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鼎記》 最新章節: 第二十五章九鼎輪回(大結局下)(12-11)      第二十四章白馬湖上(大結局中)(12-11)      第二十三章把酒夜談(大結局上)(12-11)     

九鼎記51 神斧山

第七篇第五十一章神斧山 三十六幅雕刻。”滕青山思忖著,“其中蘊含的‘是越來越高深,直至最巔峰!不過,對我而言,這三十六幅雕刻真正有用的,估計也就三十六幅中的前幾幅!”在明月島觀看過神仙玉璧,滕青山當然懂得這一點。 詩劍仙李太白的‘青蓮劍典’,自己也就能琢磨開始部分。 同樣,《開山三十六式》,開頭幾幅雕刻,對自己用處最大。 “傅刀!”滕青山問道。 “先生。”傅刀恭敬應道,在滕青山面前,他就好像一尊敬老師的門徒。 “《開山三十六式》共有三十六幅雕刻,你可知道,這前五六副雕刻消息?”滕青山心存一絲希望,詢問道,“知道其中一幅消息也行。” 傅刀無奈一笑搖頭道:“先,不是我不說。而是這三十六幅雕刻遺散了數千年,誰也不知道,這三十六幅雕刻在哪里。就算某個家族,得到這雕刻,估計也會珍藏。不會對外公布。就像王兄……王兄,你王家,也是端木大陸上鼎鼎大名的大家族,家里應該藏有一幅雕刻吧。” 王家家主‘王’呵呵笑著連道:“傅刀兄,別拿我開玩笑!我王家也崛起數百年,哪里去找石雕。對了……大概一百多年前,旭日商行舉行的一場會賣中,就曾經賣掉一幅《開山三十六式》的雕刻!” “會賣?”滕青山大吃一驚“人舍得?” “哈,可能是哪個運氣好的,得到了這《開山三十六式》的雕刻!神斧天神留下的雕刻,雖然珍貴。可是常人得到也無用。還不如換一些錢財。”王蒙笑著道,“那一次僅一幅雕刻,可是賣出了三十六萬兩黃金的天價!” 滕青山有些驚。 一幅畫。三萬兩黃金? 自己如今擁有地黃金。就算加上藏匿在海岸地底地另外兩箱子。也就三萬兩千斤。也就三十二萬兩黃金。連一幅雕刻都買不起。 “不過這種事情可遇不可求。但凡有點實力地。都不會舍得將神斧天神‘大禹’留下地石刻賣掉。”王蒙說道。 滕青山點點頭。 “滕大哥。”李也為滕青山著急。“我們現在去哪?” 滕青山轉頭看了李一眼,露出一絲笑容:“先去一趟神斧山之后事情,再做決定。” 不就三十六幅雕刻? 現如今,自己的《土行之拳》和《水行之拳》都已經修煉到第六式,滕青山甚至于都清晰感覺到土行和水行的天地之力勉強都能使用到一些。 “就算沒有三十六幅雕刻,以我如今境界年之內踏入虛境,也不是難事!” 滕青山心中充滿信心。 “禹皇的《開山三十六式》雕刻,僅僅是給我一個借鑒作用罷了。”滕青山打定主意,“如果沒辦法,得到雕刻。我就一心潛修,努力早日達到虛境。能夠回九州去!”在滕青山心靈深處。 他一直牽掛著九州。 那里有他的父母他的小妹…… 那里有他的滕氏族人…… 待得功成,必定回家鄉! “傅刀兄還有事就不在這陪二位了。”滕青山起身,搖頭笑道“雖然這三十六幅雕刻,怕是沒機會看到。不過神斧山……我過去一次沒去過。這一次也要好好去看看。” 王蒙和傅刀二人連起身,送滕青山二人。 “小,我們走。” 滕青山當即帶著小,回了酒樓二樓。帶著其他人,乘著馬車前往神斧山。 一座幽靜的宅子內,一名面容消瘦,銀白長披散在肩上的老正躺在椅子上,曬著太陽。而旭日酒樓的大掌柜正在這。 “六長老!”大掌柜恭敬行禮。 旭日商行勢力龐大。 而在商行中地位最高的就是九大長老!整個商行是由九大長老共同管理,九位長老,也是按照資歷慢慢升遷。其中‘大長老’權力最大,二長老次之,三長老再次之。至于四長老到九長老,地位相等。 旭日商行的大長老,就好比一個大家族的‘家主’一般! “嗯,什么事情這么急?”六長老淡漠道。 “六長老,在我酒樓中出了一件大事。”大掌柜連說道。 “什么大事,從頭到尾仔細說來。 ”六長老依舊躺在躺椅上,半瞇著眼。 大掌柜恭敬地敘說著滕青山和王家三公子的事情:“當時三公子將事情推到我們旭日酒樓身上。就在這時,王家家主‘王蒙’從三樓下來了。不管怎樣,他當然得為他王家面子著想。所以,他以勢壓人。” “可誰想……那姓滕的,根本理都不理。就在關鍵時候,三樓的雷刀武圣‘傅刀’也下來了。他當然竟然恭敬地稱呼那姓滕的,為‘滕先生’!” “嗯?”六長老眼睛睜開,坐直身體,“你說什么?” 大掌柜連點頭道:“傅刀,就是喊那 為‘滕先生’!而且我當時在場,看的清清楚楚。是恭敬。好像一個門徒見到他的老師一樣!傅刀可是武癡,能令他如此恭敬的,我想,只有實力比他更強的強吧。” 六長老瞇起眼睛,思索起來。 “恭敬,尊敬!不代表那姓滕的,實力比傅刀更強。”六長老緩緩道,“一些有計謀,或有其他特殊本領的人,得到人尊敬,一樣被稱之為先生!這姓滕的,可能有某一種拿手絕活,令傅刀佩服不已。” “比如姓滕的,可能是一個醫術驚人的大夫!他如果幫傅刀治療過傷,傅刀對他感激恭敬,也不奇怪。” 六長老說完,搖頭道“當然,這姓滕的,也可能真的很強!擁有絕世武力!” “如果強到,能令刀武圣‘傅刀’恭敬喊先生……這實力,可就可怕了!”六長老眼睛瞇著,緩緩說著。 “砰!”“砰!” 接連敲門聲響起。 “叔,是我。”一道蒼老聲音響。 “去開門。”六長吩咐道,大掌柜連跑過去開門,一名戴著氈帽,穿著厚皮祅的老笑呵呵進來了一眼大掌柜,“一奉,你也在這?” “穆管事這次壓貨回來”大掌柜奉承道。 老笑著點頭:“五千多奴隸,已經到了城外的軍營內。軍隊全部回去歇息了。”這老正是當初帶領軍隊押解奴隸回來的穆萬穆管事!當初,兇獸少年‘滕獸’殺人青山還和這穆萬交談過一番。 “哦。”六長老淡著應了一聲,可他眉頭還是皺著。 “叔,出什么了?”穆萬看得出自己叔叔似乎有煩惱之處。 “一奉,你說給穆萬聽聽。”六長老吩咐道。 穆萬好奇地看向大掌柜,而大掌柜連在一旁描述敘說起來,聽著聽著萬表情古怪起來。 “你說那人姓滕?”穆萬驚詫道。 “對。”大掌柜連點頭。 “可是叫滕青山?”穆萬又問道。 “這我就不知道了,我只聽到傅刀喊他滕先生。”大掌柜搖頭道。 穆萬連問道:“那在他身邊不是有一個,好似瘋子像野獸一樣的少年!” “對,對有一個!”大掌柜連點頭,他可清楚記得剛上酒樓二樓時,所看到的那個抓著一塊血肉的可怕少年。 “穆萬,你認識?”六長老驚詫道。 穆萬連點頭:“叔,這人我還真認識。他叫滕青山!昨天傍晚軍隊扎營的時候,跟他們有一個小矛盾。叔……當時我和傅刀在一起。我問過傅刀,傅刀也說,并不認識這滕青山!不過后來,傅刀就急沖沖地去追趕滕青山他們,去挑戰滕青山了。” “我想,那一晚,傅刀和滕青山肯定生過一戰!而且,傅刀還輸得心服口服,如此,才會恭敬稱呼滕青山為‘先生’。”穆萬肯定無比。 穆萬畢竟和滕青山接觸過,現在很容易推測出事情真相。 “嘖嘖,我還真沒想到,我只認為那滕青山是一個武圣。可沒想到,強到這地步!”穆萬驚嘆地連搖頭。 六長老直接站了起來,表情嚴肅:“穆萬,你陪我去見二長老。一個實力超過傅刀的超級強,被他稱之為‘先生’,在整個端木大陸上,也足以排到前五!這消息現在知道的人怕不多,我們畢竟抓緊時間,將這滕青山弄到我們這邊來。” “嗯。”穆萬連點頭。 旭日商行歷史悠久,比許多大家族歷史都長。 就是因為其內部一些制度。 連傅刀,都跟旭日商行關系很近。凡是強,能拖上他們的戰車就拖上。當然旭日商行,對待超級強態度也很好,他們知道這些厲害強想要什么。他們不會束縛這些強。因為他們和家族不同。 家族要爭霸,而他們旭日商行,生意卻是遍布整個端木大陸。 南山城西北方向,在一座高聳入云的蒼茫大山腳下,一輛由兩頭赤風戰拉著的四輪馬車停在那。 “小,你們就在山下,我去神斧山上走一趟。”滕青山淡笑道。 天空中,狂風鷹和青鸞正飛著。 隨即,滕青山化作一道青煙幻影,在神斧山上閃爍一下,就進入大山深處了。 就拜托大家了~~ 親愛的讀者,如果您喜歡本章的內容,請為作者吧,同時請把天天推薦給您的朋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