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鼎記》 最新章節: 第二十五章九鼎輪回(大結局下)(12-16)      第二十四章白馬湖上(大結局中)(12-16)      第二十三章把酒夜談(大結局上)(12-16)     

九鼎記52 付出和回報

第七篇第五十二章付出和回報 !駕!駕!” 數十頭戰飛奔在南山城城外官道上,一路上濺起灰塵無數,為首的三人,一個是胖乎乎的腆著大肚子的光頭老者‘二長老’,另一個消瘦的銀發老者‘六長老’,以及背負著一柄大砍刀的冷酷中年人。 “嗯?”騎著戰的穆管事,遙遙一看,連喊道,“二長老,六長老,前面那馬車應該就是滕青山他們的馬車!” 二長老當即高高舉起右手。 數十頭戰整齊地揚起前蹄,停了下來。 “小姐姐,那些人朝我們這來了。”在馬車旁的小萍連道,李卻非常地冷靜,遙看從官道上走來的一群人。旁邊馬夫‘老汪’也謹慎看著,一眼看到了在人群中的穆管事:“小姑娘,那個老頭不是昨晚,我們在城外的時候碰到的穆管事嗎?” “對,是他!”李一眼認出。 “這是滕先生的馬車吧。”那穆管事,跟隨在兩大長老和那名冷酷中年男子身側,笑著開口道,忽然他嚇了一跳。 “嗬嗬~滕獸正著他,眼眸中閃爍著兇光。 穆管事對這個兇殘的少年,還真有些發怵。 “我們是旭日商行地。”穆管笑著道。而旁邊發消瘦老者‘六長老’開口道:“老夫是旭日商行總行地六長老。而我旁邊這位。是總行地二長老。不知道滕先生在哪。我們來這。是專門來見滕先生地!” 李看著眼前一群人:“滕大哥他現在不在。等會兒回來。” “不在?”六長老仔細看看車周圍。 “想見滕大哥。各位請耐心點等。”李說道。 對眼前這群人。李是心存警惕地。當然也不怕。因為……青鸞和狂風鷹就在高空。只要她一聲鳴叫。青鸞就會俯沖而下。 旭日商行地人。只能在一旁靜靜等滕青山。 神斧山上,這一座擁有著悠久歷史的高山,如今卻是長滿了雜草藤曼,常年人跡罕至,令山路都消失了。都是樹木草叢,整個大山如果是一般人還真的很難攀爬。 滕青山行走在大山上,似緩實快。 眨眼便是數十丈距離。 “這就是神斧山!當年禹皇居住的地方神斧山,禹皇統一北海大陸,統一文字,統一金錢,也傳播了內勁修煉之法。 ”滕青山看著這一座大山,恍惚間乎看到六千多年前,這北海大陸還是一片蒼茫,人口稀少。 那時禹皇從天而降。 傳播文明,傳播內勁修煉之法。令北海大陸的人們在天災面前,擁有可以抵御的能力!強大的內勁,令北海大陸的人們不斷擴張土地。人口也斷增加至如今的繁華。 只是…… 當年的圣地,如今卻如此荒涼! “神斧山地位特殊,雖然山內有些山腹被弄空了,可以居住。可是……沒幾個家族,敢居住神斧山吧。”滕青山暗嘆,神斧山那可是神斧天神‘大禹’居住地方。若是有家族敢居住。 那真是自尋死路。恐怕別的家族都會圍攻這家族。 而南山城不同雖然南山城地位同樣特殊,可畢竟那是一個擁有五百萬人口的大城。哪一個家族不想占有?而神斧山座荒山罷了。占了沒啥實質性好處,反而有一堆壞處。 “禁地!” 滕青山走到一山腹面前上有著血紅的兩個大字。 這兩個大字,和北海大陸如今字體不太一樣九州字跡卻非常相像,滕青山一眼就認出了。 “難道,這里就是雕刻有三十六幅石刻的地方?”滕青山身形一陣模糊,便消失在原地,進入洞穴內了。 在禁地上逛了一圈,許多木架早已經腐朽,只在地面上墻壁上,留下許多修煉斧法的痕跡。 “這一面墻,有一半都被撬掉了。”滕青山看著眼前,足有數十丈長,高足有五六丈的山壁,“如果我猜的不錯,按理說……三十六幅石刻,就是這面石壁上。”走遍禁地,滕青山感覺也就眼前這面墻壁,可能是石刻過去所在。 “可惜……” 滕青山搖搖頭,離開了禁地。 站在山崖邊,遙看大地。 “禹皇,你讓我來北海大陸。讓我照顧你的血脈!我來了。吸引我來的,是你的《開山三十六式》,不過,現在三十六幅雕刻都沒有了。而你的血脈擁有的神斧山勢力,很久很久以前,就崩潰了。也沒有了任何消息。” “若是我發現,禹皇你的后代。我會照拂你的后代,讓你的后代可以傳承下去。” “如果我找不到他們,就沒法子了。” 滕青山暗嘆,即使強大如禹皇,站在人類的最巔峰。 可是—— 后代子孫的事情禹皇也不可能控制,在九州大地的‘禹皇門’還好,傳承那么久,一直存在。可‘神斧山’卻早就崩潰。 “子孫自有子 何必管那么多。” 滕青山回頭看看山壁上‘禁地’二字,笑了笑,便直接從山崖上一躍而下。 滕青山人影落在半空時候還可以扭轉,腳尖在山壁上一點,速度立即減緩。從高山上……滕青山就好似一道幻影迅速墜下,只是和山壁數次碰觸,就已經到了山腳處。 “嗯?”滕青山俯視著下方,馬車旁的數十頭戰。 滕青山俯沖而下,仿佛一雄鷹,腳尖在一棵樹枝上踩了一下,而后飄逸地落到了地面上。 “好可怕!” “這,這怎么可……” 旭日商行的數十人震驚地看著青山,雖然滕青山跳下山崖一瞬間他們沒看到,可是在掉落的過程中,他們就發現了。 第一個發現滕青山跳下是那名背負著巨型砍刀的冷酷中年人。 “千丈崖,就這么跳下了!”冷酷中年人完全驚呆了。 “就這么簡單?” 其他人們也被驚呆了。 二長老和六長老,彼此一眼,都發現彼此眼眸中的驚駭!即使是先天金丹強者,也不可能從千丈懸崖跳下,畢竟先天強者并不算強,只是先天真元強悍罷了,一旦高處跳下的巨震,震裂臟腑器官他們可就完了。 “小,他們是來干什么的。”前面傳來滕青山的聲音。 “滕大哥,他們說是專門來找你的,想和你談談。” 二長老和六長老,之前還略有些猶豫。因為他們并沒有看到傅刀和滕青山一戰。可是……就在剛才,滕青山從高山上跳下的一幕二長老和六長老心中再也沒有一點懷。他們身側那位背負著大砍刀的強者,也不敢倨傲,看向滕青山目光中也含著一絲尊敬。 “你們是來找我的?”滕青山淡笑著走過來。 看著滕青山走來二長老和六長老連笑著迎上。 “滕先生。”光頭胖老者‘二長老’笑著拱手,“我是旭日商行總行的二長老,我旁邊這位是六長老。” “哦?”滕青山驚詫看著二位,“不知道二位來找我有什么事?” “我們這邊談。”二長老微笑著,將滕青山領到一旁偏僻處。 滕青山和二長老、六長老三人在一起。 “說吧,有何事?”滕青山直接問道。 二長老拱手笑感嘆道:“滕先生擁有如此絕世實力,之前,我旭日商行竟然一點都不知道……先生如此大才,卻甘于平凡朽是佩服佩服啊。”旁邊六長老也笑道:“二長老,滕先生如此實力只要略微露兩手,便可名震天下。” 滕青山在一旁聽著。 二長老見滕青山不答話直接說道:“滕先生,我旭日商行邀請先生為我商行的供奉。不知先生是否愿意。” “供奉?我還有其他事。”滕青山懶得理會這些。 上次方家也是邀請他,滕青山可不想為這些家族、勢力效勞。 “哦,不,不。”二長老連搖頭道,“先生想錯了。我旭日商行的供奉,和其他家族供奉是不同的!那些家族,彼此征戰。供奉是經常需要出戰,為其效勞。而我旭日商行,卻是和氣生財。生意遍布天下,三十六主城,各地有我旭日商行的護軍!” “而我旭日商行不爭霸天下,也沒幾個家族會和我旭日商行為敵。” “所以,擔任我旭日商行供奉,根本不需要做事。” 二長老笑道,“比如像雷刀武圣‘傅刀’,游走天下,苦修武道,他成為我商行供奉已經十多年,可我商行,并未讓他做任何一件事。” 滕青山聽得有些驚詫。 二長老繼續道:“不到生死危機,根本無需想先生這樣超級強者出手!而我旭日商行,已有數千年歷史。遇到生死危機的次數少之又少!先生為我旭日商行供奉,依舊可以隨心所欲地做自己的事。而且,先生可以通過我們遍布大陸的酒樓,得知想要的消息。遇到一些事情,我們旭日商行也可以為先生解決。我們需要的,僅僅是先生這個朋友。在我旭日商行危機時,先生幫手一把即可。” 滕青山眼睛亮了,贊嘆看了一眼這二長老:“你們旭日商行,厲害!” 不求什么回報,只是付出。 這足以吸引許多怕麻煩的超級強者,而拿人手短,商行遇到危機,這些強者怎么能束手旁觀? “好,這事情我應下了。”滕青山想了想,點頭道,在滕青山看來,成為這旭日商行供奉,尋找石刻估計會容易很多。 二長老和六長老不由露出喜色。 “我想問問二位,可知道當年神斧天神‘大禹’留下的《開山三十六式》的石刻消息?”滕青山詢問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