暫時定居的地方。 神斧山北邊,幽靜的樹林深處,有著一道月牙形的湖水。 “從今天起,我們就住在這!”滕青山站在湖岸旁,笑著宣布。 “連住的地方都沒有。”小萍嘀咕道。 “開始動手!” 滕青山扛著一輪回槍,便開始建造新家,直接在神斧山上選擇一些巨石,之后,直接將巨石鏤空,將巨石也修飾成房屋模樣。 咻!咻!咻! 槍影鋪天蓋地,輪回槍槍一次次刺在巨石內,大量的碎石粉末飄飛,原本一巨型大石頭,被滕青山雕刻成一座優雅的石屋,連屋頂上都雕刻成片片瓦片狀。滕青山或許雕刻能力一般,可他對槍法控制力太高。 這一座石,在雕刻工藝上略顯粗糙,可還是挺美的。 “嘿!”滕青山將輪回槍背在身后,隨后佛神靈,雙手就舉起了這一座石屋。仿佛一頭大猿猴,飛速地沖到山下,沖到月牙湖旁。 “!”石屋落在湖岸邊。 李和小萍驚愕地看著這一座,漂亮的石雕屋子。 “小,小萍,這是你們倆的住處。”滕青山說完,又朝山上去。 來來回回數次。 滕青山建造了三座石屋,李和小萍一座,滕獸和馬夫‘老汪’一座,滕青山一座。三座石屋如群星拱月,環繞在這座月牙湖旁。而后滕青山他們又進城一趟,購買了許多日常用品,這才將三座石屋完全布置好。 第二天清晨,湖岸旁,滕青山正一招一式演練著《土行之拳》,時而轉換為《水行之拳》,令周圍天地之力,都因為拳法而震動。空氣中更是時而傳來陣陣的氣爆聲,氣浪震蕩起伏。 宛如夢幻中才存在的神鳥‘青鸞’正蹲在一旁,觀看著滕青山的拳法。 兇獸少年‘滕獸’也仿佛野獸,蹲在那,觀看滕青山拳法。一人一妖獸,并肩觀看著。 許久后…… 收勢! “老師!”滕獸艱難的音。 滕青山目光掃過來,冷喝道:“站起來!” ‘站起來’三個字,滕青山已經不止一次訓斥過滕獸,滕獸條件反射般的立即一骨碌站地筆直!畢竟十幾年了,都是和野獸一樣生存。一個沒注意,就趴在地上了。 “小!”滕青山喊道。 “來了來了,我忙著早飯呢。”李笑嘻嘻地跑了過來,“滕大哥,準備教阿獸拳法了?” 滕青山點點頭。 “從今天起,我教你拳法!”滕青山開口道,“我讓你怎么做就怎么做。”滕青山說話,而李也在一旁出陣陣吼聲。滕獸聽得明明白白,立即堅定緩慢道:“是……老師!”滕獸現在會說的字很少。 可‘老師’‘滕獸’……等幾個詞,他都會了。 “看好了。”滕青山開始教導,自己前后兩世,到如今唯一的一個徒弟。當即演練了三體式! 三體式說簡單非常簡單。 可就簡單中,卻蘊含著奇特意境。 “以阿獸,達到筋骨齊鳴境界。 這‘三體式’意境他應該能感覺到,先讓他練上一個月‘三體式’,之后再教他《土行之拳》。”滕青山心中,早就有了培養滕獸的計劃。滕獸底子好,唯一麻煩就是許多話聽不懂,需要李在一旁解說。 滕青山教,李解說,滕獸學! 這就是三人之間關系。 在神斧山下,月牙湖旁住下的第三天。 “滕先生,滕先生!”老遠就傳來喊聲。 而這時候,滕青山僅僅穿了單薄的長褲長衫,披頭散,赤著腳,手持輪回槍在湖岸邊練習這槍法。一招一式,看似簡單卻又蘊含著天地之道,青鸞則是在不遠處樹杈上,朝下觀看著。 輪回槍一槍刺出,隨即收槍而立。 滕青山朝遠處喊聲看去,只見數十人牽著戰過來了,為的一人正是那位銀消瘦的六長老。 “沒想到能看到先生修煉。”六長老哈哈笑道。 “六長老,來這是?”滕青山有些期待道,“難道《開山三十六式》秘籍到了,不是說好幾天嘛,這才過去兩天。” “哈哈,秘籍是沒到。不過,老朽由一個更好的消息,告訴先生。”六長老神秘道。 閱讀提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