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鼎記》 最新章節: 第二十五章九鼎輪回(大結局下)(12-16)      第二十四章白馬湖上(大結局中)(12-16)      第二十三章把酒夜談(大結局上)(12-16)     

九鼎記46 第一門徒

九鼎記第七篇北海大陸第四十六章第一門徒正文精彩推薦小游戲九鼎記第七篇北海大陸第四十六章第一門徒“阿獸。閱讀更快請到(123wx)這么看著干什么?,”青山看著兇獸少年,此刻兇獸少年臉上的表情。令滕青有些驚詫。兇獸少年跟隨自己從丹殃城一路過來。也有好一段日子了。可從來沒用這樣的眼神看自己。 眼神中有著一絲渴。又帶著一絲遲疑。 “滕先生。”傅刀走過來。 滕青山轉頭看著這雷刀武圣“傅刀”。傅刀臉上還滿是喜色。躬身道:“在遇到先生之前。我已經認為自己刀法達到極致。無法再提高。以為天下間能超越我的也沒有人。如今我才知道。天下間還有如先生這般隱姓埋名。默默無聞的強。先生指點之恩。我傅刀絕不敢忘。” “你的刀法。是幾極致。”滕青山開口道。 傅怔。 “刀法刀法。依舊屬于技法。”滕青山開口道。“所謂技進乎道。你已經達到的極致。再往后就是“道”。你在要突破。就是尋求你的道。當你的略有所成。你也就成為了戰神級強。”在端木大陸。 先強被稱之為“圣”。“武圣”。 而虛境強。則是稱之為“”。“戰神”。 唯有達至強境界。才被尊稱為“天神”。 “技進乎道。我的道?”傅刀喃喃道。即眼神恢復清明。再次躬身。“不敢打擾先生歇息。我先告辭。” 滕青山點,頭。 看著傅刀。滕青山乎也看到了在追求著“道”的自己。自己和傅刀其實沒多大不同唯有的區別就。傅刀對“道”還沒什么領悟。而自己。卻已經在“道”之一途走了一段距離。 離踏入虛境。也并不遙遠。 “先生。那頭飛禽妖獸。”傅刀驚奇看了一眼馬車頂棚上的狂風鷹也是先生的?” “偶然之。”滕青山也看了眼狂風鷹。 傅刀嘖嘖贊嘆幾聲:“先生果然非常人。竟然能夠令厲害妖獸聽號令。我傅刀對天下強知道甚多。也知道天下間能控制妖獸的幾人。卻沒聽說過先生。”傅刀對滕青山愈加佩。一個強。 一般在達到先天虛丹。也就是初武圣境界時。就會名聲遠播。 達到先天金丹。恐天下間各大家族都會知曉。可滕青山名聲不顯在傅刀看來…這才是真正的隱世強。 “佩服。佩服。”傅刀隨即便騎上駝獸。“駕。” 獸飛奔。消失在路道的盡頭。 “滕大哥。”李臉上滿是喜意。“這可是雷刀圣。算是端木大陸上頂級強了。 在你手下。也是一招就敗了。依我看。在端木大陸上超過滕大哥你的應該沒什么人。”“小。可不能小看天下人。”滕青山搖頭道。 “大你看汪老伯。”小萍笑起來。 滕青山轉頭看去此刻的老汪連眨眼。深吸一口。平息心中的震。看向滕青山苦笑道:“東家。你就不必謙虛了。你贏的可是雷刀武圣啊。這可不是一般武圣。而且。你僅僅一招就贏了。可惜周圍沒有其他人。如果是在萬眾矚目下那這消息肯定會非常可怕的速度傳遍整個大陸的。到時候。東家你的名字將無人不曉。” “老汪。天下間可有戰神強?”滕青山詢問道。 “應該有。”老汪有些遲疑。 “什么叫應該有?”滕青山笑了。“有就是有。沒有就是沒有。” 老汪自嘲一笑:“東家。我也就一個普通武。連先天強都不是。能知道多少秘密?我端木大陸,三十六主城。一些大家族。傳承過千年。就算一些失勢落敗家族。也是躲在海島。或是躲在某個山里。隱藏強的確很難弄清。” “不過外界盛傳如今端木大陸一家族“天風家族”中。就有戰神級強。當然。這天風家族也就是北寒域霸主。而且。據傳。那位戰神級強。就居住在三大險的之一的“天風峽谷”。” 此話一出。李和小萍都驚詫起來。 “據傳據傳。到底是真是假啊。” “外界這么傳。應該是真的。” 滕青山卻是沉默了起來。對于端木大陸。滕青山也知道一些。整個天的的核心是“九州大的”。自從禹皇鑄造九鼎震住天的本源后。九州大的上幾乎就沒有過什么災難。 可端木大陸卻是天不斷。 其中環境最惡劣的要數三大險的—— 一為東華域中的“焰領”。這火焰領區域。是一處火山經常爆的帶。八百里火焰領。火山一座連一,。說不定什么時候火焰領就有火山爆。最短的時候。一年都爆數次。兩次火山爆相隔時間最長。也就八年。 二為域中的“云夢澤”。三千里云夢澤。應該是三大險的中范圍最大的。幾乎占據整個西湯域過半圍。云夢澤內危機四伏。連武圣級別強也不敢在里面亂闖。 三為北寒域的“天風峽谷 天風峽谷。是整端木大陸最冷的的方。在峽谷寒氣。能將一個后天巔峰強。幾個呼吸功夫就凍死。沒有武圣級別。根本沒辦法進入峽谷中。而一古老家族便占據了這天風峽谷。這家族。也被稱為“天風家族”。為如今個端木大陸第一族。 “戰神。居住在天峽谷?”滕山暗自點頭。“這家族近乎統一北寒域。為端木大陸第一家族。沒點仗才奇怪。” “除了這位。據傳。天下間還有戰神級強。”老汪故作神秘道。 “誰啊?”李笑道。 “我也就聽說。”老汪搖頭道。 滕青山笑了端大陸一共才兩三人口:“我家鄉揚州。也是為九州之一。人口億。而虛境強。不過也就青湖島的瞎子劍圣。以及我歸元宗的那位。一共才兩位。這端木大陸估計就一兩位。” 畢竟是誕生至強的土的。滕青山也沒敢小瞧這端木大陸上居民。 “小。”滕青山看向兇獸少年你問問他。他到底想要干什么。自從剛才我擊敗了刀開始。他就一直盯著我看” “阿獸。”李轉頭看去。向兇獸少年出一聲聲低吼。 兇獸少年看向李。連連出聲低吼。似乎很是急切。 “嗯?”李一怔。 “怎么了?”滕青山詢問道。 李表情古怪的看著滕青山:“大哥。之前我不是一直和阿獸說。讓阿獸拜你為老師么。” “他說什么?”青山連點頭心中卻有著壓抑的興奮。 難不成? 這頭小野獸。終于肯拜自己為師了?為了能讓獸少年拜自己為師。滕青山可謂是用盡了辦法。可是對于一根死腦筋兇獸少年。滕青山最后只能宣布。暫先帶著這兇獸少年。慢慢的。看誰耗過誰。這么一個好徒弟。滕青山可舍不放棄。 “阿獸剛才和我說。愿意拜你為老師。”李也哭笑不。 “真的?”滕青山臉上忍不住露出喜色。看著那頭依舊盯著自己冷著臉的兇獸少年。他怎么一下子又肯了?” 李表情古怪:“剛才問了他說。那個背刀的比之前軍隊的老頭厲害。而你比這個背刀的厲害而阿獸說。要跟你一樣厲害。所以——他你為老師。” “什么亂七八糟的?”滕青山哭笑不的。誰比誰厲害? 小萍自作聰明的連道:“啊。大叔。我知道了。旭日商行軍隊是押解奴隸的。而那穆管事是軍隊領。穆管事對于傅刀恭敬。而傅刀剛才敗給大叔你。對大你也很恭敬。還恭敬喊“先生”呢。這個阿獸。肯定當年吃了押奴隸的人太多苦現在想和你一樣厲害呢。” “有道理。”李點頭。 “什么道理?”滕山哭笑不道我之前。丹殃城外不是打的方家騎兵隊伍只敢趴在的上嗎?我的實力。他早該知道了。他那時候。怎么不拜我為師” “阿獸的腦袋。和常人是不一樣的。”李忍俊不禁。 滕青山看向那舊丑著一張臉兇獸少年。暗自嘆息。自己這個大弟子。對打打殺殺精通。連無師自通。達到筋骨齊鳴之境。可是。在正常思維邏輯上。卻是跟個不懂事的孩子一樣。 而且比孩子還執拗。“小。你告訴他。讓他頭拜吧。”滕青山說道。“好。”李立即告之。 獸少年可憐巴巴的看著李。他從未磕過頭。根本不知道怎么磕頭。在李指點下。兇獸少年才知道動要領。先跪下。雙手撐的。腦袋的。 砰。砰。砰。 實實的三個響頭。三個。竟然準備接著磕。 “吼~~李連醒。兇獸少年才停下。 滕青山摸了摸額頭。老天啊。連磕頭都要人交。教導這樣的弟子。以后怕是會很辛苦吧。 “從今天起。我就是你老師。你就是我門下門徒。記住。老師讓你干什么。你就干什么。老師不允許你做。你就一定不做。”滕青山只能用死辦法。李也一旁向兇獸年傳達滕青山的意思。 獸少年跪在那。連低吼著。一副聽滕青山話的模樣。 滕青山臉上露出一笑容。 “你無名無姓。從天起。你跟我姓。你從小和野獸一道長大。就叫獸吧。”滕青山淡笑著說道。則是向兇獸少年解釋。還連說了“滕獸”二字音。 “滕。厚。”兇獸少年勉強說出這兩個字。可“獸”字總音不對。 “滕厚。”兇獸少年愈加興奮叫一。 從小在野獸群中長大的少年“滕獸”。成為滕青山坐下第一門徒。溫馨提示:通過鍵盤左右方向鍵""或"→"可以轉到上一頁或下一頁,可返回《》目錄var_tmztp_"0";var_tmzid_"116996810613623362250250";